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他从地狱里来 > 548:程及番外:被吃了还怀崽了(两更合并)

548:程及番外:被吃了还怀崽了(两更合并)


  上古史书有言:父神开天辟地,上有九重天光,下有幽冥四十八层,天光与幽冥之间是十二凡世,各自平行,互不干扰。

  六重天光上住着两位红焰神尊,一位是掌生死的释择神尊戎黎,另一位是司祸福的折法神尊岐桑。。。岐桑是个野性子,他嫌天光上冷清,久待不住,时常去十二凡世游历。

  十二凡世中有这样一凡世,位于九重天光的东南方向,上古史书上称之为九州大陆,那里人妖共存、强者为尊。

  人分正邪,妖亦有善恶。

  此处是云朗峰,常有妖类出没。

  “好了,别挣扎了。”岐桑掌间燃着一簇诛妖火,“省得白白受痛。”

  趴伏在地上的蛇妖已经被打回了原形,是一条赤尾蟒蛇。他甩动粗壮的尾巴,缠住一颗枣树,将之连根拔起,甩向岐桑。

  红通通的枣子被震落,掉了一地。

  被甩出的枣树刚靠近岐桑就瞬间化作了烟,连他衣角也没挨到半分。

  “你到底是什么人?”蛇妖修炼了千年,吃了不少活人,妖法并不低弱,但他探不到对方的底,别说功力了,他就连对方的原形是什么都看不出来。

  岐桑跟玩似的,火焰在指尖跳动:“我?来收你的人。”

  “你是从九重天光——”

  蛇妖的话还没说完,那簇跳动的火就缠上了他的咽喉,半晌不到,蛇身便化成了灰。

  岐桑收起诛妖火,指腹方才被蛇尾刮到,淌了一滴血出来,刚好滴在了一颗枣子上。他抬起手,对着指尖吹了一口气,伤口瞬间愈合。

  收了个妖,他有点犯困,干脆圈了一块地,布了结界,席地而眠。

  那颗沾到了上古神尊血液的枣子悄无声息地发了芽、生了苗。

  岐桑这一睡便是五百年,待他醒来,云朗峰下的鲤海变成了桑田,他身后的石缝里长出了一颗大树,是颗枣树,整棵树上就结了一颗枣子,周身红艳,已经熟透。

  他伸手去摘,刚碰到那枣子,它竟动了动。

  “成精了?”

  树叶将枣子裹住,在风里瑟瑟抖动。

  还真成精了,怪的是成精的不是树,竟是果子,这倒是少见。

  岐桑用指腹碰了那枣子一下,果然,里面有他的灵力。

  “行啊你这小妖精,我的灵力也敢用。”

  他想着,要不一口吃了?

  突然,风吹树影动。

  他收回手:“谁?”

  来人现身:“周基见过神尊。”

  蓝焰神君,是重零的二弟子周基。

  “重零让你来的?”

  周基颔首应道:“师父有要事相商,烦请神尊回一趟天光。”

  “天光上少了我不行?我才下来多久。”岐桑不太爽,戳了戳那颗已经熟透了的枣子,“今天就放你一马。”

  那时,岐桑不知道,有个词叫“纵虎归山”。

  两百年后,树上的枣子修成了人形,认了这一片山头的大王红艳艳当师父。

  红艳艳是只狮子精,四千多岁了,她占领了云朗峰这片山头之后,就以她自己的名字重新命名了这座山——红艳艳山。

  红艳艳给枣子取了个通俗易懂的名字,叫林枣。林枣骨骼清奇,似乎得过高人点化,深得红艳艳的重视。

  林枣跟着红艳艳修习了八百年,法力已经是整片山头的佼佼者了,不过红艳艳仍然不放心,她快大限将至了,担心林枣守不住她打下的江山——红艳艳山,于是,她打算教林枣一些更厉害的修炼方法。

  这天,红艳艳把爱徒林枣叫到自己睡觉的洞府。

  “枣啊。”

  林枣是个十分乖巧懂事的妖精:“师父您说。”

  “师父有个修炼秘籍,你想不想学?”

  林枣还没出过红艳艳山,没见过外面有趣的花花世界,脑子里只有修炼,她沉迷修炼不可自拔:“想。”

  “这个秘籍的名字叫做吸元大法。”

  这个“元”既指男妖精的精元,也指修为,这种占据别人修为的歪门邪道有点损阴德,红艳艳自己也没干过,不过为了红艳艳山的长盛不衰,她暂且把良心丢去喂狗。

  “什么是吸元大法?”林枣表现得很感兴趣。

  果然孺子可教,不愧是她红艳艳的爱徒,她从兜里掏出几本尺度大到没眼看的书籍出来,一把塞给爱徒。

  “这里有几本书,你先拿回去看看,等看得差不多就来找师父,师父再教你下一步。”

  林枣谨遵师命:“好。”

  才过了两天。

  林枣来师父红艳艳屋里:“师父,书我看完了。”

  红艳艳的老脸也有点发热:“这么快就看完了?那你学会了吗?”

  林枣点了点头,又茫然摇头:“我在山头见过阿蚌和小蟹练这个秘籍,但大狼说是交配。”

  妖类大部分没什么贞洁观,一到春天,草坪上滚作一团的男妖精女妖精多得是。

  “交配和吸元大法差不多,但又不是一回事儿。”红艳艳一时也说不清,“我到时再慢慢教你,重在实践。”

  “好。”

  第二天,红艳艳抓来一只蝎子精,丢给爱徒林枣。

  “你先照书上的做,等熟练了师父再教你心法。”

  林枣看了眼被绑成了粽子的蜘蛛精,踌躇不前。

  “怎么了?”

