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未婚妻她突然变A了 > 477:让我抱一会儿

477:让我抱一会儿


  “呵,”颜舜华轻哧:“为了解决一个老蛀虫就要牺牲自己的色相,你可真是个顾全大局的‘好家主’!”颜

  顾言玦面色一僵:“谁说我牺牲色相?那只是错位。”

  顾言玦冷笑:“李华容都看到你们两个抱在一起了还错位?是不是觉得你衣服上程微的香水味还不够重?”

  那天晚上她原想发作,只是他不说她也选择相信他罢了。

  “我没有让她抱到我,就几秒钟的时间她人就晕了,我让顾芷把她给送回去的。”

  只是这李华容也太没耐心了,才刚看到就跑得没了踪影。

  但他更没想到的事,颜舜华竟然可以忍耐整整一天。

  颜舜华冷哧:“顾言玦,这么久了,你真的觉得你完全了解我吗?还是说你不需要了解我?是不是觉得我因为太喜欢你,所以可以把我的这些情感当做你有恃无恐地底气?”

  一个程钰而已,跟她说一声又有什么困难?难不成她还能拒绝帮他?

  顾言玦垂眸:“如果我说我又幼稚了一次,你信么?”

  颜舜华皱眉。

  顾言玦自嘲一笑:“本来想要告诉你的,可是陪着你去赴千术的约之后又改了主意。颜舜华,你总是说,你除了我以外从未喜欢过别人,我不是不相信你。我只是不自信,不自信平凡如我,到底是走了什么大运能得你如此青睐,所以才不受控制地,想要一次又一次去确认,你是真的喜欢我。”

  所以即便他花了很多的时间与努力来让自己变强,但在和她重逢地时候,下意识想到的竟然是用自己那条曾经受伤的腿来获得她的垂怜。

  也许他也也曾做了许多在别人看来了不得的事情,东远集团的董事长,位高权重的一家之主,但却总觉得在她面前,这些都不值一提。

  他也曾打算埋葬过去,只要她能和他在一起就够了。

  但当她知道他或许与程微之间有某种微妙的联系,却依然能若无其事去跟别人赴约的时候。

  像是某种心魔出现一般,他又一次动摇了与她坦白的心情,他忽然幼稚地想要知道,如果他不提,她能忍耐多久。

  好像在她面前,他的卑劣才会如此的无所遁形。

  顾言玦继续开口:“我其实挺讨厌这样的我的,可是颜舜华,如果那就是真正的我的话,又该如何呢?即便我是这样的人,即便这样的我可能真的不讨你的喜欢,但我还是不可能放手的。”

  三年前的那场意外,只让他学会了一件事,那就是她喜欢也好,不喜欢也罢,就算是将来跪下来求他,他都不可能放开她。

  良久后。

  “说完了?”

  顾言玦看她,眼神在那瞬间甚至有些幼稚园的小朋友:“说完了。”

  颜舜华站起来,走到床边重新躺进被子里:“我困了先睡了。”

  顾言玦看她躺下,沉默一会儿后,顾言玦也起身,他将房间的灯都关掉,然后转身走去。

  才刚走到门后拉开房门。

  后背却结结实实挨了一记枕头。

  而后身后传来颜舜华的低吼:“顾言玦,你个蠢货!我颜舜华发誓下辈子绝对不会再喜欢你这种蠢蛋!”

  顾言玦愣了几秒,然后将房门重新关上,转身走回床的另外一边掀起被角躺进去。

  他翻过身,面朝颜舜华。

  即便是在黑暗里,他也能感受到她夹杂着怒意的呼吸。

  刚想要伸出手去抱她,颜舜华却不耐烦翻过身背对着他。

  他索性直接将她捞进怀里。

  颜舜华正要挣扎。

  “别动,让我抱一会儿。”

  刚说完,脚上就挨了两脚,但他手上的力道也没松:“踢死我也不放。”

  “无赖!”

