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神谕 > 8.第八章
  “为什么盛城及其周边并未爆发大规模的夜族伤人事件,这还得从四十年前的盛城之乱说起。五洲联合国成立至今将近两百年以后,其期间夜族伤人事件时有发生,但是并没有到爆发的地步,当时的政府为了不引起恐慌,对外只宣称是暴徒的恶意袭击,将事件压了下去,伤人事件被当做恐怖袭击处理,直到一场灾难的爆发。

  “我之前说过,夜族并不是一个单一的族类,他们包含了低等生物和智慧生物,智慧生物有理性,通过科技手段是可以沟通的,低等生物则不然,疯狂起来很难控制,一个弄不好就很容易演变成灾难。

  “四十年前,西南文洲出现了一种夜族甲壳虫,这种虫子色泽亮丽,外形与我们熟知的金龟子极为相似,但不同的是这种虫子的坚硬程度堪比铁甲,用铁锤都砸不烂,因而人们给这种虫子起了个名字,叫做钻石虫。钻石虫名字很好听,外形也很讨喜,刚开始时还有人将钻石虫当做宠物饲养逗玩,但是他们很快发现,钻石虫不仅不适合当宠物养,它们简直太可怕了,它们吃铁,吃铁你知道吧?所有你能想到的铁制器具——关它们的笼子、房屋、桥梁、汽车、船舶,等等,凡是铁石制品,在他们收割机一样的口器之下全都不能幸免,经钻石虫扫荡过后的地方,铁制品都只留下一堆被蛀空的壳子。 

  “钻石虫以钢铁为食,好巧不巧,我们五洲大陆,正好有数不尽的钢铁来供养钻石虫,有了充足的能量,钻石虫以惊人的速度迅速繁衍,转眼之间就成了比蝗灾更可怕的灾难。

  “虽然钻石虫不吃人和草木牲畜,但这种虫子口器锋利,极易伤人,破坏力极大,它们不仅不怕杀虫剂,不怕腐蚀剂,不怕火,几乎什么都不怕,面对这种可怕的虫子,生命和财产的安全都不能得到保证,没人能安心度日,人们恐慌极了,纷纷要求当局采取措施,将这种可怕的虫子从东安大陆彻底清除。可是钻石虫大家都是头一次见,即便是当局一时也束手无策。正是以这次钻石虫灾为契机,五洲国爆发了合并以来的第一次内乱,示威的人群围攻了总长府和盛城政府大楼。

  “原本只是要求清除钻石虫的一场示威,后来因一个激进者的开枪演变成一次□□,五洲国总长在此次□□中中枪身亡,□□直至军队出动镇压才得以平息,然而那次□□竟导致了数十万人的伤亡,你没听错十万级的!也是从那次□□以后,盛城所在的丹洲——也就是东一、东二区被人为隔离,东安大陆上所有的钻石虫被驱赶到丹洲,盛城的破败一方面是内乱引起的,另一个很大的因素就是钻石虫了。

  “钻石虫不仅让人类恐慌,就连夜族也对之极为惧惮,因此在钻石虫到达寿命上限、自行消散前,钻石虫肆虐的地方是很难看到其他夜族的身影的,这就是你为什么在盛城没有见过夜族的原因。”

  蓝牙一口气说了很多,乔雅从头至尾都安静地听着,但她越听越觉得不可思议,眉头也越皱越深。原来曾经五洲之都的盛城,竟然是因为一场□□衰败的,而那场□□最初的起因却是因为钻石虫!并且这样可怕的钻石虫,他们解决的办法就是隔离出一个地方,供钻石虫猖獗肆虐直至达到寿命上限而消亡!在丹洲……在盛城……肆虐到自行消亡!

