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穿书后我被反派大佬缠上了 > 12.他上辈子活该单身

12.他上辈子活该单身

  宋恬被卷入了这场炸裂。

  爆炸是从女鬼那边发出来的,宋恬不知道她究竟做了什么,反正场面混乱,火星四溅,白光红光伴着扬尘交织乱舞。

  不知打哪儿来的一片炙热碎片贴到了她脑门上,她吃痛捂住,却觉得那东西像有吸力一样,好似要将她的魂魄连根拔起……她逐渐失去了意识。

  再醒来时,四周莺啼翠柳,和风轻拂。

  也是在一个道观,不过比宋恬那个大得多,正值白天,观内一派祥和安宁。

  宋恬不能动不能讲话,估摸着自己应该是一种漂浮在周遭,如空气般无形的存在。不过一双眼睛倒是看得分明。

  苍青色道观里,一抹红裙甚是亮眼,宋恬看着那轻巧走来的少女,心头一跳,面容是眼熟的张扬娇媚,却比她做鬼时更多了一份生动鲜活。

  身边的长辈催促,她满不在乎地将一张签纸递出去,纸上写了她的姓名与一注签文。那签文宋恬没瞧清,不过名字倒是一清二楚。

  祝锦华。

  解签人笑着说道:“祝小姐这名字起得妙,鲜花着锦光华夺目……只是情路大概坎坷些,所爱非人,求而不得。”

  祝锦华一脸不以为然,她不信命,更不信这世上有她得不到的东西。

  然而二十岁那年,她遇上了赵成安。

  那时赵成安只是个囊中羞涩的穷学生,成天一身洗到发白的衬衣,沉默内敛,不喜交际。

  说来也怪,她从来喜欢的是华丽张扬的事物,却不知怎么,竟然瞧上了他这么个不起眼的小子。

  赵成安心里只有他的青梅竹马,据说是一个温柔如水的女人。

  不过这对祝锦华来说不是难事,她动用家里的财力使了些手段,最终一切如愿以偿。

  不久后他们结了婚,那日她挽着他的手,忽然想起从前那个预言,觉得荒诞而可笑。

  有什么是她摆不平的?她的命运,从来都是她自己说了算。

  可命运的轨迹最终还是脱离了掌控。从来不懂浪漫的赵成安一日忽然在家中摆起了二人烛光晚餐,柔柔的烛光中,他对她讲了从未讲过的动人情话。

  然后他状似无心,手腕突地撞倒烛台,火势顺着她身上的红裙子,迅速蔓延。

  被火灼烧的剧烈疼痛令她在地上疯狂地滚动,火焰却沿着地毯与木地板越烧越猛,浓烟与烈火中,她的眼泪混杂着鲜血与焦炭,痛苦涣散中看到那男人的眼中,交织着狂热的恨意与快意,而后毫不留恋地离开。

  火烧了一天一夜,警方判定过失火灾,一人死亡。

  从此世上再无祝锦华,只剩下一个无家可归的游魂。

  她没有亲人,只有一个忙碌但疼爱她的父亲。这个男人对自己的女儿千依百顺,唯独对她与赵成安的婚事反对得坚决……于是最后她偷偷地离家私奔,一别四年了无音讯。

  祝锦华飘回了故居,从街坊间听闻自家豪宅正在进行拍卖——她的父亲得知了她去世的消息,一口气没上来,死了。而这栋陪伴了她父女二人多年的房子,则由赵成安继承。

  赵成安毫无留恋地将祝家的遗产变卖,然后搬到了一个新的、没有人知道他过去的城市。

  他购置了新居,然后得偿所愿,娶了他心底的白月光。

  他们举行了盛大的婚礼,祝锦华站在阴暗的角落里,注视着那一对幸福的新人,想起自己的那桩简陋的婚礼。

  她也渴望一场华丽的典礼,可是赵成安却说他不喜欢铺张,她郁闷,却最终还是依了他的想法。

  呵,不是不喜欢铺张,不喜欢的,只是身边挽着他手的人。

  祝华锦隐在黑暗里,目光投在相拥而吻的男女身上,目光刻毒。

  她想纵一把大火,将这热闹场面烧成灰烬,然后冷眼看着赵成安在火焰里扭曲,一如她死时那样。

  可是她做不到,她的力量很弱,甚至连人类的身体都碰不到。绝大多数的鬼都很虚弱,力量连长期维持魂魄不灭都做不到,不过是人死后执念在阳间的一时停留。

  同类曾告诉她,鬼可以在阴气重的地方修炼增强力量,不过那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可是若等到那个时候,她的仇人已成了一抔黄土,他早就享受过了美满的人生,那时她的复仇,又还有什么意义呢?

