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我们的回忆录 > 4.第四章
  总算是结束了……与吴吉她们道别后我拉着徐杨、婧贤回到了寝室。

  刚进寝室门,就看见希曦、nice两人正在翻找自己的行李,瞧见我们回来了打了声招呼。

  徐杨找到她的床铺率先坐下(因为我和她的床铺靠门最近,位于门后)问她俩:“找什么呢?宋怡呢?还没回来吗?”

  希曦向我们晃了晃手中的东西,答道:“还能是啥,防晒霜啊!幸亏我带了两个,不然75还真得打电话喊她妈过来送了。”我定睛一瞧,还真是一瓶防晒霜。

  nice补充说她俩也刚到,并未看见宋怡。

  75?75是谁?

  徐杨问出了我的疑惑,希曦哈哈大笑:“那是张楠琳的绰号!张楠琳你们认识吗?也是我们班的,她和我是初中同学。”

  我们纷纷表示刚刚已经认识她了,询问为什么叫她75?

  “哈哈,这个我只和你们说哈,你们千万千万不能跟别人讲,也不要在她面前露馅了!这是因为在初中的时候她就发育的非常好了,你们也瞧见了,那胸,啧啧啧……初中就有C了。然后有一个和她玩儿挺好的男生取了个绰号,C75,一下子就传开了,后来大家都这么叫她。”

  这还真是……别具一格的绰号!我忙问她:“那张楠琳就不生气的吗?这个绰号有点不太好吧……”

  希曦摆摆手大方表示张楠琳性格好着呢,根本不计较这些小事儿,但是朋友归朋友,毕竟算是她的黑历史,要是给其他人知道了,还是不好的。

  我们纷纷表示绝不会说出去。

  这时,宋怡提了一口袋东西进来:“大家都在啊!那正好,我在校外买了点水果,都尝尝。”

  其实大家并不都是自来熟,只是都还仅仅是15、16岁的小女孩,单纯的认为你对我好那我就应该对你好。

  人生中唯有美食不可辜负!这可是我的人生信条。对于一个吃货来讲,听到吃的自然是全身的神经都兴奋了起来,只是略微觉得这样有点太不客气了不太好,想要努力维持一下自己其实并没有的美好形象。

  结果还未等我推脱说不饿,旁边几人早已在寝室空地上支起小书桌,垫了几张纸坐了下来……我想,这可不是我硬要吃的,是她们逼我的!毫不犹豫的坐在了她们身旁,等待着开饭,呸……吃水果。

  宋怡买了挺多,一个很大的西瓜外加葡萄和香蕉。

  瞧见西瓜,我们就犯了傻,这可怎么吃?学生住校哪有带刀的!希曦表示她可以试试徒手劈西瓜……我觉得真没必要为了吃一个西瓜伤害自己。

  希曦作好架势举起手正准备往下拍,忽然,门外响起的敲门声打断了她。

  离得最近的婧贤前去开门。原来是吴吉,后面还跟着刚刚才讨论过的张楠琳。还真是不能在背后论人是非啊……以我“胡霉运”的称号,不知道哪天就又被人当场抓住了。

  吴吉刚一进来就感到惊讶,问我们这是在干嘛。希曦放下举高的手,讲述了经过。

  C75哦呸……张楠琳一听希曦准备徒手劈瓜,笑的肚子都直不起来:“我说刘唏嘘!要不是我来找你拿防晒霜,明天我可要去医院看你了啊!你还和以前一样一点儿也不怕死。”

  刘唏嘘?!我好像听见了什么不该听见的东西。

  吴吉也满脸不可置信:“还真有人徒手劈西瓜啊!我真是涨见识了!你们要水果刀找我们啊,我们寝室有刀的,不过别说出去哈,听说不能带。”

  嗐,早晓得吴吉有刀,还费这事儿干嘛。看样子,吴吉她们寝室也有吃货啊!还是顶级吃货,能把水果刀都带来!最后,当然是吴吉借了她们室友的一把水果刀给了我们,我们为表示谢意送给她俩一些葡萄……张楠琳拿到防晒霜走时还向希曦发誓绝不会将她徒手劈瓜的丑事说出去,而吴吉原来是找我要电话号码的。

  终于是饱餐一顿,我们五个分别向宋怡表达了自己最诚挚的谢意,纷纷表示这几天军训的水果被我们包了。

  收拾洗漱完毕后,我瞧了瞧手机,才十点半。对于我这种长期十二点以后才睡觉的夜猫子来讲,确实还早的很,要是在家这会儿还在看电视剧呢!

