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苍穹之上 > 第三一九章 摘星楼(下)

第三一九章 摘星楼(下)

  长使一个哆嗦,看了看左右,果然龙仪卫上下人人面色不善。他虽然有黄远河做靠山,但这是在龙仪卫总署衙门里,龙仪卫这帮凶徒一个个胆大包天,又为非作歹习惯了,真的一恼了对自己做了什么,那可是追悔莫及。

  他咬着牙,低声问道:“大人怎么证明这就是那畜生的肉?”

  宋征淡淡问道:“那么使者又怎么证明不是?”

  长使哑口无言,周围的龙仪卫上下一起道:“的确就是,我们都吃了,味道不错,元能充裕,对修行大有好处。”

  宋征仍旧淡然,指着那一块兽肉:“谁质疑谁举证,使者觉得不是,那就证明好了。”

  长使气的七窍生烟,却又不敢当场发作。谁能证明这不是那条长虫的肉?他们连那条长虫到底是什么灵兽都不知道,怎么去验证?

  宋征一挥手:“使者看上去足智多谋,不如回去想想办法吧,送客!”

  一群龙仪卫千户百户凶神恶煞的涌了上来,凶狠的等着牛眼:“大人请!”

  长使恨恨一咬牙,收起了那一大块血糊糊的兽肉,冷哼一声离开了龙仪卫衙门。

  他没有回九门提督衙门,而是直接去了首辅大人府上。当他把这么一大块兽肉,血淋淋的摆在首辅大人面前,一旁站着的东郭阳气的浑身发抖:“竖子!胆敢如此戏弄我等!”

  “他以为这样就能蒙混过关,赖过去这件事情?白日做梦!”

  长使跪在地上,五体投地不敢吭声。他把差事办成这样,很怕首辅大人降罪。

  黄远河却要冷静很多,淡淡的一摆手道:“起来吧。”

  “下官惭愧。”

  “这不关你的事情,下去吧。”

  “是。”长使匍匐退下。

  东郭阳冷静了下来,前后一想问道:“大人本就不指望用这件事情让宋征付出代价?”

  黄远河点点头道:“这件事情本来也不能把宋征如何。若真想以此事拿捏他,老夫就不会仅仅是派去一个长使了。”

  东郭阳还怀着一丝期待:“那宋征的战兽极为强大,乃是他重要的战力,总不可能一直隐藏着,只要那畜生再出现,我们就可以揪住宋征的罪证。”

  首辅大人呵呵一笑,摇头道:“你小看了宋征的脸皮。下回那畜生真的又出来了,你去问责他,他会告诉你,这是他重新培养的另外一头战兽,只是和之前那一头长得像罢了,你怎么证明这一头就是之前那一头?”

  “这……”东郭阳哑口无言,并且他想了想,觉得首辅大人说的这些,以宋征的性子真能干得出来,而且会干的很开心。

  他忍不住道:“那这么大的事情,就这样算了?”

  首辅大人高深莫测的一笑:“当然不会就这么算了。”他却不肯再说别的了,转而问道:“云肃走到哪儿了?”

  “明日就能抵达京师。”

  “很好,你做好准备,三日后让他去挑战烈家。”

  “大人放心,都已经安排妥当了。”

  ……

  宋征坐在肖震的位子上,也就接受了肖震的大部分“遗产”,比如从肖震书房直通摘星楼的那条密道。

  但这第一次拜访,宋征没有走密道,而是坐着马车来到了摘星楼的正门外。摘星楼也对新任指挥使的到来给出了应有的待遇,正门大开,摘星楼管事的千户带着几十个负责楼中洒扫的校尉躬身站在门口迎接。

  但是摘星楼中的那些老怪物们一个也没有出现,甚至连星老都没在。

  摘星千户史书鹏看到宋大人下车,连忙迎上去,歉意道:“大人见谅,那些老爷子们都忙着钻研自己的问题,其他的事情他们一向都是不在乎的。”

  宋征也不以为意,摆摆手道:“他们的性情本官知道,这样其实最好,才能真正研究出好东西来。”

  史书鹏松了口气,前面领路道:“属下先带大人看看摘星楼这几年的成果。”

  “甚好。”

