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穿书后我被反派大佬缠上了 > 1.他来了
  豪华宅邸的大厅内,觥筹交错,衣香鬓影。

  宋恬摩挲着盛了半杯香槟的玻璃酒杯,一只手撑着脑袋,正出着神,却听见边上传来冷冷的声音。

  “你怎么在这里?”

  是个西装革履的男人,相貌英俊,气势逼人。宋恬快速地从记忆里搜寻一番,对上了号,默默打量,觉得虽说长得不错,却也还没到令人神魂颠倒的地步。

  也不知原主吃了什么迷魂汤,偏要在这棵树上吊死。

  自打前天的雨夜被天雷劈了一记,宋恬便穿到了这个同名同姓的人身上,就连容貌也差不多少。而这个原主,好巧不巧,正好是宋恬看过的一本玛丽苏小说里的恶毒女配,空有一身美貌,却是个十足的脑残——她痴恋男主不得,心生嫉妒,便可着劲儿地陷害女主,最后弄巧成拙反成了女主的肉盾,中了邪术千刀万剐,众人还拍手叫好。

  当时宋恬也拍手叫好来着,虽说这个角色和她同名同姓,可她看书也就图一乐子,才不会傻乎乎地把自己带入恶毒女配。然而现在弄清楚了状况,宋恬便笑不出来了。

  她余光默默扫了一眼,男主李哲远来者不善,想必是为了前几天那件事来的。

  就在宋恬穿过来的前一天,原主与女主起了冲突,扇了女主陈素素一巴掌,而这一幕恰巧被李哲远撞见。当时顾及着场合隐而不发,现在主动上门,想必是来算旧账的。

  李哲远见宋恬没有像往日那样讨人嫌地黏上来,微有些诧异,但见她神思不属的样子,想来是心虚的表现,脸色便沉了下去:“宋恬,还记得之前对素素做过的事?你怎么还有脸到我李家的宴会上来?!这里不欢迎你!”

  他最后几句话怒气隐隐,却依旧声音低沉,融合在舒缓的宴会乐声中,显然是不想惊动了宴会上的其他宾客。

  宋恬一直低头垂目,在李哲远眼中,便成了黯然羞愧的样子。

  李哲远觉得解恨,正欲再出言多讽刺几句,却见对方忽然抬起头,眉眼弯弯,笑容明媚得有些晃眼,他不由怔了一瞬,话到了嘴边忘了说出。

  “你说,这里不欢迎我?”宋恬忍不住笑了起来,从小包里翻出一张请柬,“那你看……这是什么?”

  淡紫色的请柬上印着特殊的烫金纹路,是本次宴会的特殊邀请函。虽说是商务聚会,却也分三六九等,而宋恬拿出的这份请柬,只有与李家极交好的,才能拿得到。

  李哲远瞧了一眼请柬,并不惊讶,却是不屑:“哼,那不过是瞧在宋家的面子上……”

  话未说完,宋恬却又从包里拿出一只精致的小盒子,打开放在桌上,里面静静躺了一串作工精巧的项链,看上去价值不菲。

  “这是你母亲前些日子送给我的,她还说,她希望我能戴着它,成为她的儿媳妇。”宋恬看着面色逐渐苍白的李哲远,觉得甚是解气,笑意更加深了。

  其实李哲远他妈压根儿就没讲过这话,但宋李两家确实有联姻的属意,却不讲破,只是彼此间心知肚明。而原主自打得了这暧昧不明的项链,便开始以李哲远未婚妻的身份自居,甚至那日冲突亦是因此而起:原主向陈素素炫耀自己未婚妻的身份,而陈素素则以真爱反唇相讥,一言不合大打出手。

  李哲远拿起项链,的确是他母亲所钟爱的款式。这边宋恬看着他死盯着项链,先是怀疑,再是震惊,紧接着颓败惊怒心如死灰……宋恬心里头啧啧感叹一个人脸上竟能一瞬变幻如此多种表情,只是面上仍是一派乖巧,对着几乎心碎的李大少爷认真说道:“不过你放心……我这回拿出来,也不是为了炫耀的,还请你替我还回去。”

  李哲远惊讶地看了她一眼,但很快恢复了那目中无人的嚣张模样:“哼,欲擒故纵?你以为我会信了你的话?少在我面前装模作样!”

