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弃妇的誘惑 > 第4章

  并且,这女人还真够贱的,居然用针孔摄影头把那天的全过程拍了下来,还有意把它上传到网上让雪幽看见,真是要命,俗话说,一失足成千恨,方宇绰此刻的心境正是如此。

  “难道你宁愿相信莫须有的一段无聊视频,也不相信我的为人?”他再度开口打破彼此间的缄默。

  “再说,我这么爱你,怎么可能……”他言词有些闪烁,阳刚的面孔却有着无比的深情。

  莫须有的视频,真的是莫须有吗?雪幽抬指捂着心口,她就当是眼瞎了,耳聋了,相信他的说词吧!不管这一次是真是假,她都打算原谅他了。

  毕竟,她也爱他,她必须要捍卫自己的婚姻。

  “当然相信你,你是我痴心爱了五年的老公啊!”她垂下眼帘,定定地看着近在咫尺的阳刚面孔,她为了他放弃了当年出国进修的机会,她为了他成了女人最不能容忍的家庭主妇,怎么可能就此放弃这段婚姻?她不会吵也不会闹,但是……她会暗中查出那个女人的。

  “幽幽,你真的太好了。”方宇绰一把狠狠地搂住她,嗅闻着她发丝间散发出的幽香,悬着一方石头终算落地。

  “我爱你,幽幽。”他轻声地呢喃,深情的吻纷纷洒落在她的耳颈旁,但是,甜言蜜语总是抹不去那丝裂开的伤痕,拂不走她心底的隐晦与幽冥,心中的那份猜疑仍然存在。

  “好了,我去给宇菲弄点吃的。”她轻轻地推开他的身体,饱满的唇边绽出一朵漂亮的笑靥。

  “嗯!”方宇绰轻轻地点了点头。

  雪幽从床上起身走向门边,见她白色的身形从门缝里冷然划过。

  他黯下眼瞳,伸长修长的指节在手机上划下了一串字符。

  “那视频为什么会在网络上?”

  不等对方回答,他已经辟头盖脸地骂了过去,因为她的行径实在让他心中有一把火在狂烈的焚烧。

  “你什么意思?想拆散我的婚姻吗?你可真够骚的。”

  “我爱你。”电话时终于传来一道幽伤的嗓音。

  “别她妈的跟我提爱。”他不耐烦地压抑着吼出。

  “我警告你,再有一次,你别想在这个城市生活下去。”他凶巴巴地撂下狠话,然后啪地切断了通话键,这个女人,真她妈的烦透了。

  屋外传来清脆的脚步声,他吃惊不小,赶紧走至门边观望,却看到了雪幽消失在楼道口的身影,她听到了吗?他的一颗心又开始惶惶不安起来,原来,背叛别人的滋味的这般的难熬。

  接下来的日子,雪幽变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雪幽变了,她不再以方家的人为重心,她会出去交朋友,偶尔还会去美容中心买一大堆护肤品回家,还有,就是去逛街,疯狂地去购物,买得最多的就是衣服,夏天快来了,她把各大名牌的裙子、T恤、短裤、吊带衫,总之,她中意的都买回了家,今天卡都差点被她刷爆了。

  当她提着斩新的大包小包的衣服,刚进入家门口,就听到一阵嘲讽的声音飘了过来。

  “当真不是你挣的钱,不知道到心疼?”

  婆婆一身紫色的旗袍凝站在楼梯口,不知是要走下来呢?还是要走上去?她眨着一双狭长的丹凤眼,居高临下地斜视着气喘吁吁的她。

  也许是习以为常了婆婆的刁钻,雪幽居然扯唇一笑。

  “妈,今天打折嘛!”

