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至上疯狂 > 第二十一章 人类恶行(六)

第二十一章 人类恶行(六)

  十分钟后,警长冲了进来将一张纸往桌上一拍,气喘吁吁道:“这......都在这了。”

  青子鸣拿起纸张,一目十行的扫视着。

  纸上有着三名疑似暴怒罪行人的资料。

  第一个人叫做薛强华。在去年的夏天,因为口角争执与另一个人发生了冲突,当场就拿起刀捅了对方几刀,虽不致死但对方也成了植物人。现在他还被关在监狱里面悔改思过。

  第二个人叫做林先雄。他的爸妈在开车旅游的路上发生了车祸,两辆车相互对撞,场面十分惨烈,车毁人亡。他在一个深夜跑到另一个车主家里,将他长期囚禁以及虐待,现在也才刚从监狱里放出来没几天。

  第三个人叫做佘长贵。因为长期受到家庭暴力,在刚满十八岁的生日那天,将再次动手的父母亲手送下了地狱,当场也受惊晕倒在血泊当中,最后也被抓来了监狱,无期徒刑。

  “嗯......没有其他人了吗?”青子鸣深思问道。

  “没有,像这类人几乎都很少,大部分犯下严重罪行的已经进行了枪决。”警长解释道。

  “那我们现在先出发去林先雄家里吧,就是那个刚从监狱放出来的。”青子鸣起身说道。

  “好的,我去召集警队。”警长正要出门。

  “不用了,就我们四个人吧。监狱这边还需要人看守呢。”青子鸣笑着说道。

  “那行吧。”警长应道。

  众人跟随着警长到了林先雄的家门口进行蹲点,这次众人都极其警惕,心怀连一只苍蝇都不放过的精神坚守着。

  转眼间,西天的最后一抹晚霞已经融进冥冥的暮色之中,天色逐渐暗下来了,暮色渐浓,大地一片混沌迷茫,镇子仿佛就快要被黑暗给笼罩。

  林先雄家里的灯也猛然熄灭,众人交换了一下眼神,轻手轻脚的朝着他家边摸去。

  四个人分两边爬伏在大门两侧,青子鸣对着警长使了个眼色,随后警长猛的一脚将门踢开。

  众人迅速冲了进去,警长拿着枪对着屋里四处指着,嘴里大喝道:“不许动!”

  “警......警官,我都已经被放出来了,没必要整天盯着我吧......”一个男声怯生生的说道。

  “就你一个人吗?”警长大声质问道。

  “是啊......不然还能有谁。”林先雄被警长的气势吓得脸色苍白。

  “那你关灯干什么!”警长用锐利的目光紧盯着林先雄。

  林先雄哆哆嗦嗦的说道:“不会连睡觉也要抓吧......”

  警长摸出一个手电筒,往房间各个角落照射而去,众人的视野也渐渐清晰,屋子里除了林先雄以外,确实没有其他人的影子。

  “看来不在这,难道是调虎离山?”警长思索着说道。

  “不好!赶紧回警局!”青子鸣急切说道。

  随即众人又赶回到了警局。

  “有什么异常情况吗?”警长英姿飒爽的问道。

  “报告,没有任何情况,一切正常!”一个警察凛然回答道。

  青子鸣闻言,发愣喃喃道:“难道是我们方向错了?”

  “或许凶手打算晚点再出手?”小晚也一副迷惑不解的样子。

  众人站在原地冥思苦想。

  忽然!警局里的电话响起了。

  警长走过去接起了电话,说了几句简短的话后就挂断了。

  青子鸣抬起头来问道:“怎么了?”

  “应该和这件事没关系,是超市的老板报的案,说是冰箱里冰着的所有矿泉水全被人给偷走了。我正准备派人去处理。”警长说完就准备动身进行派遣。

  “冰水?”青子鸣叫住了警长,“别派人了,我们赶紧过去!”说完立马风驰电掣一般就往外冲。

  其余几人脑子还是懵着的,但还是很快就跟了上去。

  到达超市的时候,整个天也都黑了。夜色像阴霾一样迫近而来,浓重起来,仿佛黑暗随着夜色同时从各方面升起来,甚至从高处流下来。夜空中,月亮昏晕,星光稀疏,整个大地似乎都沉睡过去了,空气中也是一阵寂静。

  “怎么回事?”青子鸣的声音打破了这幽静的氛围,冲着超市老板问道。

  “我正准备关门,清点了一下货物,发现冰箱里所有的冰水和冰块全都不见了,你说这东西还能长腿跑吗?真是奇了怪了。”超市老板焦思苦虑的说道。

  “你看了监控没有?”霞之雾注视着超市里角角落落的监控摄像头。

  “因为想着快要打烊了,在一个小时前我就把它关掉了。”超市老板若有所思,“不过我好像朦朦胧胧间看到有个黑衣人经过门口......”

