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从心之主 > 第四章 尘封的往事(求推荐票)

第四章 尘封的往事(求推荐票)


  “干净利落的一枪。”戴着手套的普莱斯从‘屠夫’尸体中捡出几块变形的金属,他灰蓝色的眼眸微微发亮,“猎魔银弹…嗯,还是在姊妹会教堂祝福过的。”

  普莱斯看向另一边检查两具‘幼崽’尸体的副官,“艾文,从那两个异种身上有什么发现吗?”

  “没有,都是很寻常的猎魔银弹。”被称为艾文的栗发副官将子弹残骸放入收集证物的皮口袋中摇摇头,“能发射这种鹿弹的猎枪太多了,没法判定型号。”

  “噢?那么说只有从这个狙击手入手了?”普莱斯回头看向身后近百公尺外的几处制高点,“子弹大概是从300-500公尺外射出的,拿狙击枪的超凡者或者持步枪的狙击手都做得到。”

  这个时代的枪械瞄准镜还停留在傻大粗的水准,基本上500公尺就是倍径的极限;但即使如此‘糟糕’的配件依旧属于严格的军官品,只有少数军队精锐和教会超凡者才会合法拥有,能流出的数量极其有限。

  “从瞄准镜或者或者征召弓箭手序列的超凡者下手,应该能获得一些线索。”

  “明白。”艾文点点头,随后捡起一根染血的被斩断的大头铁棍,若有所觉的看向不远处一个破开的窗户,“那里…难道?”

  普莱斯瞳孔猛地一缩,内心越发不安起来。

  “我去看看,你顺着现场留下的痕迹追踪目击者。”

  “收到。”

  …………

  瑞安多市立医院是这个小城中为数不多的正规医院。

  这里有全市最好的医疗设备与大夫,当然消费也是会令这个时代普通工人家庭肉疼的地方,除非必要,否则一般小病大家宁可忍着或者去找一些便宜的‘私人医生’,也不会选择来这里。

  在候诊室外等了十多分钟后,才轮到洛恩。

  “只是普通的脱水,稍大一点的孩子似乎受到了一些惊吓,但是问题不大。”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不经意的瞥了洛恩一眼,很明智的没有询问他大冬天赤膊的原因。

  “这就好…”疲惫至极的洛恩这才松了口气,心火下去后这才发觉自己浑身冰凉冰凉的。

  心宽体胖的护士长笑眯眯的递过来一块毯子,紧张情绪有所缓解的洛恩这才感到有些冷,接过毯子一边感谢一边把自己包起来,忐忑的问到:“那个…诊断费用?”

  “出院的时候结算。”医生推了推眼镜,听到病房外传来的咳嗽后舔了舔嘴唇,“还有别的病人等着我呢,等会儿护士会把药给你拿来。”

  “万分感谢!”放松下来的洛恩更本没发现医生微妙的表情变化。

  等医生和护士长出门后,他才松了口气坐到旁边的凳子上,有些奇怪的看了看病房中空着的其他床位。

  “就我一个人?运气不错啊…”

  “普通人能从血肉傀儡手上毫发无伤的脱困,运气当然不是一般的好。”

  角落里突然传来的声音吓得洛恩险些从凳子上摔下来,他猛地转身盯着不知何时出现在床边的男子,偷偷地捏住凳角的同时,他警惕的弓起身子。

  ‘这家伙是之前遥控怪物的家伙,现在是过来补刀的?’洛恩自然而然的‘被迫害妄想症’起来,现在的他看谁都像是坏人,‘这家伙看起来不怎么壮…估计是把怪物藏在某个角落了?’

  就在洛恩准备把手上的凳子丢出,先把面前这个老男人搞定时,对方的一个动作就让他冷静了下来。

  男子抽出枪对着洛恩,“放轻松,我并不是坏人。”

  洛恩果断认怂,非常听话的将捏着的凳子的手放开,高举到男人视野内示意自己没有威胁。

  “现在坐下,我有点事需要问你。”

  他再次非常听话的坐在凳子上,露出一副可怜巴巴的表情掩面抽泣,“这位先生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三岁小儿还有一双弟妹需要我照顾,老婆卷钱跟人跑了家里只有我一个劳力,要是你手指稍微一抽可就酿成惊天惨案了啊……”

  普莱斯现在真想一枪把这个戏精打死。

  要不是他对洛恩的情况同样了若指掌,恐怕就要被这个小混蛋骗过去了。

  “洛恩.惠灵顿,守护者家族的最后血脉,惠灵顿子爵爵位的继承人,你是不是认为我是傻子?”

