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一鸣篮球 > 2 奖励
  越想心里越乱,最后他干脆闭上眼睛,让自己放空,仿佛忘记了一切。

  这时,他感觉腹部一阵灼热,一股暖暖的气流游离周身,感觉很舒服。

  虞卒一惊,猛地从木床上坐了起来,运起一股灵元朝丹田处探去,“怎么可能,道基封印解除了?”

  虞卒欣喜,再一探,发现道基封印并未解除,只不过比原先弱了不止千倍,这样的结果让虞卒心中仿佛有一团烈火在燃烧,那是希望之火。

  哐当。

  门被打开,一个身材瘦小,年纪大约十四五岁,身穿灰色衣衫的少年走了进来。

  那少年进门,放下手中油纸包着的食物,走到虞卒床边,话语中不满道:“你个小子昨晚干嘛去了,明知道自己有头痛病还跑到山上去。万一哪天你头痛病一犯,从山上滚下去,死了都没人找到给你收尸,哼。”

  这少年便是虞卒这些年来唯一的好友,名叫苏小安。

  “你这不是把我找回来了么,嘿嘿。安哥别生气。好香啊,有好吃的咯。”虞卒嬉笑着,但心里确实有些感动,只有这个小自己一岁的少年,在三年前认识自己那一刻起,便真诚相交,无论自己地位怎么变迁,一直把自己当最好的朋友。

  苏小安没有说话,只狠狠盯了他一眼,打开油纸,没好气地把里面的鸡仍在他床边,自己却坐在一旁情绪似乎很低落。

  虞卒大大的吃了几口,嘴里叼着食物,含糊道:“喂,你怎么了,愁眉苦脸的。知道你担心我,下次不会乱跑了,一起吃啊,你在‘天然居’干活也挺累的。”

  “我吃过了。”苏小安淡淡道。

  “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又被人骂了?”虞卒知道,在天然居消费的,大多都是缙云宗有钱有势的弟子,看起不像苏小安这样打杂的,经常为一点小事就骂人,甚至打人。

  苏小安情绪看上去很低落,摇摇头仍不说话。

  “你告诉我,是不是齐武那帮人又无端欺负你了?我找他们理论去。”虞卒说着,放下手中的食物,立即起身。

  “得了吧你,理论个屁啊,我起码也是二阶修为,哪有人天天欺负来欺负去的。”苏小安叹一口气,“是季师兄,他可能……可能不行了。”

  “季长青?三个月前他外出被凶兽所伤,还没好么?三长老已经请养丹阁陈长老出手了,没治好?”

  “治不好了。”苏小安眼中有泪花闪动,“那畜生是活了几百年的青泽异蛇,毒性猛烈无比,陈长老也无能为力。”

  看着苏小安哀伤的表情,虞卒能理解。因为季长青在俗世的时候便是他同村,只要他在门中都像兄长一般照顾他,上次齐武欺负他,被季长青知道后,就狠狠教训了那帮人一顿。他对苏小安一直很好,也难怪他会难过。

  “青泽异蛇?”虞卒自然知道这种凶蛇,毒性异常猛烈,不过要解这蛇毒也不该很难才对。

  “我待会儿便过去看看,这蛇毒很好解啊。”虞卒很随意地道。

  苏小安诧异地看了虞卒一眼,随即又想起什么,无奈道:“阿卒我现在烦得很,别在这乱讲了。全宗上下,包括陈长老都无法解的毒,还很好解?你别又把你那些鬼都不信的烂方子拿出来唬人,让我省省心吧!”