  “就赖上你了。”

  “……”

  “顾言玦,如果方便的话,给李华容一个好的机会吧。”

  “嗯,我会安排好的。”

  -----

  颜舜华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但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微微亮了。

  她转过身,发现身边竟然没有人。

  看这天色,绝对不会超过早上六点,所以这男人起这么早去干什么?

  颜舜华也懒得去多想,翻了个身继续蒙头大睡。

  不到一刻钟的时间,房门重新被推开。

  顾言玦走到床边:“先起来吃点东西,等会儿我们出去看日出。”

  颜舜华纹丝不动。

  “还是说你想要我像昨晚一样扛着你去。”

  颜舜华立刻掀开被子,半睁着眼睛:“我好困,起不来,不如日出下次再看……”

  正要重新盖上被子,却被顾言玦直接扯过,然后从旁边的床头柜拿过先前给她准备的衣服。

  “那你再睡一会儿,衣服我给你穿,先从哪一件?内衣吧……”

  颜舜华立刻睁开眼立起来拿过那堆衣服:“我自己来!”

  内衣?开什么玩笑!她可不想大清早的弄得自己欲火焚身。

  大概能猜得出她的反应,顾言玦也不意外。

  他站起来:“那赶紧洗漱下楼,再晚就过点了。”

  “嗯,知道了。”

  颜舜华换上衣服洗漱好下楼。

  这是一栋复式的小楼,面积并不算大,客厅和餐厅是连着的,所以屋子里都是早餐的味道。

  颜舜华走到餐桌旁,桌上摆着热粥和红豆包。

  “你做的?”她问对面的顾言玦。

  “买的。”

  颜舜华皱眉:“山上这么早就有卖早餐的地方?”

  “晴雪峰是著名旅游景点。”

  颜舜华低头喝着粥,忽然又想起什么:“家里的佣人跟我说旅游旺季来晴雪峰需要提前预约,你也是提前预约的?”

  “没有。”

  颜舜华又抬眸看他。

  “抓紧时间先吃饭。”

  “我是来看雪的又不是来赶场子的!”颜舜华不满。

  “那不然你哪里都不要去了,就跟我在这里住一个月,每天想几点起都可以。”

  “你想的美。”

  “晴雪峰的日出是最值得观赏景色之一,因为我没有办法让太阳等你,所以只能让你少睡几分钟。”

  颜舜华哼唧:“谁叫你不先提前通知的,弄得人又累又没心情。”

  “你这么说我会以为我昨晚对你做了什么。”

  颜舜华翻白眼:“你想太多了。”

  等早餐吃得差不多,顾言玦起身去拿了两件更厚羽绒衣。

  “还要穿?”

  顾言玦先给她罩上:“山上比山下的温度要低。”

  “以前打仗的时候,我只披一件也能连行几百里地。”

  顾言玦盯着她:“你现在是在准备看日出,不是打仗。”

  颜舜华撇撇嘴,把衣服穿上,已经很久都像这样穿成一个粽子。

  两人穿好衣服一同出门。

  外面的天色比之前更亮,晴雪峰此时银装素裹,除了景区内部分显眼的路牌是指标以外,再没有其他颜色,从门外看去蔚为壮观。

  顾言玦拉着她的手,两人一起沿着门口的台阶慢慢走下去,虽然周围的积雪很厚,但是台阶上只有几厘米的薄雪,很明显是专门被人处理过。

  “我听人说每年到这个时候都人满为患,为什么现在一个人都没有?”

  顾言玦笑:“因为现在确实就只有你我两人。”

  颜舜华一愣:“你的意思是,晴雪峰现在就只有我们两个人?”

  “对。”

  “你把景区都包了?”

  “算是吧。”

  “你真有钱……”

  顾言玦挑眉,连眼里的光都变得明亮:“有些东西不是光有钱就可以办到。”

  颜舜华无语:“某些人昨天才坦白自己没能力,怎么过了一晚上就开始炫耀?”

  “至少不像有些人,只是看个日出非要炫耀自己上战场杀敌。”

  “……”

  她甩开他的手:“你就不能稍微让着我一点对吗?”

