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花涧肆记 > 拾叁◎生活,带点绿色

拾叁◎生活,带点绿色


  沈檀是早上九点零七的航班抵达上海虹桥机场,洛澄起了一个大早,捂上了棉服就要出门,洛琰还在睡梦里,就听见隔壁有震动响起,洛琰迷迷糊糊爬起来,闭着眼睛推开洛澄卧室大门,却发现人不见了,手机却落下了,一个劲的震动,怕不是什么紧急案子?

  洛琰眼睛也没睁开直接接通了,还没开口问,就听电话那头传来个女人声音,急匆匆的说道:“洛澄今天有事,我们老地方见……”

  “啪”一声,对方又匆匆挂断了电话,洛琰手有些僵硬,低头看了看手机上的备注,瞬间清醒过来,眯起眼睛,坐在床上思考片刻,就又听见外头有人噔噔噔跑回来,一进门就看见洛琰皱着眉头看着自己,那目光颇有几分压抑……

  洛澄心里“咯噔”一下,该不会又有什么紧急案子了吧?

  上海虹桥机场内,沈轻罗静静等着哥哥航班落地,时不时回头看了看身后。

  洛小梨不是说洛澄也要来接机的么?怎么都到时间了还没有人影呢?

  眼前的人多起来,航班已经落地,沈檀拉着行李箱跑出来,第一眼就看到了沈轻罗,激动的招招手道:“轻罗,洛澄呢?”

  沈轻罗看着沈檀一个劲的往自己身后看,不觉皱起眉头,收敛起笑容咳嗽一声:“嘿,这个语调不对啊。”

  沈檀察觉沈轻罗语气不对,赶紧低头笑道:“没有没有,他可能有案子,没事,我们先回家,我给你买好多礼物………”

  沈轻罗默默在心里翻个白眼,我信你个鬼!

  沈檀一路心不在焉的刷着手机,沈轻罗在一旁思考了一路人生,越想越觉得自己的直觉应该没有欺骗她。

  她记得她哥哥真的没有谈过恋爱,也仿佛真的没怎么和女孩子打过交道……

  如今只是见了洛澄一面,就这样放在心上惦记着,这风向好像真的不大对啊。

  作为一个写小说的职业病,三十分钟的路程足够沈轻罗脑补出一部三十万字的小说了,只是沈檀似乎没有察觉只是心不在焉,甚至还有一些小情绪的叹叹气。

  沈轻罗看在眼里,不自觉的说道:“要不你打电话问问?”

  沈檀眼睛一亮,随即又暗了下去道:“万一出案子呢,算了。”

  “那他要是睡过头了呢?”

  “……………”

  沈檀觉得,言之有理。

  电话通过去,一声,两声,三声…没人接听。

  果然是有事情,沈檀心里有些失落,快要挂断的时候却忽然被接听起来,只是电话那头的声音却是有些陌生。

  沈檀有些怀疑的看了看自己的手机确认没有打错电话,还没有说话,就听电话那头说道:“我是洛琰,我们应该还不认识。”

  沈檀听后知晓了,洛小梨有三个哥哥,这个应该是老二,于是沈檀客气道:“洛澄在忙么?”

  洛琰扶了扶镜框,压低了嗓子说道:“没有,他在……疗伤。”

  “什么?受伤了?”沈檀忽然提高些许音量,又一个高潮在沈轻罗脑补的剧情里奔腾而来。

  “不是这个意思,”洛琰简单解释了一句,“我一会要去上班了,等会我把地址给你发过去,如果你方便可以过来看看他,他今天休息。”

  “好,好的!”沈檀听后赶忙答应,也不自觉的点头,沈轻罗听着语气不对,见他挂了电话便问道:“怎么?出事了?”

  “不知道,”沈檀心里有些忐忑不安,看着洛琰发来的地址出神,沈轻罗便说道:“要不你直接过去吧,我把行李箱给你带回去。”

  沈檀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

  匆忙忙的又叫了一辆车,沈檀便去往了洛家,到了门口,与刚刚要出门的洛琰擦肩碰个正着,洛琰不留痕迹的打量了沈檀一眼,心里暗暗明了,回头把门打开,拍了拍沈檀说道:“进去吧,靠你了。”

  沈檀有些狐疑的看了看洛琰一眼,殊不知洛琰只是觉得,活着的人,实在是太麻烦的,爱恨情仇,永远没办法干干净净,透透彻彻的,还不如他的法医科,清清静静。

  沈檀进了门,只见里面是复式双层,在一层转了一圈,透过虚掩的卧室房门,沈檀看见了有个黑影蜷缩在一堆巨型毛绒玩偶里,若不是仔细看,竟然真看不出来那下面还有一张床。

  轻轻推开门,沈檀便看到了洛澄的房间里,衣柜是灰色的,电脑桌是黑色的,墙壁是白白的,床单被褥也都是灰色系的,只是这床上……

  亮黄色的皮卡丘,海绵宝宝,粉红色的顽皮豹,派大星,绿色的大恐龙,灰色的海豚,还有小猪佩奇,整整齐齐一家人都排在床边。

  沈檀看着眼前这巨大的反差,哭笑不得,他原本以为,那个穿上警服身手矫健,敏锐凛然的刑警队长,和路灯下叼着烟大大咧咧踢石子的那个童心未泯的人,很有反差,却不曾想,真正的反差却在卧室里。

  简单干练的黑白灰下,居然还藏着一个毛绒绒的世界。

  坐到床边,沈檀推了推洛澄说道:“怎么了?”

  洛澄神情恍惚的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忽然听见耳边有传来熟悉的声音,一偏头,就看见沈檀正好奇的打量着自己。

  洛澄的声音很是沙哑,冒出来一句:“回来了?”

  沈檀点点头问道:“你这是,怎么了?”

  洛澄长叹一口气,从床上坐起来,顺手从床上拿起来一个仙人掌盆栽的小抱枕,顶在了自己头上,哀怨的看着沈檀道:“你看,头上有什么?”

  沈檀不明所以,把抱枕拿下来看了看,忽然明白了什么,有些尴尬的看了看洛澄道:“你………被戴绿帽子了?”

  洛澄听了愣神许久,突然冷笑一声:“我已经收到第二顶了。”

  说罢,洛澄的身体又直挺挺的躺了下去,淹没在了玩偶堆里。

  沈檀默默抱着那个仙人掌的抱枕,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不过片刻,玩偶堆下的洛澄幽幽开口道:“我可真是,每次冬天最冷的时候,都能够拥有一顶免费的帽子,我看起来很弱不禁风么?”

  沈檀没谈过恋爱,也不知道怎么劝,但是他知道很多事情说出来或许会好一些,便开口问道:“那……因为什么原因啊?”

  “第一次,那个说我工作太忙,晚上时间不固定,满足不了她,呵,多么冠冕堂皇的台词?”

  洛澄语气里带着绝望和自嘲。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花涧肆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