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穿书后我被反派大佬缠上了 > 2.他威胁我
  周围的人纷纷看了过来,还惊动了不远处正和宾客交谈的宋母,她回头望过来,看向宋恬的眼神充满了苛责与不满。  

  不过宋恬现在也没什么心情管别的事情,她勉强镇定,看向前的女人,却见人家脸上干干净净,压根儿就没有什么重影,此时正安静地蹲在地上,收拾刚刚宋恬打碎的玻璃碎片。 

  就好像之前只不过是宋恬的错觉。

  女侍者抬头:“小姐有什么事情吗?”  

  宋恬才发现自己竟直勾勾地盯着人家瞧,有些尴尬地笑了笑:“唔……没什么,不好意思……我、我想去一下洗手间,不知该怎么走?”

  “出门直走,左拐。”女侍者低头回答,声音空泛得好似没有灵魂。 

  宋恬点点头,又瞄了她一眼,还是觉得这女人散发着诡异的气息。

  “谢谢。”她甜甜地一笑,随后赶紧转身,逃也似地走出宴会厅。

  拐过一个走廊,进了盥洗室,宋恬拧开水龙头,冰凉的水拍在脸上,仔细琢磨着刚才的事。

  盥洗室同样装修得富丽堂皇,仿欧风的壁灯安在镜子两端,暗黄色的光线垂下来,勾勒出有些阴森的感觉。

  其实她今天刚踏进宴会厅时,就隐隐感到有些不舒服,只是具体哪里不舒服,却又说不上来。  

  而现在这种感觉终于慢慢清晰起来——就像是身处于阴冷潮湿的水底,水草缠着溺水人的脚踝,不停往深处拉去的感觉。

  也许,不是错觉。

  宋恬盯着镜子,看到了脸色有些苍白的自己。

  实际上,就算是撞到了鬼,她也不会太吃惊。在原书的世界设定里,玄学与鬼怪,都是重要元素,这一点,她是有心理准备的。

  宋恬上辈子作为宋氏玄门的第三十七代传人,自小泡在祖传的道观长大,粗通玄术,再加上生来就继承的一双阴阳眼,也有幸见识过几只小毛鬼,却大多不成什么气候,一张画符飞过去就吓得屁滚尿流,别说怕鬼,要说鬼怕她还差不多少。

  然而这次似乎不太一样,准确来说,这种巨大的压迫感与气势令她有些,怂了。  

  她手上既没黄符也没法器,遇上恶鬼压根儿就不能自保——就算有,这鬼既能穿破这李宅重重道符的保护,想来也不是什么小人物,凭她那点道行,恐怕不是对手。

  宋恬双手撑着洗手台,低头仔细回想了一下原书内容,似乎原主成日里也就是在男女主间使坏作死,倒从未与什么孤魂野鬼有过什么交集……甭管是什么东西,想来也不至于如此不长眼地缠上自己。  

  她轻松了许多,朝着镜子对自己绽了一个大大的微笑,只是唇勾起了一半,却堪堪刹住,活像中了风的模样。

  镜子里……还有另一个人,宋恬完全没注意到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一身黑白女仆裙装,脸上不见一点血色,双目空洞,眉间额头隐隐一层黑气。

  ……是刚才的那个女人。

  真是刺激……宋恬默默收回脸上中风一样的表情,觉得这个时候看上去愚蠢一点或许会比较好,于是转过身去,若无其事地拍了拍对方的肩头,一脸的热情洋溢:“喔,真巧啊,你也来上厕所呀~”  

  好像有点蠢过头了……宋恬忍住想流泪的冲动,艰难地看着对方。

  然而对方一脸冷漠,冰锥子似的目光定在宋恬的脸上,无声地打量着她。  

  一阵沉默。

  宋恬内心发怂,也顾不得尴尬,随后编了个蹩脚的借口:“哎……那个,我突然想起我等下还有急事,要不下回见面再聊?我见你投缘,保证下回请你吃饭哈。”说完干笑两声,便想赶紧从这儿出去。 

  可惜那女侍者就挡在门口,像个大爷似的一手撑着门框,听完了宋恬的话,却依旧不为所动。

  宋恬带着一脸假笑:“姐妹?让一下?”  

  却听冷冰冰的声音响起:“你,看得见我?”

