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我们的回忆录 > 5.第五章
  我勉强抬头看,原来是站在最后一排的一个男生,便回答他:“有点儿头晕,估计是中暑了……”

  这时,张老师闻声赶来从那个男生手中接过我:“能走吗?我先扶你去我办公室休息一下!”

  “能,谢谢张老师!”

  在张老师的搀扶下,我第一次走进了物理老师办公室。

  张老师的办公桌在靠左边的最后一个,估计是怕我晕倒了,一进办公室急忙让我先坐在第一排的座椅上。安置好我以后,他又冲了杯白糖水递给我喝。

  我靠在椅子上,吹着空调,喝着糖水,没过一会儿就感觉好了许多。

  张老师瞧着我面色恢复了一些,便嘱咐我在这里多休息休息,早上就不用过去了,下午还是要参与军训的,他先去广场守着其他的学生。我点点头,再次感谢了他。

  张老师走后,我便准备趴着睡会儿,忽然旁边有一个女生朝我走来。她似乎腿脚不方便,走路特别慢。

  “你好,你是不舒服吗?我帮你调一下空调,这个温度有点低,一会儿别弄感冒了!”

  瞧着她腿脚不方便还想着帮我,我心里感到暖暖的,忙道:“估计是中暑了,谢谢你啊!真的谢谢你!麻烦了!”

  她慢慢的走过去调试了空调温度,又慢慢的走到我旁边的椅子坐下。

  这时,我已经没了睡意,主动挑起了话题:“你怎么也在这儿呢?也是不太舒服嘛?”

  “是这样的,我腿脚不方便,入学前就和班主任商量了,不参加军训。本来张老师让我待在教室休息的,今天是开学典礼,我想下来瞧瞧,于是他把我带到一楼办公室了,方便我出去瞧。”她似乎挺乐意与我聊天,将事情的前因后果一连串都讲与我听。

  “张老师?是张杰老师吗?”“对呀!”“那我们是一个班的呀!”“对,我刚刚瞧见他扶你进来了。”

  我仔细瞧了瞧她。瓜子脸,圆眼细眉,没有刘海,直接扎着一双马尾辫。大大的圆眼盯着我,满脸笑容。

  “我叫胡韫玉,你可以叫我小玉儿!这次非常感谢你帮我,以后就是朋友了。”

  “我叫杨莹。”

  与杨莹聊天很是开心,她似乎并未因为腿脚的不便而有任何自卑情绪,对于自己身体不便的原因也能十分坦荡的告知于我。与她交谈我了解到,她是颍城人,小时候不幸惨遭车祸致使右腿受伤从而走路不便,但她自己认为这是不幸中的万幸,她并不抱怨上天。

  临近中午,我站起身试了试感觉好的差不多了,便拉着杨莹一同去食堂吃午餐。

  午餐后回到寝室,只有我一人,看样子她们都还在食堂。早早上了床铺,躺下休息。

  一会儿,她们成群结队的回来了,瞧见我在寝室,立马围上来询问我身体如何。我摇了摇头,告诉她们已经好了,不用担心,她们这才作罢。

  嘴闲不住的希曦一个劲儿的和我讲早上她们第一次集合的趣事,说教官非常年轻,就是超级凶,让我得做好心理准备。一旁的nice表示我太傻,有现成可以请假的机会不把握住,下午干嘛硬要跟过去吃苦。

  我又摇了摇头,叹气:“我也不想去啊!这都是张老师的命令……早上他对我那么好,下午便是我对他回报的时候了!”

  在我心里,原本非常非常好沟通的张老师已经转变为了非常非常会挖坑……深切地体会到张老师他总是能在你面前挖上一个坑,让你心甘情愿的跳下去。

  听到我的回答,她们集体表示:姜还是老的辣!半老不老的最辣!

  下午两点准时在中央广场集合。因为我们新校区刚修建,很多设施、场地还未完善,比如体育场和塑胶跑道。于是,我们这届新生军训的地点就极为分散,每个班安排的地儿都不一样,有的在食堂前面,有的在教学楼旁边,有的甚至在寝室对面……我们被安排的“勤奋路”就是教学楼旁边的一条柏油路,宽敞还是很宽敞的。

  其他同学都已经按照早上安排的位置站好,我一时找不到位置有点尴尬。

  正在数人数的徐负责人瞧见了我,连忙上前给我指了指站位,并告知我一会儿先要练十分钟的军姿,让我先瞧瞧军姿该如何站。我点点头表示非常感谢。

  一会儿,四辆军车拖着所有的军人到达广场。早上那位讲过话的军官率先下车,直接走到主席台,拿起话筒下达站十分钟军姿的命令。接着让全体教官先下车归队报数,然后找到自己所教授的班级对学生的军姿进行监督。

  我的位置自然在最后一排,一抬眼,周围一圈全是高个儿男生,根本瞧不见前面……待教官走到我面前时,我打量了他一眼,瘦瘦高高的,看起来很年轻,古铜色健康皮肤非常显眼。

  突然,他在我面前停下,喊到:“你,出列!”惊的我一身冷汗。

  我连忙向前一步。他又说:“早上为什么没来?”

