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无畛崖 > 第八章 半生许(2)

第八章 半生许(2)


  回到林府,沐浴更衣,半盏茶水还未进肚,便见一群人火急火燎冲了进来。

  一个气得胡子上翘的老头在华贵妇人的搀扶下走进房门,迈过门槛时狠狠瞪了鱼小淮一眼,阿星拉着鱼小淮慌忙下跪。

  华贵妇人搀老头落了座,边帮老头顺气边责备道:“芾儿,你们也太胡闹了,怎么能去那种地方。”

  原来眼前这个老头就是林芾她爹,林府老爷,扬州知府林则章,说话的高贵妇人是林芾的娘,鱼小淮这下算是认全了。他们一定还不知道真实情况,才冤枉了她。

  鱼小淮解释道:“我们只是恰巧路过而已,那周公子被我们发现了真面目,他恼羞成怒,一把将我推到臭水车上,自己落荒而逃。是吧,阿星?”鱼小淮振振有词,脸不红心不跳。

  “呃……”阿星故意低下头装作没看见,不敢回答。

  林老爷气得指着鱼小淮直道:“你……你……”急火攻心,半晌说不出话来。林夫人递了茶水侍奉林老爷喝下,丫鬟递了痰盂候着,待林老爷将喉中的一口热痰吐出,这才缓过劲儿,怒道:“周家公子是什么样的人,你又是什么样的人,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这话说的,好像林芾不是什么好人似的。鱼小淮不作声静静听着。

  “周公子为人清高,胸怀坦荡,扬州城里哪个不知,哪个不晓。而你一介女子,生性顽劣,大街上与男子拉拉扯扯,成何体统。我是造了什么孽才生了你这么个祸害!”林老爷唾沫星四溅,一口气没喘地骂道。

  不是吧,亲爹这么评价自己的女儿,林芾到底是做了多少坏事?今天真的不是她的错,明明错的是周析。唉,鱼小淮有点儿怀疑人生。

  “老爷息怒,芾儿天性不羁,我好生教导便是。她已经知道错了,以后一定会改的。”林夫人抚着林老爷胸口宽慰道。

  唉,鱼小淮无奈,到底她说什么才有人相信?

  “妇人之仁,”林老爷顿时把矛头指向林夫人,怒气不消反涨,厉声道:“她今日如此放纵,还不是你平时娇惯的狠!”

  林夫人一听,愣了一愣,眼眶里含着泪珠。泪珠积累作泪花,泪花积累成泪河,鼻头一缩,泪如泉涌,嚎啕大哭。“若不是我只生了这一个女儿,我会如此溺爱她吗?哪像二房,生了一个又一个,老爷这般嫌弃,怕是因为芾儿只是女儿身,担不起老爷厚爱?”林夫人声如震雷,泪湿丝帕。

  这一哭,林老爷慌了,急道:“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几时因为芾儿是女儿就忽略她过。这次是她太胆大妄为,我们不能再纵容她了,宛容。”

  林夫人不听,自顾自抹着眼泪,抽泣道:“那上次呢,上次芾儿和街上的小混混打架,还不是为了救那个卖身葬父的丫头,为此手都受伤了。可你倒好,二话不说关进柴房就是一天不给吃喝,这是亲爹能干出来的事儿吗?”

  “我那不是为了惩戒她出手打人嘛。一个未出阁的姑娘,整日在街上游荡,不是和混混打架就是在鸳鸯楼吃酒,哪个大家闺秀似她这般。”林老爷气得嘴唇哆嗦。

  林夫人仍旧不依,寻了把椅子一屁股坐下,哀怨的眼神看着林老爷,赌气道:“可芾儿到底是个孩子,你跟孩子较什么劲。”

  “我,唉,”林老爷实在争辩不过,叹气好声道:“芾儿已到婚配的年纪,已经不小了,你不要这么护犊好不好。你看看现在扬州城里,哪个公子敢娶她。一听是林府的小姐,各个绕道走。同龄的张府小姐,媒婆都踏破了门槛,咱们呢,连个媒人都瞧不见。你让我这老脸往哪儿搁?”

  “那,那不是还有周府公子吗?”林夫人自知理亏,小声嘟哝道。林芾的婚事也是她的心头病,眼见其他小姐个个嫁得如意郎君,她的心里也焦虑得很。

  提起周公子,林老爷就气不打一处来,“若不是周公子体弱多病,又是父母之命,怎会愿意与芾儿婚配。可她倒好,现在连周公子都气跑了!”

  林老爷喝口茶水压压肝火,再这么下去他非得活活气死不可。鱼小淮一听话题又重新回到自己身上,赶忙识时务地跪直了。

  听到这里,林夫人心中咯噔一顿。

  “那他不会退婚吧?”林夫人面露怯色,两指不由自主在丝帕上缠绕两圈。

  林老爷冷嗤一声:“哼,退婚?怕是他退了以后再也没人敢娶你这宝贝女儿了!”

  林夫人一听吓坏了,瘫坐在椅子上,大哭起来,“这可怎么办呢?我苦命的芾儿……难不成要孤独一生吗?”

  孤独一生?鱼小淮打一激灵,这话怎么听着这么耳熟。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无畛崖》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