  “呃…”老底被揭穿的洛恩也不继续演了,他略显无奈的对从阴影中走出的普莱斯警官摊摊手,“警察先生,我的确是惠灵顿家的人。”

  “但我真不知道什么守护者之类的名头…或许你可以去问一下我过世的老爹?”

  “另外,您大半夜的跑到医院用枪指着一位守法公民,是会被起诉滥用职权的!”

  “你可以试试去投诉我有没有用。”普莱斯将手枪收起,搬了个凳子坐在洛恩对面,“晚饭吃了吗?”

  ‘哈?’这种熟悉又陌生的问候让洛恩一下愣住,随即他就发现普莱斯的瞳孔似乎有魔力一样吸引着自己,让他产生了一股难以抗拒的信任感,仿佛二人是最亲密的朋友,最可靠的战友……

  直到一片让他感觉恐惧的蔚蓝遮蔽了他的视野,洛恩才猛地惊醒。

  一幅幅画面从他心头闪过,那正是过去几年普莱斯‘催眠’他并问话时的记忆;虽然洛恩暂时不明白这次为什么自己可以抗拒这种催眠手法,但显然他并不打算让普莱斯看穿自己。

  随后,他继续假装被催眠,迷茫的看向警官先生。

  “晚饭,吃了…”洛恩的话语断断续续,与之前几次被催眠时的表现无异。

  “你家里遭遇了什么?”

  “怪物……大肚子,割肉刀。”

  “随后呢,你怎么从怪物手上逃掉的?”

  洛恩半真半假的一顿瞎编,将自己能够幸免于难全部归咎于运气和迟来的帮手,唯一算是完全欺骗的,就是他死而复生的事情。

  普莱斯之后又打乱了自己刚才的问题顺序重新提问了好几次,直到每次都得到相同的答案后才点点头算是默认,随后打了个响指将被‘催眠’的洛恩唤醒。

  他没发现正对自己的洛恩后背早已沾湿。

  撒谎的过程就是在大脑内建立起一个从未发生的故事,仓促间虚构的情节总是有许多细节是经不起推敲的,一旦被重复或打乱顺序提问,很有可能在一些回答上出现偏差导致被审讯者抓住破绽。

  因此要想骗过经验吩咐的审讯官,除了需要良好的心理素质外,还要具备足以短时间内自我催眠以假乱真的才能,或是提前许久细心准备的周密计划。

  ‘不才在下正是最强键盘王者外加金牌销售,九假一真这种小把戏不要太简单…’

  当然,洛恩自然没忘了做戏要做全套,所以此刻‘如梦初醒’的他愤怒的看向普莱斯,表现与之前几次被催眠后‘苏醒’的表现一模一样。

  “你竟对我做了什么!?”洛恩站起来一副暴怒的样子,“我要去投诉你!”

  普莱斯非但没有生气反而看戏似得翘着二郎腿笑而不语,一副吃定他的样子。

  ‘大哥别不按套路出牌,赶像以前那样用催眠手段消除记忆啊!’毕竟能挡住他的催眠,那么之后记忆消除的手段洛恩也就不怕了。

  之后只等蒂法和内特伤势痊愈他就带着两个孩子远离这个邪门的破郡治!

  “演得不错…”普莱斯这句话一出口差点就把洛恩吓尿了,就在他以为后者找到了他伪装被催眠的破绽,准备端起凳子和这家伙拼了的时候…

  “你根本没生气。”普莱斯摊摊手,“血液流速与心跳都非常正常,不得不说你是个天生的演员。”

  “.…..”这次洛恩脸上的惊讶是真的,他半假半真颓废的叹了口气,犹如泄气的皮球一样坐了回去,“你想怎么样?我只是个普通人,一无所有的普通人。”

  “你不是普通人,洛恩”普莱斯似乎想起了某些忧伤而又遥远的记忆,他将半高丝质礼帽脱下随意的丢到旁边空着的病床上,转头对着空无一人的病房门口说到:“艾文,帮个忙替我站会儿岗。”

  “好的。”

  清丽的声音传来,洛恩这才发现病房门口突然多了一个提着左轮枪的警戒的银发年轻女士,要不是她主动出声恐怕洛恩现在还不知道自己被包围了。

  ‘嗯…即是光线不好,看身段也至少有8分。’

  “艾文副队长,我的副官。”普莱斯似乎看出了洛恩的疑问,微笑着解释到:“是不是在她出声后,你才发现她的存在?”

