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我们的回忆录 > 6.第六章
  这时,瞧见他又上线了,不再犹豫立马发条消息过去:嗨咯,在吗?

  他回:在呢,你现在在哪儿上高中呢?

  我:在颍城高中,你呢?

  他:我也在颍城高中!我在23班。

  一听说他也在颍城高中,我一个翻身直接从床上坐起。

  我:啊,真的呀!我在9班。

  动静儿弄得太大,致使室友们全都望向我,我笑了笑:“嗐,没事儿没事儿,彭泽刚刚发消息说明天帮我们抢米粉,我一时有点饿了,坐起来舒服一点。”

  婧贤摇了摇头:“吃货的世界我们不懂。”

  他:我们班上来颍城这边读高中的人不多,但好歹也有几个,过段时间正式开学了,我们抽空一起聚聚吧。

  我:好呀好呀!

  于我而言,来颍城读书确实是很突然的一件事情。当初中考结束,成绩还未出来,爸爸的工作便从瑾县调到了颍城。为了方便一家人团聚,我们一家便从瑾县搬到了颍城。待我成绩出来后爸爸便给我报了颍城高中。自然,颍城高中是这边最好的高中。

  所以从一开始,我就做好了整个学校都没有从前在瑾县认识的同学在的心理准备,一个人迎接全新的高中生活。现在突然得知原来学校里有以前认识的同学,那种心情真的是难以言表!

  与他又聊了一会儿,互相谈了谈新班级的情况与趣事。手机关机后,我整个人还十分兴奋。

  他之于我不仅是初中同学,还是两年同桌。在两年的同桌时光里,他对我无论是学习上还是生活上都帮助颇多,故而于我来言跟他人相比,他总有些不同。但在当时,可以确定的是,我并不喜欢他。

  第二日一早,我、徐杨、婧贤按照约定去食堂抢煎饼。与彭泽“接头”后,我们便坐在了一块儿。彭泽并不是单独一人,是与两个室友一起抢了七碗米线。

  “为什么会有七碗?我们一共六个人啊?”徐杨疑惑。

  “我们男生不比你们女生,一碗吃不饱!剩下那一碗是我们仨一起吃的!”彭泽笑了笑,顺便将剩下的那碗移到他们仨中间。

  徐杨咬了口煎饼,突然提到我:“还说呢!我觉得小玉儿也还需要一碗!昨晚在寝室,她收到你的消息后饿得都从床上坐起来了!一晚上都翻来覆去的没睡好,我还怕她今早饿得都起不来了!”

  彭泽笑出了鹅叫:“呃呃呃呃呃呃呃!我说你后来怎么不回我消息了呢,原来是饿傻了!我真没想到你这么爱吃!来,我这碗赏你了。”

  对于这种误解,我表示懒得解释:“我不要,快吃吧你!你一个男生这么矮像话吗?还不多吃点补补!”

  彭泽似乎被什么噎住了,居然没还口。一旁好心的婧贤递了张纸给他,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收下,擦了擦嘴。

  接下来的七天,我们在刘教官的指导下分别进行了坐下与起立,齐步行进与立定以及正步行进与立定的训练。

  似乎是不想再被惩罚,也可能是突然来了兴趣,彭泽一改当初爱捣蛋的性子,再也不在训练时找我讲笑话了,训练也无比认真。搞得刘教官前两天天天像防贼一样防着他,就怕他是装模作样,后来发现原来是真的转性了,立马转变态度,一个劲儿夸他是全班学习的榜样。

  我表示非常不能理解,私下里几次询问他原因,他都不告诉我,像是吊着我的好奇心可以赚钱似的。

  在此期间,有过两次军队联谊会,是几个连的同学坐一起进行才艺表演。许是我们班才艺好被各位班主任到处传播,搞得每次与其他连联谊的时候,其他班都会喊九班来一个,来一个九班!一个连的7、8班同学也不例外。

  当然了,我们也是不怕的。每次一被cue,我们全班都喊张楠琳上,我们一个张楠琳就可以pk掉他们一群人了!自军训联谊会后,张楠琳就真的全校闻名了,很多人询问她电话号码都是后话了。

  这些天,天气是越来越炎热,似乎专为我们军训而生,全是大太阳。为了防止我的情况再次发生……咳咳,为了防止同学中暑,张老师自费买了一整箱藿香正气液,每日都备了几板放置于休息区饮水处。

  效果还是显然易见的!每当被太阳晒得晕晕乎乎的时候喝一瓶,头脑确实清爽许多。(我真的没有打广告的意思)有一次,张老师瞧见我正在喝,上前硬是又塞给我一板:“你啊!这个身体真是不行,来,这一板拿着以备不时之需。千万被硬撑啊!”

