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古代的舒心日子 > 第7第7章

  邹老先生还是去了,沛禹帮着办理了后事,因为还挂着差事,给邹先生守孝二十七天,还回京任职。说起来沛禹是由邹老先生一手栽培起来的,师生两人的感情十分深厚,这次老师去世沛禹十分的伤心。

  等转回家,瑾娘一看心疼的不行,沛禹竟瘦了一大圈。

  “娘我没事,休息两日就好了。”沛禹安慰母亲。

  “你现在家休息几日,好好养养,回去也不差那一两天。”

  “儿子还能在家住两日,这两日好好陪陪娘,娘也要注意身体才是,呵呵,也不知道这次是弟弟还是妹妹,要是弟弟,可别像老五那样调皮。”沛禹笑了笑。

  “大哥说我坏话呢。”老五沛泽笑嘻嘻的跳着进来,十岁多的孩子长的跟十三四差不多,身体魁梧着呢。

  “说你调皮是轻的了,让你读书也不愿,整日介玩闹,不知什么时候才能长大。”沛禹嘴上教训,眼里倒是透着喜爱,沛泽出生他已经去京城念书,跟这个弟弟在一起的时间特别的少,所以心里特别的惦念。

  沛泽也不怕大哥,整个人带着一脸笑意,靠着瑾娘坐在大沙发上“读书又有什么意思,家里有大哥和姐夫就好了,我倒是想学三哥,将来也投军去,征战沙场多快意。”

  瑾娘面带笑容的敲了他一下,“你三哥离家我已经够担心的,你可给我老实点。”

  沛泽讨好的笑笑“明年娘就有弟弟或妹妹陪着了,我这个小儿子可就没地位了。”不敢再说投军的事。左右他还小,倒是不那么着急。

  “都要当哥哥了,可要稳重些。”

  “正是。”沛禹笑笑附和。他这个弟弟是被宠坏了,胆子大,好恶作剧,好在他本性不坏,多是无伤大雅的玩闹。其实他倒是觉着等弟弟大些也可以把他送到军中,沛泽聪明,又天生力大,平日不喜读圣贤之书,那些杂记闲谈倒是看得多,对是非好坏分的清,送到军中板板他的脾气,说不定还能有出息些。就像老三性子火爆,一根筋,进了军营就是一员猛将。

  “对了娘,我听说老三在西北立了功,现在已经是百户了。”

  瑾娘听了虽然有些高兴,可还是叹了口气“我到不指望他多出息,只要他平平安安的就好。”

  “三弟功夫好,马上功夫更是一等,并不需要担心。”沛禹安慰说。

  “刀剑无眼呐。他这一去就是两年也不知什么时候回来。”

  “大哥不知道这场战事什么时候结束?”沛泽也关心的问,他年纪小不能参加战事,真可惜。

  沛禹摇了摇头,“我也不是很清楚。”实际上按照现在的情况三五年内是不能打完,说出来徒惹家人担心。

  老三喜武,两年前西北战乱,朝廷征军,老二老三虽然不准备走科举之路,可两人都考了秀才,这个年代秀才的优惠较多,他们二人启蒙早,学习条件又好,加上头脑聪明秀才功名倒是一次考下来了。所以家里并没有人被征去,只是老三自己想去军营。夫妻俩被他磨的够呛,最后无奈同意了,杨震海以前还有几个战友在军中,与其沛远自己跑到军营当炮灰还不如他安排一下,至少有人照顾好些。

  沛远倒是争气,或许他的性格适合军中,倒让他出了头。只是这样一来,这儿子怕是不会那么容易回来了,倒是应了他的名,走的远了。

  “你回到京中,小心打探一下你秦叔的情况,看到了什么地步,如果不行,他那闺女能保下来就保下来。”

  “恩,儿子知道了。”沛禹点头应是。

  “你在御前行走,有些事情自己要把握住,当今圣上是个明君,你只要一切忠于圣上就好,对立储之事不要参与。你现在官职不大,可位置很重要,把握住自己,将来无论是那个皇子继位对你都是没有影响的。”