  “你小子,竟然不相信我。算了,等下我陪你过去看看他总可以了吧,他与你情同兄弟,我与你是兄弟,他走之前我陪你去送送他吧。”虞卒如此说着,心中却已有打算,解这蛇毒他有十分的把握,否则在他兄弟面前,也不会说如此轻松的话语了。

  苏小安只遥遥头,神色落寞地坐在那里,根本没在意虞卒所说的话。

  虞卒去“送别”季长青师兄的时候已是下午,别具一格的小院外已经有许多在在那里,大多是缙云宗道修一脉弟子。他们一个个表情沉重,有真有假。

  虞卒从门外挤进去,见到躺在床上的季长青,看他面色苍白,缠着白布的胸口上渗出黑色血迹,这时旁边一名中年人遥头痛道:“除非有仙丹救治,否则回天乏术,三长老节哀。”

  那中年人便是养丹阁陈长老,他身旁那名老者便是季长青的师父,缙云宗三长老。陈长老是炼丹方面大师级的人物,在丹术和医术方面缙云宗无人可及,连他都如此说了,那便不存在希望了。

  “我倒是知道十几种救季师兄的办法。”人群里有人小声嘀咕道。

  这声音虽小,但是陈长老和三长老却听得真切,陈长老面色一沉,洪声道:“十几种方法?小子你实在怀疑陈某医术么?”

  一旁的三长老丧失爱徒心情也十分不好,当下怒喝道:“那个在口出狂言!”

  虞卒只觉得顿时有无数双眼睛盯着他,在这应该悲伤的气氛下,有人竟笑出了声,心里暗骂:“哪个小子这么不长眼,在这种场合下,陈长老面前说这么无知的话。”

  虞卒脖子一缩,退后一步,忙道:“不敢,弟子不敢。弟子只是随口说说,像‘天心丹’、‘紫竹仙草’、‘冰火莲”……这些,弟子以为能解季师兄的毒,只是弟子臆想罢了,请陈长老高抬贵手不予计较。”

  周围刚才窃笑的弟子,此刻便哄笑起来,嚷道:“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闻所未闻,这小子脑子坏掉了吧。”

  “把他赶走,季师兄弥留之际,这人却来捣乱,拉下去加以严惩!”有几名弟子不满道。

  “且慢!”陈长老喝一声,随即说出了让所有人震惊的话语:“你说得不错,这些确实能解季师侄所中蛇毒。”

  “啊?”虞卒很吃惊的样子,“居然说对了么?”

  一旁三长老微微动容,即刻道:“陈长老,那赶快救治小徒吧,这些丹药、草药我门中可有?我即刻派人取来。”

  陈长老道:“三长老,他所说之物确实能解此毒,但这些便是我方才所讲的仙药,别说我缙云宗,就算天下第一大宗门红云仙府怕是也只有一两样,在下也无能为力啊。”

  三长老一脸失望,只得深深闭目。连天下第一大宗门都少有的东西,那是何等珍贵,绝不可能寻到了。

  陈长老挥一下手,示意虞卒上前,到得近前,陈长老才发现,这人不正是五年前那个重点培养的弟子么?

  “虞卒。你是如何知道这些仙丹仙药的?其中有一味仙药便是我也是偶然听人提起过。”

  “哈哈,陈长老居然还记得弟子名字,真是荣幸之至。我从哪里得知这些东西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知道一个可以救季师兄的方子。”

  虞卒语出,这里突然便得安静了,片刻后又嘈杂起来。

  “这小子我认识,经常胡乱弄些药方出来,还自己炼丹,有一次差点吃死自己。”

  “快滚,别在这胡言乱语,你是什么货色缙云宗谁人不知?修行五年,修为炼气一阶,你还觉得不够丢脸是么?”

  “原来是他,陈长老都束手无策的毒,他要能解我吃屎去。”

  虞卒听着周围杂七杂八的议论声,毫不理会,只口中不断地叨念着什么。

  “雄黄丹、灵鹿角、九叶噬心草、双缸鼎、三花文火……”

  “雄黄丹、灵鹿角……”

  虞卒一遍又一遍地叨念着,身子却已经被推到了门外,还摔倒在地,众人一拥而上就要大打出手,收拾他一顿。

  “住手!快请他进来!”这时,门中传来了陈长老的呼声。

  门外弟子听陈长老语气急切,而且还带‘请’字,下意识地都停了手,却见虞卒慢悠悠地从地上爬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转身就走。

  “虞卒你等一下。”陈长老急切地走了出来。

  “雄黄丹乃是解普通蛇毒良药,灵鹿角乃是大补之药。至于九叶噬心草是奇毒之物,比之青泽异蛇之毒有过而无不及。你何以敢用这三味配药?”

