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魔道剑主 > 第0022章:探夙夜生

第0022章:探夙夜生

  御宸反问,“邪物?”

  月轻安仗剑遥指,“休要巧言令色,隐匿寄生,血雾之浓郁犹如实质,手段狠辣夺命汲力,不是邪物还能是什么!”

  “可没那邪物,你,我,甚至邺元楷,怕早遭不测。”

  御宸冷哼,话已至此,懒得再多说,料定月轻安不杀,亦不设防,负手而去。

  不过他没想到的是,邺元楷却跟了上来。

  御宸看其一眼,就听邺元楷挠了挠头率先说道,“什么邪不邪正不正的,我不明白,也不想明白,还记得剑神纪末年,光羽剑神陨落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新起的刀修和蠢蠢欲动的百兵杂学,一度也将剑道划作邪道之流,以期超越剑道独崇己兵,幸光羽剑神十三大弟子……。”

  “十三大弟子,炎锋之刃!”

  御宸陡然抬头,抓住邺元楷衣领,“说,夙夜生与你邺家有何渊源?”

  “你……,你别激动,什么夙夜生?”

  “炎昭剑宗,夙夜生!”

  恍然间,御宸思绪陡回千年前,已消亡古国逸水,边陲小城邺城,那年他还为光羽剑宗,为寻剑道更进,负剑历世。

  不想,才不欢而散的瑶晨曦,时隔不到三天,竟又在那千里之外的邺城相遇,不过这次相遇不同的是,瑶晨曦手下,牵着一个男孩,仔细看时,面容上竟还有些相似之处。

  御宸记得很清楚,当年他心下一慌,竟主动问道,“这男孩是谁!”

  瑶晨曦狡黠,似早料时年光羽有此一问,撇头回道,“我儿子。”

  “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

  “你……!”

  见光羽着急,瑶晨曦又是一番哈哈大笑,似乎光羽总能让其开怀,就听瑶晨曦又说,“好了不逗你了,这是我弟弟,夜生。”

  “瑶夜生?”

  光羽问道,不等瑶晨曦回答,就听那小男孩怯生生驳道,“是夙夜生。”

  “夙?”

  光羽疑惑,就见瑶晨曦耸了耸肩,“同母异父。”

  “原来如此。”

  光羽一喜,瑶晨曦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拽了拽夙夜生,“问叔叔好。”

  光羽嘴角一抽,“叔叔?”

  “怎么?”

  “什么怎么,叫你姐姐,自然也该唤我哥哥。”

  “前几日酒肆,你生气下剑气乍泄,怕也是剑灵,甚至剑宗境强者了吧?皮囊虽看着年轻,但谁知道是不是活了几百年的老怪物了。”

  “你……!”

  瑶晨曦似乎总能让自己吃瘪,御宸现在回想,仍不自觉好笑。

  但那年,话到此处,倒是夙夜生攀上了时为光羽的胳膊,轻摇道,“哥哥,哥哥,原来你是这么厉害的剑道强者呀,夜生想和你学剑!”

  御宸现在也道不清,到底是肥嘟嘟的小男孩,可爱模样,让时年为光羽的他心下一软,还是想借此拉近与瑶晨曦的关系,总之他答应了。

  而陨落前,在众弟子排名中,武道精进于剑宗境的夙夜生,排名末数第十三,其功炎烈驭火伤敌,故赐号炎昭!

  思念至此,御宸被邺元楷拉回现实,“炎昭名号自然听过,光羽剑神陨落后,一度几欲踏入剑圣境,但后来却名消大陆,不知所踪了,不过我倒不知道,其和我们邺家有何关系,而且细想一下,我们邺家似乎从始至终以刀立家。”

  “是吗?”

  御宸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平复下来,之所以觉得夙夜生和邺家有关系,一来炎锋之刃颇契合千年前夙夜生擅用的炎火之招,虽招名武器都不同,但内藏之势,影合实多,二来自己当年又收徒夙夜生于邺城!

  御宸想法,邺元楷当然不知,又道,“真无瓜葛,而且家族里也没听任何长辈,提起过夙夜生其人。”

  “有空,去你邺家走走如何?”

  “镇北王爷肯大驾光临,自然是蓬荜生辉,我代表邺氏十足,表示热烈的欢迎!”

  邺元楷信誓旦旦的一番场面话,御宸好笑,“行了,小声些,还有什么王爷不王爷的,以后直呼其名便可。”

  “好吧!”

  邺元楷倒一如既往的性子直,立刻问道,“你真是御宸吗?咱帝国,那个八皇子御宸?怎以前听说你筋脉尽断,是个不习武道的废……!”

  “呵,废物是吗?”

  “对不起对不起,说顺嘴了,我掌嘴!”

  “有奇遇而已。”御宸摇了摇头,拉住邺元楷说着就要抽自己耳光的手。

  “和方才那血雾有关?”

  “嗯。”

  “那血雾浓郁,倒真如月轻安所说,邪的很。”

  “刚才你不是还说,不谓正邪吗?”

  “这……!”

  邺元楷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多说的御宸,见附近一处林地幽静,干脆步入其中,开始入定。

  “不如去我……,额,不行不行,刀剑总归有别,还是不去的好,免生事端。”

  邺元楷自说自话,考虑了一番,似乎也没想到什么好去处,干脆也在御宸旁边寻了块空地,单手倒立而栖,也开始入定练体。

  御宸瞥了一眼,倒也图得安静,运起荒古剑经,回味前世无情剑道的同时,下意识的接纳起血兆之瞳,一点点反哺而来的汲取他人之剑气。

  修炼中,一夜时间很快过去,离得近了,邺元楷很快发现御宸的不同,“怎么才一夜时间,你的剑道,好像又精进了不少?”

  “三阶大剑师而已。”

  “额,我才二阶刀师境,而且我都二十有五了。”

  “也算有根骨。”

  “你……,你这不是讽刺我吧?”

  “没那功夫。”御宸耸了耸肩,他倒不是场面话,如果不是有血兆之瞳相助,回想千年前时为光羽时,二十五岁似乎也就堪堪剑师境罢了。

  这时,一抹青袍佩剑身影而来。

  “葛川?”

  御宸疑惑,就见葛川颔首,也不多说,递上一抹红帖,翻开后漆金小楷书文千字,不过意思很简单,就是御宸通过特殊试炼,所以被特招为今年武院新生了。

  “多谢。”

  御宸拱手,一谢送帖,二也谢昨日葛川引的羽峰左使前来,虽然让血兆之瞳被探查甚至惦记上了,但至少避过了一场与剑魂境强者葛擎的一番正面厮杀,非是小看自己,凭心而论,正要和葛擎正面相抗,纵借血兆之瞳之能,胜算也不过一二之数。

  “言谢大可不必,接下来该怎么走,还得看你自己。”

  葛川摆了摆手,看不出情绪,飘然而去。

看过《魔道剑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