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苍穹之上 > 第四三八章 东喀山神城(下)

第四三八章 东喀山神城(下)

  “宋征,你疯了吗!”

  慧逸公的厉喝声在宋征耳边响起,他一路上疾行,错过了诸多宝物,出于对阳神强者的尊重,他并没有任何干涉,但是到了这里,他却不得不开口了,宋征这意图,竟然是要用一只三百人的修军小队,去冲击一座庞大的异域城市!

  他疯了吗,这怎么可能获胜?平白葬送了洪武这一批精英。

  “不得轻举妄动,在异域人发现你们之前,马上退回来!”慧逸公严厉喝令,声音宛如九天苍雷,在他脑海中不断轰鸣炸响。

  “你看一看这周围,神明的力量笼罩,随时可能发生不可预料的变故,不要以卵击石,不管你有什么事情,退回来我们从长计议,整个洪武都是你的靠山!”

  宋征却取出了联络灵宝,随手扔给了身后的巅峰天尊。他望着那座城市,义无反顾,傲气凛然:“阳神等同于镇国。”

  “自有尊严,岂有临危不战的道理?”

  “阳神等同于镇国。”

  “天生强大,岂有战而不胜的道理?”

  他于烈日之下,将阳神高高升起,方圆千里之内,可与神明争辉。

  那些巨大的神像,原本在阳光下隐隐透着一种神性的光辉,让那些神徒在开凿新的神像的时候,浑身充满了力量,对于眉心竖眼中的神力融合也加快了几分,但是宋征阳神一起,神像迅速暗淡,似乎是这一片世界中,原本属于它们的那一小段天条,被宋征抢夺了。

  神徒们勃然大怒:此乃渎神!

  从宋征的世界看来,他们用神力修炼,乃是渎神。

  而在这个世界看来,宋征他们才是渎神者。

  ……

  东喀山神城的神殿正殿,是一座高达六百丈的巨石神殿,用十丈长短的巨石垒成,这些巨石,都是外面雕凿神像的边角料,让这座大殿每日每夜都沐浴神恩。

  在这座大殿中,大约五百丈高的半空中,虚空漂浮着一尊百丈左右大小的神像,千臂千首、乘坐巨象。

  神像通体深蓝,竟然是由纯粹的神力凝聚而成!

  在神像下的大殿中,跪着三位双头八臂的神徒,在神殿之中,他们身穿着拖曳在地的宽大神袍,满身虔诚,眼神狂热。

  他们是东喀山神城中地位最高的三位“主教”级别的神徒,统领东喀山一切事务。

  三天前他们收到了神谕,立刻赶到了哪一片山林中,果不其然他们抓到了三名异域人。他们也发现了那座虚空之门,却因为抓住这三名异域人太容易,对所谓的“异域”并不放在心上,觉得在“我神”的大威能之下,只要能够找到了踏过虚空之门的办法,那一片异域必定会成为我神新的牧场。

  他们留下了一名四臂神徒,就带着我神点名要的祭品离开了。

  返回东喀山神城,献祭却不能马虎。他们在东喀山神城虽然万人之上,但是东喀山神城实际上是最低等级的神城,这还是他们第一次直接的聆听道神谕,当时全身激动的发抖。

  他们做足了各种准备,以他们所能够启动的最高仪式,向我神献祭。

  因此耽误了三天时间。

  今天献祭仪式终于开始,王九、苗韵儿和潘妃仪在他们所安排的最虔诚的信徒伺候下,洗漱干净,换上了一身神袍,被神力禁锢了一切力量,然后被当成祭品,献给我神。

  但是出人意料的一幕出现了,三人被摆放在神像下,我神却并不是直接收取祭品,而是从神像正中央的那一颗神首上,落下了一道强烈的神光,将三人笼罩其中不断灌注!

  三位主教惊得叩头不止不敢仰视。

  他们心中却是格外困惑,因为这场面他们十分熟悉,不是什么献祭的仪式,而是赐予的仪式。

  所有的神徒,都经历过这样的一幕。

  每年各地都会选拔最为虔诚的信徒来到神城中,他们需要一连七天七夜,不眠不休的跪在神像下不断祈求。

  七天七夜之后,能够坚持下来的,才有机会得到我神的赐予,得到一点神力,开启眉心的第三只竖眼,成为神徒。

  但是即便是三位主教,当年也只是神像上随便一颗偏首落下一道神光,只是一扫便迅速收走。眉心中只有针尖大小的一点神力。

  即便如此,也足够他们数十年甚至上百年的苦修,才能够将这一点神力彻底收为己用。

  眼前这场面,对于“赐予仪式”来说,已经可以用惊天动地来形容了。以他们主教的身份,也不曾听说,有什么人可以惊动我神,以中央主首降下恩赐,而且维持了这么长时间!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些异域人难道也是我神的信徒?不可能吧?他们虔诚吗?怎么会受到我神的厚赐?

