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苍穹之上 > 第七九四章 兽偶玉盘(下)

第七九四章 兽偶玉盘(下)

  正在大肆释放雷电的雷水夔牛,躲闪不及被这个光龙迎面一撞,身躯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透明窟窿,光龙从窟窿中穿过,雷水夔牛发出一声惊天的惨叫,全身力量泄尽,轰然一声落入水中,片刻之后它的尸体浮上了水面。

  鬼怪巨鱼看到光龙朝自己冲来,一声怪叫拼命多躲闪,但光龙速度太快,它也只能让开了半边身躯,光龙一闪而过,鬼怪巨鱼半边身躯顿时消融无踪,它挥动着剩余的鱼鳍惨叫而去。

  水王宫中,古水貘忽然兴奋起来,连连连道:“主上快看!”

  主上微微一笑,道了一声:“好极。”

  战况骤然而变,形势急转直下。小爬身为统帅,似乎极为愤怒,冲天而起发出一声愤怒的龙吼,它将龙爪一挥,斗枢真水阵旗漫天落下,罩定了整个战场,将全部兽军容纳其中。

  每一头灵兽抓着一面阵旗,自己的力量不断的注入其中,大阵轰然而起,庞大的力量不断收缩,层层叠叠的落在那一条光龙之上,光龙一声哀鸣,重重地被拍在了水面上。

  斗枢真水阵旗一击建功,兽军兴奋狂吼又嚣张了起来,人妖两族之中北冢妖尊和虎啸山神情凝重,暗暗咬牙。

  北冢妖尊一挥手,两族修士纷纷落回神具战舰之上,虎啸山挥拳朝虚空一击,喝道:“战舰迎敌!“

  北冢妖尊一脸肉痛的打开自己的戒芥指,却迟迟不肯释放,虎啸山恼道:“老抠!此战耗费多少?回头我禀明阁下双倍补给你。”

  北冢妖尊顿时眼睛一亮,挥手间无数元玉漫天而落,在他的神通操控之下,这些元玉分为九道,分别注入战舰各个位置。

  其中之一,增强战舰防御,那光膜猛的向外一弹,顿时将小虫崩飞出去,小虫愤怒无比连连怒吼,却似乎又无能为力。

  另外一道注入船首的大鼎之中,大鼎震动光芒再起,一条比刚才更加粗大的光龙咆哮而出,凶狠的朝着后方指挥大战的小爬袭击而去。

  第三道,顺着甲板向船尾蔓延而去,船尾不知何时,出现了第二口直径达到了二十丈的大鼎。数量庞大的元玉落入其中,大鼎将之熔炼,不断震动,时而膨胀时而收缩,其中似乎孕育有特殊的生命。

  忽然之间大鼎猛的向外一喷,一团巨大而刺眼的光球腾空飞起,在三百丈的高空猛然炸裂,突然的力量四处席卷,震得斗枢真水阵旗微微摇晃。

  光芒散落之后当中出现一只倾天金鹏!

  金鹏羽翼如刀,长喙如枪,利爪似钩,一声嘹亮鸣叫振翅而起,身躯不断转动,射出无数金羽飞向四方,竟然是比船首的那一条光龙更具威势。

  剩余六道元一分为二,各自融入了战舰两侧。

  两侧的船身上发出一阵扎扎的声音,两排巨大的床弩从船身下升起,元玉加持灵光迸散,床弩不需要操控,自动张开了弓臂扣上巨箭,锋利的箭头上闪烁着淡淡的金光。

  巨箭所指,自动瞄准。天空中那些被锁定的灵兽,感到了一阵心悸,顿时明悟自己无法抵挡床弩的威力,一旦被射中,必定是身死道消的下场。

  它们内心惊恐,用力挥动阵旗,将自己的力量源源不断的注入其中,斗枢真水阵旗力量大涨,于万丈高空之上接引星辰之力,隐隐凝聚出斗宿之形,大阵连为一体,灵光凝固,沉重好似岩石。

  那光龙和金鹏,顿时被压制的重重跌落,船身两侧的床弩,也瞬间停止了拉动,整个大阵之中,局势僵持了下来,兽军狂喜,吼叫道:“大统领,还有一件宝物快快施展出来!”

  北冢妖尊和虎啸山彼此相视一眼,似乎已经知道到了最紧要的关头,北冢妖尊仰天一声长啸,身上飞出数百件宝物,这些宝物于他身外纷纷破碎,似有献祭之意。

  他深深一吸,鼻孔大张,宝物的灵光纷纷落入其中。

  北冢妖尊气息暴涨,现出原形,竟然是一头巨大的无尾金蟾,,他趴于虚空之上,只是一吸,斗枢真水阵旗竟然隐隐飘荡、灵力摇动。

  虎啸山也再次发出一声咆哮,骤然之间身影分综错乱,分身数百道,彼此纵横交错,脚下踏着禹步,凭借一己之力演化出一道巨大军阵,军阵之上,有白虎虚灵闪现,长达千丈。

  两大资深镇国全力施为竟然抵挡住了斗枢真水阵旗的力量,大阵之中凝固宛如岩石的灵力,发出了轻轻的咔嚓声,兽军急切不断催促:“大统领,快!”

