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魔道剑主 > 第0007章:阴谋赐封

第0007章:阴谋赐封

  “小姐,勿要与他多说,就让我取他命来,剑门行走,三年大选即将开始,凭你之才定入年轻一辈三甲,到时便是剑门执事,就是老爷子也奈何你不得,况且你不是已经通过了帝国武院的考试吗?老爷子发难,武院也不会坐视不理的!昨日摘星楼……!”

  “落姐姐……!轻安不想忤逆爷爷……!”

  “小姐……!”

  “帝国皇子,也敢言杀?”

  就这时,洪声如雷,突如其来。

  那美妇首当其冲,顿时喉头一阵涌动,竟抑制不住一口鲜血吐出!

  堂堂刀魂境强者,筱蝶刀魂月梨落,便是如此不堪!拍卖场众人急急纷纷四散,唯恐殃及无辜!

  但几处出入口,很快涌进一大批银铠佩剑武士,将他们围了个水泄不通,赫赫声威下,领上都嵌着的银边剑徽,更昭示竟皆是剑士境武者的身份。

  “云虎纹?大内三卫,威虎卫!”

  看着武士们的脖颈纹身,月轻安搀扶着月梨落,眉头紧蹙。

  “恭迎殿下回宫!”威虎卫众人,剑出鞘三分,剑意直逼御宸。

  “这就是执剑礼吗?有趣,果有以剑立国之风采。”

  茫茫剑意中,御宸泰然自若,斜睨那筱蝶刀魂一眼,“月梨落,此番一别,怕你再无杀我之能,可要把握机会哦?”

  “找死……!”

  “姐姐息怒,有圣剑皇族的高手在!”

  月轻安拉住筱蝶刀魂,看向御宸,言语上却也不甘示弱,“你以为这番崭露头角,能让御氏对你刮目相看吗,还谈来日?你此番回宫,怕是立刻会被五花大绑,送去镇北将军府,以平怒火。”

  “这就不劳你费心了。”

  月轻安能想到,御宸怎会无知,不过,他亦不惧。

  很快,宫内,长平殿。

  肃穆朝堂上,御棂高坐龙椅,金丝龙袍裹身,高阶兽核立冠,无不彰显其身份,只是肤色煞白,似逢大病,显得无甚威严。

  “陛下万岁。”

  随着内官一声高喝,众臣跪地一叩,唯御宸无动于衷,好整以暇的观赏着这千年后的俗世礼仪。

  众臣上首,一挎头盔的中年将军,顿时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指着御宸高声喝道,“大胆御宸,不跪君上,是为不忠,不跪生父,是为不孝!如此不忠不孝之徒,来人呀,拉出去斩了!”

  一番指责,御宸傲而对视,“不辨是非,不视为君,不护生子,不视为父,既如此,我为何要跪?”

  “你……!”

  “对了,你就是镇北将军葛燕吧?倒是你,在这朝堂之上,帝座之下,大言不惭,擅指大内宫卫,扑杀皇子,是何居心?莫非,这就是你的为臣之道?”

  “你……!”

  葛燕死死摁住剑柄,显然正克制着极大的愤怒。

  御宸适时话锋一转,转而迎向那龙椅之上,这一世所谓的君父,拱手一礼道,“不知父皇遣威虎卫接儿臣回宫,是为何事?”

  御棂不答,只是轻声复道,“不辨是非,不视为君,不护生子,不视为父?”

  “父皇觉得儿臣之说可对?”

  既是君臣,更是父子,这一问一答,直触亲情软肋。

  葛燕见势不妙,顿时计上心来,不等御棂作答,躬身一礼道,“恭喜陛下,八皇子殿下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天澜阁力斩剑师和大剑师境武者,实乃年轻皇子一辈之佼佼者,而其他皇子除太子外,皆已封王,依末将看,八皇子殿下也是时候受封了。”

  葛燕一番话完,不少镇北将军府,葛家一系的官员,顿时高声附议。

  御棂似不解葛燕用意,犹豫片刻,试探性问道,“封何王?”

  “如此人杰,当封柱国四王,镇北王!”

  “那敕地何处?”

  “既是镇北王,便该敕地北都,阆城!”

  “依葛将军吧。”

  “如此甚好,那末将就告辞了。”

  御棂答应的顺利,葛燕大喜,冲着御宸一声冷笑,拂袖而去。

  接着,余下三镇将军对视一眼,亦去。

  百官抬头看向龙椅,等御棂一摆手,也散。

  只消片刻,偌大的长平殿里,显得何其空旷,万人之上的威严皇尊,变得何其孱弱!

  御棂在内官的搀扶下要走,但迟疑着还是忍不住回头,看向御宸,“别怪父皇,葛绝风才死,长老会便有决断,要把你交由葛家处置,这得封一王,也是不幸之幸。”

  “不幸之幸?”

  御宸冷笑,转身欲走。

  但见御棂甩开内官,摄过帝座之后,焚香供奉的五把长剑中,立向北方的一柄,追上御宸,交到他手中。

  “圣剑,麒辕?”

  剑入手,一股熟悉之感,直入御宸心头,似曾相识。

  果然,就听御棂说道,“千年前光羽剑神遗憾陨落,神剑耀日亦断作五份,后被我御氏先祖聚得再造,做五圣剑,麒辕,凤辕,玄辕,龙辕,虎辕,以昭剑神传承,并傲以立国乾元,再之后先祖驾崩,五支血脉各掌圣剑各推其王,而各王又推我们这一脉为帝,但时至今日,四镇之王皆断了传承,圣剑皇族,荣光不复啊!”

  似说到动情处,御棂越发激动,病态的肤色上浮出一抹嫣红,“如今既然宸儿你袭了这镇北王位,麒辕当交付于你,纵不能搅动风云,但身为圣剑皇族后裔,能与圣剑同赴,死亦不枉此生!”

  “那谢父皇厚望了。”

  故事动人,可把自己敕地阆城,虽是抬升镇北王爷,又赠圣剑,看似荣宠,但阆城乃镇北将军府经营盘踞百年之地,贸然一去无异于羊入虎口,说不定这圣剑赠他,就是同自己的命,打包送给镇北将军府赔罪而已!

  “罢了,你先退下吧。”

  似没有得到想要的回应,御棂脸色复然,在内官的搀扶下,缓缓隐入内殿。

  “表里不一。”

  御宸深嗅麒辕,负剑而去。

  不多时,瞳灵的声音在识海响起,“好险,本灵差点让人察觉到了。”

  “怪不得你一直没出声,那人实力如何?”

  “不好说,但至少也趋圣境!”

  一番话,御宸皱眉,终于对这个千年后的世界,重视起来。

  “镇北王爷,恭喜了。”

  思索间已至霁夜宫,寝殿门前,筱蝶刀魂已然等候多时。

  见其身边,堆放着贴有天澜阁封条的大小物件,御宸挑眉,“这些拍卖之物,还不消刀魂境强者亲自押送吧?”

看过《魔道剑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