  洛恩点点头,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

  “这就是超凡者。”

  洛恩以拳击掌,一副原来如此恍然大悟的样子。

  “很好奇吧?”

  洛恩舔了舔嘴唇,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要不要加入我们。”

  洛恩呼吸急促,眼里闪烁着期待的光芒。

  “不了,我觉得现在这样就很好。”说完这话,洛恩咧着嘴满意的欣赏着普莱斯脸上的便秘表情,心里面要多爽有多爽,‘让你之前把我耍的团团转,现世报来的快不快啊中年大叔?’

  依旧的,这种话他只会在心里说。

  “你这家伙,还是一如既往的皮赖。”普莱斯忍住拔枪逼迫洛恩就范的冲动,世界上很多事情最便捷的手段就是力量,这个力量可以是权力,也可以是金钱或者其他精神追求等等。

  当然暴力也属于这类手段之一,并在大多数特殊情况下都有奇效。

  可惜现在就是少数情况之一,如同老鼠拉龟无处下嘴的普莱斯不得不耐下性子和洛恩好好谈谈,毕竟如果不能成功说服这个年轻人的话,单纯的把他拉上船还不如一切照旧。

  “你知道惠灵顿这个姓氏代表着什么吗?”

  “一个过气的子爵家族,仅此而已。”洛恩粗俗的撇撇嘴,一个被迫将家族封地慢慢变卖甚至最后落魄到连代表荣耀的城堡都无法经营的虚假子爵,或许能让某些傻乎乎的后辈引以为豪,但这不包括洛恩,他只想把蒂法和内特好好养大,仅此而已。

  当然,要是能找到回到地球的路就再好不过了。

  “我对振兴惠灵顿的名号毫无兴趣”洛恩面色平淡,“比起那些,我更想让妹妹和弟弟过上富足的生活,有个温暖宽敞的卧室,有属于他们自己的盥洗室。”

  “你就不好奇自己的父亲吗?”耐心下来的普莱斯不再着急,发挥起了他的优势,希望对洛恩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从前有个男孩……”

  普莱斯.沃克.斯科德在年幼时因为一次悲惨的超凡事故失去了自己的双亲,当时担任瑞安多守夜人小队队长的兰斯.惠灵顿将奄奄一息的男孩从废墟里扒出来以后,就将他当做自己的儿子一样养育。

  后来的普莱斯也不负兰斯的栽培,渐渐成长为一名合格的超凡者,此时从守夜人退役的兰斯也终于遇到了与自己度过余生的爱人,索菲亚.奥托维娅。

  “你出生的时候我还亲自抱过你呢...”普莱斯嘴角抑制不住的扬起,那真是一段令他怀念的美好时光。

  “您说了算。”惠灵顿堡在洛恩出生后就变得封闭起来,即使是普莱斯也仅仅在他年幼时拜访过几次,而关于旧时的记忆洛恩更本一点儿都想不起来,也不想去回忆。

  因为除了忧伤与离别外,他想不起其他有用的东西。

  “所以呢,您现在想起我这个落魄鬼了?”

  在洛恩十多岁的时候,母亲索菲亚就带着他还有蒂法以及内特离开了惠灵顿堡,搬到了瑞安多郊外的一处庄园内生活,此时的普莱斯已经是守夜人小队的副队长了。

  他曾不止一次表示自己可以接济洛恩一家,他不忍心看着惠灵顿太太将庄园里的收藏变卖掉以补贴家用,但是坚强的索菲亚拒绝了自己丈夫最中意弟子的好意,她或许不想让已故的丈夫觉得自己是个软弱的女人。

  再后来,欠下巨额债务的兰斯重病缠身,在一个孤独的雨夜因为老旧的燃气管道发生泄漏导致的爆炸,永远的长眠在惠灵顿古堡内。

  他的遗产被拍卖掉以偿还自己的债务,而郊区外原本属于索菲亚的庄园也被她自己抛售,他不想让丈夫在死去后还背着欠债者的骂名。

  普莱斯队长偷偷在私下发动了一些关系,尽力高价收购了一些惠灵顿太太拍卖的东西。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从心之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