  顾言玦歪头看他,眼里有调笑:“所以你承认你输了?”

  颜舜华咬牙,弯腰下去捡起一把雪扔他头上。

  所以她究竟为什么要喜欢这种毒舌的男人?!

  顾言玦将自己身上的雪扫掉,有伸手去拉塔:“别闹了,早上已经耽搁了一些时间了,你就不能让我省点心?”

  颜舜华瞪眼看他:“你确定主宾没弄反?”

  究竟是谁不让谁省心?

  顾言玦握着她的手:“至少我不会让自己的手冻成这样让别人心疼。”

  颜舜华:“……”

  她决定闭嘴了,几年的功夫,这男人嘴上功夫见长,她一点上风都占不到。

  两人拾级而上,最终来到晴雪峰的观日亭。

  这是青雪峰第二高的地方,所以入目之处没有遮挡,一眼就能望见天际线。

  此时已经接近日出的时间,天边的云城已经透出微微的霞光,分外好看。

  顾言玦牵着颜舜华走到亭中,哪里早已备好了暖炉坐塌和暖炉个,案几上的水壶正“噗噗”冒着热气。

  “再晚十分钟,怕是不仅日出都看不了,连水都要烧干了。”顾言玦开口。

  颜舜华翻了个白眼,抬步走进亭中。

  “等一下。”顾言玦却叫住她。

  他走到她跟前,忽然躬身蹲下,然后伸手去解开她的鞋带:“把鞋脱了。”

  “不会冷么?”

  “比你用手去抓雪暖。”

  颜舜华气绝:“那我不脱了。”

  顾言玦无奈地抓住她的脚踝:“亭子下面通了地暖,脱了鞋更暖和。”

  颜舜华吸了吸鼻子:“这么高级……”

  她缓缓将鞋子脱掉,然后踩上观日亭地面,那一刻嘴角都忍不住开始上扬,果然是暖的。

  颜舜华走到坐塌旁,转头看着立在亭外的顾言玦:“你不进来?”

  顾言玦看着那个水壶:“先把水壶递给我,我去加点水。”

  颜舜华点头,将桌上的热水壶拎起来,确实是烧得一大半都没了。

  她提着水壶走到亭外,伸手指着不远处的那颗雾凇:“也别用水了,就用那颗树上的雪。”

  顾言玦结果水壶:“嗯,我知道。”

  说完转身走向雾凇。

  颜舜华重新走回卧榻前坐下,这观日亭不知道是怎么设计的,竟然连坐塌都是暖的。

  她抬头看着越来越来月亮地天色,心里竟升起一丝与往常不一样期待。

  没多久,顾言玦拎着水壶回来。

  颜舜华看着他冻得通红的指节,忽然就有些理解他刚刚说的话了:“不是说不会让自己的手受冻让别人心疼吗?”

  顾言玦一边将水壶放到案上一边抬眼看她:“心疼了?”

  颜舜华抬头看着他,霞光之中男人的轮廓沾染了莫名的温柔,竟然让她有些看呆了。

  插一句,我最近在用的看书app,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良久,颜舜华别过头:“我才不心疼。”

  顾家轻笑,坐到她身边:“那我这手万一后面要是长冻疮怎么办?”

  颜舜华回过头,然后忽然伸手去抓他的手,才刚触到一个指尖,男人手上传来的冰凉让她忍不住皱起眉头。

  “怎么会这么冷?”

  说着用自己的手将他的整个包裹住。

  “刚碰了雪,一会儿就好了。”顾言玦笑。

  颜舜华顺势靠在他身上:“顾言玦,身手什么时候学的?”

  昨天晚上,她真的没有故意让着他,她是真的很生气,也是真的打不过。

  不然也不会被他扛到晴雪峰了。

  “就是看不见你的时候,不知不觉就学了很多。”

  颜舜华冷笑:“别骗人了,能打的过我的人没几个,你知道宁勒那个轰动全球的绑架案吗?”

  “嗯。”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未婚妻她突然变A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