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总裁王妃 > 第94章

  夜兮如挑了挑眉,低声问道:“接下来,你想怎么做?”

  蓝衣女子想了想,便开口说道:“如今的情形,恐怕要等一段日子了,今日的刺杀,已经引起了皇上的重视,近日内不可再行动了,等月末之际,在动手吧。”蓝衣女子眉宇间带着几缕愁绪,眸中隐隐显现出挣扎,似是在做着难以取舍的决断。

  这些,夜兮如尽收眼底,红唇轻轻勾起,语气有些揶揄,“怎么了?不忍心了?”

  蓝衣女子一怔,眸中立刻掩去仅存的不舍,变得清冷无比,冷声道:“没有,公主多虑了。”

  “那就好,本宫便可以放心了。”夜兮如眼含笑意,玩味的盯着眼前的女子。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她心中无比的雀跃,沐梓杺,聪明如你,却不料最终害你的却是你最亲近的人。

  “只是,本宫不明白,你为何要帮本宫?”夜兮如望着她,眸光中多了一抹疑虑。

  “这个,你没必要知道。”蓝衣女子淡淡的说完,便缓缓起身,转眼之间,便消失不见。

  夜兮如唇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淡笑不语。

  翌日,天牢

  日前刺杀梓杺的那名女子四肢皆拴着铁链,狼狈不堪半掉在空中,她浑身一丝不挂,身上血肉模糊,到处是鞭痕,还有铁烙的痕迹。肩头的箭伤已经流出了黄色的脓液,看上去恶心不已,最令人吃惊的是,她的身下cha着一根木棍,另一头抵着冰冷的地板,涓涓的血迹随之不断的涌出。

  那女子早已昏了过去,奄奄一息,犹如死了一般。放眼看去,那女子除了美丽的脸庞,全身上下竟无一处好的地方。

  当梓杺看到这一幕事,膛慌的瞪大了双眼,娇颜立刻变得煞白。她指着天牢的守卫,颤声问道:“是谁?这是谁干的!”她虽然对这名刺杀自己的女人很是反感,却也看不下去她受到如此残忍的刑法,都是女人,她于心何忍呢?

  一名守卫见事情不妙,连忙下跪,恭声答道:“启禀皇后娘娘,是皇上下令对这名囚犯严刑拷问,一定要问出幕后的主使者!”

  言下之意也就是天启炎吩咐的,梓杺审视的望着他,并不全信,天启炎吩咐的,她信,但是却没让你们如此折辱与她吧。看样子,这女子一定是受尽了屈辱,真是一群衣冠禽兽,若不是自己突然袭击的到来,恐怕也看不到这样一幕吧。

  难不成这群人真当自己是傻的不成,自己刚刚进入天牢之时,便有人大声通报,踏进这间牢房之际,还有几人衣衫不整。至于发生了什么,也不必多说了。

  “将她带回龙吟殿,宣赵太医来诊治。”冷冷的说完,梓杺便头也不回扬长而去。

  跪在地上的守卫大惊失色,没有料到一个囚犯竟得到皇后娘娘如此庇护,想到他们曾经做的事情,不由得汗流浃背。

  龙吟殿偏殿

  经过赵添和的诊治,和青儿的包扎,那名女子安然的躺在殿中的矮塌之上,浑身上下都裹着纱布,脸色苍白,眉头轻轻皱着,模样十分的凄楚。

  “赵太医,她情况怎么样?”梓杺望着她,眼中含着深深的愧疚。

  赵添和眸光平静无奇,淡淡的说道:“无生命之危,身上的皮外伤亦无碍,只是被轮番施暴,最为严重的是那木棍一直贯穿到宫腔,恐怕以后会终生不孕了!”说完,赵添和颇为惋惜的摇了摇头。

  “什么?终生不孕?”赵添和的话令梓杺为之一惊,要知道在古代,一个不能生育的女子好比被判了死刑,她往后该怎么办?

  浓浓的负罪感侵蚀着梓杺的心,都是她的错,若是她早去些时候,便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唔······”一阵微弱嘤咛生自矮塌处传来。

  一直在照顾她的青儿,惊喜的呼道:“小姐,她醒了?”