  陈长老虽如此问,但他在丹药医药方面可以说是精通,如何能不看出其中玄机,大体感觉有些门道,但又总觉得有所不妥,才有此一问。

  虞卒装模做样揉揉肩膀,大声呼痛,一边说道:“弟子只是曾经在一本无名古书上见过,具体为什么也记不清了,还请长老原谅弟子一时胡言乱语。啊,手好痛。”

  “少在那装模作样,你且进来,其余弟子退出门去,我有话与你讲。”说完,陈长老又对着三长老道:“三长老,请你也暂避一下。”

  三长老见陈长老如此动作,心中隐隐有几分激动,这是不是表明自己这天资卓绝的爱徒有救治的希望?

  “那就拜托陈长老,还有这位……这位小兄弟了。”三长老出门,并将周围一众弟子驱开老远。

  外面的弟子突然错愕了,刚才陈长老的态度,这表明那小子的方子还有几分门道,否则那小子所说的话分明是质疑陈长老,要知道陈长老对于敢质疑他在丹术和医术方面的人,可是不会轻易放过,就连宗主都不敢随便质疑,何况他。

  屋子内,虞卒看了看奄奄一息,面色苍白的季长青,遥遥头,道:“唉,可怜季师兄啊,你死得好惨。”

  “你小子少废话,别再我面前装模做样。用这三位药炼制解药你有几分把握?”陈长老毫不含糊直接问道。

  虞卒知陈长老是个明白人,看出其中药理,用的是药物相生相克之道。只是炼制这种药,对器具和火候的掌握要及其精准,稍有插翅便是剧毒无比,再无挽回余地。

  当下也不在支支吾吾,便道:“用双缸鼎,加上雪木炭烧出的三花文火来熬,弟子却有……”

  说道这虞卒故意停了一下,吊陈长老胃口,不料陈长老“啵”地一声敲了一下他的头,道:“到底几分,可有一分把握?”

  炼药一途,火候是十分重要的,就算用同样的药材,不同的炼药者因为火候掌握不同,炼制出来的药,药性不同,甚至可能出现大相径庭,截然相反的现象。

  陈长老自问,如果他用这几味药来炼制解药根本没有任何把握,从药理上说,这三味药根本不能混在一起炼出解药,但凭他对药的敏锐感觉,又感觉可以,这也是相当矛盾。

  “一分把握弟子倒是没有。”虞卒淡淡道。

  “果然,不管了,只要有一丝把握你大可试一试,毕竟他是三长老最得意的弟子之一。”陈长老现在有种死马当做活马医的感觉。

  “弟子是说,一分把握没有,九成九的把握倒有。”虞卒嬉皮笑脸地说道。

  “什么!”陈长老面色巨变,心中大呼这绝对不可能,但想到虞卒这小子不可能在这种时候敢开自己玩笑,这时连自己心脏也加速跳动起来。

  不过瞬间,他把震惊的表情压了下去,以免在后背面前失了态。

  “好个九成九,你刚才若是骗我也就算了,但是现在你既然说出这话,若是你制不出来解药,老夫绝不轻饶,你说实话,是不是信口胡诹的?若是现在承认,老夫既往不咎,你自离去便是。”陈长老面色一变,冷冷道。

  “陈长老,话不多说,再拖下去,只怕季师兄要命丧黄泉了。你且取来我所要用到的器具和药材,解药一个时辰之后便可制成,只不过出错了要挨罚,如若成功解去季师兄蛇毒,是不是该有奖励呢?”

  “哼,三长老那里奖励自然少不了,就连我这,我保证你能得到你满意的奖励。”陈长老看虞卒自信满满的样子,心中其实已经有一丝相信了。

  稍后,陈长老便差人取来所需药材和器具,这些东西都不算名贵之物,宗门内自然是有的。

  虞卒也不再多说,架起双缸鼎,点上雪木炭一股脑地将药材放入鼎中,加了三碗水便开始熬药。

  不过多久,那鼎中便沸腾起来。

  陈长老看他煎药之法有些古怪,用大火猛炖,这种做法是极少的,这样熬制药效完全不能融合,不过他却只是看着并未多说什么。

看过《一鸣篮球》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