  所以说,张老师就是这样,好的时候是真的好,让你感动的稀里哗啦的。但是你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突然被他坑了……

  其他同学本来不怎么觉得,直到有一天,我们训练时隔壁班有个女生突然晕倒,轰的一声特别响,听着就很痛。她们班主任直接抱着她去了医务室,据说是中暑了。当时张老师瞧见后,向我们指了指:“瞧见没,我还是非常有先见之明的!”

  今天,是九月十日,是我们军训的第十天,同时也是来到新的高中过得第一个教师节。早上集合前,趁着张老师还未到,徐负责人与我们一同商量了一下如何给老师过这个节日。几个有点子的同学出主意说趁中午午休的机会派几个代表出去买束花,之后大家再交钱。

  最后达成一致,徐负责人与几个男生中午在校门外买了两束向日葵带了进来。在下午集合时,徐负责人故意迟到了,一直到正式开始训练了,才带着两束花到达场地。他带着我们全班的祝福,将鲜花献给了刘教官与张老师。全班齐声祝福:“祝刘教官与张老师教师节快乐!!!”

  许是动静大,前后两个班的同学与老师一时间都向这边看来。

  张老师收下鲜花,满脸笑容的感谢了我们:“你们怎么知道我喜欢向日葵!非常感谢同学们的鲜花与祝福!我很快乐!”

  而刘教官,虽然明眼儿人都能瞧见他的开心,但是他就是不提,一脸正经道:“第一次收到教师节礼物,谢谢同学们!但是你!虽然迟到有原因,但没有提前请假,仍然要受罚!绕教学楼跑三圈,立刻执行!”

  “啊?刘教官,就不能通融通融吗?看在今天过节的份儿上。”徐负责人哀求道。

  大家纷纷为他求情:“对呀!他也是为了给你们一个惊喜嘛!”“刘教官就手下留情吧!下不为例呀!”

  刘教官面色不改,一点也不通融:“那就五圈!再有人求情的,一起受罚!”

  “别别别,我去,我去!”倒霉的徐同学只有动身去跑圈了。

  这时,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眼睛花了,我感觉我瞧见了刘教官在偷笑。于是偷偷戳了戳旁边的彭泽:“诶,我刚看见刘教官偷笑了!”彭泽:“他就是这样的,外表装正经,内心指不定啥样呢!就会折腾人。”

  我点点头,觉得他说的很对: “你说的没错,所以你突然转性是不想再被他折腾了?”

  彭泽翻了我个白眼:“怎么可能?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只是没笑话说了,累了……休息一下休息一下”

  因为他转性子的原因,我们寝室还专门搞了一次大竞猜,天天鼓动我来问结果。前几日他一直不肯告诉我,今日算是终于问出原因了。只是我们谁也没猜对居然是他玩!累!了!我猜的是他上次被我说他矮给打击到了,准备靠军训长个子……

  瞧吧,他比我想象中的脸皮还厚!

  我决定再也不要问这种愚蠢的问题,也不要进行这种愚蠢的竞猜了!

  不知学校是为了给班主任们放半天教师假,还是为了让我们放松一下,突然通知训练到下午三点结束,三点之后每个学生回自己寝室整理内务,教官会在五点半统一检查,不合格的学生及寝室将点名批评,接受相应惩罚。

  我们欢呼雀跃!终于可以提前回寝室休息一下了。

  我们仨刚到寝室就瞧见早我们一步到的希曦正在洗葡萄,我连忙凑前去:“呀!希曦你买葡萄啦!”

  希曦刚好洗完葡萄递给我一串:“中午买的,没来得及吃,这会儿刚好,来,大家一起吃啊!”

  我先拿了一串放到小书桌上,又从柜子里拿出来一大袋面包和饼干:“来来来,刚刚训练也饿了,开餐开餐!”

  随即,徐杨也拿出她的压箱底儿辣条,婧贤拿出六瓶酸奶,nice则掏出了方便面。

  “nice,方便面不好弄吧?这会儿没有热水泡啊?”宋怡疑惑。

  nice一把将方便面捏碎,打开:“诶,谁说要泡了?来来来,鸡蛋面吃过没?撒上调料干吃!试试,试试,绝对人间美味!”

  按照她的做法,尝了口,还真是美味!特别是配上辣条,再来一口酸奶,训练带来的辛苦一下子就被缓解了!

