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菠萝莓女 > 12.12.你喜欢她?⊙﹏⊙

12.12.你喜欢她?⊙﹏⊙

  可是到了1203门口,他又停住了脚步。他这样贸然折返的话,只为了质问他刚才的事情,会不会让褚浔南察觉到什么。

  他抬起准备敲门的手,最终还是轻轻地放下了。

  其实,郁乙洲他不知道,他没察觉到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例如,刚和他吃完饭的郁乙洲为什么在洗碗;凉筱儿手里凭空多出的袋子里装着什么;每次他无意说着关于凉筱儿趣事的时候,褚浔南那让人捉摸不透的表情......

  凉筱儿回到课室,竟然花尧也在。

  “你去哪儿了?”两人异口同声,接着相视一笑。

  花尧把一份外卖放在她书桌上,“刚刚出去给你打包午餐了,回到医务室就不见了你,医生说你和男同学走了。”

  花尧一脸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奸笑,“说吧,这期间发生了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这件漂亮的裙子又是怎么肥事。”

  凉筱儿一脸无奈,把事情进过大概地说了一下,很自觉的略去了某些emmmm露骨的情节。

  “褚浔南这座冰山,什么时候开始融化了?”花尧惊呆了!“你们就没发生点什么事情吗?说给老娘听听。”

  凉筱儿回以一副同款奸笑,“你说说,你倒是想我们发生点什么?”

  此刻,花尧一噎,她觉得,她还是败给了凉筱儿的巧舌如簧。她不玩了,太欺负人了。

  不过,她还是幽幽地说道,“年轻人,悠着点,我觉得褚浔南有点危险。”

  凉筱儿默。

  她明白花尧的意思,但褚浔南怎么可能对她有意思呢?

  她那么平凡,人海里一抓一大堆,他是不可能喜欢她的。

  ——

  时间将近两点十五分,教室里的人陆陆续续来了。入门便看见凉筱儿穿着裙子,几乎都要撩撩她,“哎哟,原来我们班的学霸还是有腿的”“人不怎样,这裙子嘛,还可以”“小短腿怎么偷大人的裙子穿了,趁老板还没发现,快还回去”诸如此类。

  凉筱儿早已修炼满级,练就东方不败之心,她觉得呢,她就是太受瞩目了,想低调都没法低调,实力不允许阿。

  但是摸着她身上裙子的柔软触感,她有点心不在焉。

  肯定很贵吧,而且他还买了那么多卫生棉,她一个无产阶级,都不知道怎么还钱给他了。

  难道她要回去和妈妈说,一下子买了一年的用量,麻烦一次性结算?

  她默默地向第一大排后座看去,那个位置空荡荡的。对于他们这种小少爷,踩点到课室是常态。

  好吧,一会再问他多少钱吧,总不能白白要别人的东西。

  郁乙洲来到课室,坐在她身后便酸酸地说,“你这裙子太丑了。”

  凉筱儿莫名其妙,他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平常不都是吐槽她丑的吗?现在怎么吐槽裙子了?重点怎么转移了?

  她发誓,这是她见过的最好看的裙子。通体的天蓝色纱裙轻盈如舞,裙子恰到好处地没过膝盖,胸前镶嵌着一只丝质的小龙虾,裙摆的边沿有着一层一层的蕾丝花边,淡雅而不失可爱。

  她本来台词都想好了,如果他说她丑,她就学着网络热句反驳说“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

  可是他突然不闹她丑,反而说裙子丑,这就让她很无语了。

  她觉得有时候吧,郁乙洲的审美真的不敢恭维,亏他还算是个大众男神。

  她刚想说“难道我不丑吗?”,历史老师就来到课室了,所以她硬生生地把这句话咽下去。

  历史课对郁乙洲来说,依然是十八连环催眠曲,不让你睡着不下课。他只偶尔听到一两声凉筱儿回答问题的话,他知道凉筱儿很喜欢历史课。

  这节课的内容比较简单,老师很快就讲完了,还剩下五分钟下课,她也不打算开新课程,于是和学生讨论人生哲理。

  她看着很多昏昏欲睡的同学,便问:“大家觉得历史课很无聊吗?”

  没人回应。于是她便开始了一场独角戏,“同学们呐,可能你们觉得报理科就不用管历史了,但是不是的,历史对你的语文写作、你的知识宽度等等,都有很大的影响......”

  “其实看着你们,我就想起我自己高中的时候,我最害怕物理课,我至今都不知道我的物理老师叫什么名字......”

  凉筱儿悠悠地来了一句,“我至今都不知道我的历史老师叫什么名字。”虽然是低声说,但是在安静的课堂上,足以震撼全场,引得同学们哈哈大笑,老师也笑了起来。

  凉筱儿虽然也有点不好意思,但是她说的可都是实话啊。

  历史老师上第一节课的时候自我介绍,只在黑板刷刷地写了个“易”,她说这是她的姓氏,她可从没透露她的名字啊,凉筱儿是真不知道。

  不过在学生时代,有些老师的姓名或许并没有太受关注。有时候一个教了你整个学年地理学科的老师,或许你都不知道他的名字,凉筱儿亲鉴。

  本来低头看着课外读物的褚浔南,也抬头看向她的方向,忍俊不禁。

  原来,她真的是郁乙洲口中那个充满灵气的女生,他是不是错过了许许多多这样的经典时刻?

