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神谕 > 7.第七章
  乔雅有一瞬间怀疑自己还在考场上,只是做梦还没有睡醒,挡风玻璃上扒着的那个半透明烟雾色的人只不过是他们遇到的一个考验,因为凌硕他们实在是太冷静了,冷静得仿佛这只是一次普通的撞击飞鸟事件,动动雨刷就能将那“雾人”刷下去。

  然而那个东西显然不是动动雨刷器就能刷下去的,飞机已经爬升到了五百米的高度,按照乔雅的认知,能够凭空出现在这个高度的,不是鸟人就是鬼,再看看这个东西,简直是鸟人和鬼的结合体,并且乔雅在抬头的一瞬间还对上了它的眼神,不知道为什么,乔雅的心“咯噔”一跳,有种不太舒服的感觉。

  直升机被最初的一下撞得横旋了几圈之后居然稳定了下来,朝着既定的方向继续飞行。

  雾人继续稳稳地趴在挡风玻璃前,一时没有什么动作,与机舱内的人静静对峙着。按说,如果它没有什么动作,对直升机的正常航行不会造成太大的影响,顶多就是重了些,碍眼了些,跟添了个行李箱没多大差别。

  大个子蹙着眉问凌硕:“队长,怎么办?”

  凌硕倒是不急:“它们现在已经嚣张道这种地步了?先别急,我倒要看看,它们到底想干什么!”

  “那是什么?”乔雅终于出了声,但她努力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害怕,毕竟凌硕说过她以后就是风行队的一员了,如果现在是第一次他们共同面对危险,她希望自己能够给大家留个好印象,不要被对比成渣渣。

  “这是夜人,也叫雾人”,蓝牙从自己的鞋帮子里抽出一把锃亮的匕首, “据说自古以来就与人类共存的神秘生物,但他们只在夜里出没,并且有催眠功能,所以普通人并不知道他们的存在,虽然人类与他们可以说是共生关系,但向来井水不犯河水,像他们这样对我们主动发动攻击的情况并不多见,这太反常了。”蓝牙匕首拿在手中,准备随时应对突发状况,后面同样做出了戒备姿态。

  雾人虽然是比较理性的生物,但发起疯来攻击性极强,有点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意思,即便像凌硕这样看什么都不当回事的人,面对夜人也不敢掉以轻心。

  “那……它为什么这样看着我?”乔雅道,雾人白色的眼睛像是暗夜中蒙了一层白翳的月亮,直勾勾地盯着乔雅。

  经乔雅这么一说,其他几人也察觉到了不对。这个雾人目测两米的身高紧紧扒在挡风玻璃上,像一只长了蝠翼的蜥蜴,她的意图太明显了,它目不转睛的盯着乔雅,根本就是冲乔雅来的,乔雅觉得,如果它有信子,它约莫会朝她吐信子!

  “别看它的眼睛!”凌硕一面对乔雅说,一面从前面的小储物箱里胡乱抽出一包东西送到乔雅的眼前,挡住了乔雅的视线。那包东西靠眼睛太近了,乔雅不得不往后缩了一点才看清楚,原来这包几乎要拍到她脸上的东西是槟榔。

  “吃一点,提提神。”凌硕说道。

  “哦,好的,谢谢!”乔雅接过槟榔,她很想说她根本不困,就算原来很困,但看见这么一个神仙趴在飞机前面,吓也给吓得精神了。但她没有拒绝,她一个人行动惯了,从来都是形单影只,什么都靠自己,但她本就不是要强的人,现在好歹行动有人指挥,不需要自己伤脑筋,这种感觉还挺好的。

  乔雅乖乖打开槟榔包装,从里面拿出一小袋,拆开放了一颗槟榔进嘴里,然后就陷入了槟榔带来的的噩梦里。乔雅没有吃过槟榔,头次入口的冲击太大了,感觉自己像是被锁了喉一样难受,呼吸变得困难,并且脑袋开始犯晕。

  吃个槟榔还能上头,真是够了!乔雅在暗暗吐槽自己的同时,忙将剩下的槟榔放到一边,从包里拿出纸巾将嘴里的槟榔包了攥在手里,搂着自己的背包转身背对凌硕和蓝牙装睡去了,她要默默消化掉槟榔的锁喉功,同时也让自己犯晕的脑袋休息一下——那个雾人固然可怕,但是她眼下太难受了也顾不了那么多了,而且看凌硕并不是很紧张的样子,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于是她安心的睡了!话说以后队长递过来的东西真的不能乱吃……

  凌硕本还想交代乔雅一些事情,一转头看人家已经搂着背包睡了!睡了!在突然遇袭的情况下,这位风行队新成员睡了!这素质,临危不乱乱中取静啊!说好的提神呢?