  父亲总说盛城以前美不胜收,只是破败了。乔雅一直都不信,在乔雅将近十七年的生命里,所看见的盛城不过是一个满目疮痍、荒凉落后的陷落之地。乔雅总是想着有朝一日能离开这里,她不曾想过,在钻石虫灾之前,盛城也东安大陆上每一个人的心之向往,她每次说要带父亲去一个新的地方开始新生活时,父亲总说,他就在盛城,哪也不去。

  “所以做出这种决定是因为别无选择了?既然东安大陆上有那么多未知空间场,为什么不能将钻石虫赶到里面去,为什么要牺牲一个洲来换取另外四洲的安宁,这样的安宁,他们享用的可还安心?”乔雅的声音淡淡的,听不出情绪。

  东安大陆上有许多错乱的空间场,在这些错乱的空间场中,有些可以容人通过的,称为安全空间场;有些空间场里面空间叠加错乱、时序颠倒,是人所不能踏足,否则就有去无回的,这些称为未知空间场,乔雅的考试用的就是经过人力干预后的安全空间场,虽然有一定得危险系数,但是存活率要比危险空间场大上许多倍。

  乔雅想起自己所经历的三场“神谕之光”大考,哪一次不是九死一生,“存活率”一词已经说明了一切,就这,还被称为是安全空间场。

  敏锐的蓝牙还是听出了乔雅话里的嘲讽意味,解释道:“那时的技术手段还没有办法准确区分安全和未知空间场,对于人们而言,所有的空间场都是死亡金三角,而未知空间场极不稳定,稍有不慎便会起力场变动,进而引发周边气象和地质灾害。一场地震与一场虫灾同样可怕,甚至有可能更可怕,对于未知,人们不敢冒那个险。

  “你也许不能理解为什么要将盛城隔离起来,钻石虫爆发期间,一直有传言说总长有一位大异能法师挚友兼幕僚,叫做俞白先生,他有办法可以清除钻石虫。传言说这位俞白先生是个超级异能法师,拥有号召各系异能法师的力量,他一人之力也许并不足以对付钻石虫,但是只要他将整个东安大陆上的异能法师全部召集起来,一定可以清除钻石虫。

  “传闻说得有板有眼,那时候人们已经临近崩溃,但凡有一线能生机都会毫不犹豫的当救命稻草抓住,这个的消息一夜散开,各地的民众纷纷前往盛城请求总长将这位俞白先生请出来治理虫灾,但是人们在总长府请命一天一夜都没有得到总长的答复,人们开始质和控诉疑总长不作为,直到第三天,总长在各方压力下出现在了盛城市政大楼前的演讲台上,总长说道听途说未可尽信,请大家理智,冷静,共同商讨应对钻石虫的办法,可是激动的民众根本不听总长的辩解,只一浪一浪地质问他为什么不交出那位俞白法师,在激越纷乱的声讨中,不知是谁朝总长开了枪,子弹正正打在总长心口的位置……”

  说到这里,蓝牙停顿了一下,仿佛觉得机舱里的空气有些沉闷,他轻轻呼了一口气,而后继续说:“人们失去了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纷纷归咎于那个隐匿在人群里开枪的人,归咎于总长,归罪于盛城,冲突一触即发,从各地涌入盛城的人们发疯了似的对盛城里的一切进行打砸,那个时候人太多了,由于防范等级不够,戒严的武装警察并没能阻止民众冲突……民众围攻盛城是五洲国成立以来以来最大的危机,打砸持续了一天一夜,直到军队出动镇压才得以平息,但暴动平息了,民众的怒火却没有平息,人们需要一个交代,当时的副总长顺水推舟,顺应民意,最后促成了盛城的隔离……趋利避害是所有生物的本能,就算是人也不能例外,当人们嫉妒恐慌时,需要有一个出口将这种恐慌倾泻……”

  “……所以盛城就这样变成了恐惧倾泻的出口吗?”乔雅平直地说道。可笑,可悲,可叹!好像盛城的孩子就不是孩子,丹洲的人就不是人一样。

  蓝牙还想解释什么,张了张嘴,却是什么话也说不出口了。他无法感同身受地体会乔雅的无奈,无法体会盛城、丹洲的绝望,他们被隔离起来,被猖獗的钻石虫逼迫到地下生存的恐惧,他,他们,永远无法体会。

