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大神请留步 > 3.和蔼
  “额,暂时还没有!”何惜曦认真想了想摇了摇头。

  乔清远的眼神柔和了下来,他伸手自然地揉了揉何惜曦的发梢轻轻地说:“会遇到合适的!别着急!”

  何惜曦丝毫没有察觉乔清远的举动有什么不对劲,比起天天催她谈恋爱相亲的母上大人,乔清远说这话的模样在她看来简直就是天使般的和蔼可亲,她笑眯眯地点了点头,大家说的没错,乔大神果然是全世界最最最温柔的小天使。

  乔清远看着不知道为什么笑得见眉不见眼的何惜曦,只觉得心都要化了,他的眉眼也染上了笑意,温柔地说:“如果遇到合适的,记得第一个告诉我!”

  啊?为什么啊?他们好像没那么熟吧?何惜曦歪头,眨了眨大大的眼睛,不解地看着乔清远认真的眼。

  乔清远手指摩擦了两下何惜曦乌黑的发,徐徐善诱地开口,“你心思单纯,外面坏人很多,我可以帮你把把关!”他顿了顿又接着说:“当然,前提是你不介意的话!”

  心思单纯?还是头一次有人这么夸她诶!开心!别人都是说她蠢!伤心~~~

  何惜曦转过脸,低下头,死死地咬着下唇,拼命压制自己想笑的冲动!她最喜欢别人夸她了!

  乔清远的手一空,垂下眼眸,慢慢放下手,缓缓开口说:“抱歉!”他觉得自己的举动似乎吓到了何惜曦。

  啊?何惜曦抬头,疑惑地看向乔清远。

  何惜曦的脸蛋有点点红,眼神清澈单纯,乔清远微微一笑,他明白了,小丫头是害羞了,观测细致如他,原来有一天也会有判断失误的一天。

  “不用抱歉的!你一个早上都和抱歉了好多回了!我只是……”何惜曦嘿嘿一笑,“只是头一次听到有人夸我单纯,有些不好意思!”

  害羞,捂脸!

  乔清远抿嘴浅笑,真是个什么也藏不住的小丫头。

  双手捂脸的何惜曦飘乎乎的终于想起来当下的正经事,她嘀咕着说:“我没有下蛊啊!那怎么会这样呢?中蛊和施蛊,既然我不是施蛊的那个,那……”

  嘀咕着嘀咕着何惜曦的眼神又和乔清远对上了,眨眨眼,迟钝的她感觉乔清远现在凝视她的眼神,好像在……引诱她……

  啊啊啊啊啊!!!!!

  她脑子里在想什么呢?大神怎么会引诱她呢?要有自知之明,嗯嗯,自知之明!

  “那什么?”乔清远好笑地开口,他当然知道何惜曦要说什么了,只是想逗逗她。

  “对不起啊!我刚刚竟然想说学长你是……”何惜曦咬唇万分抱歉,唉!人家大神刚刚才夸她心思单纯,她怎么这么快就翻车了呢?她这样想这么能对得起大神的夸奖呢?

  “我是施蛊者?”乔清远接过话,低声询问。

  “嗯!”何惜曦懊恼极了,“我只是在想,施蛊和中蛊,我肯定不是那个施蛊的呀!那……不过,大神,我有自知之明的!大神肯定也不是施蛊的坏蛋……”

  “为什么不可能呢?”

  什么?还在辩解的何惜曦听到乔清远的反问,愣住了,结结巴巴地说:“……什么?”

  “我说为什么不可能是我呢?”乔清远手撑在桌子上,慢慢靠近何惜曦,这个姿势像是把何惜曦搂在怀里,他的脸和何惜曦的脸很近,近得何惜曦的心又开始不争气地狂跳,乔清远收敛了笑容,极其认真严肃地反问何惜曦说,“施蛊的人为什么不可能是我呢?”

  何惜曦想逃开,身子却僵住了,她看着近在咫尺的乔清远,结结巴巴地开口说:“因因因为,不可能,我们不认识,而且,你喜欢的人也不可能是是,是我!”

  乔清远眼神冷了下来,强大的气场压得何惜曦难受害怕,她伸手想推开乔清远,乔清远一把抓住她抗拒的手,神情冷漠说:“我喜欢的人为什么不可能是你呢?或许,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对你上了心,每天就想见到你,打听你的喜好,跟踪你每天去了什么地方做了什么,无数次假装偶遇,可是,你,都没有看见,还和别的男生嬉笑打闹……”

  何惜曦觉得自己好害怕啊,妈呀!乔清远该不会是个疯子吧?很有可能,毕竟疯子和天才往往只在一念之间,也许乔清远并没有像大家平常看到的谦谦君子模样,而是一个已经压制自己欲望许久的疯子大魔头?!

  乔清远的手空出的手抚上何惜曦的脸颊,他感受到何惜曦的在害怕,带着些许残忍的语气说:“这么单纯的眼睛里一直没有我,所以……我只好用这种方法让你知道我的存在,让你,这辈子都离不开我!”