  我连忙回答:“早上因为中暑了跟班主任请了假先回去休息了!”

  “回答问题要先喊报告,不知道吗?”

  “报告教官,现在知道了!”

  “你,和第三排左数第一位交换位置!顺便好好瞧瞧最前面那个负责人的军姿是怎么站的!”

  “报告教官,马上执行!”

  终于摆脱了这个尴尬局面,我站在刚换好的新位置偷偷舒了一口气。

  站完军姿后,每个班由教官带队前往自己的训练地点开始正式训练。揉了揉已经有些酸的肩膀,我默默吐槽:站这么久都不休息,我体力这么差,迟早有一天真的要晕倒。

  到达“勤奋路”,教官让我们先原地休息三分钟,之后再开始今天的训练。

  右边的男生碰了碰我的胳膊,找我聊话:“诶,你好呀,早上你没事儿吧?我瞧着挺吓人的!感觉差点就晕了。”

  刚刚站军姿时不敢随便乱看,这会儿才发现原来他就是早上最先扶住我的那个男生。

  我立马表示感激:“没事儿了没事儿了,早上真的很感激你啊!”

  他嗐了一声笑了笑:“不用谢,同学之间互帮互助嘛!这算是认识了哈,我叫彭泽。”

  “我是胡韫玉。”

  彭泽,一个长得非常可爱、白白净净的男生,留着当时很少见的蓬松短发,外加一层齐刘海微微遮住了额头。令我印象最深的便是他笑起来有两个酒窝,对于我这种没有酒窝的人来讲真真是羡慕的!当然啦,上天给你打开了一扇门就会关闭一扇窗,作为男生,他的身高确实是硬伤,不然也不会被安排到第三排站着了,我目测大概一米六五左右吧……(咳咳咳,三年后的我证明他后来是有长高的,虽然也没长太多)

  军训虽苦,但时间还是过得非常快的。前三天我们分别进行了稍息,跨立与停止间转法的训练。在此期间,据不完全统计,我被刘教官批评加拉出来单独教育不超过五次……嗯,其实还好啦,我旁边那位至少是七次!也不是我们不认真,不仔细,全是因为……我旁边那位老爱讲话,每次还故意扯着我讲笑话,我又是个笑点低的,以我的“霉运”体质,每次都能被刘教官抓个正着。当然啦,最主要的是刘教官太!严!了!

  这三天里让我印象最深刻的可不是我俩被抓的事儿,而是我们班有一个女生在练停止间转法时被一只爬上她肩膀的蜘蛛吓得失声尖叫,同时绕着我们班方阵转了好几圈。最后还是刘教官上前帮她把肩上的蜘蛛弄走了,她才罢休。

  你说惩罚?那当然是……被刘教官狠狠地批评了一顿外加绕教学楼跑五圈。嗯,我们教学楼真的挺大的。

  这还不算什么,这个女生因为“尖叫”出了名。听说这事儿后,班主任认为她嗓门儿大,声音洪亮……让她以后全程负责领喊我们班的训练口号。据说,她和张楠琳关系很好,每天晚上张楠琳都会带一盒金嗓子送到她寝室。

  整人的方法千千万,张老师总能挑中最毒的那一个!我实在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除了白天在外面艰苦的训练,到了晚上我们还得回教室进行所谓的军队知识教育。当然啦,没有专业的老师讲解,只有拉来充数的班主任在讲台上抱本书照着念。

  张老师到底是体谅我们白天太辛苦,自作主张的把晚上的教育课堂转变为了班级大联谊。

  因为还未正式分配座位,军训时期大家都是随便就坐。因着我的关系,吴吉、徐杨、婧贤也与彭泽成为了较熟的朋友,故我们五个老坐一起。

  张老师一改新班级开场每个人先进行自我介绍的惯例,直接让有意愿的同学上台表演才艺,而下面有想和他/她做朋友的同学可以私下交流。他不反对男女同学一起玩儿,但是提出谨慎交往,不要早恋,至于他用什么方法抓早恋,他也没提,咱也不敢问→_→

