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云舒问道 > 第一百八十七章、生为华夏,必守汉节

第一百八十七章、生为华夏,必守汉节

  长河辽阔,船在脚下。分明有人呼吸粗重,却迟迟不见有人回应。很显然,这艘快船虽然针对的是自己,但作为策划指挥的主导人物,却是并不在船上。就在张芜荻耐心耗尽,想着幕后之人很可能不会出现,打算先解决了这船上之人,回头再做清算。

  然就在张芜荻要有所动作,准备大开杀戒的时候,忽然见得自上游顺流而下,三只快船并着十七八只竹排迅速靠近,直到贴近张芜荻所立的快船约莫有十来丈的距离才自停了下来。这个距离,再是武林高手,也决计难以照顾,不在其攻击范围之内,算是相对安全。

  有赤着胳膊,丝毫不怕河上清冷天气的大汉下锚,将快船停在了黄河中央。这时候,张芜荻才瞧见,敢情那十七八张竹排居然彼此有拉索相连接,既保留了其足够的自由度可以活动,又不至于被滔滔河水卷走,当真称得上是一招妙法。这个排场,也当真是颇有几分气势。

  突然而来的船只不但停下了自己,更是把抛出了飞爪,将张芜荻立足的船只连同那枚乌篷小船一并拉住,使之不被河水带走。紧接着,就有一个穿着粗布麻衣,方脸阔口,浓眉大眼,黝黑皮肤的中年汉子出来,他目光先是瞥了眼船上的几具尸体,这才言道话:“嘿,芜荻仙子,好大的杀性!”

  善者不来,来者不善。张芜荻早已确定了敌对关系,在黄河之上,固然是对方主场,但料想排帮中也不会有什么厉害人物。这些人自以为精谙水性,料想多半会以凿沉船只来对付自己,却又如何知晓,自己一身轻功造诣,早已能够登萍度水如履平地。这些人若是以为能够吃定了自己,那可真是打错了算盘!

  心里盘算着局面,张芜荻嘴上则是冷冷的道:“足下何人,报上名来!”张芜荻其实已经认出这人了,这家伙名叫范疆,擅使流星锤,也算是一号人物,在排帮中,地位仅次于帮主史大龙。之所以垂问名号,不过是图一个先声夺人罢了。虽然认定了敌我,但内中是否还有隐情,张芜荻还是比较好奇。

  张芜荻横眉冷对,在这帮人咋一出现的时候就知道了对方来路,只是看对方说话的语气,分明认得自己。这就奇怪了,认得自己,还敢出手,这区区排帮是哪里借来的天大胆子?袄教虽然厉害,但就张芜荻的推测,排帮显然是不可能为了他们火中取粟,那么只有一个可能了……

  “希望你们不是真的和后金亦或者十字教搭上了关系吧,否则的话,排帮,就当真没有存在下去的必要了!”张芜荻心中定策,杀心炽烈,并不准备善罢甘休。

  “哈哈,无名小卒,不足挂齿。倒是芜荻仙子,你截杀我排帮船只,还害了人命,在下不才,总要为死去的兄弟讨个公道!”这厮哈哈笑着,倒打一耙,颠倒黑白。偏偏在他口中说来,却是那么自然,像是真的有那么回事儿,的确是张芜荻犯他排帮在先一般。

  其实范疆本来是有心上来就痛下杀手的。人的名儿树的影,张芜荻声名在外,范疆也没有十足把握。这个时候,还是先清场,不然就算杀了张芜荻,事情被捅出去,排帮也少不了灰飞烟灭。更何况,以他看来,张芜荻在童云的连环杀招中并没能全身而退。同是宗师高手,就算张芜荻能够格杀童云,自己也必然身受重伤。拖一会儿功夫,让张芜荻伤势发作显然才是上策!

  随着这人话音方落,将张芜荻所在的船只团团围住的那十七八张竹排上面,拢共百来条汉子,俱都手挽强弓,箭在弦上,瞄准了张芜荻。而原本被张芜荻“夺过”的船只上面剩下的排帮中人,则是猛然间一个翻身,一头扎进了黄河之中,三五个呼吸,就游回了排帮的船只。

  “哼,你们的排帮帮主史老头儿何在?今儿的这桩事情,也是他点头的?”被百来张强弓指着,张芜荻却是没有丝毫慌乱。或者说,对于这些弓箭的威胁,至少表面上,张芜荻怡然不惧。对于排帮的指责更是理也不理,直接问罪对方帮主。

  在排帮与张芜荻相互对峙的时候,乌篷客船之上,操船的船家见机不妙,知道这是摊上了大麻烦,想也不想,翻身跳入黄河,打算着舍弃这一只船儿,逃的性命。毕竟在黄河里讨生活,水性多少还算不错,没准儿就能逃的性命呢?

