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菠萝莓女 > 45.45.打赌( ̄^ ̄)ゞ

45.45.打赌( ̄^ ̄)ゞ

  褚浔南还是不说话,他不是不想说,而是他不知道怎么说,说起来一匹布那么长,况且还有个花尧在旁边。

  花尧一把搂住旁边的凉筱儿,说起了悄悄话,“他是想跟你和好。”

  凉筱儿听见后,耳根忽地红了,害羞又气恼地说“不可能!”

  “不然他能找你干嘛。”花尧一副大爷的坐姿,挑衅地看着褚浔南。

  褚浔南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们,直勾勾地看着凉筱儿,“就是她说的那样。”

  他的眼神让凉筱儿脸红心跳的,没事老盯着她干嘛......

  她挪开视线,“你又不知道花尧说了什么。”

  这下他笑得愈加灿烂,胸腔都在震动,“反正就是她说的那样。”

  一顿饭就在这种各自猜疑的气氛下吃完了,凉筱儿无言以对,一顿饭下来竟然毫无收获。

  接下来的几天,褚浔南都在她附近晃来晃去的,不得不让人怀疑他是故意出现在凉筱儿周围的。

  呵,男人。

  花尧义愤填膺地讲,“姐妹我跟你讲,千万不要相信男人。”

  褚浔南莫名其妙地和君小雅好上了,现在又无缘无故地黏着凉筱,肯定有蹊跷。

  有一次褚浔南靠在花尧的桌子旁边,和XXX他们一群男生在那聊天,花尧就来气了,又趁她不在,故意接近筱儿,于是她大声一吼,“赶紧给我滚,我最讨厌你这种男人了。”

  褚浔南要自闭了,突如其来被骂了该怎么办,而且还是被喜欢的女生的好闺蜜骂。

  郁乙洲则笑得想在地上打滚,花尧太给力了,看着褚浔南吃瘪,他觉得似乎褚浔南也没那么讨厌了。

  凉筱儿暗自吐槽,花尧,你下次爆发,呃不,维持正义的时候能不能提前告知一声,刚刚那一声吼,吓死她了。

  次日,褚浔南假装无意经过凉筱儿的桌边,路过了之后又突然掉头折返,说出了他设计了很久的台词,“最近的数学,学得怎样?”

  “还行吧,老样子。”虽然她的物理很差,但是数学可是非常好的。

  凉筱儿有时候真想不要脸地把她物理差的原因归咎在物理老师身上,不然这也太说不通了,数学那么好,物理却差得惨不忍睹。

  “你不是很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这句话成功地引起了凉筱儿的注意力,她抬起头呆呆着看着俯身的褚浔南。

  “敢不敢打赌,如果数学模拟考试你比我高分,我就告诉你答案。但是如果我比你高分,你要答应我一件事情。”

  凉筱儿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因为她有信心可以赢他。同时,她也对他很有信心,即使她输了,他也不会让她做让她为难的事情。

  打赌什么的最刺激了,平常她都是赌五毛的,现在这个赌注有点意思。

  这个赌,她不在怕的,她势在必得,她一定要弄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

  另一边,褚浔南对自己也非常自信,他觉得他不可能输给凉筱儿。他赢了之后,他希望凉筱儿答应他,和他和好如初,并且不再追究过去到底发生了什么。

  虽然隐瞒真相,对筱儿有点残忍,但是这是他目前绞尽脑汁想到的最好的办法。

  ——

  五天后,数学模拟考的试卷发下来了,满分150,凉筱儿考了个历史新低,116分。

  这次考试的难度比以往大,但是也不至于只考到116,凉筱儿被ed了。不但成绩下降那么多,而且还输了赌注。

  人生,总是起起落落落落落落......

  这时,褚浔南拍了一下凉筱儿的肩膀,“你多少分?”

  凉筱儿赶紧把成绩捂住,生怕他看见了,“你先说你多少分。”

  褚浔南悠悠地说,“看你的样子,应该考得很不好吧?”

  “你才考得不好!”凉筱儿死活不承认,气势上绝对不能输!

  “这样吧,这个赌作罢吧,反正你也没考好,当我放你一马。”褚浔南怜悯地说。

  “不行!愿赌服输。”这点逼数凉筱儿还是有的,虽然很不想输,但是真的输了的话,她也输得起,怎么能作罢呢?大不了答应他一件事嘛,虽然她心里也没底。

  “真的继续赌?我可是给机会你咯。”褚浔南循循善诱。

  “赌!输就输。”凉筱儿坚持自己的原则,虽然堵之前她从没想到自己会考得那么差,但是现实摆在眼前。

  “那你就准备答应我一件事吧。”褚浔南转身就走了。

  其实他心虚得不行,他这次成绩下降了许多,看到分数的那一刻他都怀疑这试卷不是他的了。

  但是看着凉筱儿,感觉她似乎也没考好,既然这样,将错就错吧。

  一来,他不想凉筱儿知道事情的真相,二来,他也不想逼她不问真相地与他和好如初,这样对她太不公平了。

  那干脆就赌注作罢,按照现在的情况,筱儿对他不算抵触,他打算好好地融化这座冰山,时间就是良药。

  但是他千算万算,没算到凉筱儿的原则,那倒也是,她无所畏惧。

  褚浔南坐在座位上正犯愁呢,凉筱儿突然出现。

  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褚浔南手中抢过数学模拟卷,“哈!褚浔南,你才115分?!”

