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无畛崖 > 第六章 孤鸾之命(6)

第六章 孤鸾之命(6)


  鱼小淮的脑子以十万转速每秒急剧运转,最终以一个标准假笑收场,伸出手,左眼皮跳了跳,“你好,你好。”

  汪——

  梅至简怔住,眉头轻皱,缓缓伸出手,指尖触到鱼小淮温暖的指尖便快速收了回去。鱼小淮浑身过电般,天啊,她竟然碰到了阎王的手。鱼小淮睁大眼,抬头凝视,难以置信的目光恰巧遇到梅至简垂眸而视的清淡目光,四目相对,他道:“很奇怪吗?”

  看起来是很认真地问道。

  鱼小淮摇摇头,又小鸡叨米似的点点头。

  “和电视里说的很不一样。”她重点强调了下“很不”二字。

  梅至简兀自笑出声,头枕双手仰躺在屋檐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悠然道:“哪里不一样?”

  鱼小淮努努嘴,“电视里的阎王都面目狰狞,不像你这般……”鱼小淮顿了顿,心跳加速,当面夸一个男子,她的老脸一热,“好看吧。”

  好看吧。

  这样的词用在他身上谦虚得过于寒酸。

  心里想的是,妈呀,这男的也太好看了吧,坐在他旁边连呼吸都感到粗鄙不堪,庸俗至极。

  鱼小淮心脏砰砰乱跳,暗暗念叨“淡定,淡定。”

  梅至简笑得更开怀了,温柔的笑声似一阵清风抚过鱼小淮滚烫的脸颊。鱼小淮索性和他一样仰躺在屋檐上,避开他审视的目光。

  “那天你等的神仙来了吗?”鱼小淮刻意寻了话题,再讨论下去她的老脸要滋啦滋啦地煎出油星儿了。

  梅至简笑道:“来了。”

  鱼小淮犹疑着“哦”了声,试探问道:“是天庭里巡查的神仙吗?像人间的检察院一样。”

  “这个比喻很恰当。”梅至简仰面望着天,静谧地闭上眼,慢声道:“就像检察官一样,巡视地府的情况。”

  “哦。”她附和道。

  又静谧了良久,身旁那人恰似无意道:“你在人间过得好吗?”

  惊!

  阎王爷居然会聊家常?

  鱼小淮的三观又被突如其来的天雷重塑了一遍。

  刚刚才渐渐平息地心跳又突突突地诈尸般兴奋起来。鱼小淮开始回忆自己这短暂的一生,“小时候呢,就是天天学校家里两点一线,工作之后呢就是单位家里两点一线。”

  想想也是单调,为了不显得这一生太过苍白,又补充道:“偶尔和父母拌拌嘴,吃点好吃的,和朋友聚个会什么的,人生嘛,就像张大饼,偶尔撒点调料,才有滋有味儿。”

  “很有趣。”梅至简沉沉道。

  鱼小淮干笑两声。

  阎王爷居然说有趣?鱼小淮怎么也没想到阎王爷对她这一生如此肯定,难道是讽刺?听着也不像啊。

  鱼小淮暗自琢磨,这三个字就好像阎王爷拿着至高无上的印章在她脑门上盖了个戳:好有趣。

  反过来又一想,到底阎王爷的生活是有多无聊!

  等了很久,身旁再没了动静。

  鱼小淮一动不动地躺着,悄悄窥探身边的阎君殿下,他闭上眼睛看起来好好看,躺着的姿势也好好看。

  鱼小淮敲敲脑壳,好好看,怎么一个博士绞尽脑汁只能想起这么单调的形容词?

  想了很久,她终于放弃挣扎,给自己找了个合理理由,大概遇到太好看的人大脑就自动停止运转了吧。欣赏都来不及,哪有时间思考?那些文人骚客能写出流传千古的佳作名词,充分说明他们看到的事物还不够美。恩,一定是这样!

  如此想想,鱼小淮感到舒坦多了。一阵困意袭来,鱼小淮耳边的风声愈来愈小,视线渐渐模糊。

  鱼小淮记不得自己是怎么回到床上的,第二天醒来时,只隐约想起梦中似有人抱着她。

  他走的很稳,白衣随风蹁跹,黑发落在她睡梦中的脸庞,痒痒的。她看不到他的面庞,只记得他的胸口很暖……

  停!停!停!鱼小淮猛敲脑仁,堂堂一个博士生,居然思春了,鱼小淮啊鱼小淮,你可得有点骨气啊!鱼小淮一个箭步冲下床,猛灌三杯凉茶,清空头脑里的所有杂念,开始拉筋。

  门外的守门使者来报,狱史求见。只见狱老头神采飞扬,兴高采烈地进了门。几天不见,狱老头气色愈发好了,不知道遇见了什么好事。

  没等鱼小淮说话,狱老头先开了口。他在桌上铺开画轴,兴致勃勃道:“这次找的人家保准姑娘满意,你看,这是林府小姐林芾,出生江南官宦人家,生的花容月貌,还是长房夫人的独女,身受全府上下宠爱。看这模样,这身姿,这气质,绝对是佳人一枚。”说罢,还意犹未尽地品味半晌,摇头晃脑很是得意。

  “咳咳,”鱼小淮并不买账,清清喉咙,将腿在窗沿上抬得更高些,悠悠哉道:“说重点!”

  狱老头两眼放光,见了宝似地压低声音道:“重点是她的有缘人乃江南另一大户的公子,本名周析,字子疑。此人家世优越,才貌卓绝,实乃人中鲲凤,不可多得,你一看画像便知。”说罢,从怀中掏出另一副画轴,举至额间双手一松,画卷自上而下铺展开。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无畛崖》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