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汉官之陈 > 第一百九十一章:心狠手辣

第一百九十一章:心狠手辣

  听着曹寿的话陈安没有回答。

  周阳由在刘恒后几年就去了河东郡。

  其实按周阳由的身份他在河东郡守的位置上应该做不长。

  他只是去河东郡镀金。

  随后就会被调回长安进入某个衙门担任类似少府少监或是其他衙门的丞。

  因为他舅舅是已故淮南厉王刘长。

  刘恒和刘启或多或少对其有些亏欠。

  陈安说道:“对于平阳侯所说我明白。”

  曹寿闻言却说道:“不,陈少府可能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比如?”

  “周阳由够狠!他手下的人或是依附于他的犯了死罪的话,他可以曲解律法让自己人活下来。”

  “但如果是与他作对或是他所不喜的人只要被他抓着机会,他也会曲解法令直接将其处死。”

  陈安听着有些沉默,以前他就知道周阳由为人心狠手辣,只是没有想到比他想象的还要狠。

  “这家伙有点狠啊!我怎么没听家里说过?”周阳皱眉感叹道。

  曹寿回应道:“周阳由是狠,但是他也知道哪些人能惹,哪些不能惹,所以大多数时候他与我们这些封邑在河东的彻侯都是井水不犯河水。”

  陈安这时压低声音说道:“不管怎样,有些事情还是该做一做。我只需要平阳侯利用你们在河东的门路帮我查一件事!”

  “什么事?”

  “河东粮仓的粮食去哪了!”

  曹寿听到这瞳孔一缩。

  沉默了片刻:“陈少府的意思是河东粮仓的粮食没了?”

  “不说没了,但我估计最少有一半不翼而飞;平阳侯在河东应该也有所耳闻。”陈安说道。

  “不错,之前是听手下人说河东来了些大船,将粮食运走了。但是后来也相安无事,所以没有人愿意趟这摊浑水。”

  陈安:“平阳侯你可知粮食去了哪?”

  曹寿却笑道:“我只知粮食没了,具体去了哪,没有深究。”

  陈安却道:“平阳侯是怕深究之后连累到自己吧?”

  曹寿沉默没有说话。

  于是陈安直接说道:“只要平阳侯能够探查到那些粮食的去向,之前平阳侯所想要的一律都可以。”

  过了一会儿,曹寿开口道:“可以,那我探查到后是直接告知于你?”

  “不错,除此之外还希望平阳侯能告知一个人。”

  “谁?”

  “最近朝廷新派过去的官吏宁成,不过具体的职位我尚不得知。”

  曹寿闻言开始思索。

  这时周阳反应了过来直接说道:“对啊,曹兄你可以关照一下他,我周家这些年在那边涉事不深,影响力估计不如你们曹家。”

  “宁成我听说是从北镇军那边过来的,和陈少府的关系是?”

  “他之前是学府的弟子,而且也是阳哥的弟子。”

  曹寿惊讶道:“原来还有这么一成关系啊,那你们尽管放心,这事我一定帮!”

  ……

  三人在春来楼吃完后就分别开来。

  看着远去的曹寿和周阳二人,陈安没有回到府中,而是绕到了窦婴府上。

  窦婴有事进宫了,所以不在府上。

  不过陈安要找的人是窦婴的儿子,窦琰。

  窦婴成亲较早,所以儿子也有十八岁了。

  “父亲大人入宫已经有一会儿了,劳烦表叔你稍等。”窦琰命着下人将茶水上上来后对着陈安说道。

  陈安轻笑道:“我今日来不是找表兄的,而是来找你。”

  窦琰闻言一怔:“找我,不知表叔找我是有何事?”

  陈安:“听说你以前和平阳侯关系不错?”

  窦琰知道陈安说的是曹寿,他在这边也得到了消息。

  窦琰皱了皱眉头,思索了一会儿:“那是以前的事了,自已故平阳侯离开离开长安之后就没怎么见过了。”

  陈安听着顿时感觉有些失望,本想着看能不能从窦琰这边多了解一下曹寿的。

  想了想陈安站起身来,准备离去。

  窦琰见状也起身准备送一送。

  当他们俩走到大厅门口时。

  看见面色不悦的窦婴回来了。

  “表兄这是?”

  窦婴刚才在进门时,便得到了消息,陈安来了。

  窦婴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小安啊,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陈安应道:“我的事已经解决了,是和小琰有些关系。”

  窦婴诧异的看了看窦琰,也没细问。

  陈安在心里思索着,窦婴现在官拜大将军,如果没有战事,那一般是不会找窦婴的。

  而且若是有战事,那肯定是先找周亚夫,再找窦婴。

  那刘启找窦婴估计也就只有一件事了。

  陈安试探性的问道:“表兄刚才入宫,可是陛下说了有关太子一事?”

  窦婴闻言瞪大了眼睛看着陈安:“小安你是如何得知?”

  陈安轻笑道:“怎么得知不是重点吧,那具体是何事呢?”

  窦婴沉吟片刻:“我们进去详谈。”

  等三人都坐定后。

  窦婴叹着气说道:“陛下刚才找我入宫,说了不久后将会立刘荣为太子。”

  立刘荣为太子,这事是一开始陈安和窦婴都商量过的,认为刘启确实会这么做,先将刘荣推出来挡住窦漪房和下面官员的口舌,等后面再慢慢挑选自己认为合适的人选。

  陈安看着窦婴说道:“这之前,我们不是谈论过了,陛下必定会先将其立为太子来堵大家的嘴。”

  窦婴蹙眉道:“的确是这样,但是我没有想到的是陛下会让我去任太子太傅!”

  陈安这下也愣住了。

  太子太傅便是太子的老师。

  窦婴之前还说了刘荣目光短浅难堪大用,现在刘启就要他去任刘荣的老师,这不是为难他吗?

  再说了,如果任了太子太傅,那窦婴究竟是该帮刘荣还是不帮刘荣。

  帮了大汉江山有些难,不帮自己有些难。

  陈安明白后,沉思了许久。

  “那表兄你答应了吗?”

  “我能不答应吗?陛下都说了,任你为太子太傅,是看重了你的正直廉洁和你的才干,重点是对你放心。你说说,陛下都这么说了,我不答应那岂不是落了陛下的面子!”

  窦婴现在是十分为难。

  窦琰抿嘴说道:“父亲大人,这不是好事吗?为何您这么为难。”

看过《汉官之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