  不知是因为张老师的幽默开明,毫无代沟,还是因为我们班许多同学本身就是多才多艺,每晚联谊会从未冷场过。无需张老师点名,要么是自己主动上台,要么是互相cue谁谁谁来一个,反正总有表演可看。

  像我这种毫无才艺的,便是天生的捧场王加吃瓜群众。你问没人cue我吗?当然!没有!我和彭泽在白天军训里早已掉完了面子,估计在全班同学眼里就俩大傻子(白天军训又被抓,罚我俩表演才艺,彭泽居然拉着我学海绵宝宝尖叫……这个事情,我再也不想提)

  我们班同学(除了彭泽)还当真是多才多艺,有唱歌的跳舞的说相声的,最令我惊奇的是有个男生会b-box,而且技术极溜!当他一开口,底下一片哇声响起,所有男生都跟随他的节奏也开始了b-box。

  令我没想到的是,张楠琳不仅身材好,跳舞唱歌也杠杠的!她是早期哈韩一族,对于韩国男团女团了如指掌。第一次登台就唱跳表演了韩国女团f(er,引起全场轰动。这实力,直接可以去参加选秀了!估计是动静儿闹得太大,当时还召来了教导主任,班主任干脆拉他进来一起欣赏,看完全场的他表示……虽然表演非常精彩,但是张老师的奖金还是要扣的!

  因为奖金被扣了……哦不是,因为被教导主任批评了,张老师表示今后还是要认真进行思想教育工作。后来听隔壁班同学讲,她们也想要举办联谊会时,她们班主任连忙摆手拒绝,说是昨天教导主任才紧急召开了班主任会议,严令不许在军队知识教育时间私自举办联谊会,特别批评了张杰老师,还表示以后的文艺活动张杰老师与他带的九班全包了……

  每晚寝室“大茶会”十一点准时举行。说是大茶会,从来没有茶。也就只是每个人躺在自己的床铺上,边玩儿手机边聊八卦。女生嘛,在一起哪有不聊八卦的!才几天,希曦与张楠琳作为咱们女生代表就列出了班级男生颜值表……作为审美还没怎么发育的我,表示男生长的差不多,平时也没怎么注意。于我而言,最好看的肯定是彭泽了(因为当时我只记得他一个人的长相)因此,投票的时候,我投了他一票。希曦、nice纷纷表示他属于可爱型的小白脸,我也是可爱型的,我俩还挺配。我暗自翻了个白眼,不予理会。

  翻个身躲进被窝,拿出我的小粉oppo,登上扣扣。瞧了瞧在线的朋友,一眼便见到他也在。上次离线后一直没联系,一时不知道是找他聊还是不找他聊,聊的话又聊啥,纠结无比……忽然看到他头像黑了……

  啊啊啊!怎么可以就下线了!我还没聊天呢!气的我蹬了蹬腿儿,结果下铺的徐杨敲了敲我的床喊到:“小玉儿,你没事儿吧?腿抽筋了?”

  我回了她一句没事儿,正准备关机睡觉,突然收到一条消息,我急忙点开,结果是刚加的彭泽发来的……

  彭泽:睡了没?明天我还是在食堂老地方等你们哈!说好了,我帮你们抢米粉,你们帮我抢煎饼。

  我:知道了!吃货!

  彭泽:谁不是呢。

  这时,瞧见他又上线了,不再犹豫立马发条消息过去……

  小剧场

  2019年

  最近又有一对明星夫妻离婚了,微博上各大网友议论纷纷。我刷了刷几个八卦,正准备和妈妈讲讲,结果她先我一步开口:嘿,玉玉呀,我跟你说,我又掌握了几个最新八卦,你绝对没听说过的!

  一听她又有八卦,我顿觉不好……

  果然,只听她说:大幂幂与恺威叔要复婚了,当初离婚只为孩子好上学!结果现男友谢霆锋强烈反对!

  我一时语噎……

  对于我妈不知从哪个破网站得来的各种所谓一手八卦,我已经习以为常。她日常给我灌输一些震惊我三观的事情也就算了,其中还有些简直就是非常明显的错误,她也仍然信以为真!

  什么赵丽颖与霍建华疑似私下订婚……我的天,他俩明明都已经分别结婚了好吧?

  无良媒体,真的是令我三观尽毁!你们这样欺骗四五十岁老阿姨的感情,心理好受吗?嗯?

  好吧,受骗者本人看起来特别开心……虽然我有种想撕了破网站的心情,可是我妈却毫无感觉。我每次苦口婆心的和她讲这些都是假的,真正的事实是什么,我都快成八卦专家了,可是她还是更相信这些明明看起来就不靠谱的假八卦……

  对此,我只能送那个破网站一首《爱情买卖》。

看过《我们的回忆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