  乔雅转头看向漆黑的窗外,五百米下的丹洲大地,曾经五洲之上最为繁荣的土地,如今一片死寂。作为曾经东安大陆上最重要的城市之一,盛城拥有最为完备的防空系统和最为充实的物资储备,钻石虫如蝗虫般肆虐的岁月里,人们靠躲在人防中按人头分配储备物资小心度日。一晃就是十几年,等钻石虫自行消亡,人们从防空洞里出来的时候,看到的世界已经不是原来的世界了。

  在父亲的眼中,苍凉破败的盛城仍是最他最爱的盛城,好像什么事都不能消减他对盛城的热爱,乔雅当时不能理解,直到现在,她离开了自己生活的那片土地,一砖一瓦都是那么熟悉的盛城,才明白,即便荒凉贫瘠也是自己的故土,离了故土的人,去到哪里都是客。飞在五百米的高空上,乔雅对这片曾经深深厌倦的土地生出了不舍。

  东二区、丹洲、盛城难道就这样一直陷落下去吗?钻石虫已经自行消亡,难道盛城就不能解除隔离吗?盛城不该承受这样的磨难的,盛城的子民也不该承受这样的磨难……

  乔雅的心情变得很沉重,她后脑勺抵头枕上,声音轻的像蚊子:“钻石虫已经消亡了十几年,至少在我记事以来就没看到过,为什么不对盛城解除隔离,盛城还要这样多久?”

  蓝牙继续沉默,凌硕道:“国会每年都会对是否解除对盛城的隔离进行投票,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投出一个乐观的结果……多数人还是担心钻石虫残留寄生,一旦解除隔离,有可能会卷土重来。”

  “哈!”乔雅已经不想再说话,眼下她只觉得风行队与那些投反对票的狗子没什么两样,他们对将丹洲隔离成陷落区的做法没有任何疑议,对自己深陷水火的同胞没有半分怜悯,甚至觉得隔离这个办法合情合理,他们是一伙的,沆瀣一气,不可理喻。

  气氛陷入尴尬,蓝牙没想到解说风行战队的辉煌历史最后会演变成这样,不仅没赢得赞美和追崇,反倒像自己做错了事,心里甚至没来由生出几分惭愧,机舱里的气氛冷得几近凝固。

  “滴滴滴”,大个子的通讯器及时提示有个通话请求,大个子接入,一个中规中矩的声音透过电波传来:“这里是总指挥室,凌硕队长,收到请回答。”

  凌硕从乔雅带来的冰冻气氛中解脱出来,清了清嗓子道:“我是凌硕,请讲。”

  “凌队长,接到任务目标后请立即返回总部。”

  凌硕皱起了眉头,应道:“收到。”

  雾人突然发动袭击,总部急吼吼催促返航,这其中定然有什么关联的,凌硕不由得偏过头去看了看乔雅,唔,乔雅脸上挂了霜似的还在生闷气,眼神透过舱门的玻璃望向漆黑的夜空,像是被劫持的人质对他们这帮劫匪充满了鄙夷,别说,小小呆呆的一只生气起来还真让人束手无策,凌硕心中不禁失笑,这个看上去软软糯糯的小姑娘,竟然有这么大的魔力,能让口若悬河的蓝牙哑口无言,能让人自惭形秽,能让人发自内心的想要保护她,这是什么魔力?

  大个子问:“队长,还是回营部吗?”

  凌硕回过头来坐正了,望着前面茫茫夜空:“回营部。”

  风行战队受五洲联合国军部管辖,但独立于三军之外,拥有单独行动、自行调配的权利,这次是军务总秘书长亲自下达的接乔雅回总部的命令,凌硕接到命令的第一反应是“关系户,背景强大”,但见到乔雅以后凌硕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尤其是乔雅父亲的去世,她甚至没有一个亲朋来帮忙操办丧事,只得将父亲匆匆火化安葬,几天的观察下来,凌硕慢慢否定了自己的推断,但是如果不是关系户,乔雅究竟凭的什么让总部出动风行队来护驾呢?凌硕想不通,而命令也只有只言片语,根本看不出什么头绪,好在秘书长只是叫风行队将乔雅带回,并没有特别硬性的要求,这给了他游刃的空间。