  飞速爬上了我的上铺。诶,真硬,床是木板床,还真是硌得慌。寻找好最舒服的姿势躺下,拿起手机给妈妈报个到,呃,不是……报个平安。

  与妈妈闲聊了一会儿,突然门外又响起敲门声,紧接着张老师的声音传来:“里面同学都收拾好了没?我是班主任,要进来说个事情。”

  我去!之前妈妈老和我说住校会有老师查寝,我还以为是她吓唬我,原来还真有!

  寝室里一时间乱成一团,希曦、nice还未躺下正在试军训服,宋怡正在给手机充电,我与婧贤正在打电话,至于徐杨在干嘛我不得而知(我睡在她上铺,看不见)不过我猜也没干啥正经事……

  希曦作为代表向老师喊了句:“张老师,我们有几个正在穿衣服,您先等下!”

  接着,大家以平生最快的速度把该藏好的东西藏好,收拾好的收拾好,回到自己的床上立马躺好。希曦用眼神询问了下我们是否ok,我们纷纷点头。

  于是,希曦打开了门迎张老师进来。

  张老师背着手,仔细察看了一圈我们寝室,随即点了点头:“还不错,住校第一天还收拾了下寝室卫生。我这会儿来呢主要是有个事情和你们说一下,我们每个寝室都必须要安排一个寝室长,负责整个寝室的卫生、安全,以后我也会直接和寝室长联系。我还是主张民主推选,你们看看选谁呢?”

  顿时鸦雀无声。虽然大家才相处一天不到,但之间的了解还是有的。我个人觉得,寝室六个都不是什么很负责任、爱管事儿的人,这个寝室长还真难选……

  张老师瞧见我们似乎都没这个想法,也选不出人来,随手一指门后的徐杨:“既然你们不把握好这个机会,那我就只能随便抓一个了!就你吧!按床铺号你也是1号,以后就是330的寝室长了!”

  于徐杨而言,还真是天上砸下来一个“寝室长”,只能认命接受。

  送走张老师后,希曦连忙把门反锁,转头恭祝徐杨成为新任寝室长。

  “得了吧,这个职位你们要是有人想当还轮不到我呢!不过既然当了,那我也不会让你们失望的!”徐杨拍拍胸脯,颇有大干一场的架势。

  我们纷纷拍她马屁,表示绝对支持她的工作。其实私下里想着,我们寝室只要不被点名批评就阿弥陀佛了。

  忽然寝室陷入一片黑暗……整栋楼的女生都开始闹腾。

  婧贤想了会儿说道:“应该是熄灯了!”

  还真是,瞧了瞧手机,正好十一点。十一点就熄灯还真是不适应!我一点儿睡意都无,正是精神亢奋的时候。

  瞧了眼寝室,大家都躺床上了,不过都在玩儿手机。在家时,妈妈老说不要在黑暗处看手机,会毁坏视力,可是谁又能抵挡得住手机的诱惑呢?

  打开我的粉红色翻盖oppo(那时还没有触屏手机),登上扣扣,想看看有谁在线能够聊一聊天打发下时间。这时,一个之前从未联系过的初中男同学发消息过来:在吗?你现在在哪儿读高中呢?

  我回:在,在颍城。

  与他闲聊了一会儿,系统突然提示有人加我,我忙点开去看。原来是他……

  随着一阵阵刺耳的军号声响起,我极其不爽的睁开了双眼,瞧了瞧手机,才六点过五分。我真没想到,学校叫我们起床居然用的部队里的军号,还不停断,起码响了有不下五分钟!!!本来昨晚就是第一次睡木板床,各种不适应,不知道凌晨几点才睡着,这刚进入梦乡没多久就被军号给吓醒了。

  和我一样,各位室友也非常不爽的被迫吵醒,慢慢动身,起床洗漱。

  “大家别忘了帽子啊!衣服都穿戴好,别第一天就被批了!都收拾快一点,我们一起去吃早餐。”徐杨不愧是第一天上任,刚起床就摆上了寝室长的架子。我表示,非常合格!

