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双向软撩 > 1.第1章
  顾了趴在二层的铁护栏上,盯着摄影A棚外面簇拥的人群,吸了吸鼻子。

  簇拥的中心是个穿着黑T的男人,手插兜,露出一截冷白削瘦的腕,肩背在衣服的自然下垂下透出线条感。

  气质清隽冷冽,微微低头,和旁边的人讨论着些什么,薄唇启合次数并不多。

  许是感觉到了什么,他抬头,直直撞上顾了的视线。

  一双凤眼,眼尾稍稍挑起,本该是说不尽的风情,他的眼睛里却没有潋滟水色,只有一团浓墨。

  顾了听见自己又小声的吸了吸鼻子。

  是陈衍川。

  大脑的供血倒流,她听见自己的心脏一拍一拍跳得很卖力,有点缺氧。

  紧接着她就看见陈衍川把头转向一边,完全无视了她这颗伸出来的小脑瓜。

  顾了:?

  顾了:?????

  说好的苟富贵勿相忘呢??!

  另一边。

  “川哥..?川哥?”助理叫了几声,陈衍川回过神来,漂亮的脸上没什么表情。

  “让大家先进影棚,我抽根烟,等会儿来。”他看着不远处低头整理裙摆的某人,若有所思。

  -

  顾了和陈衍川都是A市四中的。

  一切缘分起于在食堂玻璃上照镜子的顾了,被里面脸泛青光眼冒白光的鬼影吓得滚下了台阶。

  再醒来时,眼前白白的一片。顾了望着天花板,疼的直抽气,想起那天的人影,嘴角一抽。

  她老老实实在家休养了一个月,顿顿都是骨头汤,吃得她感觉自己像隔壁看门的小黄。

  嘴一淡,人就会很暴躁。

  返校那天阳光很好,微风不燥,鸟儿呱呱叫。就是她本人不太好,手上绑着的石膏颇有一点摩拳擦掌迫不及待的意思。

  张久并肩走着,手里提着她的炫彩小书包,在耳旁嗡嗡的:“你别跟我干架啊,石膏没拆意味着什么你知道么?”

  顾了另一只尚健康的手敲了敲白白的石膏:“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你不能用那只手揍人!”

  “……废话,我不知道?”她觉得自己的智商被张久侮辱了,但她确实想揍人,又补道:“就是不知道石膏有没有物理攻击加成。”

  张久默:……你知道个屁知道。

  蓝色的百褶裙,跟着白皙的腿一摆一摆,她没头没脑地感慨了一句:“还好断的不是腿。”

  张久没搭话,手肘捅了捅她,小声说:“你觉没觉着这些校友眼神有点不对啊?” 

  顾了往旁边几个少男少女扫了一眼。

  啧,是有点怪,一半敬佩一半鄙视的。

  她有点纳闷,索性拽着张久停下来,两人趴在走廊上听墙角。

  “那个高二七班顾了,想翻进食堂帮陈衍川,结果摔下来手都摔断了,嘴里还念着‘有人困在食堂里了’,啧啧。”某A说。

  “不是吧?这么豁得出去?!”某B附和。

  某C怯怯开口:“你们说…她听得见吗……”

  ……

  废话!再讲大点都能去国旗下给全校师生演讲了!

  为了一个素未谋面装神弄鬼的大帅逼,她妥妥的成了四中花痴狗腿第一人。

  顾了有点烦,这种流言蜚语,她很怕被围在厕所里丢鸡蛋。

  “牛逼啊,走哪儿都有人唠你。”张久把她的书包甩到背后,竖了个拇指。

  顾了看着他的大拇指,郁闷得说不出话。

  周围的八卦声突然小下来,一阵阴凉落在她身上——有人站在了她旁边,将将遮住炙热白光。

  她仰起头,看见一张漂亮的脸。眼神顺着白皙的皮肤落下来,冷冽清峻的眉下,一双眼尾向上的眸子漆黑如墨,再往下,是优越的鼻梁和晶莹的薄唇,每个部分都漂亮得紧。

  漂亮哥斜靠在她旁边,刚睡醒似的,凤眼里漾着漫不经心,懒散地开口:“顾了?谢谢了。”

  顾了有点呆。

  没人跟她讲过这个大帅逼是个这么大的帅逼啊??!!

  普通话也说得好,边音鼻音分明。

  陈衍川看着发愣的小姑娘,唇红齿白的,小脸白白净净。

  弯了弯唇,目光转至顾了绑了石膏的右手,明知道不是那回事,随口打趣道:“舍己为人?挺想不开啊。” 

  顾了看着陈衍川的唇角,突然很懂周幽王的感受。

  美人说什么就是什么。

  她单方面宣布她既往不咎,他们俩冰释前嫌。

  ……!

  顾了变了神色,碎发黄黄软软搭在额上,看起来乖乖的:“是吗?不客气,为了和平为了爱。”为了感情不破败。

  后半句她没说,虽然她很想来个单押乘二,但她知道,此刻不是炫技的时候。

  紧接着举起自己右手的石膏,继续道:“就是右手骨折了,最近打饭都很不方便。”

  眉头皱得紧紧的,漂亮的眸子甚至有一层水色,就这么可怜巴巴看着陈衍川。

  言外之意,不言而喻。

  陈衍川了然:这小姑娘假乖。

  学她皱了皱眉,一脸担忧之色:“不要。”

  顾了:“?”

  是她听错了?

  这漂亮哥表情和说的话不是很配套。

  陈衍川目不斜视,很认真地说:“你丑。”

  颇有一种“怎么样啊我漂亮我就是这么狂”的气势。

  顾了:“?????”

  她惊了,感觉心口“唰”地插上了一把大砍刀,关键是,这把大砍刀真的漂亮到让人无法反驳。

  她扭头看向身后的张久,后者回她一个坚定的点头。

  得到了自信的鼓舞,顾了盯着陈衍川漂亮的脸蛋,一手指向张久,奶凶奶凶:“我哪儿丑?他才丑!”

  张久:?

  陈衍川轻笑,这小姑娘长得挺漂亮,脑回路怎么不太对劲。

  没回答她,说了句“学妹再见”,头也不回地走了。

  顾了愣在原地,默默在心里用陈衍川换掉了彭于晏,从此稳居帅哥榜首。

  -

  往事翻涌,顾了没停,往陈衍川那儿走去。

  人群散的干净,只剩陈衍川,低着头站在那里,手里是一块表,没戴在腕上,像是在看时间,看不清神色。

  陈衍川抬眸,小姑娘已经站在面前了,粉嫩的指甲盖儿扣着她的包链,不知道在紧张什么。

  “顾了?”这个疑问的语气有点多余。

  听见陈衍川开口,顾了吐了口气,肩膀稍垂,看起来一如既往的乖:“陈衍川,你过得好吗?”

  陈衍川没回答,眉间凝着冷气,和以前不太一样了。

  这沉默让她瞬间就后悔了,陈衍川在娱乐圈里混得风生水起,他能不好吗?!

  她还是担心担心自己好不好才比较现实啊喂!

  她有点挣扎,很想撒腿逃跑,但不合适。

  憋了半天,慢吞吞地憋出一句:“你知道厕所在哪儿吗?”

  啧,这话题……

  开得真是妙啊……

  陈衍川一顿,下巴朝二楼扬了扬:“你刚站着的旁边。”

  顾了机械地侧头,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还真是,招牌很亮,很大,很显眼。不仅显得她这个问题很没有技术含量,还显得她很傻逼。

  面前的人又不紧不慢加了一句:“上面的WC,挺亮。”

  顾了:……

  怎么听都是在骂她傻逼。

看过《双向软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