  飞机继续飞行,挡风玻璃前面的夜人仍旧没有离开的意思,大个子刚刚动了开启雨刷器将他刷下去的念头,突然“嘭”的一声,机身一晃,挡风玻璃前面又落下来一个雾人。

  众人:“……”

  两个夜人稳稳地趴在挡风玻璃上,透过玻璃静静地与机舱里的人对峙。重力让直升机的飞行受到影响,变得头重脚轻,但直升机好样的,仍旧稳稳地飞着。

  也许是人类天生对自己同类以外的生物普遍脸盲,这两个雾人让人乍一看还以为是双胞胎,因为长得太像了,但后到的这个明显要比先来的那个张扬,它白色的眼睛里闪着精光,脸上是毫不掩饰的兴奋,像盯着猎物一般,死死地盯着乔雅。

  而乔雅装睡装着装着就真的睡过去了,不然可有的怕了。

  一声轻微的撞击声从机舱外传进来,直升机晃了一下,机身往右侧倾斜了一点,不消说,应该是又来了一个夜人,大个子摇摇头,再来几个直升机就不用飞了,该变自由落体了。

  大个子说道:“队长,他们这是要干嘛?学苍蝇叮死咱们?” 

  凌硕哼了一声:“别骂自己。” 凌硕已经基本能够确定雾人此次来访的目的就是乔雅,但是为什么?她一个刚刚在考场上获得优胜的小姑娘——虽然能够获得优胜确是让他感到很奇怪,但是成为一向佛系的雾人的目标就更让人匪夷所思了。

  一声尖锐的指甲剐蹭在金属机身上的声音刺得每个人都是一颤,紧接着舱门隐隐颤抖起来。直升机的舱门被从里面锁死,外面的夜人轻易打不开,但一个肉蹼状的东西硬是顽强的从紧紧闭合的缝隙里钻了进来。

  “嚯,这都可以,够厉害的啊!”蓝牙看着那钻进来的肉蹼惊叹一声,一个手起刀落扎到了钻进来的肉蹼上,肉蹼吃痛,“嗖”一下挣脱匕首的刀锋,缩了回去。蓝牙收回匕首,用布条擦了擦。

  此时雷达已经滴滴作响,雷达屏幕上显示,周边正有无数个不明物体在向他们靠近,红点多得几乎沾满整个屏幕,那是源源不断蜂拥而至的雾人,大个子凉凉道:“队长,你再不说话,我们就等着滚成屎壳郎吧!”

  凌硕:“……”这人就不能拿点好的东西作比喻吗?按雷达所显示的数量,这个规模几乎等于全体雾人出动了,再看了看将头埋在背包上睡着的乔雅,心道这姑娘心可不是一般的大,她不怕坠机吗?这样都能睡得着!

  也许是蜂拥而至的雾人带来的底气,挡风玻璃前的两个雾人终于有了动作,二人吸盘似的手掌紧紧吸着挡风玻璃,开始猛烈左右摇晃直升机,直升机剧烈晃动,如果不是书包做掩护,乔雅的头怕是要在舱门上撞出一个大包来。

  “全方位声波攻击吧!”凌硕道。

  大个子:“说话要……是,队长。”

  随着大个子按钮按下,直升机的表面开始起了变化,原本光滑的表面迅速转化成一个个簇拥的小喇叭,像一个个眼睛布满机身表面,整个直升机变成一个巨大的复眼,声波启动,每一个小眼睛都对外发射着特定频段的声波,针对雾人特定的声波音频干扰以全方位立体球状波纹向四面八方辐射开来,最远辐射范围可达五千米。

  声波跳跃着荡漾开来,以人类无法察觉的频率对雾人发动着最致命的攻击,声波一经启动,最先受到冲击的是机身上的夜人,只见挡风玻璃上两个雾人先是一颤,接着迅速瘫软,手足失去控制,从挡风玻璃上滑落,然后像两片羽毛,从挡风玻璃上滑了下去。