  大概过了二十分钟,终于全员收拾完毕。徐杨看了看手表表示我们动作慢了,以后还得加速,不然就会迟到。

  临走时,希曦还提醒我们多擦点防晒霜,特别是脸与脖子的位置。其实并没带防晒霜的我、徐杨以及婧贤三个活得非常粗糙的女生,敷衍的点了点头。(后来还真是后悔没听她的话……)

  六个人一起走出寝室,一路上瞧见全是身穿迷彩军训服的学生,还真感觉进入了军营一般。

  食堂离男生寝室较近,离我们较远。我们爬了一个小山坡才到达。nice表示学校领导重男轻女,女生寝室去食堂要爬坡,去教室也要爬坡,男生寝室全是平路!我们深表赞同!

  食堂挺大的,有两层楼,早餐在一楼。刚进一楼就被黑压压的人群震惊到了!太多人了吧!

  趁此机会,徐杨继续对我们进行寝室每日一教导: “我刚刚说什么来着!你们还不信!我们速度太慢了,其他人早来食堂了!一会儿不知道得排到什么时候。”

  婧贤提议我们分开去排队。过了大概十五分钟,总算是六个人都打到了早餐聚到了一起。

  凑到一起时才发现,原来每个队的菜色都不一样!有面条、米线,也有包子、馒头,还有鸡蛋、煎饼。真真是丰富营养!

  吃完早餐,我们便前往集合地点——中央广场。没错,就是报名地点。

  今日的中央广场早已撤去昨日报名的班级栏与红色帐篷,只剩下一条红色横幅悬挂在升旗台后方:2011届新生开学典礼暨军训动员大会。广场最前面,每个位置都有同学举着各班的班牌以示班级所在地。

  希曦个高眼神好,一眼就瞧见九班位置,拉着我们跑过去。

  果然,站在最前面双手举班级牌的同学是今天正式上任的负责人徐同学。此时班级同学似乎到的差不多了,分为男女两对站齐。我们六个来的晚便直接站到女生队伍的末尾。

  不一会儿,班主任开始清点人数,似是人都到齐了。后面的nice悄悄告诉我已经七点半了,我们还真是最后六位,差一点就迟到了……

  “各位班主任再次清点一下班级人数,看还有没有未到的同学!我们大会马上开始!”升旗台前有一位领导拿着话筒开始喊话。刚才在远处未曾发觉,升旗台后面原来摆放有一条长桌,后面正坐着五位领导。盲猜,中间那位定是校长了!旁边有位穿军装的那就一定是军队的高官了。

  各位班主任分别上报班级同学实到情况后,大会正式开始。和以前开大会一样,每个领导都上前讲几分钟的话,至于到底讲了什么,我没怎么记住,只知道一如既往的啰嗦无聊。

  今年的九月不似以往,犹如未曾立秋一样,还如同八月酷暑般炎热难耐。太阳越来越大,原本温和的晨光已经开始变得刺眼。

  本以为大会不需要多长时间就能结束,结果已经在太阳下站了三个多小时,体力开始不支。这时,终于轮到坐在最中间的那位领导上前致辞。听到他的开场,我才知道我猜错了,他居然不是校长……而是书记。

  正想认真听听最高领导的讲话内容,忽然感觉自己眼前一阵眩晕,似乎还能看见金色的星星,顿感不好,连忙回头走出队伍想要找个地方休息一下。旁边突然伸出一双手扶住我的手臂,询问我:“你还好吗?要不要紧?”

  我勉强抬头看,原来是……

  小剧场

  2019年

  今年夏天格外炎热,气象台已经接连十五天发布高温橙色预警了。要是可以,我真想天天待在家里吹空调吃西瓜。然而妈妈总是以各种理由拉我陪她出门,有时是逛街,有时是买菜,更甚者是拿快递……

  今天又是如此。我给自己打打气,拿出早已想好的理由拒绝她:妈,我的防晒霜用完了,新买的还在路上!我这三天不能出门了!你也不想我又晒成当初那副鬼样子吧!

  本来还准备反驳我的妈妈,一听到最后一句,犹豫了一会儿,点点头:那倒是,想当初我活的糙也没顾着你,搞得你军训回来黑的像刚从非洲挖碳回国的难民!愣是吓我一跳!自那以后啊我还真是意识到这防晒的重要性,你当初怕是养了半年才养白一点吧!

  虽然目的达到了,但是听她这话,我总感觉哪里不对……

  结果,我还没反应过来,她又说了:但是,你没有防晒霜了,我有啊!我还有俩呢!正愁用不完,趁你的还没到,先用我的吧!快去涂点,涂厚点,今天南街那边衣服打折,听说快抢疯了!这种事情怎么能没有我呢!估计又要晚上才能回来了!

  ……又一次反抗无效阵亡。

看过《我们的回忆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