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朝为田舍郎 > 第四百六十四章 隐秘的刀

第四百六十四章 隐秘的刀


  安庆绪看起来有点虚,常年被酒色掏空的样子,眉眼懒洋洋地耷拉着,酒色之外的任何事都仿佛提不起他的兴趣。

  哪怕如今的他在叛军部将中的身份已是妥妥的未来太子了,他仍然是一副即将英年薨逝的样子,让人对这位未来太子很没信心,一不留神就只能被追封的那种无奈。

  史思明算是安禄山麾下的第一大将,但在安庆绪面前仍非常恭敬,行礼敬酒皆是以东宫之礼事之,恭敬的态度令安庆绪很满意,没精打采的神色也变得开朗起来。

  冯羽作为一位商人,在安庆绪面前更是毕恭毕敬,态度谄媚得仿佛刚认了个干爹。

  安庆绪在史思明面前犹有几分客气,但在面对冯羽时,安庆绪的态度就很冷淡了,冯羽用尽各种借口敬酒,安庆绪却连酒杯都没碰,神情冷漠得很。

  不是针对冯羽这个人,而是针对冯羽的商人身份。

  作为毫无争议的未来太子,安庆绪的身份是断然不可能跟商人同座的,能勉强允许冯羽作陪已经算是给足了史思明的面子,态度方面就莫强求了,虽然老爹还在创业阶段,但创业阶段的少东家也是干部,跟商人同座已经很掉价了,如何指望他对冯羽和颜悦色?

  三人的酒宴才刚开始,气氛便有些尴尬了。

  冯羽的性格颇为开朗,自然不会让气氛继续尴尬下去,安庆绪在他眼里可是一只肥羊,今日必须要让这只肥羊对他产生好感,否则白白浪费了史思明精心组的这次饭局了。

  于是冯羽拍了拍掌,大帐的门帘掀开,从帐外盈盈走入三名姿色颇为不俗的年轻女子,三位女子垂头羞怯地行礼,然后长袖掩唇,只露出一对撩人心弦的眉眼。

  安庆绪顿时看呆了,喉头不自觉地蠕动了几下。

  史思明也呆住了,忍不住道:“冯贤弟,这是……”

  冯羽得意地一笑:“愚弟半生纨绔,一无所长,此生唯好‘酒色’二字,别的本事没有,但随时随地弄几位看得过去的女子还是颇为拿手的,这三位女子便是愚弟趁咱们义师开拔潼关时,半路上从宁州城找来的,本来宁州战乱,许多青楼姑娘没了营生,正艰难度日,愚弟找了一些离散的青楼姑娘,选了几个姿色不错的,重金将她们包下,悄悄带进大营里,呵,以供太子殿下和史将军赏玩。”

  安庆绪一喜,第一次朝冯羽投去友善的眼神。

  兴趣相投,志同道合,这位可引为知己啊。

  但安庆绪还是努力维持威严的架子,淡淡地道:“莫称呼什么‘太子殿下’,我不是太子。”

  冯羽却不在乎地道:“马上就是了,待义师打下长安,节帅登基称帝,您便是毫无争议的太子殿下,小人不过是提前几日称呼罢了。”

  安庆绪的表情顿时如春风化雪,露出了笑意。

  冯羽指了指三名女子,道:“你们小心侍候太子殿下和史将军,若有差池,你们便等着沦为卒妻吧。”

  三女娇躯一颤,急忙分坐到安庆绪和史思明身旁,殷勤地为二人斟酒布菜。

  有了美色的加入,再加上冯羽玲珑剔透的性格,酒宴的气氛顿时不再尴尬,充满了欢声笑语。

  酒过三巡,冯羽从怀里掏出一颗婴儿拳头大的明珠,恭敬地双手捧给安庆绪,笑道:“太子殿下,如今非常时节,时局太乱,小人也寻摸不到好东西,数月前从一个落难的商人手里收来这颗明珠,应该价值不菲,作为小人觐见太子殿下的见面礼,还请殿下莫嫌弃,收下小人这点微薄的心意。”

  安庆绪眯眼打量这颗明珠,一眼瞥过,神情愈发欣喜,竟连基本的客气话都没说,伸手便将明珠拿过来往怀里一揣,笑道:“冯贤弟有心,我便笑纳了,往后你我便是知己朋友,共享富贵。来日我父若登基,我定向父亲举荐你为开国功臣,爵封王侯。”