  “哈哈哈”凉筱儿笑得合不拢嘴。刚才这货还劝她放弃赌注呢,幸好她坚持自己的做人的原则,不然就亏大发了。

  被发现了!褚浔南囧。

  看见她笑得如此绚烂,他有点恍惚,很久没看见她在他面前不设防被地开心地笑了。

  “你多少分?”

  “嘿嘿,116分,不多不少,就你比多一分。”

  褚浔南气结,竟然刚好比他高分,他本来还幻想着或许会打个平手,谁知道竟然就一分之差,他就输了,他再也不想打赌了哭唧唧。

  “刚才还那么好心地说给我机会取消赌注,原来是你自己也考砸了,哈哈哈哈!”她突然觉得,116分也不是那么难受了。

  这边,凉筱儿还在无情地取笑他,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但是他一点也不恼。或许这是天意吧,天意让凉筱儿比他高分,天意让......噢不,凉筱儿自己争取了赌注继续,是她赢了。

  “你赢了,我可以答应你一件事,说吧。”褚浔南不想挣扎了。

  凉筱儿也收起那副忍不住大笑的嘴脸,顿时有点严肃,“你知道我想干什么。”

  褚浔南垂下眼睑,果然。“今晚晚修后,去操场散步可以吗?”

  “一言为定。”但是怎么又是操场?凉筱儿懒得想了,反正今晚就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了。

  ——

  君小雅和郁乙洲直勾勾地看着二人的互动,总觉得有什么正在悄悄地发生改变,“你知道他们在干什么吗?”

  “不知道。”

  君小雅还在若有所思,郁乙洲又一头扎进手机无法自拔了,最近他想剁手最新款的iphone,他正考虑着要在上面刻什么字。

  想一天了,刻自己名字啥的,不够酷不够拽,他决定刻上“懒惰”二字。

  但万万没想到,页面提示“内容不符合规范”,这可咋整?于是他试着输入“Lazy”,成功了!

  但是他又觉得“Lazy”过于简单,小学生都会的英文,无法彰显他的才华。

  于是他翻了一天的英语词典,终于找到一个,与他气质十分符合的单词,“indulgence”放纵沉醉,嗯痞里痞气的,他喜欢!

  最后他思来想去,最终刻字“lgence”,高端大气上档次!他真的是个天才啊。

  他迫不及待地炫耀自己的“佳作”,“花尧你看,我在新买的iphone上刻的字是‘lgence’,帅吧!”

  花尧就是看不惯他那装逼的样子,“其实听起来挺好的。”

  郁乙洲洋洋得意,“就是这么回事。”

  花尧话锋一转,飞流直下,“但是现在就是有点想吐。”

  “花尧!闭嘴!”这可把郁乙洲气得上蹿下跳的,但是又不能弄她。

  花尧漫不经心地说,“收手吧,请正视你自己的□□丝气质。”

  郁乙洲默,好气哦。

  ——

  体育课解散后,凉筱儿和花尧去打乒乓球。夏天的时候太阳火辣辣的,而且非常炎热,所以凉筱儿都是解散后立刻回教室乘凉的。

  最近天气凉爽,非常合适运动呢,于是她就拉着花尧过来了。

  花尧只是来陪凉筱儿的,她不会打乒乓球,她是不会在众人面前暴露她的短板的。在没人外人的情况下,她才会让凉筱儿教教她。

  而凉筱儿,从小就跟着她哥跟还有她哥的猪朋狗友打乒乓球,那实力可是不容小觑的,班里很多男生都不是她的对手,她自然是常胜将军。

  她老是抱怨为什么校运会没有乒乓球项目,让她一身的才华无处施展。

  其实班里很多女生都不会打乒乓球,打羽毛球倒是一套一套的,所以凉筱儿经常都是跟一群男生混战。

  偶尔君小雅也会来跟筱儿PK,君小雅似乎没什么是不行的,打篮球她也很厉害,书香门第就是不一样啊,能文能武的。

  在球桌上,是没有男女之分的,谁先赢十一个球,谁就可以继续留在球桌上对战下一个。

  眼前,她的对手是她的前桌舒北,她戏谑道,“小北北,姐让你十个球。”

  赢是一个球就能赢,她只让十个,不就代表她的意思是,即使让他十个球,她凭借最后一分的机会也能绝地反击么?

  这可是对舒北□□裸的讽刺和侮辱啊,但也是同学之间的玩笑,他颇有底气地说,“有种你让我十一个球!”让十个球算哪门子的英雄。

  全场男生默,舒北啊舒北,你要点脸行吗?男生的老脸都被你丢尽了。

  在篮球场边打篮球的褚浔南,注意力根本不在球场上,老是往乒乓球桌上瞟。

  他原本不知道筱儿打乒乓球那么厉害的,他对她的了解原来还是那么少......

看过《菠萝莓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