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魔道剑主 > 第0016章:试练而出

第0016章:试练而出

  面对北辰嫡燕追问,御宸半真半假,只道是某封古籍上,恰有此印咒,至于余首乃属冥河蝾妖,他倒没有隐瞒,一时间倒也引北辰嫡燕感慨良多,直夸千年前光羽剑神之能,辟邪守正。

  突如其来的夸奖,御宸打了个哈哈,就此揭过。

  与北辰嫡燕一道复又南行三四里路,第二道关卡所至,只见空旷地域,现四处塌陷,不多时,塌陷处铜铸巨人,轰隆而起,威武踏步而来间,竟是轻巧灵动如活人!

  “机关术?”

  不等御宸说话,倒是北辰嫡燕满脸艳羡,“帝国武院果集天下武式,此机关铜人三丈之高,仍行势灵动,怕是机关术之正宗,矩方不动城里,六等之上的机关大师,才有能力造出此等巧夺天工之物!”

  “怕是虚有其表。”

  天下武道,唯剑可道,机关术?御宸不屑!

  再作圣剑挽风曲剑不动,仅以名剑妖趾对敌,面对来势磅礴之机关铜人,御宸尽展剑之灵动,大剑师境剑气催发,虽难伤机关铜人大体,但灵动之下,机关铜人四肢相连处,却很快被破坏殆尽!

  一番武技,北辰嫡燕大惊失色,“大剑师,怎么可能,那晚霁夜宫寝殿,你还不过……!”

  “小心!”

  北辰嫡燕所问,御宸来不及回答,才破机关铜人四之其一,就见余下三座,竟围攻北辰嫡燕而去!

  “你且能为,我又有何难!”

  北辰嫡燕冷哼一声,似不领情,不知作何法,再借神器堕影无痕之力,顿消天地间!

  见状,御宸轻松了口气,可突然,异变再生!

  但见机关铜人,巨大身躯,竟腾空而起,手脚首尾相连间,竟作盖目铜山,方圆尽九丈范围,力压而下!

  “该死!”

  一声怒骂,是北辰嫡燕的声音!

  御宸虽仍不见其形,但也知道,定是难逃铜人压鼎!

  说时迟那时快,御宸身形急踏间,迅速去到那唯一被破解之机关铜人旁边,骤起地炼神诀之体术之力,庞大力道下,加之血兆之瞳其旁相助,倒塌铜人一瞬间就被扔入那压鼎之势其下!

  随即,御宸一声大喊,“趴下!”

  也不知北辰嫡燕是否依言,就见三具铜人压鼎之下,果然被扔进去那一铜人,顶起一方空隙!

  铜人一体而击,显然也是同归于尽之极招,但不见动弹。

  “北辰……!”

  “嚎什么,还没死!”

  御宸话音未落,就听丧失行动的铜人之下,北辰嫡燕声显尴尬,再就见狼狈身姿,灰头土脸的爬了出来!

  似不分好赖的态度,御宸愕然,亦不知是哪里开罪。

  倒是北辰嫡燕,掸了掸身上的尘土,竟作不觉,慢条斯理的继续南行。

  可没想到,却是出口已至,御宸嘴角一抽,所谓十大天骄之首折戟沉沙之所,让年轻一辈闻风丧胆的特殊试炼之地,竟是如此简单。

  回想来,那月定安之死,定非败于试炼,而是冥河蝾妖。

  如此,内里玄机,就很值得商榷了,毕竟就自己一番闯关都能看出,蝾妖余首之害,并非试炼正常布局,而是有人刻意为之。

  而将蝾妖余首摆入试炼之地,即使阴谋一毁月家之傲,也不怕人追查,毕竟特殊试炼之地,对进出者武道境界就有严格限制。

  这显然与试炼空间融创有关,武境太高极有可能造成空间崩塌,并非苛求,不然月家高手早就一拥而入,将这余首灰飞烟灭,也不消这月定安枯骨难以入土为安不说,还作傀儡,为取自己性命之物而战!

  再者说,如遣武道境正好之人,最多也不过剑魂境,当也和月定安一般,难逃身死,这样不仅阴谋不可告破,又再白白搭上己方一人性命!

  御宸思虑间,愈发觉得此间事情复杂,迅速抛开思绪,毕竟再一琢磨,月家之事与自己何干?

  踏出试炼之地,但见北辰嫡燕隐于堕影无痕,却是不告而别,不过御宸也道无所谓。

  只是出了这试炼空间,御宸倒也有点摸不清方向,不知此番身处何地,就现一抹青袍身影负剑而来,正是开启试炼之地的葛川!

  但让御宸没想到的是,葛川身后,白裙少女脸色悲戚,泛着泪水的漂亮眸子,直勾勾盯着他手中名剑妖趾!

  “月轻安?你怎么来了?”

  御宸下意识的问,也不需要回答,但见月轻安状态,也不留恋所谓名剑,手一扬,扔了过去。

  月轻安大惊,慌忙接住,抱在怀中,良久,才轻声道,“谢谢。”

  所谓谢谢,在御宸看来,也就礼貌之言,也懒得搭茬,只是目光看向葛川,“你似乎在找人?”

  “没……!”

  “是吗?”御宸似笑非笑,走到葛川身边,附耳小声道,“如果我记非错,无忧仙原北辰家,与阆城镇北将军府葛家,似仇怨颇深?”

  “你想说什么?”葛川双眼微眯,佩剑自吟。

  “无甚。”御宸哈哈一笑,摁上其剑柄,“说起来,我能一破特殊试炼,北辰嫡燕倒也出力不少。”

  “这么说……?”

  “心知肚明便罢,既然特殊试炼已过,我是不是可以进帝国武院了?”

  “这……,试炼结果还未上报学院,且先安排你住下,明日再布结果。”

  “嗯?”

  御宸皱眉,就见月轻安解释道,“葛川老师所言不假,不如你先去我那住下?”

  “你那?”

  “额……,你别多想,我有单独舍所,分你一间房住罢了。”

  “是有事想问吧?”

  御宸挑眉,不过也未拒绝,看了葛川一眼,也懒得多说,静等结果罢了,便随月轻安而去。

  帝国武院坐落祖山山脚,但周围九座,只及祖山之高,不过十分之一的山峰之地,也被尽数纳入武院之所。

  而月轻安带御宸所去,便是其中之一,落羽峰。

  一处别院内,月轻安解释,“武院虽从不插手各方势力,对外号称中立,但千年来,每年毕业学子,或多或少也成一方武道巨擘,庞大资源下,倒是武院内部,成了各势力争锋之所,毕竟你能在武院大放异彩,也就意味着更多未来或当下,出于或即将出于武院的武道高手,更大可能加入麾下。”

  御宸颔首,“难怪,各院皆有家族姓氏旌旗高悬,院内也是亭台楼阁,极尽奢华,原来也不是为某一个人而居。”

看过《魔道剑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