  梓杺听闻连忙疾步奔了过去,愧疚不已的望着她,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温声道:“你醒了,感觉哪里不舒服吗?”

  矮塌上的女子惊恐的望着她,想要挪动身子离开,却扯痛了伤口,“呃·····”轻轻的呼着痛,眼珠却不停的转动,似是在思考自己的处境。

  “放心吧,你现在安全了,不会再有人伤害你了。”梓杺温和的安慰着她,她的恐惧,她了解,这是人之常情。

  女子略微面带疑问,望着梓杺,她不明白,为何自己刺杀她,她还要救自己,在天牢之时,她虽然昏迷着,但潜意识里,却记得是她将自己带出了那人间地狱。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才会让你受到如此惨无人道的伤害,你放心,我一定替你讨回公道。”梓杺说着,深深的低下了头,她是在无颜面对眼前的女子。

  女子的目光更加的迷惑不解了,过了半响,她才艰难的开口,问道:“为什么、为什么救我?”

  梓杺同样不明所以,:“什么?”

  女子觉得嗓子干涩不已,说不出话来,轻道:“水····”

  梓杺闻言,连忙说道:“青儿,去倒杯茶来。”

  青儿早在听闻女子说话之际,便已经起身倒茶去了。

  一连喝了三杯,女子才觉得好些了,再次问道:“我要杀你,你为何还会救我?”女子的声音带着强烈的疑问。

  梓杺神色一怔,尔后答道:”你只是杀人未遂而已,不该受如此的苦楚,是我连累的你,对不起。“

  女子愕然,不可置信的望着眼前身着白衣,一脸愧疚的绝色女子,她有些迷茫了,明明是自己想要杀她,为何她却想自己道歉?这个女子,好像真的与众不同。

  面对她惊愕的态度,梓杺并没有多言,只是匆匆交代了青儿几句,便离开了。

  梓杺没有在为难她,只是在她伤好之后,给了她一笔银子,便将她送出了宫,而那些暴虐她的守卫,也皆受到了惩处。而她自始至终都不知那女子姓甚名谁。

  一个月的光阴飞速流逝,转眼间已是盛夏,是狩猎的最佳时期。

  夜兮奕便提出要到宫外三十里外的齐山狩猎。

  为了尽地主之意,天启炎不得不点头答应。这狩猎一去便要三五天的光景,他心中着实舍不得梓杺,但梓杺怀孕已有四月,根本无法待她同行,二人只能暂时分离了。

  “炎儿,你要早点回来啊。”梓杺恋恋不舍的望着他,眼眸中盈上一抹湿润。她身着淡紫色宫装,小腹也经显现出来。微微隆起,原本瘦弱的瓜子脸,竟圆了一圈,十分娇俏可人。身材也丰满了一些。

  为妙的改变使得梓杺更加有魅力,脱去了稚嫩的生涩,多了几分成熟女人的风采。

  说心里话,这才是梓杺想要的形象,毕竟她早已是二十八岁高龄了,而原本这具身体才过于生嫩,而怀孕过后,才逐渐的成熟起来。也达到了她想要的状态。

  天启炎又何尝舍得离开梓杺,只是迫于颜面,不得已而为之,他轻轻点着头,嘴上说着关心的话语:“我不在的日子要好好照顾自己,若是我儿子出了什么问题,小心我打你屁股。”天启炎恶劣的笑着,勾起唇角,眼中却是宠溺一片,柔情的浓化不开。

  梓杺立马嘟起红唇,佯装生气,“好啊,你现在只关心儿子,不关心我了!哼!”说完将脸撇向一边。

  “哪有,比起孩儿,我更心疼的是你。”天启炎附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富有磁性的嗓音带着丝丝柔情。

