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白首妖师 > 第四百九九十章 镇国之鼎

第四百九九十章 镇国之鼎


  身为长老,自然要听宗主的吩咐。

  小徐宗主已然坚道了道心,并且要毁了这魔地,方寸自然也要帮忙。

  只是,具体该怎么做呢?

  小徐宗主仿佛是先下定了这个恒心,然后再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他的脸色还是很淡然,平静的看着方寸,似乎一点也不介意,在这时候把自己遇到的难题扔给自家的长老。

  方寸斜目看了他一眼:“好像你还没有个计划?”

  小徐宗主理所当然:“长老既然在此,我哪还需要想什么计划?”

  方寸无奈,也不得不承认,自家这位长老,看起来是个很聪明的人,但想想他有史以来干过的事,要么是看世间不公,直接拿刀夜里出去砍人,要么就是一看魔渊有问题,就仗着头铁直接摸进来了,就连当初拿功法,也是直接冲进后山,先被神山长老打了一顿……

  ……看样子,这种活确实不能交给他。

  “若想破此魔渊,自然要先搞明白他们究竟在做什么?”

  方寸也不推辞,微一沉吟,笑着向小徐宗主递了一道神念:“这段时间,你发现了什么?”

  “在做什么?”

  小徐宗主怔了一下,道:“这还不够清楚吗?他们自然是在炼一百零八魔神!”

  方寸笑道:“那问题的重点就在于,这些魔神怎么炼的?”

  一边说,一边好整以暇的等着小徐宗主回答。

  他比自己,早了很多年来到这里,不论从哪个解度,打探到的事情,也该比自己多。

  “我……只能把我知道的事情告诉你。”

  小徐宗主沉吟了一会,才轻声道:“你可知道,当年的大幽,底蕴并不比如今的大夏差?”

  方寸点头,道:“应该说更强才是。”

  虽然对魔渊了解不深,大幽的事情,也只是听说过一些,但局势的分析,方寸还是明白的,如今的大夏,南有妖庭,北有老魔,东有夜原,时时祸乱,难有清宁,便是仙帝,也长时间呆在天外天,根本无暇理会大夏朝堂之事,而御下几位神王,那也都不是省油的灯。

  如今,龙神王甚至已经有了反意,对大夏的削弱该有多强?

  而当年的大幽,横推众敌,傲立世间,诸族伏首,与天齐高,这又是何等霸气。

  仅是从龙脉之数而言,大夏如今一共才得几条龙脉。

  而当年的大幽,可是天下龙脉,尽在掌中。

  这里面的差距,根本不是一两句话就说得清楚的。

  ……

  ……

  “当年的大幽,底蕴自是无穷,即便被大夏夺了天下,也有无尽异宝。”

  小徐宗主缓缓道:“当然,他们问题也太明显,当年的老魔少魔之争,大伤元气,不仅丢了天下,还被仙帝夺走无数异宝,只是,你可知道,他们当年最吃亏是什么吗?”

  宗主说的一本正经,方寸当然要配合,忙道:“请宗主指教。”

  小徐宗主不敢露出太多表情,只是嘴角微不可察的一勾,继续传音道:

  “他们吃亏最大的,便在于大幽的镇国之器被毁。”

  “当年的大幽,之所以可以横推众敌,天下无双,便在于他们外有一百零八魔神坐镇,内有四大神柱国支撑,这大幽神柱,便等于我们大夏的神王。而在后来,少魔意图谋反,盯上的便是四大神柱,他苦心经营,终得到了一位神柱支持,一位神柱被他拿住把柄,不得不随他一起反,又有另外一位神柱,主动投奔而来……你可知主动投奔而来的是谁?”

  方寸听着,已是心间微动,笑道:“我们大夏这位仙帝?”

  “正是!”

  小徐宗主微一颌首,眉宇间似乎露出了一抹冷笑:“四大神柱已得其三,少魔,或说当时的大幽太子,立刻便去向第四位神柱逼宫,在其不肯同流之后,三大神柱将其杀死。”

  虽然小徐宗主说的轻描淡写,但方寸还是不仅心间微惊。

  四大神柱忽然内斗,其中一位就这么悄无声息死了,这是何等惨烈?

  “而第四位神柱被杀之后,便等若神柱尽皆倒向了太子殿下……”

  小徐宗说到这里,微微一停,道:“而到了这时,其实就等于四大神柱,皆已联手,毕竟第四神柱的虎头令,已经到了他们手里。而太子殿下之所以要急走这一步棋,原因就是因为,集齐了四大神柱的令牌,他就有了越过大幽神帝,直接去调谴一百零八魔神的权力。”

  “一百零八魔神,乃是大幽镇国之器,须得神帝真身,或是四大神柱同时出手,才能祭奠大幽神鼎,然后借神鼎之力,才能调谴的动他们,而大幽太子的主意,便是以自己的血,代替神帝祭鼎,然后又集合四大神柱之力,终于请动了大幽神鼎,调谴了一百零八魔神。”

  “于是,太子夺位血案,倾刻而发,百八魔神,齐攻神殿。”

  “……”

  方寸听着,都不由低叹:“那一战,倒真个让人神往……”

  “你当在这听故事呢?”

  小徐宗主有了点小情绪,微微侧了方寸一眼。

  方寸忙笑了一声,道:“你继续,说说后来怎么样了……”

  “后来……”

  小徐宗主的声音微顿,无奈的叹了一声,道:“后来神帝就把他们全杀了……”

  方寸都不由得怔了一下:“啊?”