  周围蜂拥而至的雾人在声波干扰下,由近及远,犹如遭遇蚊香熏陶的蚊子,全无招架之力,一眨眼的功夫就从空中坠了下去。雷达上的红点很快减少,十五秒后,一个不剩。

  直到最后一个红点消失,凌硕才说:“停止攻击。”

  声波攻击是对付雾人最有效的攻击之一,但同时也会对周围的其他生物以及其他大多数夜生生物构成伤害,因此凌硕任风行队队长以来,极少使用声波攻击。虽然只是短短十五秒的时间,但对周边的生物已经足够够成伤害。好在,他们还没有离开东二区的范围,东二区以东至海岸线,整个丹洲陷落区已经死气沉沉,可以引起他们关切的东西已经很少了。

  大个子:“收到。”

  声波停止,航线已经畅通无阻,直升机恢复正常飞行。

  乔雅睡眠很浅,槟榔带来的头晕还不足以让她沉睡,大个子中气十足的一声“收到”让她彻底醒了,头还是晕的,咽喉还是很难受,并且她觉得自己晕机了,恶心,很想吐。

  乔雅将这突如其来的不适归咎于凌硕给的槟榔,看来她真的真的不适合吃槟榔,她下意识往前面看了一眼,就像是每次坐公交车都密切注意前方路况一样,只是前面一片黑漆漆的,什么也没有,乔雅这才想起来,前面趴在那里的那个雾人不见了。

  “唔,他们走了?”乔雅问。

  警备解除,机舱内的人都恢复了轻松的姿态,蓝牙已经将匕首收回了鞋帮子里,他对乔雅笑道:“这样你都能睡,佩服佩服!只可惜你错过了精彩的一幕。”

  “呵呵,真是可惜。”乔雅苟惯了,对打斗场面从来都是队避而远之,因此心里很庆幸自己错过了,但是面上并未显露,又问:“那有人受伤了吗?”

  蓝牙灿然一笑:“哪能,也不看看我们是谁!”

  “呵呵呵……厉害厉害,我是说,雾人……他们有人受伤了吗?”乔雅继续天真的问。

  风行队全员:“……”

  乔雅察觉到自己问了个不大友好的问题,不由得暗暗吐了吐舌头。

  蓝牙“嘶”了一声,有些捉摸不透地看着乔雅努起嘴,斟酌了一番道:“嗯……它们应该……有点问题,你也知道我们风行队从来箭无虚发,额不过对他们来讲也只是暂时丧失行动能力,稍微调整个五六七八天应该就会好的……”蓝牙头一次觉得自己好像犯了罪过,说完拿眼觑凌硕,凌硕刚毅的脸上少见地出现了懵逼的表情,什么时候他们还要关心起夜族的死活来了。

  乔雅心思单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刚才只是随口随心而问,并没有考虑那么多,看蓝牙点了点头, “嗯”了一声,想了想又说:“那你能不能跟我讲讲你们风行战队的事,我对风行战队没什么了解,虽然偶尔听人说起过,但是也听不全,也没人愿意跟我说,所以,能不能给我讲一讲?”乔雅长相甜美,声音轻柔,给人感觉很乖巧懂事,一看就是不会胡乱添麻烦的那种,如果不是她的家世,她一定会得到更多人的喜爱。

  东二区以东至海上百里,是丹洲的行政区域,受到人为阻隔,也被称为陷落区,与外界失联已经几十年,信息闭塞可想而知。但自五洲联合政府决定在陷落区开辟考场以来,就注定了陷落区里面的人必然会接收到相应的基础知识,像风行战队的事迹应该是划重点的知识,乔雅怎么像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蓝牙很奇怪,这样一个懵懵懂懂的小姑娘,看起来也是弱不禁风的样子,如果不是智商达到一百八,或是有什么隐藏技能,蓝牙真的想不通她究竟是怎样拿到优胜的,好奇啊好奇!