  “师父,”她往后躲,“他腿上有毛。”

  她是表面光滑的枣子,不喜欢带毛的。

  “不喜欢啊?”红艳艳拍拍她的肩膀安慰,“没事儿,师父再给你抓。”

  这次红艳艳没抓有毛的,抓了一只胖头鱼精。

  林枣看了皱眉。

  “还不喜欢?”

  林枣捏鼻子:“味道很腥。”

  她是枣子,喜欢光滑的,但不喜欢这种滑腻腻的。

  “没事儿,我们枣可是以后的山大王,口味刁钻也实属正常。”红艳艳慈爱看着爱徒,“师父再去给你抓。”

  红艳艳没想到,一向乖巧懂事的爱徒在吸元大法的选择对象上竟如此挑剔。

  “好黑。”

  “太白了。”

  “好壮。”

  “太瘦了。”

  “腿太多了。”

  “没有腿。”

  “长得好丑。”

  “……”

  拒绝理由千千万万,红艳艳把隔壁山头的妖精都抓了个遍了,实在没辙。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

  林枣想了想,去把压在枕头底下的话本拿来,她指着话本里的人:“这样的。”

  那话本图文并茂十分生动,是大师姐林美兔从山下带回来的,师姐说,那话本是高人写的,是九州人族最畅销的话本,名字叫:天光上那些你不知道的事儿。

  *****

  岐桑这是第二次下九州,但此次不是来游历,九州出现了一对食人花姐妹,她们妖法超群、为非作歹,重零见他闲,便让他跑了这一趟。

  食人花中的姐姐叫媚璃,爱男色,他以自己作饵,诱了半个多月,对方终于上钩了。

  不过媚璃不好对付,费了他不少法力,还咬了他一口,食人花有剧毒,他短时间恢复不了,而且食人花的魂是上好的“丹药”,用诛妖火烧了可惜,他下九州之前答应了东问,炼化了食人花的魂魄之后就赠予他。

  他随便寻了山洞,布了结界,炼化了有一刻时辰,正当他收尾时,他的结界被一只妖破了,因为法力大减,他被对方施了法,阴沟里翻了船。

  *****

  红艳艳美滋滋地扛着“话本里”的男妖精回了红艳艳山。

  “枣啊。”

  “你快来!”

  林枣住洞府的最里面,她捻了个诀,快速出来了:“怎么了师父?”

  红艳艳把麻袋往地上一扔:“师父照你话本上的样子又抓了一个妖精,你看看合不合你口味。”

  林枣解开麻袋。

  男妖精的脸一露出来,她就看呆了。红艳艳山也有很多样貌好看的妖精,但都没眼下这个好看,皮肤像玉雕的,眉眼像画上去的,她没读过几天书,不知道怎么形容,总之就是好俊好俊。

  红艳艳邀功似的问爱徒:“怎么样,这个还满意吧?”

  人族的话本看来不是胡乱编的,真有这般画一样的人儿。

  林枣露出了乖巧又欢喜的笑容:“嗯,满意。”她问,“师父,他是什么妖精?我怎么看不出来?”

  红艳艳也看不出来:“估计是话本里的画精,修为高着呢,所以你才看不出来原形。”这些都不重要,“快扛床上去吧。”

  林枣不是贪图美色,她是谨遵师命并且沉迷修炼:“好。”

  她把话本里的男妖精扛床上去了。

  为了爱徒采阳补阴的过程更愉悦,红艳艳特地施了妖法,这样男妖精会有感觉,但动不了。

  前七天,红艳艳先让爱徒照着书里的全部来一遍。

  后七天,红艳艳教爱徒吸元大法的心法,不过她没告诉爱徒被吸元的男妖精最后会是什么下场。

  再来七天,给爱徒自由发挥。

  时间有点久?

  不怕,她这次抓的绝对是大妖,没那么容易被吸干。

  结果,爱徒一个月了还没出来。

  红艳艳这就有点着急了,去敲门:“小枣。”

  “小枣。”

  红艳艳趴石门上听,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

  大徒弟林美兔就说:“师父,师妹可能还没吸完。”

  “这都一个月了,再吸,那小妖精都要变成骨头了。”红艳艳也不是那种杀人不眨眼的魔头,“枣啊,你好了没,给人家留条命,差不多就行了。”

  里面还是没动静。

  红艳艳开始着急了:“小枣。”

  “小枣。”

  叫不应,红艳艳赶紧推开石门,只见石床上,她的爱徒压着那“男妖精”,两只都一动不动,都昏死过去了,而且她爱徒鼻子到下巴处全是血。

  “小枣!”

  林枣昏迷了,经红艳艳诊断,是补过头了……

  红艳艳后悔莫及,坐在床上直抹眼泪:“枣啊,都怪师父,给你找了个太厉害的妖精,害你消化不了。”

  想到爱徒可能会爆体而亡,红艳艳就悲伤不能自已:“你放心,师父一定救你。”

  林美兔也哭得不行,泄愤地踢了罪魁祸首两脚:“师父,这杀千刀的男妖精怎么办?”

  男妖精衣服都没一件,用被子裹着,被丢在了地上。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他从地狱里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