  “也不是全杀……”

  小徐宗主低声轻叹道:“神帝只是很愤怒,他出得关来,迎战一百零八魔神,以一式大幽神印,镇杀了一百零八魔神里的绝大部分,又镇杀了三大神柱里面的两人,还将自己的亲生儿子打成重伤,抽了经脉,甚至连那一方大幽神鼎,都被他一掌打出来一个洞……”

  方寸微微皱起了眉头,想起了自己在朝歌时见过的那个老魔。

  他看起来虽然也有些凶狂之气,但已颇有日落西山,颓气缠身之感,无论他表现的再凶,看起来也只像是一个强弩之末的老人,以致方寸都感觉,他丢了天下,其实也并不意外。

  可又怎能想到,这样一个老头,居然还有这等魄力?

  “再后来的事情,你也该知道了……”

  小徐宗主低叹着道:“大幽神帝虽然神威无尽,但他被迫出关,气机不稳,再加上一人迎战一百零八魔神,还有三大神柱,再加上自己的儿子,虽然打的四方低头,血流成河,但他自己,也确实受了重伤,以致被那仅剩的神柱,也就是我们的神王,捡了大便宜……”

  “但是,事情也并没有完全像我们的仙帝那般推算,趁机将大幽覆灭,在那种情况下,神帝与大幽太子,或说老魔与少魔,还是各自遁走,不过他们带走的东西,却各不相同,老魔带走的,乃是他闭关的神殿,而少魔逃走之时,却是带了那一方大幽镇国的神鼎……”

  “……”

  一口气说到了这里,小徐宗主才低声一叹,道:“而如今,这位大幽太子,其实就是在借这一方神鼎,意图重炼一百零八魔神,好借魔神之威,夺回天下,并且帮他复仇……”

  “这就是一百零八的来历?”

  方寸听着,不由得微微皱眉。

  有些浅薄的话,自然不愿说出口。

  这一百零八魔神,既然在老魔手下,跟纸糊的一般,他哪来那么大的自信?

  尤其是,大幽神鼎既然已经被老魔打出了一个洞,想必其神威,应该也受到了影响吧?

  小徐宗主轻声道:“你若这么说,就小看了少魔了。”

  方寸诧然,道:“我没这么说啊……”

  “但你这么想了……”

  小徐宗主道:“这位大幽太子,自那一次失利之后,悔之不及,怨气冲天,但他还真不是一个怨恨之时,便躲起来自怨自艾之人……可能有过那段时间,但他很快便已调整……他躲在九幽之地,足有百年,居然贯通魔典,推衍玄功,硬是借那一方残缺的魔鼎,推衍出了另外一套神魔功法,照他的估算,此法一成,起码要比当年的一百零八神魔,强上百倍!”

  “百倍?”

  方寸心里着实吃了一惊,忙道:“你这个百倍,可是虚指?”

  “或许并不是……”

  小徐宗主轻声回答:“因为我父亲都已经投效了少魔,我很了解父亲,他若是没有足够把握,是不会这么做的,这起码证明,少魔是真的有了横扫天下的底气,他才会投效。”

  “而他如今忠心,想必也真是少魔的惊世之才,折伏了他。”

  “……”

  小徐宗主说着,声音也不由得渐低,好一会,才低叹了一声,道:“而如今,九幽之渊做的,便是散布功法于天下,借此筛选合适的魔胚,呵呵,世间奇才俊杰,纵有再高才智,也总有人想着能撞一下仙缘,捡几道奇门功法,可以一步登天,但他们又岂会知道,某些时候,凭空落在了他们脑袋上的仙典秘笈,其实里面就藏着,让他们后悔终生的诱饵……”

  “这就是殿内修魔者的由来吗?”

  方寸目光向周围扫了一眼,微微点头。

  “不错。”

  小徐宗主轻声道:“若想毁了这里,自然要毁了一百零八魔神,但说实话,这些修魔者,入魔太深,而且实力可怖,凭你我之力,恐怕都不一定是他们的对手,更不用说毁了他们了。”

  “所以……”

  “……”

  方寸接过了他的话,轻声道:“所以,想要毁了这里,就要毁了那魔鼎。”

  小徐宗主点头,道:“但问题就在这里,那魔鼎,就藏在此地某一处的神殿之内,可我们并不知道究竟是哪一座神殿,自然也就无法毁去……那位前后已经来了几次的女子,我看她的目的,其实也是想毁了那座魔鼎,只是前后几次,皆是失利而返,甚至差点丧命。”

  方寸微微点头。

  看夜女的表现,确实是拆迁胜过了与人斗法。

  当时的她,与其说是过来刺杀某人,倒不如说,就是借着自己异于常人的神通,在与人斗法的时候,顺势毁掉这里的一座座神殿的……类似的事情,她当初在温柔乡也干过。

  “既然如此……”

  方寸轻轻点头,道:“我倒可以试上一试。”

  “嗯?”

  小徐宗主,本来也只是随口一说,万没想到方寸会有这个反应。

  忙道:“你要怎么做?”

  “当然是找援兵了……”

  方寸笑了一声,道:“不过,我得先离开这里才行。”

  “这……”

  小徐宗主怔了一下:“你怎么走?”

  “走的话,倒也简单。”

  方寸笑了一下,道:“此地,除了你的父亲,还无人能够留得下我。”

  小徐宗主微微默然,道:“你真狠啊……”

  方寸笑了笑,道:“还好,这一次在朝歌,我所获不小。”

  小徐宗主瞪了他一眼,道:“我说的是你心狠,居然到了这时候,还要利用我。”

  方寸见宗主发火了,只好歉疚的笑笑,并不说话。

  “不过,我既然坚定了道心,也确实该让我父亲知道……”

  小徐宗主也是长叹一声:“说吧,你究竟打算,怎么过他这一关?”

  方寸笑了笑,道:“你说,你的父亲,现在在想什么?”

  小徐宗主顿时吃了一惊,脸色有些古怪的向方寸看了过来。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白首妖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