  不止蓝牙好奇,乔雅此言一出,成功地引起了机舱内所有人好奇,在各种诡异事件频发、夜族越来越猖狂、五洲国越来越尚武的风气背景下,不清楚风行队战绩的人简直是稀有动物,而且参加考试的人,几乎全都做着进入风行战队的梦,但是看看乔雅,她真的是一脸懵啊,即便陷落区已经没落到了钻木取火的地步,也还是能够交流信息的吧,艾乔雅,你是怎么做到闭目塞听的?

  蓝牙沉吟一番,对乔雅说道:“这有什么不行的,反正加入了风行战队,战队历史也是你的必修课,跟你讲讲就当给你上课啦,但是说好了,听我说完了风行队,你也要给我们讲讲你的故事哦?”蓝牙一脸无害地朝乔雅眨眨眼。

  乔雅心想她一个普通女孩子平淡甚至可以说是无聊的人生,能有什么可以拿出来说的?但是如果说自己的人生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事会不会被鄙视?

  乔雅微笑着,内心一片空白。

  蓝牙右手往左手掌心一搭,“啪”的一声,摆出了说书先生的架势,在飞机的轰鸣声中开了讲:

  “要说风行战队,还得从夜生生物开始说起,夜生生物你知道的吧?不知道?怎么连这个都不知道!……额……好吧,这里所谓的夜生,并不是字面意义上的夜里出生,而是为了与我们所认知的生物做区分的一个特定称谓。

  “我们通常将他们成为夜族,但夜族其实和我们人类生活在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唯一有联系的一点,大概就是共生在同一片大地之上,共同以我们脚下的这片大地作为落脚点了,但是其实除了落脚点一致外,夜族与我们生活的世界在时空上是完全错开的,他们是另一个世界的人,有自己的生存体系和生命法则,即便活动的时间和空间上与我们的世界偶有重合,也不会相互干扰,简单点说,人类与夜族,在各自的世界里都是真实的、有实体的,但二者如果有时空上的重合,那么相互就都是虚幻的、影子一般的存在,即便有人是偶尔看到夜族,也会自动将其当成自己的错觉或者幻觉或者梦境来处理。”说到这里,蓝牙停顿下来,眼神探究地看着乔雅的脸。

  其实夜族乔雅多多少少听过一点,但是不全,父亲也没给她讲过,所以她一直以为夜族是鬼怪一类的东西。

  “夜族并不是一个单一的族类,也有低等生物和智慧生物之分,例如刚才袭击我们的雾人就是夜族里的高智慧生物,但是一般来说雾人是很超然很理性的,他们极少攻击我们,额,我这样说,你你能听得懂吗?” 

  乔雅正在消化自己刚刚听到的奇闻,发觉蓝牙停了下来,抬眼一看,就看见蓝牙的绿眼睛正盯着她,乔雅:“嗯?怎么了?”

  “听得懂吗?”蓝牙真诚地问。

  乔雅:“……听得懂,你说得很好。”好想拿个镜子照照自己脑门上是不是贴了个“傻”字。

  蓝牙满意地点点头,继续道:“按照人类与夜族互不干扰的法则来讲,人类与夜族基本上是不会产生交集的,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两个世界的壁垒被打破了,规则出现了漏洞或者说裂缝,夜族开始以实实在在的形态出入于人族的生活,失去了原有世界的保护,迷失在人族世界的夜族被当成了可怕的异类,许多地方相继爆发夜族伤人事件,引发大面积恐慌,当局不得不成立一个专门小组,应对夜族的袭击。”

  “这个小组就是风行队?”乔雅问。

  蓝牙:“是的,自夜族袭击事件初发以来至今,夜族就一直是五洲最大的祸患,风行队确实是针对夜族袭击而专门成立的,但其实风行战队最早的前身是伏魔军团,也叫风行道,是五洲国联合之前,五洲十六国时期已经建立起来的专门应对古时魔物的民间组织,在民间拥有极高的威望,五洲十六国你知道吗?”

