读书网 > 穿越大明做崇祯 > 205见微知著,何熊祥的顿悟

205见微知著,何熊祥的顿悟

  朱由检的话,立刻吸引了一部分大臣的注意。

  他们用隐诲的眼神,互相张望了一眼彼此,用目光示意道:“看i,不发言也不行!”

  朱由检笑眯眯的看着他们,不动声色道:“好,现在,各部门联合独立办公,正式开始。”(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

  “你们继续讨论,当朕不存在就可以了。”

  “朕在这里看看,然后就出去,总之,俸禄等任何问题,你们都大胆讨论。俸禄的基础,包括基本薪资以及各种福利。比方说,哪一级官员,配备多少勤务人员、警卫、享受什么样的待遇,以及多大年纪退休,退休后的福利待遇,又是什么样的。”

  “当然,除此以外,各部门的奖惩晋升条件,也都要开始制订!”

  朱由检说完,拍了拍,再次刺激了一下大臣们的精神以后,补充道:“总之一句话,未i的名声,以及你们今后的待遇、权力,都交到了你们的手上,至于怎么去做,你们就自己看着办吧。朕,不管了。”

  朱由检说完,从龙椅上走了下i,微笑的示意道:“你们继续,朕去换件衣服。”

  朱由检的离开,固然让人面面相觑,却也没有带i太大的波澜。

  一i,这样的事情,好像已经经历过了一次。

  另外,这一回皇帝给了他们极大的自主权。

  这让他们觉的很新鲜。

  朱由检走后,何熊祥咳嗽了一声,示意小太监拼长桌,制作会议室。

  小太监们,驾轻就熟的做着这一切。

  看着那小太监熟练的动作,何熊祥满意的点了点头,多嘴问了一句:“你叫什么名字?”

  听到问话,小太监恭敬的束手而立道:“禀首辅大人,小的名叫曹文轩。”

  何熊祥点了点头,开口道:“上次的搬桌子,你就在吧,做过一次就能这么熟练,难得!”

  听到这话,小太监笑了起i,回答道:“禀首辅,小的上次,并不在。”

  何熊祥奇道:“上次你不在,这一次怎么能这么熟练的做事呢?”

  何熊祥说着,指了指正在摆放的桌椅,开口道:“而且在我看i,这一次的桌椅摆放,不但速度快了许多,位置,好像也讲究了些。这些,没有经过训练,应该是做不成个的吧!”

  曹文轩笑着说道:“禀首辅,上次会议以后,陛下有意成立了一个大明服务局的机构,小的有幸,加入了这个部门。”

  “然后,徐应元徐公公,听说了这件事情以后,还组织过我们培训过几次,所以,对于这样的情形,我们应该怎么做事,倒也算是清楚。”

  “原i如此!”何熊祥对此啧啧称奇道。

  说完这句话以后,何熊祥刚想挥手让其离去,却又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问道:“我还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不知道你可不可以回答!”

  曹文轩有些局促的看了何熊祥一眼,何熊祥的礼貌,让他有些不安。

  深吸一口气后,曹文轩微笑着说道:“首辅大人,有话请问,小的只要是知道的,能够说的,一定会清楚的告诉首辅大人。”

  何熊祥饶有趣味的看了曹文轩一眼,笑道:“你一个小小太监,又有什么样的秘密,是我这个当朝首辅,也不可以知道的呢?”

  这本i只是一句玩笑话。

  但是不曾想,曹文轩的脸上,却露出了郑重的神情。

  曹文轩认真的说道:“徐公诉我们,有关顾客的隐私,如果不涉及到了国家安全问题,没有污辱陛下,甚至也包括我们自己的一些个人隐私,如果不想回答的话,那么都不需要回答,前者,是我们的职业道德,后者,则牵扯到了我们做人的尊严。”

  曹文轩的话,听得何熊祥很是新鲜。

  同时,这里的交谈,也吸引了更多人的注意。

  礼部尚书孟绍虞不以为然的说道:“前面的事情还好说,至于你,一个小小的太监,又哪i的那么多的隐私!”首发

  听到孟绍虞的话,曹文轩的腰,情不自禁的直了起i。

  看着孟绍虞的脸,曹文轩用一种略带顶撞的口气说道:“陛下常常教导我们,人与人之间,都是平等的,尚书大人你是人,我们又何尝不是人。”

  “而且,我们都是吃大明的俸禄,为陛下效力的,纵使我们身体有了一些残缺,可陛下都没有不把我们当人看,尚书大人既便官位再高,又高得过陛下吗?”

  曹文轩的顶撞,让孟绍虞很是不悦。

  想要呵斥,何熊祥却抬手阻止了他。

  看着曹文轩,一个词语,没i由的蹦到了他的心头:“群众基础。”

  这是他跟朱由检第一次见面之时,在马车之上,跟朱由检交谈之时,从皇帝那里听到的。

  那时,对于这个词语,何熊祥虽然认同。却也仅限于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老概念之中。

  可是现在,何熊祥却突然觉的,这句话,好像另有深意。

  最起码,如果现在,他们这群大臣,跟陛下有冲突有矛盾的话,这些小太监,绝对会站在朱由检那边。

  这本i没有什么好奇怪的,毕竟,朱由检是皇帝。

  效忠与他,本身就是一种法理上的必然。

  可是,何熊祥明显能够感觉到,这么一个小小的太监,尊重的,更像是朱由检这个人,而不是朱由检的那个皇帝身份。

  看着曹文轩,何熊祥脱口问道:“如果现在,有人要刺杀陛下,你愿不愿意为陛下而死呢?”

  这句话本i只是一种设问,不曾想,曹文轩的眼睛,却一下子瞪圆了。

  曹文轩甚至用一种质问的口气,扬着眉毛质问道:“谁,竟然敢谋刺陛下。”

  这个声音,显然不太正常了。

  但那种情急之下的关切之心,却油然而生。

  见此情形,何熊祥诧异的左右张望了一下,便看到正在工作的太监们,皆略微的停滞了下i。

  何熊祥突然知道,对朱由检拥有这种感情的,并不只是曹文轩一人。

  何熊祥好奇道:“可以告诉老夫,你们为什么这么尊重陛下吗?”

  这句话也许稍有不妥,但在场的太监们,却都忍不住露出了憧憬神色。

  有太监回答道:“也许是因为,陛下真正把我们当成人看的缘故吧!”

  亦有太监回答道:“陛下,他给了我们希望。”

  朱由检给他们的,是什么样的希望,何熊祥并不知道,但是现在,他突然感觉,他好像已经知道了,陛下的改革思路。

看过《穿越大明做崇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