  是偏低的男音,略嘶哑。

  整个说话的过程中,女侍者的嘴没有张开,就像一只安静的木偶。

  空气突然安静下来。

  宋恬的心怦怦跳着,几乎要跳出嗓子眼儿,勉强镇定:“……看得见?什么意思?”

  那人轻轻一笑:“我是鬼,你不是,早知道了吗?”

  笑声里带着些玩味,还有残酷。宋恬下意识地摇摇头,张了张口,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他都自报家门了,这……不就是要灭口的节奏了吗?

  她、她才重生了两天,还这么年轻貌美,还有大笔家产等着她继承,她还不想死啊……

  宋恬微微抬起有些抖的手指,指着他的后面:“那个……我真的很急,拜托你……”话音刚落,就瞅准了门口的空隙,活像只老鼠一样,窜了出去。

  手腕被猛地攥住,整个人则被很大的力道按在在盥洗室的墙上禁锢住,她下意识地挣扎了两下,动弹不得。

  宋恬大脑一片空白,侧头看向镜子,直观看上去,她此时正被一个穿着女仆装的女人以一种霸道总裁壁咚的方式困在怀里,对方一只手撑着身后的墙,另一只手卡在自己的脖子上……其实有点滑稽。  

  如果不是自己小命休已,她还真的有点想笑。

  只盼着眼前这位大佬别让她死的太痛苦……

  然而面前的人却只是凑近了她的脖颈,仔细地嗅了嗅,然后远离,看着她。

  女侍者的眼睛依旧空洞,但宋恬还是感受到了被对方仔细上下打量的感觉。

  对方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听见那冰泠泠的声音:“如果想活命,就帮我办一件事情。”  

  卡在自己脖子上的手瞬间松开,宋恬腿有些发软地靠在墙上,不敢置信地摸了摸脖子,又听那冷漠的声音命令:“跟过来。”

  他径直从盥洗室的窗翻了出去,外面是一片灌木丛。宋恬看着窗户,有些迟疑,心里暗戳戳琢磨着,若是趁此机会逃跑,也不知道成功率能有多少。

  却听窗外那人一声冷笑:“想跑?你试试,到时候可就不是掐死你那么简单。”

  宋恬一抖,瞬间想起原主最后千刀万剐的结局,极麻利地翻了窗,跟在他的后面。

  李家庭院很大,不少地方还保留着古朴的景致,瞧上去略有些很不协调。宋恬紧跟着那不男不女的家伙,在幽暗的小道上快步走着,也不知要去哪里。

  他似乎对这里的布局十分熟悉。在转得宋恬晕头转向后,终于停下。

  阴嗖嗖的风刮着,天上无月,杂草满地一片荒凉。宋恬看着那女仆装的侍者像个机器人似的僵硬蹲下,慢慢拨开乱草,想来是一个不慎被恶鬼上了身的倒霉蛋,发自内心地对她表示同情。  

  不过下一秒宋恬很快就被草丛下露出来的东西吸引过去。 

  是一口井,也不知道有多深,不过从里面向上返着丝丝凉意,直渗得人骨头疼。 

  宋恬不知道为什么财大气粗的李家非得整一口这么阴森森的井放在家里,更不知道边上这位大佬带自己来这儿干什么,反正横竖不是口渴来挑水喝就是了。  

  问是不敢问的,在宋恬的字典里从来没有“作死”二字,她就乖乖巧巧地闭上嘴,不惹人厌,讨得了对方的欢心,就自然能留下一条命来了。

  不过依旧没能逃脱悲惨的命运。 

  宋恬万万没有想到,她的背后被猛得一推,整个人就以自由落体的速度,直直朝井里坠去。

  “啊啊啊啊啊——!”

  “扑通”一声,宋恬坠入水中,四肢乱划地浮上水面,勉强抓住了井壁边上的栏杆,不至于被淹死。

  井水很冷,如冰刺一般扎着她的骨头。

  宋恬紧紧攀着栏杆,牙齿打着颤,什么乖巧贴心全都抛到了脑后,大怒,仰头朝上面喊道:“你——怎么说话不算数?想趁机毁尸灭迹吗?!果然是鬼,一口鬼话,我真是信了你的邪!”