  其实除了夜族和风行战队,乔雅对其他的历史知识都是很熟稔的,因为她的父亲就是一个历史老师,对除了被强行隔离后的外面世界不熟悉以外,对以前的历史十分通透。

  不等乔雅回答,蓝牙自顾说道:“还是先说说东安大陆吧,我们的东安大陆幅员辽阔,一共划分为五个洲,分别是眉、叶、文耀、齐、丹五个州,所谓一洲一国呢就是指一个洲统一成一个国家,但早在一洲一国之前,东安大陆上其实存在很多个小国家,到后来的五洲十六国,再到后来的一洲一国,再到现在的五洲联合国,是一步步走向融合一统的。

  “风行道在五洲十六国时期初步成形的民间组织,结构松散,但拥有一大批异能法师,这些异能法师平时隐匿在普通人里,只有遇到魔物乱世的时候才会现身,各国一直都有收纳风行道为己用的想法,但异能法师是一帮江湖散人,也许是闲散惯了,受不了管束,所以官府的吸纳一直都没能成功,之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随着魔物逐渐减少,异能法师也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风行道也就成了传说。夜族袭击的大面积爆发,使得风行道重归人们的视野,当局趁热打铁建立了以风行道异能法师为主力的风行战队,只不过经钻石虫一役后,风行战队里的异能法师们就彻底消失了——公主是仅存的一颗遗珠,要不是亲眼看见公主御风,我真怀疑风行道和异能法师都是编出来唬人的,对了,忘了告诉你,公主是我们队里的唯一的风师,主要负责干扰敌人,可厉害了,没事不要招惹公主啊!至于风行战队的事迹,你之后可以在队刊《风行纪》里面看到,我就不一一给你列举了。”

  听到这里乔雅突然很想转头去看看坐在她身后的公主,她只知道公主是一个俊秀冷酷的年轻人,怎么也想不到他竟是一个风系法师,崇拜之情油然而生,真想叫他卷个龙卷出来看看!但一想到公主那张冷酷的脸,呵,算了,不敢。

  异能法师乔雅是知道的,从前母亲和弟弟还在的时候,父亲就经常给他们讲历史故事,故事里的主角就是那些异能法师们。异能法师分为五大系,分别是风系、水系、金属系、雷系、木系,这是最普遍认知的五大系法师,但还有一个最为稀有也为不为人熟知的异能系,这个系的异能师叫做牵引者,至于每每问道这个牵引者是做什么的时,父亲总是高深莫测地一笑,乔雅一度怀疑父亲是胡诌的。

  乔雅道:“那夜族爆发伤人事件是在什么时候呢?”

  蓝牙道:“大约在一百年前吧。”

  乔雅陷入沉思:“有一点我不明白,你说夜族与人族虽然立足于同一片大地生存,但其实根本就是两个世界,而这两个原本互不干扰的世界,突然有一天出现了漏洞,或者说崩裂,使得其中一部分夜族不得不在我们这个世界逗留,他们之所以会攻击人类,很大因素是由于失去了原有世界的属性,同时也失去了原来世界的保护,彻底地成为了人类世界中的异类的缘故,有个自己的世界就在身后,但是不得其门而入,这种感觉应该是很绝望的……”

  乔雅不知怎么的,突然心里很柔软,“但是为什么两个互不干扰的时空会出现裂缝,其中必定是有什么原因的,也许找出这个原因,夜族的问题就能平息了呢?”

  乔雅此话一出,机舱内的人陷入了沉默,不得不承认乔雅这个小姑娘看起来懵懵懂懂不谙世事,但看问题真的是一针见血。这个问题他们当然思考过,但是上下求索几十年仍旧不得其解,退一万不讲就算是他们找到两个世界错乱的原因,他们要怎么修复呢?打怪他们是一流,但是修补时空裂缝、恢复世界秩序科有点难为他们了。

  “还有就是,为什么从前的异能法师,夜族爆发之后都消失了呢?这种关头不正是他们大展身手的时候吗?为什么一个个的都不见了,这根本说不通啊!”和极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并没有注意到大家都很沉默,风行道的异能法师本就是最初风行战队的主力军,他们的出走甚至消失对于风行队本身就是一个谜,他们自己都不知道,外人更无从知晓。

  “另外”,乔雅顺着自己的思路继续说道,“可能我年纪小,见识少,很多事我都没见过也不懂,但像你们说的,夜族大面积袭人事件,为什么并没有在盛城爆发过,不仅没有爆发过,我连听都没听说过,这说不通吧?”

  蓝牙颇有唏嘘意味地长叹一声:“这个呀说来就话长啦,真要听三天三夜也讲不完!”

  乔雅抱紧了自己的背包,换了一个舒服的坐姿,说道:“那你就长话短说吧!”

看过《神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