  只是他才跳入黄河,还没游出多远,便被一支利箭射中后心,随后被滔滔河水卷走,多半是要葬身黄河了。与此同时,那个与张芜荻搭话的汉子向着身边吩咐了一声,让他们去把乌篷船上的“闲杂人”解决了!

  一个精瘦汉子领命,仗着一身还算凑活的轻功,在竹排上面几个起落,就要落脚乌篷船,却被张芜荻一道无形剑气阻拦,哼也没哼一声,脑袋上多了个小孔,一命呜呼,坠入滔滔河水之中,与那船家一道同归,黄泉作伴去了!

  张芜荻的出手,只是不愿意看着无辜之人枉送性命。之前那船家她也想救,只是到底慢了一步,没能救下,但对方要再一次对无辜之人出手,力所能及之下,张芜荻自然不会在允许其发生。只是这一出手,反倒是激怒了那下达命令的范疆。在他看来,这就是张芜荻要出手的先兆,拖延时间等其伤势发作显然不成,那么,就直接动手吧。百张强弓劲弩,哪个宗师高手能够接得下来?

  便听得范疆嘿嘿冷笑,对于张芜荻的问责毫不理会,手一挥,就要下令,让人“百箭”齐发,射杀张芜荻。只是还没有挥下,却被人给拦住了。

  拦住那人的是一个五短身材,罗圈腿,带着顶毡帽,其貌不扬的汉子。这厮不动作的时候,张芜荻还真的下意识地就将他忽略了。看这样子,这家伙的地位,倒是比之前搭话的那个浓眉大眼的家伙地位要高得多。然而在张芜荻的印象里,排帮中并没有这人的存在。也就是说,除了袄教的童云,很可能还有第三方人出面,才促成了排帮这一次的出手。

  便听得那罗圈腿呵呵有声的笑了笑,拱拱手:“芜荻仙子安好,如今强弓劲弩环伺,又是黄河中央,仙子如今可算是插翅难逃。鄙人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既然不知,那就不要说了。你又是哪个,先报上名来!”张芜荻随口噎了对方一句,看这架势,对方似乎别有算计?最近多事之秋,什么样的牛鬼蛇神都冒出来了。这些人的武功固然不足为虑,但若是排帮真的倒戈,啸聚上万人马,终究是个莫大的祸害!杀伐固然有效,但也要有的放矢才好!

  罗圈腿怔了一下,隔着十丈之远,张芜荻却能够看清楚对方脸上的错愕神情。但这厮很快就调整过来:“呵呵,芜荻仙子可真会开玩笑。贱名不足挂齿,容后再禀。仙子如今已然身临绝境,大好年华,若是就此香消玉殒未免太过可惜,不若弃暗投明,做一番好大事业,如何?”

  这家伙,倒是真能说。只可惜张芜荻对他的话不感兴趣。从这家伙的这番言辞,就知道这厮也不是什么重要人物……不然,也不至于对自己的情况所知不多。否则的话,这样干巴巴的威胁利诱,就妄想动摇自己,真不知是谁给的勇气!就是拿十字教神明之位,后金国主至尊,瞧瞧她张芜荻会不会正眼看上一回?

  莫说是张芜荻了,就是拿范疆,闻听此人言语,也免不了眉头微皱,颇有些不自在。本以为这位来自后金的上使能说出什么样的高明言语,出什么了不起的计策,却不料竟是这么干瘪瘪的招降。那张芜荻凌厉果决,杀伐无双,哪里是能够被劝动的人?若不是这家伙背景太大,范疆把这厮扔进黄河的心都有了!

  不过这厮这一番表演也不是全无好处,至少拖延了些时间,让张芜荻伤势发作的可能更大了些……只可惜范疆并非宗师高手,自然万难想到,张芜荻如今虽说身上有着许多道伤口,罗衫染血,看上去固然惨烈,实质上却不过皮肉之上,无关紧要,甚至都完全不会影响其出手。所谓的拖延时间的策略,不过一厢情愿罢了。

  果然,便听得张芜荻冷哼一声:“这么说,尊驾是吃定了本姑娘了?哼哼,只怕未必吧!”

