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菠萝莓女 > 24.24.脑残志坚╰[0.0 ]╯

24.24.脑残志坚╰[0.0 ]╯

  第二天天还没亮,凉筱儿就起床,赶紧叫醒褚浔南。褚浔南一看时间,才五点四十!

  七点三十才上课,她家去学校,骑自行车就三十多分钟,那么早起干嘛啊她?不知道昨晚他很晚才睡吗?

  在凉筱儿家虚度了两天光阴的褚浔南,选择性忘记了自己六点晨跑的好习惯。

  “褚浔南快去洗漱,六点二十在村口有公交车回学校。”

  “你不骑车去吗?”

  “不骑啊,我不常回家,自行车放在学校车棚,车轮会渐渐没气的。”

  褚浔南认命地爬起来。

  ——

  六点十分,俩人穿戴整齐,并肩站在村口候车亭。褚浔南侧过脸看凉筱儿,没看到她的脸,只看见她的头顶。

  这两天,ta们俩的关系似乎好了许多,她昨晚介绍他的时候,用词是‘好朋友’!

  褚浔南想着,嘴角向上扬起,那他就勉强也把她当成好朋友吧。

  好朋友,似乎还不错,应该是比郁乙洲还好的朋友吧。

  不一会儿,一辆十九座的小型巴士缓缓而来。车上的座位已经快被坐满了,大多穿着芜川一中的校服,他没想到,那么早就有那么多人坐车。

  他刚刚还以为凉筱儿是个奇葩,没想到误会她了。

  俩人走到最后一排坐下。车子摇摇晃晃地走在乡间羊肠小道上,天蒙蒙亮。

  车子走走停停,一下子站满了学生,挤都挤不上了。

  他从来没试过坐公交上学,自然也是被这场面惊到了,但是他表面还是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

  凉筱儿其实很困,昨晚差不多一点钟才上床睡觉。此时她的脑袋昏昏沉沉的,随着车子左摇右晃。

  她的后脑勺贴着座椅的靠背,渐渐往右边倒去,碰上一个宽厚的肩膀。

  褚浔南一动也不动,看着肩上的小东西。车子即将右拐,褚浔南的物理可不像凉筱儿那样半桶水。

  他抬起手护在她的耳侧,她的脑袋才没有因为惯性往左倒。

  褚浔南心里觉得,车子就这样不停地开下去,多好啊。

  他离她,很近。

  但是该来的,还是得来,车子抵达学校公交站。

  司机的驾驶座大声吆喝:“各位让一让哈,学生们下车了,注意安全啊,后面没有来车才下去啊。”

  凉筱儿硬生生地被这呼喊从睡梦中拉出来了,她转头看褚浔南,“到了?”

  她下意识地抬起手擦擦嘴巴,幸好没流口水。

  下车后,俩人沿着校外的围墙走到校门,经过流动早餐档,他还停下来买了两份肉包子。

  他递给凉筱儿一份,她接过热乎乎的包子,“谢谢,我没散钱,有散钱的时候给你。”

  褚浔南扶额,忽略她的话,“你先回教室,我回1203收拾收拾。”

  “啊?”凉筱儿一愣,“好。”

  回到课室,因为值日的同学没关好门窗,教室被台风□□了一番,大家乱得像一锅粥。

  凉筱儿觉得她现在才是活在现实里,过去的一周,像仲夏夜之梦一样。

  ——

  花尧一看见她,立马哭诉,“我的儿啊,我国庆假期的试卷都不知道飞哪里去了!我还打算今天早上回来写的。”

  凉筱儿一眼就看穿她了,“这不是正合你意吗?试卷飞走了就不用写了。”

  接着郁乙洲大呼小叫,“凉筱儿,你额头怎么回事,一大块红色的。”花尧和筱儿联系过,早就知道她遭罪了,所以此刻并不惊讶。

  “我前两天摔了一跤,不小心擦破皮了而已。”

  “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进来一个钟无艳。不过想想,钟无艳也没那么矮。”

  她觉得郁乙洲比凉白还欠揍!

  花尧也不想理郁乙洲,“美人儿,你真是芜川一中身残志坚第一人啊。要是我像你这样受伤了,我第一时间请假在家休养恢复。你倒好,一大早就负伤回来了。”

  她的伤口就在太阳穴上一点点,郁乙洲插嘴,“她这哪是身残志坚,明明就是脑残志坚。”

  这下,俩人都不理郁乙洲了。

  花尧凑在凉筱儿耳旁,露出□□的笑,“那位在你家蹭吃蹭喝的帅哥呢?怎么没看见他?你该不会把人家关在家里做上门女婿了吧?”

  “你别胡说,人家只是回去收拾东西了。”

  “你打算怎么处理你这位大恩人呐?以身相许可还行?”

  “这位爷,求您闭嘴吧。”

  “哎哟,我的儿还害羞了。”

  ——

  第一节政治课,政治老师边瑾雯,有着政治家般的诙谐口才。给她一个话题,她能跟你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理。

  虽然9班是理科班,但是高考需要考政治历史地理的等级考试,ABCD四个等级,只有C以上才有资格被本科录取,所以学校依然开设政史地课堂,同样文科也开设理化生课堂。

  这会她正讲到‘党的领导’,坚持党的基本路线,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

  “马云你们认识吧?”

  同学们的兴致就来了,“当然认识,创业的时候别人都说他是疯子,现在都叫他‘爸爸’,特别是女生。”同学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

  “你们就不知道了吧?马云是一名□□党员。”全场哗然。

  “所以老师我呢,希望大家以后可以成为一名优秀的党员,那这样四舍五入,你们和马云也就是有着共同身份的人了。”

  突然,花尧郑重其事地说,“我的儿,爸爸告诉你一个秘密。你千万不要对外张扬!”

  凉筱儿???

  “我、马云、比尔盖茨三个人的总财富,可以撬动整个地球的经济。”

  凉筱儿默......歪?120吗?这里有人疯了。

  ——

  课堂的时间总是漫长,课间的时间短暂得像从来没有发生过。政治课结束,下一节语文课又来了。

  慈禧一来就给全班同学放了一个定时zhà蛋,“下周三进行一次阶段考试,高二和高三交叉考,大家好好准备准备。”

  堂下一篇哀嚎,竟然还交叉考那么严格。芜川一中的交叉考,意味这在同一个考场,绝对不会出现任何一个同班同学,你的前后左右都是不同年级的人。

  更加残酷的是,试卷还分ABC卷,虽然题目一样,但是选项的内容和题序就完全是打乱的。

  芜川一中为了防止学生作弊,真的是无所不用其极。但是它也太看得起学生了,有着作弊的贼心,也是没那个贼胆的。

  只有凉筱儿心里默默念叨,“太好了,终于要考试了。”

  不怕学霸爱学习,就怕学霸不但爱学习,还爱考试......

看过《菠萝莓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