  无限的甜蜜在梓杺的心中蔓延开来。她这才满足的低声笑了起来。

  “咳咳·····”一阵突兀的轻咳声打断了二人的依依惜别。

  天启炎虽有些不悦,但碍于出声之人是夜兮奕,他也不好说什么?毕竟人家是客,将他晾在一旁,已是有违礼数了。

  “杺儿,朕走了。”天启炎翻身一跃,跨上了马背,对着梓杺说道。

  梓杺点头,轻轻摆了摆手。

  天启炎调转马头,与夜兮奕在众人的拥护之下,缓缓离去。

  梓杺在青儿的伴随下,一直目送着他的背影,直到消失不见。

  “走吧,回宫。”梓杺长长的叹了一声,对着身后的青儿说道。

  青儿轻应了一声,二人便一齐往回走,“小姐,今日青儿也要随赵太医出宫义诊了。”青儿突然说道

  梓杺眉间划过一丝不解,随即问道:“又到月末了吗?”时间过的好快啊。

  青儿点了点头,道:“小姐身怀龙嗣,赵太医本不想让青儿出宫义诊了,怎聊如月小姐昨夜突然病倒了,如今前来求诊的人实在太多,所以只好让青儿再去一次了。”

  梓杺微微颔首,附和着说道:“嗯,你放心去吧,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这边自己一个人就可以,再说素雅姐也在宫里,还有其他的太医照应,没问题的。”

  回到宫中不久,青儿便随着赵太医出了宫。

  梓杺一个人闲着无聊,心里记挂着如月的病情,便独自一人去了月林阁,此宫殿是梓杺所赐的名,如月和张素雅均住在这里。

  整个月林阁十分淡雅清幽,四处寂静一片,如月虽有郡主头衔,可由于出神风尘,宫里的下人多数对她嗤之以鼻,加之她从前是皇上的女人,对她更是议论纷纷,所以梓杺索性下令除了侍奉的几个宫女太监,其它任何人不得踏入月林阁半步。这样如月倒也落得一个清净。

  穿过长长的回廊,梓杺便来到如月寝室门前,推开门。便看到张素雅正坐在床前,喂如月喝药。

  如月柳眉紧紧的皱在一起,模样很是痛苦。俏脸有些苍白,原本桃红色的唇瓣也微微泛白,想来定是病的不轻。

  “怎么了,如月,很难受吗?”梓杺走置床边,颇为关切的问道。

  张素雅冲她轻轻点头,算是打了招呼,然后隐忍着笑意说道:“她那是难受的,是吃药怕苦而已。”

  梓杺忍不住也跟着笑了起来,“你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怕吃药不成?”

  如月苍白的面容浮上一丝不满,白了一眼二人,说道:“怕吃药怎么了?你不怕,你吃给我看看。”

  梓杺嗤笑:“我又没有生病,吃药做什么?”

  如月不依,对着张素雅撒娇:“素雅姐,你快将她赶出去,人家都生病了她不安慰也就罢了,还在这气我!”

  张素雅实在是忍得辛苦,却还对着梓杺,一脸正色的说道:“好了,杺儿,不许惹如月生气,她是病人,她最大。”

  梓杺转过脸去,捂着嘴偷笑,身子因为笑得厉害一抖一抖的。

  如月服了药,精神也好了许多,三人聊了好久,一起用了晚膳,梓杺才离开,回了龙吟殿。

  夜色正浓,朦胧的月光透过窗台沁入房间,淡淡的撒在梓杺身上。

  梓杺独自一人平躺在偌大的龙床之上,双手抚着小腹,低声呢喃着:“宝宝,你什么才会出世啊,妈妈一个人好孤单啊,你老爸不在家,素雅姐要照顾如月,只剩你老妈我一个人独守空闺,真是凄凉啊!”

  说罢,觉得困意袭来,翻了个身,进入了梦乡。

  就在梓杺熟睡后不久。

  只听吱呀一声,房门被轻轻的打开了。

  一抹纤细的身影匆匆闪了进来。她蹑手蹑脚的来到床前,望着床上的女子淡淡的出神。

  皎洁的月光映射到她的脸庞,她绝色的娇颜有些苍白,“咳咳····”素手捂着嘴唇,发出细微的轻咳声。

  来人不是如月,又是哪个?