  “啊!真舒服!你们说,要是天天都过这样的日子该多好!”

  “怎么可能?好好珍惜吧!听说正式开学了连去食堂的时间都紧张,哪有时间聚会呀!”

  我们一时沉迷于美食的世界,忘了时间。突然,徐杨一时惊起:“完了!一会儿要检查内务!”

  糟了!把这茬给忘了!

  我们立马动身,开始收拾桌椅,打扫内务。

  “诶,你们先慢点,等等我,我还没吃完呢!”nice一边往嘴里塞辣条,一边收拾洒落在地的方便面渣。

  本来一切都还挺顺利的,直到叠被子这一步……“听说要叠成军队里面那种豆腐块儿!我们怎么可能会叠啊?”

  刚好,寝室楼道响起喇叭声:“请各位寝室长立即到一楼A-101集合,学习叠军被!”

  徐杨立马从床上起来,指示我们:“我去学叠被子了,你们赶紧把别的地方收拾好,特别是吃的还有电热棒啥的不该带的东西,都藏好了!”

  “一切听寝室长指示!”

  当徐杨学成归来教导我们,挺简单的,大部分都学会了也叠好了,除了我……

  这还真不是我不会叠被子,而是我这个被子吧……它太不成形了!我叠了无数次,就叠不出豆腐块儿。无奈,全寝室出动帮我叠被子。一个不行,两个。最后我、徐杨、宋怡三个总算是勉强叠出了豆腐块儿,擦了擦满头的大汗。

  终是迎来刘教官检查寝室。刘教官在寝室里转了三圈,最后指了指我的被子:“这谁的?不合格!”

  “胡霉运”上线,无法阻挡:“报告教官,是我!这个被子我们实在是尽力了!”

  全体室友帮我证明,真的是尽力了!

  刘教官显然不信,要我把被子拿下来,他叠给我们看!

  结果,当然是→_→没叠成功了……

  一时间,场面有些尴尬。刘教官咳了咳说:“你这个被子还真是不好叠,但就算是被子不好叠,也不能叠成这样乱七八糟的!你可以换种叠法,要显得整齐、美观!”

  不管怎样,要先认错,我连忙回答:“知道了,教官!我保证下次不会再犯!”

  刘教官这才仔细瞧了瞧我:“嘿,怎么每次都是你!你叫什么名字?”

  希曦突然大声抢答:“报告教官,她叫胡霉运!”

  一时室友几个都笑了。

  刘教官强忍着笑意,大喊:“肃静!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笑别人的名字这是没礼貌!”

  我不好意思的小声纠正他:“报告教官,那不是我的名字……我叫胡韫玉!刚刚那是绰号,因为我运气太差了,老是被抓。”

  “你运气是够差的!下次再检查寝室,我不希望再点到你。”

  刘教官走出寝室的时候是笑着的,不是偷笑,也没强忍着……笑成了一朵花!

  他一走,寝室里笑成一团,徐杨表示她明天一定得和彭泽他们讲这个事情,真的太逗了。我立马追上去捂住她的嘴,并拿出她的把柄以示警告。

  小剧场

  2019年

  今日又是九月十日教师节,然而我已经不再是学生了。翻了翻扣扣上的联系人,找了几个大学老师,发了节日祝福过去。

  扣扣上有分类,我把所有老师都归为一栏。和大学老师发完后,忽然瞧见了几位高中老师。

  我点开了张老师的头像,想了一会儿,发了祝福过去:张老师,教师节快乐!

  虽然从小姨夫那儿得知他已经不当老师了,但我觉得他在我心里永远是老师,还是最好的班主任。

  让我没想到的是,没过一会儿他便回复了我:谢谢你啊!胡韫玉!这么多年了,还记得我!

  我:张老师还记得我呀!我真开心!

  张老师:当然啦!你们九班是我管的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班嘛!你们的名字和长相,我到现在都能记住呢!

  我:所以张老师你真的去打羽毛球了?我真佩服你!

  张老师:对,教了你们几个崽崽,一下子老了好几十岁,受不了了就去追逐梦想了。还是体育圈好,现在起码年轻了十岁!

  我:当初您离开学校的时候我都没来得及送您……一直挺遗憾的!

  张老师:没事儿,我收到了你送的礼物,就那个烟灰缸,我很喜欢,一直在用呢!

  我:哇!真的啊,真没想到您一直在用!

  张老师:我现在住在午川市,以后要是回颍城再找你们聚好吧!

  我:好的,随时联系,张老师!

看过《我们的回忆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