  “你想一直留在井底吗?”冷冰冰的威胁。  

  井底于是很可耻地沉默了。

  上方又复响起淡漠的声音:“井底有一具尸体,捞起来,我就救你上来。”

  尸体?宋恬一愣。

  适才一头扎进水底,倒确实瞥见过一个黑乎乎的事物,似乎还散发着诡异的磷光。

  宋恬虽然很不想按照他的指令去做,却一点办法也没有。四周的井壁潮湿,长了湿哒哒的青苔,给她一辈子的时间,她也上不去。

  宋恬闭了闭眼,深呼吸了一口气,潜了下去。

  这井倒也不算太深,宋恬凭着之前的印象,很快找到了那人口中所说的“尸体”。

  借着微弱的磷光,瞧着像是个小白脸的模样,也不知道是上头那只鬼的什么人。

  不过也没时间多想了,她屏住气,快速地划到尸体身边,捞起那尸体的一条胳膊。上辈子宋恬干的就是驱邪画符这类的行当,偶尔也包括超度亡魂,所以死尸没少见过,倒也不怎么害怕。因此行事利落,极干脆地攥住这尸体的手臂便往上游。 

  她就这么硬拽着,咬牙浮了上去,一只手先探出,一把抓住井壁边的扶栏,之后整个人使力连同着那具死尸,一道浮出了水面。

  然而也就在这一瞬间,原先黑黝黝的井壁瞬间散发出幽绿色的光,虽不刺眼,却是诡异得令人心慌。 

  井壁上排满了密密麻麻的符号纹路,如果宋恬没有认错,那应该是镇鬼符。

  井底属阴,常为鬼魂最爱的栖居之所,设下镇鬼符倒也不稀奇。然而此处满的镇鬼符却与她认知中的有些不同——这满井壁的符咒虽与书上记载的无异,却不知为何,竟反倒散发着森森鬼气,更像是某种不祥之物。

  宋恬的预感果然没错,随着青蓝色的光芒愈演愈盛,缕缕黑气四散而出,还伴随着凄厉的尖啸与号哭。紧接着井壁上突然出现无数张青面獠牙的脸,眼球咕噜咕噜地乱转,还有的吐着长长舌头,颜色已经发黑。

  厉鬼。  

  她上辈子见过鬼,却没见过这么多一起上的,在井壁上排成一圈,将她围了起来。

  这特么到底是什么破地方?!

  她身上既没符纸也没法器,就跟一拔了牙齿的鲨鱼,毫无抵抗能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成群的厉鬼慢慢靠近。

  “大佬——下面有好多鬼!快救我上去!其他的事咱们再从长计议呗。”宋恬死死抓着扶栏,声音颤抖。 

  上面的声音波澜不惊,甚至带上了一丝慵懒:“你抓紧那具尸体,它们就伤不到你……少废话,快把尸体带上来。”  

  厉鬼们不断靠近宋恬,却在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堪堪止步,像是有一种无形的力量抵御着它们靠近,只能在宋恬周身围绕出一个圈。不过因为距离很近,宋恬依旧可以闻到它们身上潮湿腐臭的气味。 

  宋恬屏住呼吸,将尸体挪到了自己的背上。一根绳子从井口垂到了面前,她再用绳子在两人的腰上结结实实地缠上两道,系紧。

  身后尸体的脑袋垂在她的颈后,温度冰凉。然而他的身上气味干净清冷,并没有什么腐尸的味道,甚至还带了一丝极淡的香气。

  和他绑在一块儿,倒也不算完全不能接受。

  “……绑好了。”宋恬开口,一边留意着周围的厉鬼。

  群鬼乱舞,哀嚎戚戚,瞧着渗人,不过始终被阻隔在圈子外,半分不得而入。 

  绳子从上面被缓慢拉动,宋恬被勒得有些喘不过气来,但随着高度上升,渐渐呼吸到外面清爽干燥的空气,这点小难受就完全比不上她内心的雀跃了。

  上了井边,腿一软,一下子跌坐在边上的草地上。宋恬大口喘着气,长裙湿哒哒地黏在身上。 

  她歇息了一会儿,微支起身子,正打算看看鬼是不是真打算放了她,却只看见先前被附身的那个可怜女人,此时毫无生气地倒在井边,一动不动。

  “她……死了?” 

  “只是晕过去了。”

  冷淡淡的声调……似乎,像是从自己的脑中发出来的。

  宋恬心下一凉,颤声:“你、你附在我身上?!”

看过《穿书后我被反派大佬缠上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