  冯羽大喜,立马躬身下拜,恭声道:“小人多谢太子殿下恩典。”

  从最初的嫌弃鄙夷,到此刻的兄弟相称,冯羽一共花了不到一个时辰。

  这就是本事,天生的本事,谁也无法复制的能力,只能说,冯羽天生是干这一行的料,顾青太有识人之明了,他很清楚什么人应该放到什么位置上才能发挥他的才能。

  …………

  月黑风高,夜宴兴尽而散。

  冯羽踏着踉跄的醉意,走到大营外一处刻着特殊标记的木栅栏边,等了半晌没动静,身后不停有巡弋的叛军将士经过。冯羽索性撩起下摆冲着栅栏便打算来一发。

  黑暗中,一道清冷的声音轻悄传来:“你若敢露出那个东西,我便一剑割了它!”

  冯羽吓得一激灵,急忙缩了回去。

  借着大营远处微弱的火光,李剑九那张俏丽而淡漠的脸庞出现在冯羽的视线中。

  李剑九穿着夜行黑衣,躲藏在栅栏外,身子伏在草丛里,身形很隐秘,就算有叛军经过她的身边也很难发现。

  冯羽扭头看了看身后刚刚经过的一队叛军,幸好这些日子冯羽在叛军大营内混了个脸熟,叛军将士大多认识这位史将军的座上宾,见他独自站在大营的栅栏边也不怀疑,以为他在方便,故而没人过来盘问。

  见李剑九熟悉的淡漠模样,冯羽嘻嘻一笑,蹲下身子与她平视,笑道:“阿九,多日不见,我为何觉得你胖了些?最近吃了啥长肉的好东西了?”

  李剑九闻言一惊,情不自禁地低头打量自己的身材,脱口道:“胡说!我才没胖!”

  “何必自欺欺人,你明明胖了,你看你,胸前鼓得那么高,比以前大了不少,若不是长胖了,难道是怀里藏了宝贝?我来摸摸是啥宝贝……”

  冯羽刚伸出手,立马感到一阵剧痛,痛得他差点惨叫出声,幸好理智制止了他。

  “疯婆娘有病嗦?知道这是哪里吗?稍有动静你我便是人头落地的下场。”冯羽怒极低声喝道。

  李剑九冷哼道:“谁叫你不规矩!”

  使劲瞪了他一眼,李剑九道:“你在此做了标记,让我来寻你,有何重要的事赶紧说,莫浪费时光。”

  冯羽叹了口气道:“我今日与安禄山的二公子安庆绪交上了朋友,打听到一些有意思的事情,这些事情还望你传递出去,转告顾阿兄。”

  李剑九神情严肃地道:“你说。”

  “安禄山素有暗疾,听说是身上长了脓疮,发作时非常痛苦,又痛又痒,所以他这两年脾气越来越暴躁,愈发喜怒无常,对部将士卒尤为刻薄,动辄打杀斩首……”

  李剑九道:“为何要将这件事告诉顾侯爷?”

  “顾侯爷会明白我的意思。安禄山如今只能走顺风路,经历不得挫折,一旦听到坏消息,他的部将和身边人便倒霉了,轻则被他毒打,重则丢掉性命,听今夜安庆绪和史思明的言谈,两人似乎对安禄山有些不满了,此二人挨过安禄山不少打,已对安禄山生出怨恨之心……”

  李剑九茫然道:“你的意思是……”

  冯羽嘿嘿一笑,道:“对我来说,这是个机会,看情形我只需再挑拨几次,仇恨的种子便种下了,若能引得安庆绪和史思明击杀安禄山,叛军从内部先乱了,顾阿兄平叛自是一马平川,顺风顺水,若顾阿兄不为难的话,不妨请他领军多给叛军几次挫折,让安禄山的脾气愈发暴躁,如此更有利于我在叛军大营内的谋划。”

  李剑九担忧地注视着他,轻声道:“你做的事情越来越危险了,我真怕有一天你会失手,从而万劫不复,做完这件事就撤出来好不好?我……你那般轻薄过我,必须要给我一个交代,你不能死。”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朝为田舍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