  边说着,抬手擦了擦额上昌出的香汗,把大包小包的礼品轻轻地放在了桌子上。

  “你没见宇绰每一天多辛苦。”

  雪幽没有说话,低着头默默地站在沙发椅旁听着婆婆没完没了的教训。

  “还不去做饭,中午了,宇菲该饿了。”象是骂够了,方夫人厉声喝斥。

  “噢!”然后,她转身拿起围裙做饭去了。

  夜晚

  如碧玉盘似的星空,几缕星辰点缀着夜空。

  雪幽沐完浴,穿着一袭睡衣,拿起一本时尚杂志坐在床沿上,一边无聊地翻着。

  老公还没有回来,她抬眼看了一下墙上的法国式大钟,都过十一点了,莫不是又去跟哪个女人消魂去了,自从上次********后,他经常夜不归宿的行为稍微有了改善,可是,今天又没回来,正在她刚想打个电话的时候。

  屋外传来了男人迷人呼唤嗓音。

  “幽幽。”

  终于回来了,她叹了口气,随着呼唤声刚落,华贵的门扉被推开了,一身昂贵灰白色休闲服的男人迈步走了进来。

  “幽幽。”他已来到她的面前,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精巧的包装盒递给她。

  “什么?”雪幽漂亮的大眼里张着谒询问的信息。

  “礼物啊!”他神秘地一笑,然后,脱掉身上灰白色的休闲服,搭挂在衣钩上,再脱掉鞋子,袜子。

  “为什么要送我礼物?”

  “亲爱的,我补你的生日礼物啊!”

  他俯下身,在她唇边落下一吻,亲昵地说道。

  然后,光着健壮的上身,宽肩,乍腰,他的身材是最棒的,雪幽睁着迷茫的眸瞳呆望着他走进了浴室。

  有些日子,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弥补也是一种缺憾,她心中已经被划下了一道口子,虽然事情过去了,但是,那阴影还存在,并不象船过无痕那么简单,她的心再也回不到原有的最初了。

  她心不在央地打开包装盒,一串金光闪闪地白金项链迎入她亮丽的黑瞳,拇指与食指轻轻地夹起这串项链,这条链子的款型十分好看,中间还悬挂着一个美奂美仑的心字形小钻。

  凝望着这个心字形的小坠,雪幽的唇畔勾起一个弯度,尽显嘲弄之色。

  心还在吗?她什么都可以相信,唯独不敢在轻易相信男人的真心。

  “好看吗?”方宇绰已沐浴完,在腰间围了一条米白色的浴巾,打着赤脚从云雾弥漫的浴室里走出来。

  “嗯,很漂亮。”雪幽的声音很轻很轻,她把链子重新放入盒子里,然后,把它放入抽屈里。

  “宝贝,我们好久没要了。”他把头发吹干,来到她的身边。

  一把扯过她干净清爽的身体,低下头深深地吻着她,没想到她却伸手推开了他,给了她一个高深莫测的表情,

  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雪幽找不到原来的那种感觉,那种一看到,心口就会剧烈跳动的感觉,他现在一找她做这件事,她就会想起那个激情胺脏的视频,他与那女人火热交缠的一幕始终在她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她想吐,她伸手紧紧地压住胸部才能阻止那不断上痛的恶心感。

  “怎么了?幽。”方宇绰不明所以地看着她,她第一次拒绝他的求欢,让他尴尬地摸着鼻子。

  “没怎么?我很困。”轻轻地回应了声,她上了床,面向里躺着。

  她心里始终无声地划着一抹暗影,那是花心的他留给她二十五岁生日的纪念品。

  隔天,天气仍然阳光灿烂,夏天正式来临了。

  冷雪幽去理发店,让造型师给她设计了一个头型,她不但烫了发还染了发,她还烫了发染了发,珊瑚紫的发色,让她肤色看起来比以往更白净。

  她刚从外面回家,就接到了方宇绰打来的电话。

  “喂。”

  “雪幽,把衣服给我拿几套过来。”话筒里传来了她老公低嗄的声音。

  “现在吗?”

  “是的,我马上要飞美国,送到机场。”

  她还没来得及回答,电话已挂断了,发出嘟嘟的声音。

  他要出国,出差也不提前告诉她一声,并且人已经在机场了。

  “是那个野男人打来的。”方夫人在她神思飘渺间不知从哪里窜了出来?

  “是宇绰打来的,让我送几套衣服过去。”雪幽低头着,小声地说着。

  “那还不快去。”听是儿子打来的,方夫人厉声怒斥着这个象根木头一样的儿媳。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弃妇的誘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