  宋恬只觉得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

  她这回参加李家宴会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把这含义暧昧的项链还回去,然后想个法子顺便将这灾难性的联姻企图给搅黄了。虽说穿了这么一具身体,留了一堆烂摊子给她,但总归是侥幸重活了一回,她素来惜命,绝不想像原著里那样受千刀万剐的鬼刑而死。

  然而,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她如此真诚地想要与男主断绝关系,却反而被误会为“欲擒故纵”?!

  这个人真的是原书里那个霸道总裁男主吗?他真的不是什么地主家的傻儿子嘛?!

  宋恬努力抑制住想要疯狂吐槽的心情,决定再抢救一下。

  她收起笑容,试图用一种淡漠的眼神,让对方能够充分体会到自己并不想谈恋爱的心情,冷声说道:“欲擒故纵?李哲远,你为什么会觉得,我非得对你死心塌地不可?除了一直喜欢着你,我难道就不能有别的选择吗?”

  李哲远愣住,显然不是很能理解眼前的女人为什么又换了一副面孔。宋恬趁着他愣神的功夫,赶紧继续冷起腔调,一本正经地道:“我也是人,也会累,也想幸福……所以我不想吊死在一棵树上,成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悲剧。这几日我想了很多,其实幸福就像是手里的沙子一样,攥得越紧,从指缝间流逝得也就越快……所以,我想通了,我决定成全你和她。至于前几日发生的事情,我表示抱歉,以后,不会再有这种事发生了。”

  宋恬微微一顿,合上首饰盒的盖子,仰头递给李哲远,一脸真诚:“给你,送给你真正喜欢的人吧。”

  这一长串话编得宋恬心力交瘁,她悄悄抹了抹额头上的汗,顺便在心里给自己的满分作文鼓了鼓掌。

  只是那李哲远仍是冷着一张脸,不过最终还是半信半疑地接过盒子,深深盯着宋恬看了一会儿:“你,没有中邪吧……”

  “怎么会?”宋恬笑眯眯地看着他,“不用怀疑,有的时候幸福来的就是这么突然。放心吧,我以后真的不会再打扰你们了。”

  李哲远的嘴角抽搐了一下,抿了抿唇,没再说什么。

  转身离开时不忘加上一句:“要是我再发现你搞什么鬼,一定饶不了你。”

  宋恬长喘口气,心累,总算打发走了这尊大佛。

  人家有主角光环,惹又惹不起,沾上了又准没好事……就她阅书无数的经验来看,作为配角,女主的男人们也好,男主的迷妹们也好,十个里面绝对有十个是倒霉蛋,太平安稳吃吃喝喝的日子是绝对指望不上的,他们存在的作用就是背锅、肉盾、炮灰……当然她这种恶毒女配类型的,更是从没听说过有什么好下场。

  她才不要浪费自己的生命搅和进去……安安稳稳过好自己的小日子,偶尔当个吃瓜群众,不掺和,不搞事,才是她的终极梦想。

  宋恬单手撑着脑袋,另一只手漫不经心地从桌上拣了一块甜点塞进嘴里,正寻思着之后的打算,却莫名心里有些发慌,就好像……有什么人一直在暗中盯着自己似的。

  她不确定自己的感觉,环顾四周,却也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宋恬瞧了瞧宴会厅鬼四处贴着的镇宅符,走笔精准,布局巧妙,显然出自行家之手,威力巨大,寻常鬼怪压根儿不得而入。

  何况在场还有不少与李家交好的玄学师,若是有什么邪祟进了来,决计不可能察觉不到。

  话虽这么说,可宋恬却仍是控制不住那种周身泛冷的感觉,凉意顺着脊背一节一节攀升上去。

  除了笼罩全身的冷意,她还隐约感受到一阵轻微的压抑与逼仄。

  她努力按下心中不安地感觉,取过面前的玻璃酒杯,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忽然一只手伸到了面前,苍白瘦削,轻轻一勾,取走了自己面前的酒杯。

  宋恬打了个激灵,抬头一看,不过是个收拾空酒杯的女侍者,顿时松了一口气。

  真是,一惊一乍。宋恬颇为抱歉地笑了笑,将目光移到了女侍者的脸上。

  笑容瞬间凝固。

  这本该是个容貌普通的女侍者,然而此时,她的脸上,还覆盖了另一个人的容貌。

  虽然模糊不清,但宋恬肯定,那,是一张男人的脸。

  宋恬惊得站起身来,强忍住没喊出声来,微微后退了一步,却不慎碰掉了桌沿的高脚杯,碎了一地玻璃渣。

看过《穿书后我被反派大佬缠上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