  好在她的运气极好,不久后忽然有人找到她,手掌上捧了只贴满符箓、通体漆黑的稻草人,告诉她,只要利用这个,就能在极短的时间内获得强大的力量,并可以顺利地完成她的复仇……并且不需要任何代价。

  这个人极神秘,并且对她的事情了如指掌。不过这些祝华锦都不在乎,她毫不犹豫地收下,按照那人的指点修炼,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实力与日俱增。

  这期间她就躲在赵成安花园里的花束中,并发现了有趣的事情:金钱与权力早就将当年那个干净正直的男学生变得面目全非,他似乎竭力想在孙晓柔面前维持从前温柔儒雅的模样,却最终被发现了端倪——孙晓柔不知怎么,竟偶然间获知了赵成安从前纵火夺财的事情,可是她很爱她的丈夫,便将这个骇人听闻的秘密牢牢封闭在心底,却又始终逃不过良知的折磨,成日抑郁,渐渐消瘦下去。

  孙晓柔最终吞下了一罐安眠药。祝华锦看着躺在床上冰冷寡淡的尸体,这个让她痛恨妒忌的女人,死了,可是她心中却没有预料中的快意喜悦。

  因为她同情自己?祝华锦嘲讽一笑,怎么会。

  赵成安很快就会回来,看到自己最爱的人自杀而死,也不知会不会发疯。

  祝华锦注视着孙晓柔毫无生气的脸庞,忽然生出一个念头:如果她附身上去,假扮成孙晓柔,也不知会是什么样子?

  赵成安……他会怎么对自己?如果他最终发现,他最恨的女人装成他最爱的女人陪在他身边,会不会更加痛苦?

  也不知欲念和仇恨那个更多一点,祝华锦轻轻施咒,轻飘飘的魂魄钻进了孙晓柔冰冷的躯体里。

  ……

  一幕幕如放电影般出现在宋恬的眼前,甚至能听见祝华锦的心声。

  不过展现在她眼前的似乎并不完整,时断时续,许多细节部分尚未呈现出来。

  这里显然是祝华锦、也就是先前那女鬼的记忆结界。宋恬琢磨,大概等到她的记忆流完,结界便不攻自破,她就可以出去了。

  ……最终画面定格在当日深夜,长命观门前的青铜铃铛敲出不详的响声,祝华锦脱离了孙晓柔的躯壳,本体显形,出现在了道观门口。

  宋恬屏住呼吸,专注地找寻起四周是否开始出现缺口。

  似乎没有什么异常,不过宋恬很敏感地察觉到,有一股力量施加进来,好像来自外界。

  时间窒了一秒,随后她耳边响起了剧烈的风声。

  一柄桃木剑如流星般凌空划过,一眨眼的功夫,将一身红裙的祝华锦,捅了个对穿。

  宋恬周遭的世界开始如碎纸片一般分崩离析,她脚下一空,直直坠入黑暗之中。

  好似一场噩梦,宋恬轻轻惊呼一声,猛地睁开眼睛,正对上一双浅黑色的眼。

  宋恬依旧处于一种混沌的状态,眼睛对着眼睛,直直地看着头上容色清隽的男人,有些呆愣。

  沈槐陌的眉头轻轻一挑,声音凉凉:“你还想在我腿上躺多久……起来。”

  她这才回过神来,侧头一看,才发现自己不知怎么,竟然倒在了沈槐陌的大腿上,头还对着一个尴尬的部位。

  宋恬心下惴惴,赶紧手脚并用爬起,坐在沈大爷身边,有些讪讪:“嘿嘿,不好意思啊……我也不知道怎么躺你身上了?”

  沈槐陌不屑地瞧了她一眼:“你本来靠墙坐着,结果不知道发什么疯,突然叫了一声,就倒在了我腿上。”

  “哦。”宋恬鸡啄米似的点点头,“那,我是怎么到墙边来的?”

  她明明记得当时她离那红衣女鬼祝锦华不远,正位于院子的中央,难不成睡梦中还带瞬移过去的?

  “我揪着你的衣领,一路拖过来的。”

  “……”宋恬一脸无语地看着他,虽说简单粗暴一向是大BOSS的行事风格,可是到了这种程度,就简直是不解风情注孤生的情况了。

  活该他上辈子没有女朋友……宋恬解气地想,又心疼自己身上的道袍,这件好像是原主花重金专门定制的,夏凉冬暖,要是蹭坏了要她上哪儿再找一件去?

  她对着头顶的灯笼,扭头瞅了瞅自己背后,头发没乱,衣服也没有丝毫损伤。

  这是拖过来的?

  不过她很快把这件事抛到了脑后。

  因为院子里,又出现了两个不速之客。

看过《穿书后我被反派大佬缠上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