  她身穿着淡蓝色的锦衣,一头乌发披在身后,此刻她正一瞬不瞬的盯着床上女子,在她的眸光中有着挣扎,不舍,还平添了一丝的愤恨。

  “怎么还不动手?”一道柔柔的嗓音传来,不知何时,身后竟多了一道身影。

  如月转过身,望着眼前的女子,一身火红的衣衫,红纱遮面,虽然看不清面容,但从她高傲不可一世的神态,便不难看出,此人是夜兮如。

  “你怎么不蒙面,万一别人发现怎么办?”夜兮如有些不悦的说,她倒不是因为关心如月,而是怕她拖累自己。

  如月顿了顿,没有回答,只是从袖中掏出一条白色纱绢,蒙在了脸上。

  “化功散你下了多少分量?能坚持多久?”夜兮如轻声问道。

  如月没有抬头,答道:“放心吧,她的内力已经完全被化掉了,短时间内不会恢复了?”

  夜兮如一怔,随即说道:“没想到你出手够狠的,对昔日的好姐妹,竟也下得去手!”她的语气微带嘲讽和浓浓的不屑。

  此刻如月原本明媚的双眸只剩下冷冽,她不带一丝感情的说道:“够狠?若是我够狠,下的药就不会是化功散和蒙汗药,而是毒药!”

  “毒药?”夜兮如嗤笑:“若是你敢对她下毒,你会死的更惨,我皇兄会放过你吗?”夜兮如嘴角的嘲意更重,又像是在为自己抱不平。

  如月的脸顿时煞白,眸光更加的森冷,更加愤恨的望着梓杺,杀她,她的确不敢。上次的刺杀,她已经付出了太大的代价。

  小云虽然没将自己供出,夜兮奕却差点要了自己的命,杀沐梓杺,她还真没有这个胆量了。

  “快点动手吧,傻愣在那里做什么?”夜兮如见如月晃神,不满的娇喝道。

  如月这才回神,连忙与夜兮如一起,将梓杺装进一个黑布袋,二人一齐抬着出了房门,轻撇了一眼被她击倒的侍卫,纵身一跃,两道纤细的身影便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与此同时,天启炎正与夜兮奕坐在月夜下饮着酒,谈天说地。

  突然,一阵强烈的不安袭上心头,心情焉得沉了下去。

  觉察出了他的一样,夜兮奕关切的问道:“你怎么了?”

  天启炎笑着摆了摆手,“没事,大概是有些累了,表哥,朕就不陪你了,却歇息了。”说罢便起身离开,回自己的帐篷去了。

  夜兮奕望着天启炎离去的背影,唇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心中暗想着:她们应该得手了吧。

  当梓杺恢复意识的时候,竟然发现自己置身在一间废弃的破屋之内,正躺在一章简陋的木床之上。

  她一时间处于强烈的震惊之中,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她明明记得自己好好睡在龙吟殿的,怎么一觉醒来便来到了这么一个破烂地方呢?

  昨夜,她似乎睡的格外的安宁,被人无声无息移到这里竟也没有察觉到,莫不是有人算计自己?

  勉强坐起身,只觉得浑身无力,暗自提气,却觉得心口处一股剧烈的疼痛传来。梓杺大惊,这是怎么了?为何竟使不出内力了?

  “不用费力了?你中了化功散,内力已尽数被化去,自然用不上力了。”一道熟悉的嗓音柔柔的响起。

  梓杺却如遭雷击,呆呆的愣住了。

  随着难道熟悉的身影走进,梓杺的脸色越发的苍白,一双水眸不可置信的望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心,抑制不住的开始疼痛,仿佛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整个人失去了意识,原来,当你傻傻的以为遇到了生命中的知己,别人却在嗤笑着看你的笑话,原来自以为是真切的感情,却是虚幻的假象。也许,从一开始,她就错了,从横商场多年,为何却不明白一个道理,人与人之间,只是利用与被利用的关切,并无真正的友情在。造就了今日切肤之痛的罪魁祸首,是自己,而非他人。若是当初不这么轻易交付真心,何来今日的痛彻心扉。

  难怪自己会这般轻易的中招,原来是她下的手,齐山狩猎,出宫义诊,她还真是瞧好了时机,怪不得病的这般及时,真是好姐妹!