  沛禹现在的位置差不多就是皇帝的秘书,能接触很核心的东西,他有本事,现在皇上用的可心,将来成就不可预测,而且以他的能力只要不参合到皇位竞争,那个当皇都是要倚重他的。

  沛禹点了点头,他对自己的处境也十分清楚,知道该如何做,“儿子明白。之前儿子媳妇怀永浩的时候,淑妃娘娘赏赐很多,只说跟娘有旧缘。儿子也是怕接触过多,才让她回来待产的。”

  “恩,淑妃娘娘跟你娘当年只是一日之缘,也算不得什么,在你三个弟妹出生之前也赏赐了一些,你娘进上绣品,如此而已。淑妃娘娘是个聪明人,她所生的三皇子与圣上有几分相似,以后估计也不会有什么动作。大皇子和二皇子背后又站着世家,说起来三皇子赢面倒是大些。”

  沛禹猛的抬头,看着他爹,眼中很是疑惑。

  杨震海眯着眼睛笑笑,晃了晃身下的摇椅,“当今圣上是个明君,从登基至今,平南撤番趋倭,只看手段就知道是个英明的。世家影响巨大,皇上一直想要对世家动手,在十多年前就有征兆,只是连着藩王造反,又有倭寇扰乱边城,还有现在的西北战事,圣上还没有腾出手来。你想想,现今西北将领,又有几个是世家中人。”

  沛禹想了想,西北将领名单,确实没有几个,原本几个世家将领都是因为这个那个原因被撤职或者病故,还真没几个,同时他又发现,这几年朝廷的一些人事调动,重要的关键的地方,都安排上皇上亲信,世家子弟虽然也有高位可是那位置却好替代。

  “大皇子是丽妃的儿子,虽然他外家不是什么世家,可丽妃当年选妃之时受了王家的好处,现在他们跟王家是一体的。二皇子就不用说了,他外家是郑家,当朝第一世族。势大滔天。一个占长,一个占势,两位皇子势同水火。最后怕是要两败俱伤。三皇子母家身份一般,淑妃一直受宠,去年召惠公主嫁到国公府,虽然驸马爷是二子,本身不参与政事,可国公长子,现在可在西北呢。谁又能说三皇子没有势呢。”

  沛禹紧皱眉头把他爹说的话顺了一遍,突然两眼放光的看着他爹,都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事情果然像他爹说的那样,大皇子和二皇子,现在斗的厉害势力极强,他虽然没站在任何一边,可他心里已经认定太子肯定在他们两位皇子中间,现在让他爹一分析,三皇子才是那个隐藏最深的,看着似乎没有势力,可要兵权,亲妹妹夫族那可是当今最受皇上信任的国公府。那可是跟着皇上打过天下的。而且淑妃娘家也不是那么弱的,这几年在地方上很是有力。

  “呵呵,今日跟你这么说,也是让你心中有个底,你只要做好你现在该做的就行。这种事情变数太大,还是稳妥些好。”杨震海在皇上身边时间不短,那时圣上不像现在这样有城府,性格思想还好猜度,他本身就是个聪明的,明白圣上的性格。去年回京城半年,有那么一两个老朋友跟他念叨一下,倒是知道不少东西,而且旁观者清,在局外看东西更清楚。

  沛禹点了点头,压下心思,“儿子知道怎么做。”

  “你秦叔那里,如果不严重的话,你可以请求圣上开恩,我和你秦叔的关系别人不知道圣上却很清楚,你去请求不会受牵连,这个度你自己把握。我和你秦叔这些年虽然来往不多,可心里从来没远过,当年我们一起从战场上回来,我救他,他救我,也分不清谁多谁少,总算是生死弟兄。只希望他这次没事吧。”杨震海叹了口气。

  杨沛禹不是特别了解他爹和秦勇的关系,甚至他根本都没见过秦勇到家里来。只是他在京城,秦勇回京办事见过他几次,在京里又受到锦衣卫暗中照顾,这或许就跟秦勇有关。所以他还是会出手相帮。只是这次秦勇刚被任命为锦衣卫同知就被下了大狱,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事情,这次回去还要好好打听一下。