  “黑衣人?难不成!”小晚大喊道。

  “没错,应该就是那个家伙。”青子鸣不假思索的说道。

  “那他偷冰水和冰块干什么?”警长问道。

  “将人投入到冰水之中,是对嫉妒罪行的惩罚方式。可是他对于暴怒还未做出处理呢,据我们之前的分析,凶手应该是极其享受这种仪式感的,为什么到现在却跳过了暴怒罪行,直接准备惩罚嫉妒呢?”青子鸣心中思绪万千。

  众人面面相觑,凶手的行动让众人百思不得其解。

  就在这个时候,警长的手机忽然响起了。

  “怎么了?什么!怎么会这样?我马上过去。”警长说了几句话后就急匆匆的挂断了。

  “怎么回事?”青子鸣眯了眯眼说道。

  警长一脸惋惜的神情:“刚收到报案,在附近发现了一名死者,被泡在了冰水里。”

  “走!快过去看看!”青子鸣皱着眉头说道。

  众人又是跑到了另外的案发现场,此时众人的身体已然是精疲力竭。

  虽说解谜模式用不上体能值,但一晚上来来回回跑了这么多次,难免身体会出现乏力的感觉。

  用手电筒照射过去,可以看见现场摆放着一个大缸,缸里正沉浸着一个人,这人赤身露体,一丝不挂。腿和手都被斩断扔到了旁边的地上,看着这惨绝人寰的景象,完全可以想象到死者被困在缸里时绝望的心情。

  死者皮肤发白,嘴唇泛紫,缸里的水也被死者身上的伤口染得血红,依稀还能看到缸底部的几个冰块。

  他是在不能反抗,不能逃走的情况下,活活被冻死的。

  在死者被斩下的手和腿旁扔着一张卡片,卡片上写着六,右下角写着:

  因对方所拥有的资产比自己丰富而恼恨他人——来自正义

  “难不成凶手真的放弃了暴怒?”青子鸣看着卡片若有所思。

  “难道凶手把这个断手断腿归类成暴怒的惩罚?**肢解?”小晚迷惑不解的说道。

  青子鸣摇了摇头,说道:“应该不太可能,凶手享受这种仪式感带来的快乐,再者说,如果真的如你所说,那么现场也应该有两张卡片才对。”

  “也许凶手把另一张卡片藏起来了?”小晚迟疑不决的说道。

  青子鸣再次摇了摇头:“让我们回想之前的几次犯案,凶手都将卡片放在最显眼和最容易找的地方,就是希望我们能够看到,他就是想得到这样一种满足感,根本没可能把卡片藏起来。”

  “我想确认一下凶手是否随意杀人就想凑个数,这对于这次的案件及为重要。据我所知,嫉妒跟贪婪一样,是一种因为不能满足的**而产生的罪恶。贪婪通常跟物质财产有关,而嫉妒则跟其他方面有关,例如爱情,或他人的成功。死者具备这上面的任意特征吗?”青子鸣面色沉郁。

  “死者叫周杰。”一名警察过来说完就直接离开了。

  “什么?周杰!”警长大吃一惊。

  “怎么回事?”青子鸣看着警长惊讶的表情疑惑着问道。

  “是这样的,差不多在半个月前,我们怀疑周杰奸杀了一名女子,我们警方正要找他问话的时候,他就像是人间蒸发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也没有任何人知道他的行踪。实不相瞒,我们也一直都在寻找他。”警长解释道。

  “杀人目的呢?”青子鸣略作思索问道。

  “我们推断周杰可能是嫉妒那个女人比自己的女朋友要漂亮,他曾多次和同事倾诉过相关话题,他的同事们也向我们提供了相应的口供。”警长说道。

  青子鸣眼瞳一缩,“本来还以为凶手在杀人的过程中已经彻底迷失了自我,满心只想着杀人。没想到这死者的的确确就是拥有嫉妒罪行的代表者。”

  “对了,监狱里那两个被怀疑是暴怒罪行的代表者呢?”霞之雾插了句嘴。

  “刚收到消息,他们都安然无恙。”警长坦然说道。

  “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凶手直接跳过了暴怒?这不像是凶手的作风啊……”小晚的脑袋再次混乱起来。

  “我有一个大胆的猜想。”青子鸣沉声道。

  “什么猜想?”霞之雾凝神静气的注视着青子鸣。

  “我怀疑还有一个人在这人之前就被杀了,那个人就是暴怒的代表者。”青子鸣顿了顿,面向警长说道:“现在立马派人去树林里搜寻,任何角角落落都不要放过。”

  “好的,没问题。”警长闻言迅速指挥着警察们向着树林出发。

  “可这暴怒的代表者会是谁呢……”青子鸣在心中暗暗思索着。

  玩家们跟在这庞大的队伍最后面。

  树林里一阵阴森恐怖的氛围,空气中的灰尘被光线照耀的一览无遗,像是千千万万的灵魂正毫无目的的漂泊一般。

看过《至上疯狂》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