  那一道神谕,究竟有何深意?

  宋征今天感受到胖子三人正在受到那个“呼应”的影响,正是赐予仪式开始,三人被笼罩在沈光下。

  神意高远,不得揣测,一切行为,听从我神的安排——这是他们从小就被教导的礼义,他们当然不敢质疑神明的任何举动,对这样高等级的赐予仪式更是充满了敬畏,匍匐在地上暗中传喻:集中一切力量保护神殿,不准任何人前来打扰!

  就在赐予仪式即将完成的时候,他们却忽然感觉到神像微微摇晃,赐予仪式的神光微微摇晃了一下。

  三位主教勃然大怒,起身来各自拔出一柄特殊的长剑,剑刃之上似乎有神光在流淌,三位主教带领着身后大批的神徒潮水一般的向殿外冲去:“为我神扫平一切狂悖!”

  神徒们顿时狂热,力量陡增三成。

  三位主教冲出大殿,心中生出一个错觉:天黑了。

  他们抬头一看,有一种他们不能理解的力量挡住了大日的光辉,也挡住了我神的神辉。这让所有的神徒勃然大怒,此乃最为不可饶恕的渎神之举!

  在他们之前,那些雕刻神像的神徒已经一同朝宋征扑了过去。

  宋征身后,吕万民焦急不已,冲上来喝令道:“保护大人!”洪武三百修军瞬间而上,在宋征身外布成了一道军阵,有人焦急劝解道:“大人,来日方长,敌人势大不能力敌!”

  宋征充耳不闻,阳神笼罩之下,他双目幽深高高在上,宛若一尊真正的神明。他低头看向了脚下,那一尊尊以山峰开凿的神像显得渺小。

  他又看向了那些扑上来的神徒,口中说道:“胆敢冒犯,以死谢罪!”

  特殊的“风”鼓荡而出,一股清气升上苍穹,一股浊气直入大地。通天念发动!

  呼——

  肉眼可见的狂风吹拂而过,刮过了最先冲上来的那一批神徒的身躯,他们却似乎毫无感受一般,继续狂吼着冲了上来。

  远远看去,只见数百个漆黑的身影,从四面八方朝着空中那高高在上的“神明”发起了冲击,就如同当年冥凰反上苍穹!

  “大人!”吕万民也急了,宋征依旧岿然不动,幽深的双目再也不去看那第一批冲上来的神徒,微微转头,遥遥望向下面神殿门口的三位主教。

  那些神徒又往前冲了数百丈,却整齐划一的一头栽倒下去。哪怕是经过了神力的加强,魂魄仍旧是魂魄,这许多强大的神徒,连一个阴神都没有。

  三位主教同样大吃一惊,他们感受到,来犯的异域人使用了一种他们完全不了解的力量,和他献祭给我神的那三个有些类似,但又似乎有着本质上的不同。

  可越是这种情况,他们越是毫无畏惧。

  居中的主教举起了手中的长剑:“这是我神的考验!”

  “燃烧我的神力,必将为我神扫除一切狂悖!”神徒们双足一探,飞射数千丈,直奔宋征而去。

  整个东喀山神城中,居住的几乎全都是神徒,等级有高有低,随着主教的一声狂吼,无数漆黑的身影从城中的每一座房屋中冲了出来,顺着大街小巷汇聚成了一道道黑色的洪流,然后好像朝天空喷涌,像是一道道巨大的黑泉!

  三位主教踏空而来,每一步都能够改变虚空规则,仿佛踩在了实处。

  他们的速度越来越快,奔行已经带起了风雷之声。三名主教,从三个方向一同向宋征围杀而来。

  正前方的主教拖剑而行,左侧的主教双手托在身前,将长剑平平举起直刺宋征。右侧的主教将长剑高高举起,做出了一往无前的力劈之状。

  在他们出手的一瞬间,周围的那些大山神像忽然震动起来,一通呼应。

  有一道道神辉从这些神像上飞腾而出,各自融入了那三柄长剑之中。这是我神赐下的神器,手持它们,我们能够为我神斩除一切虚妄和无知的狂徒。

  宋征轻轻一扣指节,咔哒——

  诛心念发动。

  一股风暴横扫而出,狂风之中的一个个神徒就好像稻草一般脆弱,他们的狂热让他们维持着向前厮杀的惯性,却在诛心念扫过来的时候,瞬间魂飞魄散。

  他们对于神明的虔诚,对于他们的魂魄毫无保护。

  一个个神徒坠落下去,半空中好像下了一场黑色的暴雨。

  地面上那些“黑泉”还在喷涌,却显得飞蛾扑火,冲上来就跟着坠落下去,诛心念霸道无比,神威惊天!

看过《苍穹之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