  妈呀诶!她这是要命丧宿舍的节奏吗?何惜曦害怕极了。

  乔清远忽然笑出了声,他松开握着何惜曦的手,抚摸何惜曦脸颊的手移到她的头顶,轻轻地拍了拍说:“抱歉!你刚刚的表情实在是太可爱了,我忍不住逗一逗!”

  什么?这又是什么节凑?

  何惜曦的眼泪都快要落了下来,望着乔清远带着歉意的笑容,何惜曦实在是骂不出口,满腔的委屈害怕怒火默默咽下去,弱弱地控诉说:“一点儿也不好笑!下次不可以这样了!吓到我了!”

  “抱歉!我保证不会有下次了!”乔清远郑重地说。

  这人儿相处还没有多长时间,怎么就对她讲了这么多抱歉啊!

  “没,没事!”何惜曦摇了摇头,她对乔清远的好感度下降了一点点儿。

  乔清远心中苦笑,他怎么就没有控制自己,就那样在她的面前□□地讲出来,吓到她了吧?那么软的小丫头是会被吓到的,看来他的路又艰难了一些。

  “实在是抱歉!东城家的糖水铺子这两天会开,作为补偿,请你怎么样?”

  东城家的糖水铺子?一听到这个名字,何惜曦的眼睛瞬间亮了,开心地问说:“是老陈家的吗?他不是回家了吗?”

  乔清远点了点头,语气及其轻柔像是怕再次惊吓到何惜曦,他笑着说:“我和老陈算是老相识,他家里的事已经处理完了,这两天就会重新开张。”

  太好了,她超爱这家的糖水铺子的,每一样她都吃过了,百吃不厌,每周必去,可以说是风雨无阻,可惜,前两个月听说老陈回家了,这家铺子关门了,她还伤心了好一阵啊!

  何惜曦伸出一根手指,想了想,不够,在伸出一根手指,试探地说:“两顿,我刚刚吓得挺惨的,两顿,请我吃两顿,才可以!”

  乔清远又笑出了声说:“好!多少顿,都可以,只要能解气!”

  被吓一下,就听到心心念念的糖水铺子又要开张了!还可以免费吃两顿,不亏不亏!当然不是她贪小便宜,只是除了一张饭卡,她现在可是一毛钱也没有,她的零花钱全借给汪惠婷去给她的小哥哥打榜应援了,她现在可是老穷老穷的。

  果然有吃的,什么都不是问题,乔清远低头暗笑。

  “时间差不多了,必用的东西东西收一收!”

  “啊?去哪啊?”何惜曦跟不上大神的思路。

  乔清远手指敲了敲桌面回答说:“我们现在的情况不太稳定,在问题解决之前,最好都呆在一块,你也不想一觉醒来出现在男生宿舍吧?”

  这真的是个超级麻烦的事,一想到早上的闹心事,何惜曦只觉得脑壳都疼,她才不想再经历一次!

  “那……是去你家吗?”何惜曦蹙眉,就这样去好像有点奇怪啊!又不是亲戚好友。

  “我们目前的情况不太方便,等问题解决了,你要是愿意,再带你去!”乔清远看着小脑袋一点点的何惜曦,觉得十分好笑,他知道何惜曦在想什么,“我在东城西里路有一套房子,我们暂时住哪儿,离学校也近,方便你上下课。”

  除了点头,何惜曦也不知道自己还能表示什么,乔清远是本地人,她一个宅女来江淮也才两年,哪儿都不熟,他们这种情况肯定是要搬出宿舍,最好的打算就是住到乔清远家里,比较安全,她原来还担心上门麻烦,不仅仅是因为她一个大姑娘突然住到一个几乎没有交集的男人家里,还因为乔清远的表姐是他们班的辅导员……现在能单独住在一起,她当然是十分赞同哒!

  唉!这个没心没肺的何惜曦完全没有意识到孤男寡女非法同居是一件多么危险的事情,会发生酱样或者那样的事,咳咳!搞不好会出人命的!嘻嘻嘻……

  对于这个问题,何惜曦表示不服,换做其他人她肯定会认真考虑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莫名地就是十分信任乔清远,大概是她觉得像乔清远这样的正人君子绝对不会对她做出什么越轨的举动的!她对乔清远酱样那样还差不多,羞羞。

  明白自己要做什么的何惜曦立刻爬上床,拉上床帘,从床尾的柜子翻出一件黄色带大大笑脸的短袖,在热裤和长裤之间纠结了一秒,选择了黑色的长裤,外面实在是太热了,要是晒黑了,回去可得被念叨好一会儿。

  准备换衣服的何惜曦忽然觉得不对,仔细嗅了嗅自己的头发和身体,这不是她熟悉的味道,她呆了一回儿,难道……

  这副身子在她灵魂不在的时候,不但被洗了头,还被洗了身体?!!!!

看过《大神请留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