  摘星楼在京师城外,方圆数十里内荒无人烟。

  此地其实位置极佳,山清水秀,地处要道之畔,只是摘星楼的老怪物们弄出来几次“事故”之后,就再也没有人敢在这周围居住了。

  现在摘星楼外面有三层灵阵,在几位需要“重点”看护的老怪物的院子外,还有小规模的灵阵笼罩,但摘星楼在京师内外,已经“凶名赫赫”,谁也不愿意跟他们当邻居了。

  摘星楼真有一座高楼,以修真手段建造,楼高九层,世所罕见。

  不是因为世间无法建造高楼,而是因为大家都不愿意住在这种楼里,觉得憋闷无趣,远不如自家的小院子。

  京师人口最多的时候,王朝曾经考虑过兴建这种高楼,当时规划了二十七层,广大无比,一座楼中可以居住千户。

  但是民间反应平平,人们宁愿在京师城外搭建一所茅屋,也不愿意搬进这样的楼中。

  而摘星楼里的这一座,是用来展示摘星楼各种成果的。宋征刚到了楼下,忽然不远处一声巨响,大地猛地一震,那座高楼摇晃了几下。

  吓得孙辨非一声大吼冲到了宋征面前,要为他挡住可能到来的袭击。

  但是史书鹏等人面色如常,看了一下爆炸的方向,道:“没事的,那是陈老的院子,他老人家最近正在研究要把元玉研磨成为粉末,与灵兽骨的粉末混合,并且不让它们爆炸。”

  齐丙臣嘀咕道:“这不可能!这两种东西研磨成粉的过程,必然就会爆炸,更别说还要将两者混合……”

  史书鹏笑道:“摘星楼做的就是非常事。”

  倒是后面的林震古眼睛一亮,大感兴趣:“老夫可否去看看?”

  他堂堂灵宝五阶的炼造大师,不管到什么地方别人都要给上几分面子,但是这一次,史书鹏很为难,看了看宋大人,想到这是指挥使第一次来,硬着头皮道:“属下去问问看。”

  他亲自去了那边的院子,此时爆炸的威力正被限制在那院子的灵阵中,火光和爆炸的灵光还未散去,史书鹏在外面喊了几声,一身黢黑的老头从烟雾中中了出来,隔着灵阵不满吼骂道:“什么事?不是跟你说了,别来打扰老夫,你皮痒痒了是不是?晚上老子塞一个元玉爆雷在你床下面!”

  史书鹏一个哆嗦,他知道这老头不是随口威胁,他说了就一定会做,今晚看来没办法回房睡觉了。

  他苦着脸道:“有一位灵宝五阶的炼造大师想要看一看您老的研究成果。”

  “滚!”

  陈老只说了一个字,就回去了,史书鹏灰溜溜的回来了,讪讪看着林震古。

  林老爷子气的胡子乱翘,宋征拍拍他的肩膀,说道:“林老不用介意,我在这里给你安排一个院子,你瞧他不顺眼,日后有的是机会报复回来。”

  “好!”林震古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他还从来没有这么丢面子过:“老夫的院子一定要比这老贼的更加巨大坚固,你放心,每个月老夫都要弄爆炸两三次。”

  史书鹏都要哭了,想要拒绝,又被宋征一个眼神瞪了回去。

  “走,进去看看。”宋征当先走进了那座九层高楼,史书鹏连忙跟上,心中惴惴不安。

  宋征看过龙仪卫的账册,知道摘星楼每年几乎要消耗掉龙仪卫四成的财货。洪武天朝各地的校尉们费尽心思搜刮来的珍宝,都被这些老怪物们毫不留情的用掉了。

  这座高楼从第一层开始,就密密麻麻摆满了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并且很少有成品,往往只是一个密封的透明柜子,里面摆放着一个器方或是丹方,然后有一个简陋的模型。下面附着一枚玉板,书写着研制者的名称。

  绝大部分只是单方面的某种技术。

  摘星楼中的老怪物们很随性,绝不会肖震说让他们研究什么他们就研究什么,一向都是老子想钻研什么就钻研什么:肖震快给钱!

  如果是一些鼠目寸光之辈,只怕看到每年如此之多的财货,只弄出来这么一堆半成品的玩意儿,恐怕当场就要暴怒,甚至取消了摘星楼此地。

  但宋征看的津津有味,在每一只柜子前面都会驻足很久,看的津津有味,史书鹏看到大人很感兴趣,心里稍稍松了口气。

  他可是听说了,因为缇营统领和乌衣千户没有去迎接这位大人进城,新任指挥使大人一怒之下连杀两人!

  这两位在龙仪卫的序列之中那可是举足轻重,万克豪能排进前三,乌衣千户也能排进前十。

  他接到范百用的时候,很想把摘星楼中的老怪物们全都发动起来,道楼门口去迎接大人。但是那些老家伙他也惹不起。

  他左边眉毛短了一截,就是刚才喊人的时候,被一位暴怒的老怪物一道神通烧掉了——要不是他躲得快,半边脑袋就没了……

  他不知道万克豪事件背后的真相,性格一向务实却不知变通,肖震知人善用,将他安排在摘星楼,本本分分的伺候这些老怪物们。

  他只看到了宋大人的“恐怖”,现在发现宋大人似乎对摘星楼的这些不是成果的成果很感兴趣,总算是放下心来。

  宋征透过自己的双眼,将整个九层高楼当中一切的研究成果,全部录入了周天秘灵!

看过《苍穹之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