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穿书后我被反派大佬缠上了 > 7.他才不是我男朋友

7.他才不是我男朋友

  复仇不是一个褒义词,它往往以仇恨作为开端,杀戮作为终结。

  宋恬认为,如果一个人根本不了解另一个人仇恨的原因,他没有资格去阻止复仇的发生——那不是善良,只不过是出于一种自我正义感满足的自私心理。凡事皆有因果,仇恨也不是凭空而生,她从不觉得化解仇恨最好的结局是一笑泯恩仇,那是对伤害的放纵。

  宋恬深觉双标可耻,她自己认同有仇必报,自然也不会强求他人以德报怨。

  不过如果对方是怨魂,放着不管对其他人也有危险……好歹她是个玄学师,而且,还缺钱。

  宋恬最终还是接洽了那生怕鬼缠上身的斯文男人,商量了一下驱鬼的事宜,其实她有些意兴阑珊,却反被认定是高深莫测的表现。那男人最终交了一笔不菲的订金,又买了不少护身符,与宋恬约好了日子,便搂着娇妻回去了。

  他们似乎颇为恩爱的样子,也不知这男人若是知道他老婆便是罪魁祸首,会有什么表现。

  沈槐陌坐在圆桌对面,泡了杯曼陀罗花茶,紫黑色的花瓣在水里沉浮,整个房间内充满了幽异的淡淡香气。

  “……赵成安?”宋恬对着先前那男人留下的一张名片,念出声来。心里寻思着,原著里好像没这么个人来着。

  难不成自己竟开启了什么奇怪的副本?

  沈槐陌抿了口花茶,瞥见宋恬一脸疑惑,轻笑一声:“赵成安你不知道?亏你还是李哲远的未婚妻。”

  “……我干嘛非得知道这么个无名小卒。”宋恬虽然心里发虚,但仍是一脸理直气壮,“再说,我和李哲远早就一毛钱关系都没有了,你乱讲话我告你诽谤啊。”

  “无所谓,反正我倒霉你也好不到哪里去。”沈槐陌满不在乎地说,“而且那个赵成安也不算无名,和李家关系甚好,据说还是李筹的结拜兄弟。”

  李筹是李哲远的父亲,也就是原书里被沈槐陌残忍干掉了的那位倒霉大叔。

  “据说是因为两个人都是年轻潦倒,一穷二白白手起家,颇为惺惺相惜……呵。”沈槐陌微微眯起眼睛,声调骤然阴冷。

  “咳,你知道的还挺多。”宋恬偷瞄了眼他阴晴不定的脸,心想沈槐陌痛恨李家,也不知是结的什么仇怨。

  ※※※

  第二日,宋恬准备好了工具,便按照赵成安给的住址出发,沈槐陌则作为助手的身份跟在宋恬身边。

  宋恬特意为他准备了一条围巾,不然被人看到他脖子上的勒痕,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有什么特殊癖好嘞。

  赵成安家离着不算太远,步行大概二十来分钟。宋恬与沈槐陌并肩走在大街上,引得路人频频侧目。

  这一男一女颜值登对,女的光彩照人,男的清俊隽永。

  只是打扮却怪异得要命:一个裙子外面披了件灰不溜秋的八卦大袍;另一个白T恤牛仔裤,大热天脖子上缠了条黑色的羊毛围巾。还有,为了防止被认出,两人一人一副墨镜带在脸上,这才招摇过市。

  行人窃窃私语,一句钻进了宋恬耳朵里:“这一对儿情侣打扮得倒也奇怪,莫非就是传说中的‘情趣’……”

  “不对,我瞧着他们可能是盲人,一对瞎夫妇,唉,难呐——”

  宋恬心中一万头草泥马飞奔而过,推了推鼻梁上的墨镜,忍不住侧眼看了看沈槐陌那张千年淡漠的侧脸,不免腹诽。

  你们才瞎呢!她好歹也是个娇艳生动的女孩子,怎么会和边上这种渗人冰块儿处对象……还不得冻死她。

  这家伙才不是她男朋友!虽然她母胎单身至今,却也不打算随便将就好嘛。

  很快拐进一个幽静的住宅区,一栋栋精巧的别墅林立,宋恬走到赵成安家门口,踌躇了一下,摁响了门铃。

  之前进来一路,她也顺便打听了一下。赵成安是三年前搬来的,邻里提起这个男人,都说是个斯文老实、年轻有为的好人。

  尤其是女邻居们谈起他的妻子孙晓柔,更是分外艳羡。他们两年前结婚,婚礼极其盛大,典礼上一对新人珠联璧合,郎才女貌。婚后更是恩爱情浓,人家都说孙晓柔好命,遇上个这么英俊多金又及疼爱她的丈夫。