  漫天鬼鱼阴沉着面孔,盯着似乎有些犹豫不决的小爬,它的神情便是数千里之外水王宫中主上的神情。

  小爬似乎下定了决心,狠狠一咬牙,龙爪一拍,天水真书令迎空飞起,光芒丝绦一般垂落下来,将小爬笼罩。

  小爬的气息陡然升起,真龙之威爆发天下。

  一瞬间虎啸山演化的白虎虚灵发现了对手,龙虎相争。

  千丈白虎虚灵腾空而来,暴涨的力量似乎让小爬有些痛苦,它一声嘶吼,不讲理的迎着白虎虚灵一爪抓去。

  白虎虚灵竟然躲闪不开,被它一把拿在了手中。

  虚灵还在挣扎,小爬已经抓住它用力一扯,撕拉一声,天空中灵力四溢,光芒爆炸,千丈白虎虚灵顿时被撕成了数块!

  虎啸山一声惨叫当空跌落下去,无数分身纷纷湮灭。

  他还没有落到甲板上,半空中小爬一甩龙尾,将他远远地抽打出去落进了灵河内海之中。

  北冢妖尊抓住机会忽然一扑,庞大的身躯将小爬重重的压在了战舰上,他吐出一条大舌,死死缠住小爬的脖子,却不料身后忽然闪出小虫的身影。

  小虫将蛇尾一刺,北冢妖尊一声惨叫,身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血窟窿,他翻滚着从战舰上跌落下去,轰隆一声溅起了漫天水浪。

  只是北冢妖尊虽然受伤,金蟾的舌头却仍旧死死缠住小爬的脖子,拖着它一同落入了水中。

  两大主将落败,人妖两族修士顿时溃败,各自施展的神通和法宝,向大阵之外逃窜而去。兽军们嗷嗷乱吼,连说道:

  “追杀上去!”

  “不得走了他们……”

  “都是美味的血肉,绝不能放过。”

  小爬在水中和重伤的北冢妖尊搏斗,溅起了漫天水浪,它奋力挣脱出来,重重地将北冢妖尊踩进了水中,自身冲天而起,水声哗啦啦落下去,却还是稍晚了一些,没有它主持大阵力量大减,那些人妖两族的修士已经凭借各自的逃命法宝远远遁去。

  小爬恼恨的仰天一声咆哮,似乎还不死心,凭借自己的天水真书令仍旧追杀而去。

  有一名人族人族修士被它赶上,重重一爪杀的喷血而亡,尸体跌落进河水之中。

  但等它回过身来再看,两族修士已经远远遁走数百里,追之不及虎啸山和北冢妖尊也已经趁机从水下遁走,不知去向。

  兽军们大失所望,一场大胜却只得了一只空空的战舰,那些让它们垂涎三尺的修士血肉,竟然是一口也没有吃到!

  它们连连抱怨,却不敢把矛头指向小爬和小虫。漫天鬼鱼勉强说道:“总算是一场大胜,没有辜负主上的期望。”

  众多兽军想到主上的赏赐,这才脸色稍霁,心情重又好了起来。

  在数千里之外的水王宫中,古水貘乖乖的矗立在一旁。

  主上从怀中取出一只玉盘,,眼中充满了喜爱和贪婪之意,在那玉盘之上,有着七八只兽偶,那些兽偶栩栩如生,眉目之间煞气森然。

  主上抬起手来轻轻抚摸过每一只兽偶,而后手指在玉盘中央一点,灵光荡漾阵法激活,远在数千里之外的斗枢真水阵旗顿时有了回应。

  那些阵旗忽然嗖的一声从灵兽的手中飞出,腾空一转,化作了一道黑气,从灵兽的七窍之中钻了进去。

  灵兽们大吃一惊,它们等级颇高,正要抵挡,却发现自己的身躯对这种黑气毫无抗拒,并且有些“欢迎”任凭那黑气在自己的身体内潜伏下来,迅速的控制着自己的意识和身躯!

  “怎么回事?”

  “这是什么东西?”

  “我们被算计了!”

  “好邪门!”

  兽军一片慌乱愤怒,一起狠狠的看向了大统领小爬:“是不是你的阴谋!”

  却发现小爬比它们更加痛苦,天水真书令已经化做了十三道由特殊的金色咒文凝聚而成的蠕虫,拼命的向着小爬的身躯内钻去!

  小爬奋力抵挡,痛苦的在天空中不断翻滚,一声声龙吼,响彻云霄,金色的鳞片飞舞起各色真龙神通,却始终无法阻拦这些蠕虫。

  蠕虫凶狠的挂在小爬的身上,猛然间崩散开,无数诡异的符文从小爬全身各处渗透进去,小爬发出了一声最痛苦的吼叫后,全身僵硬动弹不得,庞大的龙躯,随后化作金光点点漫然消去……

  主上微微一笑把手掌挪开,只见玉盘上多了一只兽偶正是小爬。

  战场之上兽军们惊慌失措,在小爬消失后时间不长,整个斗枢真水阵旗凌空拔起带着所有的灵兽,包括小虫在内,一同显化在主上的玉盘之中。

  (适应了一天的新输入法,搞得我有些没信心了……)

看过《苍穹之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