  凌硕沉默一阵后再次转头,对仍旧处于低气压中心的乔雅说:“事已至此,也没有更糟糕的了,但事在人为,想要改变现状,只有一点一点不断地努力,总有一天会到达你想要的结果。不管怎么样,不管过去如何,不管将来如何,不管你想做什么,风行队都给你撑腰。”

  乔雅闻言一愣,转过头来,看着凌硕愣了片刻,又看了看蓝牙,她刚才的情绪外露太过明显了,言语之间竟将他们当成了盛城陷落的祸首,这样的连坐明显是不对的,他们看起来不过是二十七八岁的样子,大□□的时候他们和她一样,还没出生呢!她跟他们置什么气呢?这样一想,乔雅又觉得自己有些过分了,不禁有些赧然。

  凌硕将乔雅神色的变化看在眼里,又道:“以后你就是我们风行队的一员了,风行一体,你尽可以把战队当成自己的家,我们就是你的家人,我们生死不弃。”

  凌硕看着乔雅的眼睛,凉薄的唇划过一抹微笑,乔雅准确无误地接收到了冷酷队长送来的鼓励。家人,生死不弃,乔雅心底的情绪被这简单的两句话勾了出来,一瞬间酸了鼻子,这说起来简简单单的两样东西,来自才认识一天的陌生人之口,却如同誓言和承诺一般,不论是否是客套话,都令她的心有了暂时的栖息之地。

  “谢谢你们。”乔雅发自内心地说道。

  凌硕点点头,然后转了回去。

  大个子突然从椅背旁边伸出头来,对乔雅道:“小乔啊,你看,我们队长对你多有心,给你说这么多好话,你可得好好听队长的话哦!”

  “你是不知道,我刚加入风行队那会,队长看我可不顺眼了,说我加入风行队好像多委屈似的整天哭丧着脸,我多冤枉,我这人就着长相没办法,我还被罚去把整个寝室楼的地板擦了一遍,啧啧,那个时候的队长真是丧心病狂,要是你早点来就好了,看看现在,队长已经学会照顾人了呢!呵呵!”

  大个子长着一张忧郁的脸,惯爱老生常谈,虽然和大家同辈,年纪也差不了多少,但大家都拿他当上一辈的人,凡事让着他。

  大个子说完,蓝牙小刀甚至公主终于忍不住爆发出一阵“哈哈哈”的笑声。

  乔雅:“……”

  大个子:“笑什么你们,队长都没发飙,说明队长认同我说的话!队长你说是吧”

  蓝牙等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是是是是是是……“”

  凌硕内心抽搐,却被逗乐了,忍不住抿着唇笑了起来。

  蓝牙好像打开了新世界,刚刚的不愉快已然抛到了九霄云外,突然又很高兴起来:“哈哈,风行队里有女队员啦,开天辟地新世纪啊,怎么样,头儿?我们的队服是不是应该重新设计一下?寝室的装修风格要不要变一变,甜美风考虑一下?还有我们以后是不是就不用吃难吃食堂饭了,乔雅一看就是个心灵手巧的,我现在都可以列一长串我想吃的菜单了,乔雅,你都会做什么菜,我们有自己的小厨房,食材一应俱全,你可以随意发挥哟!”

  乔雅:“……唔,我会做馒头,天天给你做馒头怎么样?”

  “噗”——机舱里爆发出对蓝牙无情的嘲笑。

  蓝牙:“……额,也行,只要是你做的我都能吃下去。”

  乔雅看向窗外,忍不住弯起了嘴角。

  从前在家里,不论乔雅做什么,从西雅那里得到的反馈都是难吃、恶心、毒药、猪食不如……现在,有人愿意赏脸,无条件接纳她的一切,这是她做梦都梦不到的一天。

  这是乔雅人生中最糟糕的一天,也是最美好的一天。

  机舱外茫茫夜色,星辰在云端露出了光辉,乔雅在心底对自己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看过《神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