  唯一的不顺就是赵成安似乎八字不佳,易遭阴鬼,赵宅隔三差五便有天师出入,更换如流水,却都没起到什么效果……这些事邻里大致都知道。

  当时还有个小女孩神秘兮兮告诉宋恬,她曾偷偷溜进过赵成安的花园,结果看到一只张着血盆大口的恶鬼,正躲在一丛娇艳的蔷薇花下。

  门铃“叮叮咚咚”响起,佣人们似乎早有准备,放宋恬二人进来,并将宋恬带到了赵成安的书房内。

  赵成安原本正在桌上阅览文件,见到来人,连忙站起身来:“原来是宋天师。”

  天师?这个称呼挺顺耳。宋恬点点头,看着赵成安满是血丝的双眼,想来是吓得一夜未眠。

  宋恬在他面前坐下,开口:“赵先生,昨天你走得匆忙,也没来得及跟我说清楚……你最近可有遇到什么奇怪的现象,若是多些线索,我也可尽快将那阴邪的源头找出。”

  “这事情其实已发生两三年了,自打我搬进这里,便是噩梦不断。”赵成安揉了揉眉心,低声说,“和小柔结婚后,更是变本加厉……我以前还只把那算命先生的批语当做玩笑,谁能想到竟一语成谶。”

  宋恬寻思了下,又问:“能再详细些吗?”

  赵成安沉默了片刻,又接着道:“昨日没跟你说,也是因为我妻子在一旁,她胆小,我怕吓坏了她。自打我搬到这里,时常会做一个在火焰里自焚,并且有……女人哭声的噩梦,然后一身冷汗地醒来。结婚后,我依旧时常做梦,而我的妻子,却突然有一天一反常态,时时不知为何就开始流泪,身体一天比一天衰弱下去,我……我真害怕她有一天会撇下我离去。”

  他语声哽咽,平复了一会儿,才接着讲下去:“我日日夜夜地祈祷,又请来不少玄学师作法……终于,她的身体开始逐渐好转,我也松了口气——现在只盼着能将根源除去,保得我夫妻二人平安,我、我愿意让出一半的财产。”

  一半财产?宋恬目瞪口呆,那岂不是赚大发了?

  “当真?其实这件事我早就有些眉目了。”宋恬一本正经,大致比划了一下,“赵先生,你可认识这样一个女人?长得很大气很好看,唔……大概还很喜欢穿红裙子。”

  赵成安脸色霎时褪去了血色,惨白得像只僵尸。

  随后便是长久的沉默。

  无需再答,宋恬便知道了答案,叹了口气:“你们……大概有情感纠葛?你梦里那个在哭的女人,是不是,就是她?”

  “你……怎么知道,是谁告诉你的。”赵成安虚弱地说,沉默半晌,目光突然一凝,声音夹杂着愤恨,“没错,我是认识。只是我与她并没有什么感情纠葛,她……明明知道我心里只有小柔,还不知羞耻地缠上我……后来她死了,哼,罪有应得。”

  他说完,抿起嘴,斯文的面相上的薄唇显出刻薄。

  原来是单相思,死后求而不得,这才阴魂不散?宋恬总觉得还差了些什么,但看赵成安一脸不欲多说的样子,恐怕就算问了也没什么用。

  “我今日带了些器具,可方便在整栋房子里检测一下?”其实她寻鬼只需靠她那双时灵时不灵的阴阳眼,还轮不到那些法器。

  不过这宅子还是得仔细探查一番。她上辈子接触下来,发现鬼也分好恶,实在没必要滥杀,所以还是了解清楚来龙去脉比较好。若是良鬼,连哄带骗地叫她离开,若是恶鬼,届时再收也不迟……反正横竖也不会影响她收下赵成安的另一半财产就是。

  赵成安点了点头:“请便。只是我还有工作要办,就失陪了。”

  他不跟着自然更好,宋恬极欢喜地在整座房子里转悠——不过也不是瞎转,重点筛查对象的自然是孙晓柔的房间。

  宋恬还没跟赵成安讲过,那女鬼其实现在正附在他心爱的老婆身上,就怕他沉不住气。一来她不想稀里糊涂地就将这鬼灭了,二来这鬼附在人身上,就好比恐怖分子手持了人质一般,若想强行收服,还得顾及着宿主的安全。

  不过她自己自然懂得分寸。宋恬悄悄到了孙晓柔的房间门口。

  隐隐有个男人的声音传出来,宋恬眉头一跳,这赵成安那么爱他老婆,敢情他老婆原来背着他出墙不成?

  宋恬像一块磁铁一样,耳朵黏在了房门上,听见里面的声音清晰地传进耳朵里。

  孙晓柔声音清浅:“……那日我便是感知到你的力量,这才到了那儿去。说到底,你我本是同类,不如再考虑考虑我的建议?若是你和我一起,助我一臂之力,等我报完仇,一定不遗余力帮你……岂不比和你在一起的那个人类小丫头靠谱得多?”

  “哼,别把我同你这种次品混为一谈。”另一冷冽的声音说,“我只对一个问题感兴趣,你身上的力量,是谁给你的?”

  宋恬本该对谈话的内容感兴趣,可是自那冷漠的声音响起,她的吃惊,不亚于一记天雷批上了天灵盖。

  这特么,不是沈槐陌吗!?

看过《穿书后我被反派大佬缠上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