  他心理有点失落,似乎挺遗憾的。

  但是,凉筱儿没有让她失望,在下一节物理课,她就给了他一个大惊喜。

  这会,物理老师正讲到电磁感应学的知识,他首先复习了上节课的知识点,问道:“交流电是大小和方向均随时间作周期性变化的电流,那么在正弦交流电的实验,要满足什么要求(从中性面开始)?”

  全班鸦雀无声,沉闷的午后让人抬不起头来,大家都不是很积极。但是凉筱儿是个例外,每个老师她都很捧场,但是她在物理课很少发言,因为她的物理成绩简直不能看。

  最近她很认真听物理课,她也不知道哪来的自信,她觉得她可以拯救一下尴尬的物理老师。

  她冥思苦想,终于想到这些实验的共同点了!“正弦交流电的实验要求线圈每次都先顺时针转动。”

  老师惊!一大片同学倒戈了,全场再次爆笑。凉筱儿顿时红了脸,她说错了吗?

  她可记得,老师每次转动线圈的时候,都是顺时针方向开始的呀。这总不会是偶然吧......

  老师也不好打击学生的积极性,只好默默地说:“凉筱儿同学不错,很注意观察细节。但是呢,这个实验,逆时针也是一样可以的。”

  物理老师觉得,这个回答是他始料未及的,他刚刚差点就憋不住笑了。

  看来,他不能指望有同学回答他了,“实验的要素之一是不是平面线圈要在均匀磁场中呀?”

  这是同学们才零零散散地有了些回应。但是凉筱儿却什么都听不进去了,她刚刚实在太丢脸了。请问哪里有洞,她想钻一下。

  她看向花尧,想要安慰要抱抱要举高高,可是花尧还一脸幸灾乐祸的样子。凉筱儿自闭了。

  褚浔南也硬是被她的“一派胡言”惊到了,郁乙洲不是说她是个学霸吗?刚刚那句“线圈每次都先顺时针转动”,怕是学渣都说不出来。

  他扯了扯嘴角,看向第三大组前排,有个小胖子挡住他看她的视线了。

  不过没事,他用脚趾头都用想到凉筱儿的鸵鸟样。她呀,可真是个宝藏女孩。

  他慢慢把视线收回来,却意外地,与郁乙洲的视线在空中相撞了。此时无声胜有声。褚浔南又怎么会看不出郁乙洲那意味深长的眼神?

  别说郁乙洲疑惑了,就连他自己,都为自己的行为感到疑惑。

  ——

  褚浔南的思绪飘远了,想起他第一次遇见凉筱儿的场景。

  那是他第一天来到芜川一中,他很想念远方的母亲。

  他漫无目的地在校园里走来走去。明天才开学报到,所以此刻的校园很安静。

  “我相信自己

  生来如同璀璨的夏日之花

  不凋不败,妖治如火

  ......”

  褚浔南疑惑,这时候怎么会有人在亭子下读书?他循着声音走近。

  女孩的声音像铃铛一样清脆悦耳,像缓缓流动的小溪,让褚浔南燥闷的内心安宁了不少。

  声音越来越近。

  “我听见爱情,我相信爱情

  爱情是一潭挣扎的蓝藻

  如同一阵凄微的风

  穿过我失血的静脉

  驻守岁月的信念”

  他只看到一个女生的背影,她倚在砖红色的柱子旁,稀疏的阳光舔着她的发丝,一头短发没有让她显得干练,反而多了一份柔情。

  亭下,她轻轻吟读,像一股带着希望的风,让人觉得她真的相信诗歌中的一字一句,不含杂质,纯粹而干净。

  这是他母亲很喜欢的诗集,泰戈尔的《生如夏花》。

  “请看我头置簪花

  一路走来一路盛开

  频频遗漏一些

  又深陷风霜雨雪的感动

  般若波罗蜜,一声一声

  生如夏花,死如秋叶”

  亭外,他心里默默跟女生念着。

  诗歌诵毕,他抬脚离开。身后传来一声,“凉筱儿,这学期考到第一名的话就去吃麻辣小龙虾!”

  他想着,liangxiaoer这名字怎么那么奇怪。然后他恶趣味地想到了初中课文《两小儿辩日》。

  还有,吃小龙虾这些事情,是需要立flag的吗?这学校里的人学习学傻了吧。

  ——

  “铃铃铃”下课钟声响起,他缓过神来,摇头笑了笑,最近他似乎经常走神啊。

  “一起去吃饭吧。”郁乙洲走过来喊他。

  他点点头,收拾了一下课桌,状似不经意地往那个位置看去,空无一人,该是冲饭堂去了。

  然后,他起身往后门走去。这一系列动作,都看在郁乙洲眼里。

  两个人沉默地走在校道上,突然郁乙洲停下脚步。

  褚浔南走了两三步,发现他没跟上来。他双手插袋,转身看着他。

  郁乙洲假装漫不经心地说:“你是不是喜欢她。”

看过《菠萝莓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