  良久,两名女子只是对恃,沉默不语。

  “从何时开始策划要害我的?”最终,梓杺打破了沉默,她望着如月的眸光,只是冰冷如霜,再无丝毫的情谊。

  冰冷的话语使得如月心中一颤,而梓杺的冷静也着实震撼了自己,掩去心底的内疚,换上了愤然的面孔,:“半年前,当我拜赵添和为师之时。”

  梓杺点头,冷笑:“你的心机,果然深沉,竟然瞒过了这么多双眼睛?”顿了顿,她又问道:“你爱上了天启炎?”虽是疑问,却带着一丝笃定。

  听闻,如月竟笑了起来,她笑得妖娆,笑得悲戚,笑着笑着竟流出了眼泪,嘶声力竭的吼道:“爱上了天启炎?哈哈哈······”接踵而来的仍旧是悲愤的笑声。

  “他有什么好?我怎么会爱他?沐梓杺,你有什么好?为什么每个男人都爱你!”她的声音怒不可喝。带着一丝悲凉,一丝怨恨。

  话语之间,梓杺听出了如月的确是有了心仪之人,却不是天启炎,那又该是谁呢?

  “你打算怎么处置我?”梓杺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问了一个她现在最关心的问题。

  如月凄然一笑,一抹苦味绽放在唇边,:“我能将你怎么样?你的去处,又岂能是我做得了主的?如果我可以做主,我希望你去死,你会去吗?”说这话时,如月的眸光瞬间变得阴狠而又凌厉。

  梓杺就不明白了,为何如月会这般的恨自己,回想与她相处的点点滴滴,她自认为没有半点对不起她,这究竟是为了什么?

  “扪心自问,我沐梓杺无愧于你,你今日却这般待我,我都没说什么?你又有什么资格来恨我呢?”梓杺深知,二人此后再也不会是姐妹,甚至连陌路人都算不上了。

  不等梓杺说完,如月便冷冷的打断了她的话语,“要怪,就怪你的命太好,在现代,你出生在上流社会,可了解我们这些贫苦人家的孩子是如何生活的?现代我不如你,罢了,我认了,可为什么,同样穿越到古代,我成了下贱的青楼女子,你却是高高在上的王妃。这些我都认了。可为什么我爱上的男人,眼中却只有你!我不服,一百个不服,论相貌,身材,才学,我样样都不输你,为什么你却这么好命,而我却只能在你的庇护之下苟延残喘!”

  这就是她害自己的理由,真是可笑,可笑至极。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一心要想保护的知己好友,柔弱的外表之下,经藏着这样一颗扭曲丑陋的心,她还真是会演戏,这么长时间以来没有露出丝毫的蛛丝马迹。

  见梓杺不置一词,如月也顿觉索然无味,突然间,她问道:“你难道就不想知道自己以后的命运吗?”

  闻言,梓杺的情绪并无波澜,只是淡淡的说:“如果你想告诉我,尽管说,如果不说也无所谓,早晚都会知道的。”其实她心里着实很担忧,如今自己身怀六甲,未来堪忧,她怎会不忧虑呢?

  “是夜兮奕,他答应我,若是我能助他得到你,他便娶我做夜灵国的皇后。”

  真是语不惊死人不休。梓杺听完,心脏差一点停止了跳动。如月她心仪的人竟然是夜兮奕。TNND,就是打死她,她也想不到啊。

  “你、你爱的是夜兮奕!”梓杺星目圆瞪,一时间,还是无法接受。今天,她受到的刺激实在是太大了。

  如月神色坦然,反问道:“是又怎样,不可以吗?”

  梓杺连连点头,“可以,当然可以。”

  她又闹不明白了,既然如月爱夜兮奕,为啥米还要将自己推到他身边呢?她的思维还真是令人费解啊。

  看出了她的疑问,如月解释道:“你以为我想与你共事一夫,夜兮奕用你做条件答应立我为后,成大事自然要不拘小节。”唇角轻轻上扬,勾勒出一抹冷笑:“即便是到了夜灵国,你也在我之下,到时我便是夜灵国的皇后,最尊贵的女人,一切也值了!”

  梓杺忍着想要剖开她脑子的冲动,一连翻了几个白眼,她觉得如月简直不想现代人,像极了后宫那群肤浅的女人,为了登上高位不惜一些代价。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总裁王妃》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