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汉官之陈 > 第一百三十一章:楚王疯了!

第一百三十一章:楚王疯了!

  张释之看完后抬头看了一眼刘安。

  只见刘安正一脸兴奋的看着他。

  “怎么样,吴王上面所说丞相可有信心完成,要知道,这可是可以封侯的机会啊!”

  张释之心里暗自叹了一声开口道:“大王,要是臣说,现在打算归属朝廷呢?”

  刘安呆滞了笑道:“丞相你可真爱开玩笑!你怎么可能帮助朝廷呢?你和刘启有仇啊。”

  张释之这下站直身子,正色道:“臣刚才所说并未开玩笑。”

  刘安看着张释之正色的表情,知道了他应该说的是真的,再一联想到当时张释之找自己拿兵权时的样子,恍然大悟。

  直接上前一把抓着张释之,怒道:“张释之你竟然敢骗本王!”

  张释之说道:“对不住了大王,臣之前并不敢确定您的态度,即使是您说拿不定主意时,也只能说您当时没有下决定。并不能保证您以后不会被吴王说动,所以臣才出此下策。”

  “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刘安怒问道。

  “臣当然知道,所以为了以防万一,在吴王被朝廷击败之前,只能委屈您先呆在这王宫里了。”张释之轻轻将刘安的手拿开。

  在刘安的怒容中,张释之慢慢向后退了两步,向刘安鞠了一躬。

  “你们好好看着大王。”张释之这时说了一句。

  突然从外面冲进来一队士兵。

  他们后面跟着几个内侍以及侍女,而门口的侍卫早已被押到了一边。

  刘安看着眼前这一幕就知道张释之要将他软禁了,怒斥道:“张释之你这是以下犯上!你这是谋反!”

  “大王,关键时期,臣只能用关键手段了。”

  张释之说着转身离去,并没有管在后面咆哮的刘安。

  张挚在宫门外见到张释之出来,连忙迎了上去。

  “父亲大人,现在整个寿春都在我们手上,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做。”

  “他们现在的目标应该是荥阳,不会特意来寿春;我们就以大王病了为由先拖着,说后面赶到,假使吴王派人过来就先扣着;同时你赶紧写一份密保送往长安方向,就说我们已经将寿春兵权掌控了。”张释之边走边说道,他现在要赶紧去布防,还是要做好被吴王攻打的准备。

  “诺!”

  ……

  楚国。

  彭城。

  王宫。

  刘戊是第二个收到刘濞信函的人。

  刘戊手中拿着吴王派人送来的信函,双手一摊对着满殿的大臣说道:“前日朝廷削本王东海郡的诏书到了,但是本王觉得本王没有犯什么大错,他刘启凭什么要削本王一郡?”

  满殿寂静。

  刘戊见状,顿了下又说道:“现在本王已经得到了吴王起兵的消息,他也向本王发出了邀请,所以本王决定这三日召集本国军队,等吴王一到,一起西进!这是吴使带来的邀请令,各位可以看看。”

  刘戊这话一出,殿内沸腾了起来。

  刘戊身边的内侍将邀请令接过后递给了刘戊下首的第一个人。

  他是楚国丞相张尚。

  张尚后立即拱手说道:“大王万万不可,当今陛下乃是正统,民心不在吴王这边;您现在只是被削了一郡,要是起兵,那很有可能就是万劫不复啊!”

  刘戊听着怔住了。

  思索了一会儿,他从位置上走了下去。

  到了张尚拍了拍张尚的肩膀,对着其他大臣说道:“还有和丞相一样想法的吗?都先看一看。”

  说着从张尚手中拿过丢到后面一人案几上。

  那人赶紧拿起观阅。

  莫约半个时辰后,所有大臣都观阅完了。

  刘戊朗声道:“还有谁和丞相一样的想法吗!”

  殿内其余大臣都有些犹豫,他们现在拿不准刘戊的想法。

  但还是有一个人站了出来。

  太傅赵夷吾从自己位上站起身来走到刘戊面前。

  “大王,丞相说的在理啊,况且吴王此人狡诈,从二十多年前起就没有再去过长安,陛下那边是早已知晓了他的狼子野心,一定早已准备,所以吴王是不可能成事的啊!还有这吴使带来的邀请令就是在迷惑大家,他吴国不可能有这么多的钱财。”

  刘戊听完后没有回答他们二人,而是继续问向其他人。

  “还有人和他们两个一样的意见吗?”

  刘戊的话仿佛有魔怔一般,说的没有人敢站出来。

  见状刘戊笑道:“很好!来人!”

  刘戊一声叫喊到,立即有四个侍卫从外面跑了进来,停在了刘戊面前。

  殿内大臣们都认为刘戊可能要将他们二人抓起来了。

  但下一刻却令他们呆滞了。

  只见刘戊走到一名侍卫面前,从他腰间拔出宝剑。

  猛然刺向张尚,由于张尚这时还是背对着刘戊,根本来不及反应。

  “噌!”

  “阿~”

  张尚仅仅只发出了一声声响就倒着了地上,还在地上抽搐着,口中不断涌出鲜血。

  殿内如死一般沉寂。

  “给脸不要脸的东西!”刘戊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地上的张尚,转而面向了站在他面前的赵夷吾。

  “老师,您现在的想法有所改变吗?”刘戊戏谑的眼神,轻佻的问道。

  赵夷吾看着趴着地上的张尚,惨然一笑,叹气道:“罢了,大王动……!”

  “噌!”

  赵夷吾话还没有说完,刘戊的剑直接刺进了赵夷吾的肚子。

  刘戊还将身子贴进了赵夷吾,丝毫不在意赵夷吾口中吐出的鲜血倾泄到了他的肩上,还轻声道:“老师路上好走,多谢您这些年的殷切教导!”

  说着还将手中的剑搅动了两下。

  随即后退一步猛然拔出,鲜血贱到了刘戊的脸上,他却不在意伸出舌头将嘴角的那些鲜血舔了一下。

  “呕~”

  这时终于有大臣忍不住在殿内呕吐了起来。

  有了第一个,紧接着更多的大臣都开始呕吐。

  他们在这里养尊处优的,很多人都没有见过杀人的场景。

  刘戊这时将头转向了他们,看见刘戊转过来的连忙忍住。

  这时刘戊大声教道:“来人!”

  殿外很快有一统领带着一大队侍卫涌了进来。

  统领看着刘戊浑身是血的样子,嘴角抽了抽:“大王有何吩咐!”

  刘戊平静的说道:“将在殿内呕吐的人全部拖出去砍了~。”

  那些呕吐的大臣大惊失色。

  “大王!”

  “大王!饶过臣吧!”

  “大王!臣是无心的啊!”

  那位统领迟疑了下,见刘戊并没有开口的样子。

  攥了攥拳头应道:“诺!”

  “大王~”

  那些没有发表意见和没有呕吐的官员听着被侍卫拖出去官员的叫喊,全部都低下头,颤抖着身子。

  他们完全没有想到刘戊会有这么疯狂的一面。

  刘戊这时看了看殿内还坐着大臣,说道:“大家回去都好好准备准备!退朝!”

  说着手里拖着那把染红的剑向后殿走去。

看过《汉官之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