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一地鸡毛的美好 > 第四百五十九章 不是法律范畴的问题

第四百五十九章 不是法律范畴的问题


  晚上七点半,小夏坐着出租车准时来到大庆路1号——安全律师事务所的门口。

  一个三十多岁,留着分头,穿着深色西装的男人站在门口,看样子像是在等人。

  小夏下了出租车,向西装男人走去。

  男人把目光看向走来的小夏。

  “你是谭律师吧?”小夏主动打招呼。

  “我是,你是嫂子吧?”谭斌主动伸出了右手。

  小夏连忙伸出双手握住了对方的手:“是,是蒙长庆让我来找你帮忙的!”

  “嫂子,请进。”谭斌推开律师事务所的玻璃门,请小夏进去。

  这是一栋独立的五层小楼,楼道里静悄悄的,人都下班走了。

  小夏跟着谭斌上到二楼,在走廊的第一个门口站住了脚。

  “嫂子,第一间就是我的办公室。”谭斌掏出钥匙开门。

  “哦。”

  “嫂子,请进。”

  “好、好。”小夏拘谨地走进谭斌的办公室。

  “嫂子,请坐。”谭斌指着沙发说道。

  “哎。”小夏走到沙发跟前坐了下来。

  “嫂子,我已经给你泡好了茶,请慢用。”谭斌客气地把一杯红茶放到小夏面前的茶几上。

  “谭律师,你别忙活了,我不渴!”小夏感激道。

  谭斌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从笔筒里拿出一支铅笔,翻开笔记本,对小夏说道:“嫂子,有什么事你说吧,我记录一下。”

  “不用做记录,是这样的,我跟朋友合开了一个店......”

  小夏把店里发生的事情告诉了谭斌,谭斌边听边点头,眉头慢慢皱到了一起。

  小夏终于说完了,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嫂子的意思我听明白了,是想让我帮你向对方尽量争取一些时间,对吧?”

  “是的,能拖到月底是最好了!”小夏一脸期盼地看着谭斌。

  “嫂子,实话实说,这个我真没有把握,只能说尽力,因为这不属于法律范畴的问题,主要还是看你的态度,你要想办法博取对方同情。不过......”谭斌的表情有些迟疑。

  “谭律师,有什么话你尽管说。”小夏见谭斌似有难言之隐。

  “嫂子,小心夜长梦多,你还是尽快把店盘出去吧!”谭斌看着小夏,眼睛里透出一丝担忧。

  ......

  就在小夏跟谭斌在事务所门口说话的时候,安全站在三楼的一间窗户跟前,清楚地看到了这一切。

  他看着小夏有些面熟,但一时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小刘,你见过这个女人吗?”安全头也不回地问道。

  站在房间里的一个年轻人走到窗前,探头一看,“这不就是蒙长庆的小老婆郑小夏吗?”

  这个年轻人就是当初在马云家,洗了杨昊手机和U盘的“刘秘书”。

  安全点头:“我说怎么看着眼熟,是她和米粟合开了一个夏织娘店,就是她的妹妹坏了蒙长庆的贷款。”

  “对,就是她。”小刘答道。

  “她认识谭斌?”

  “应该是蒙长庆介绍她认识的,现在蒙长庆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这时候派自己的女人来找谭律师,不知道又打什么主意呢。”小刘说道。

  “对了,小明这段时间忙什么呢?”安全问道。

  “他还能忙啥?忙着跟那个兰馨谈恋爱呗。”小刘笑道。

  “嗯,兰馨是个好姑娘,但愿小明这次能安定下来,否则米粟得跟他没完。”安全叹道。

  小刘没吭声,这不是他该接的话。

  “你回头让小丁给谭斌说一下,就说我说的,如果是蒙氏的案,统统不接。”安全指示道。

  “是,我一会儿就给她说。”小刘点头。

  “你也不要大意,让他们盯紧了杨昊,小心他狗急跳墙。”安全面无表情地说道。

  “明白,放心吧。”小刘点头。

  ......

  早上,米粟董永起床后,就上楼了。

  董母已经做好了早饭,疙瘩汤,烙油饼,腌黄瓜。

  米粟装作很想吃的样子嗅了嗅油饼,说道:“妈,这油饼可真香!”

  董母笑道:“那就多吃点。”

  米粟一本正经道:“不行,这两天胃有点不舒服,永哥不放心,非要逼我去做体检,我就不吃饭了,等永哥吃完饭,我们俩就去医院。”

  “为啥不吃饭呀?”董母不理解。

  “妈,体检是不能吃早饭的,必须空腹才可以体检。”董永解释道。

  “没听说过,检查个身体还不让吃饭了?”董母说道。

  “爸,妈,你们这么大年龄了,也该全身做个体检,明天一早让永哥带你们两个也去做个全身检查。”米粟关心道。

  “对,米粟说的对。爸,妈,我明天带你们二位去做体检,早上就别做饭了。”董永连忙说道。

  “不做不做,我和你妈身体没毛病,做啥体检?咱村老书图,能吃能喝,活蹦乱跳的,就因为他儿子把他拉去城里做体检,结果,查出了癌症,老书图住院做手术,花光了家里的钱也没把命保住,三个月就死了,我和你妈可不想没事找事!”董大旺摆着手严词拒绝。

  董永知道自己拗不过父亲,也就不再提了,坐下吃起了饭。

  米粟发现董母似乎很喜欢给人夹菜,不过他给董永夹菜时,没有像给她夹菜那样,把筷子放到嘴里抿来抿去的。

  她现在一看到董母拿筷子,那个抿筷子的镜头就在她眼前晃来晃去,她知道自己已经产生了心理障碍,以后恐怕没有办法再跟董父董母坐在一起吃饭了,她实在是怕董母再给她夹菜。

  ......

  医院走廊。

  米粟把报告递给了董永,“永哥,睁大你的眼睛看清楚,我没有怀孕,我什么毛病也没有!”

  董永仔细地看着报告单上的对比说明,虽然他看得不甚明白,但他相信米粟的话,她真得没有怀孕。

  “既然你的胃也没问题,那你为什么一直干呕呀?”董永还是不死心。

  米粟盯着他的眼睛,“你真想知道?”

  “当然,要不然我不放心!”董永的表情是真诚的。

  “那我告诉你,你不许生气,而且还要替我保密,不能告诉你爸你妈。”米粟用手指着董永的鼻子。

  “我保证。”董永一挺腰杆。

  米粟像害牙疼丝的,皱巴着小脸,难为情地说道:“你回来那天中午,我跟你妈在一起吃中午饭,结果你妈她......”她实在是说不出口。

  “我妈她怎么啦?你说呀!”董永一惊,催促道。

  “你妈她非要给我夹菜,把筷子在她嘴里抿来抿去的,我看着胃里难受的不行,就......”米粟不敢看董永的脸,支支吾吾也没有把话说囫囵。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一地鸡毛的美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