  “这可由不得仙子你的意思了。”罗圈腿似乎并没有听出张芜荻的讽刺,反倒是以为张芜荻这是已经有了服软的迹象,这实在要台阶下呢。于是接着道:“某也不愿意与仙子这般人杰为难。只是识时务者为俊杰,想来何去何从,仙子心中也该有数才是。”3000

  张芜荻轻轻点头,她已经有八成的把握,这罗圈腿就是来自后金的说客。看来后金已经开始在江湖上布局,只是不知道他们的目标只是一个排帮,还是三教九流都有人去联络?嗯,应该是三教九流都有拉拢吧,不然,也不会是这么个蠢货笼络排帮了……唔,终究还是要再确定一下才是!

  这么想着,张芜荻哼了一声,言道:“你是代表着谁?若是连你是谁都不知道,合作又从何谈起?”

  哈哈一笑,罗圈腿得意道:“这个稍后再说。芜荻仙子武功了得,为了保险,我们也不能不留些手段。稍后,还请仙子服下我们特制的疗伤圣药,调养伤势。这样也算是各自安心,咱们才好开诚布公的谈一谈,仙子意下如何?”

  张芜荻心中了然,暗道这家伙倒也不是太笨,只是当真以为就拿捏了自己么?将掌中长剑还剑归鞘,张芜荻哼了一声,绝口不提什么药物,反倒是话题一转,言道:“你我双方合作,终究不好太过张扬。眼下可还有两位旁观者,又该如何处置?”

  张芜荻当然不是就对侯方域柳如是动了杀心。只是找个由头,一会儿动起手来,这两个普通人必难幸免。与其如此,倒不如把他们弄到自己身边,也好护着他们周全。这一点,张芜荻还是有着十足自信的。毕竟这里并没有厉害高手,那强弓劲弩虽然厉害,却也留不住自己。最不济,也能带着那两个普通人登萍度水而去……

  当然了,张芜荻这么一说,对方却也动了心思。那罗圈腿虽然地位不高,但也曾风闻不少武林中事。自问若是张芜荻落下把柄在他们手上,再加上毒药威胁,想来更有把握,当下就有了让张芜荻去杀了那两个船客,算是第一分“投名状”,却不知这个打算,正中张芜荻下怀。

  那个范疆倒是心知不妥,张芜荻何等人物,哪里会这么容易就“投诚”?必然是有着什么谋算。不过他自恃这滚滚黄河乃是排帮主场,又有百张劲弩弓箭,自不虞张芜荻能够翻出什么浪花,索性闭口不言。毕竟以后这罗圈腿很可能就是他的顶头上司,能不开罪对方,那就“沉默是金”吧。

  那罗圈腿正要说话,却不知乌篷船里的侯方域柳如是二人虽然心惊胆战,却也免不了关注着外面的动静。这会子情知不妙,侯方域就想跑出来求饶。这一出来,第一眼就看到了那罗圈腿,认出了这是后金的某位贵人,唤做阿梅勒,乃是一位牛录章京,巧的是,还曾经与他有过几面之缘,知道他侯公子在文坛中的地位。

  不用多想,侯方域立刻就知道了该怎样活命。他心想后金如今正是需要文坛支持,才能巩固江山统治,而他侯公子一代文宗,岂非最佳人选?只要自己愿意俯首为奴才,必然会得到后金倚重,非但能够保全性命,更能平步青云,什么样的荣华富贵不能到手?

  于是乎,双膝一软,磕头连连,更是把那效忠后金爱新觉罗氏的口号喊得震天响……侯方域这里喊的痛快了,柳如是却是如遭雷殛!诚然,她是知道侯方域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忠义为国,但以前后方与很多事情都背着柳如是,是以柳如是并不知道,侯方域原来竟是这般本性!

  颤抖着手指。流着情泪,却是半个字也说不出来!侯方域厚颜无耻的言语,一声声的,像是刀子一般,割裂着柳如是最后的期许,终于,柳如是一把抓住侯方域往黄河跳去:“生为华夏,必守汉节!黄河水浊,可洗清白……”扑通一声,便自双双落水。

看过《云舒问道》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