  沛禹在家待了两日,就回京了,现在是粮食丰收季节,家里的事情杨震海已经交给沛宁,他本身就擅长这个,把家里的田地管理的井井有条,家里这些年陆续买进不少土地,水田旱田山地都有一些,甚至还有两处鱼塘,一处藕塘。因为买的地离家远些,家里在东山里边盖了一处庄子,也是在半山处,连带几处山丘,种了核桃栗子苹果等果树。三年了已经开始收益了。其他经济树种也有很多。土地也多在那里,沛宁一年到时有一半时间是在那里度过的。说起来那里的环境更好,只是瑾娘和杨震海他们都习惯现在这个家,不想搬了,每年春暖花开,景色漂亮的时候会去玩一玩,更多的时候还是在这里。

  “娘……”芷晴手上拿着个布兜走了进来。

  瑾娘正在给肚里的孩子做小棉被小褥子,“来的正好,帮我看看这么配色好不好。说着指了指正拼接的褥子面。

  “什么?”芷晴随手把兜子放下,看向炕上,“娘,家里又不缺布,何必拼接。”芷晴长的很像瑾娘,只是她身体发育的好,个子比瑾娘高一些,身材苗条婀娜面色红晕,有种青春靓丽的感觉。

  “是不缺少,可你不觉着这么拼接更好看吗?当初你们几个出生的时候我也是这么做的,你忘记你那个小兔子图案的小花被了?”

  芷晴笑着坐下,“我哪能忘记,那个小被子现在还保留着呢。只是那个是绣的,倒是跟这个不一样。”说着低头看,瑾娘把平日用的碎布头一点点拼接成图案,缝在一起,现在看着竟是一副花草图案。

  “这样做倒是新奇。会不会有些粗糙。”

  “等做好了,烫上一烫,不沾身,里用细棉布。那能粗糙。”瑾娘说着起身,从柜子里拿出一个圆形的靠垫,这个做的有点复杂,也是拼接的,看着像是一个向日葵。

  “哎,这个漂亮。”芷晴拿着爱不释手,“娘这个给我吧。”

  “这个还没做好呢。你要要,就自己做完。”

  芷晴一看,后边还差一些没封口,“那我自己那回去做好。”说着放到一边拿起自己带着的兜子,“娘你看我给弟弟做的。怎么样?”

  瑾娘一看是个小肚兜,看那上面绣着大小福字云纹。怕线头磨着孩子里面又衬了一层细棉,一点线头也不漏。“你倒是有心。看这福字,是元景给你写的样吧。”

  芷晴听了笑笑,“娘一猜就准,可不是他写的。娘看这大小合适不,要是合适,我就按照这个多做些。”

  “大小还行,也不用这样费心,绣花简单就行,你们小的时候也只穿简简单单的。没有那许多花样。”

  “哪有,虽然再小的没有,可四五岁上穿的衣裳还在呢,娘做的都很精致,那样子现在也没看谁做呢。”

  “当初生你们三个的时候,娘只准备了双份,后来还是你姥姥和姨母帮着新做的。等你们长大一点,衣服都有点做不过来,你爹可连着两年穿的旧衣,呵呵。”瑾娘想到三个孩子刚出生那阵,她还管家还要给杨老爹和孩子做衣服,杨震海只能靠后了,那时还埋怨她偏心眼来着。

  芷晴看着她娘脸上那幸福笑容,自己也抿着嘴笑。

  “对了你姨母家的耀祖腊月二十二娶亲,也没多些日子了,我这还没到三个月,也走不开,你跟元景走一趟,看看有什么帮忙的没有。”

  “娘不说我也准备去一趟呢,正好看看姥爷姥姥,而且这次过去,元景哥还要处理一下事情,还要接各处的年礼,怕是要等表哥娶亲后才能回来了。”

  “恩,天冷也别来回折腾了。”

  “娘在家可要注意,有什么事就让蕙姨处理,我看蕙姨儿媳妇也是个好的,倒是可以让她学些家里的事情。”

  “她已经开始学了,可以后还要跟着蕙嫂儿子走,老二以后怕是要在东庄常住了,她还是到那边更好些。”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古代的舒心日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