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开局选择在大唐种田 > 信第327章:你居然真的信了这鬼话?

信第327章:你居然真的信了这鬼话?


  “”他微微摇了摇头。

  卢十三说道:“少卿大人,会不会是这个阴阳家的人,知道自己已经失败了,所以逃走了。”

  “逃了?”

  秦祖来轻笑一声,“他已经被抓住了,怎么逃?”

  “什么。”卢十三一怔。

  秦祖来这时突然转过头,看向渔网下,那个被网住的双目空洞,脸上有一个红色胎记的男子。

  平静说道:“你还要继续隐藏吗?阴阳家的人,就是你吧!”

  雾气缓缓散去。

  天上乌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散开了,夜光洒落下来,就仿佛为整个长安城披上了一层银色的纱衣一般。

  秦祖来平静的看着,在渔网上所网住的脸上有着胎记的男子,脸上有着不屑的笑容。

  而卢十三等人闻言,却是个个脸色都大变了起来。

  都连忙的看向此人。

  可是,此时此刻,此人仍就是双眼空洞,呆愣愣地看着秦祖来,似乎毫无反应一样。

  卢十三不由得皱眉道:“少卿大人,真的是他吗?”

  “怎么感觉这好像是个傻子啊?”

  秦祖来冷笑一声,淡淡道:“是与不是,一试便知。”

  话音一落,他突然举起手中的利刃,毫无任何的迟疑,直接向着这个神色呆滞的男子一剑斩去。

  若是被秦祖来这一剑斩中,那么这个男子,保证脑袋会瞬间变成两半。

  砰!

  而就在这一刻,就在秦祖来毫不犹豫出手的那一瞬间,脸上有着胎记的男子,他突然撕裂了身前的渔网,整个人陡然向后退的过去。

  他连翻好几个跟头,最后停在了一堵高大的院墙之下。

  夜色在他的后方照射进来,将他整个人都隐藏在高墙的阴影之中,看起来有一些神秘。

  “这……真的是他吗?”

  卢十三看到这一幕,哪里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这人,果然如同少卿大人所说的那样,就是那幕后的阴阳家的传人。

  可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个阴阳家的传人竟然是没有躲起来,反而是就藏匿在那些百姓之中。

  这人,当真是狡猾无比!

  毕竟有谁能够想到,那个神秘莫测的邪性家伙,竟然就躲藏在被他控制的人之中呢?

  秦祖来看着那个躲藏在阴影中的男子,讥笑道:“怎么不继续装蠢呢?本官看你装蠢,还装的挺像的,你要是再留点口水的话,那就更像了。”

  这时,那阴沉的声音才再度响起。

  “秦祖来,你果真如同传闻中的一样,聪明的厉害。”

  “我自认为装的天衣无缝,你是如何发现我的?”

  男子话语中很是不解。

  卢十三也是满脸不理解。

  他也是和秦祖来一起看到这些家伙的,甚至在秦祖来冲过来的时候,以局外人的身份看的也更加清楚。

  可是,他完全没有发现有任何问题啊!

  这个时候,卢十三心中不由得再度忧伤了起来。

  又来了,和少卿大人一起破案综合症来了。

  他觉得自己又好像是弱智!

  好思念程将军,好似念韩大人啊,有他们两个在一起自己才不会就只被认为自己是个弱智了。

  秦祖来看向那个男子,淡淡道:“你自认为装的天衣无缝,那也只是你自己认为的而已。”

  “事实上,在本官眼底,处处都是漏洞!”

  男子声音更加低沉了起来,“什么漏洞?”

  “第一!”

  秦祖来平静道:“本官知道,你想要催眠,并且令命这些百姓,那么你就必须得在附近,就在他们身边。”

  “也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够顺利被催眠,你的这个术法,是有距离限制的。”

  “所以,你不可能是在几十里外进行远程操控他们。”

  “而这些影卫,是本官之前就命令他们藏匿在附近的,你要事先跑到了这里并且藏起来,不可能会瞒到过他们。”

  “所以本官当时就料定,你既然没有事先藏在别处,那么你就只能是隐藏在这些百姓之中了。”

  “所以我这就是你第一个最明显的漏洞。”

  影卫们听到秦祖来的话,脸色微微有一些意外。

  他们彼此都对视了一眼,旋即都沉默不语。

  而那个男子,则是沉默了一下,旋极感叹道:“聪明,真的是太聪明了,我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么一个问题你就能够抓住要点。”

  秦祖来耳朵微微动了一下。

  他说道:“那是自然,这个问题很多人都会知道,但是多数人都会忽略,但是本官却不会质疑。”

  “至于第二,则是你……是要跑在所有人的面前的。”

  秦祖来淡淡道:“本官正巧对蛊术有所了解,知道有些蛊用的是子母蛊,也就是说,子蛊要听从母蛊的掌控的。”

  “本官在想,你用的蛊就是类似的子母蛊吧?而母蛊就在你那里,所以你想要让这些百姓听命行事,就定然会要在前面引导。”

  “故此冲在最前面的你,想不让本官注意,那都是非常难的。”

  卢十三这下子才恍然大悟。

  “原来是这样,所以当时他冲在了最前面,就最有可能是掌控者了,引起他要引导那些子蛊前进。”

  秦祖来笑了笑,“其实很简单,只要多观察一下,总是能够发现他,和他其他人是不同的。”

  “另外,还有一些细节上的不同,不过本官也不愿意再继续多说了,事实上,你已经被本官给揪出来了。”

  “所以接下来,你也该承担这一切的后果了。”

  秦祖来目光突然冷了下来,“你可以单独针对本官,本官很喜欢和你们这种有本领的人斗一斗。”

  “可是!你千不该万不该,利用无辜的百姓!只凭这一点,你就已经是把路给走死了!”

  卢十三等人都纷纷拿出武器,一脸冷意的看向躲藏在墙壁阴影处的男子。

  那男子终于是叹息了一声,“大唐第一聪明人,果然名不虚传啊,我真的是没有想到,你这么快就能够找出我。”

  “不过也罢,这一次我栽了,可是下一次,我可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了。”

  他突然从怀中拿出一个球,冷笑地看着秦祖来等人,说道:“就算是找出我,那又如何,我想走,谁用能够拦的住我!”

  话音一落。

  他直接猛的一率一那个球,便听见砰的一声响起,烟尘顿时四散。

  卢十三等人皆是一惊。

  而下一刻,他们就看见一道身影,直接从烟尘中冲出,导员向着巷子深处冲去。

  卢十三一惊,连忙说道:“捉住他,快!别让他给逃了。”

  影卫们就要行动。

  可是这个时候,秦祖来却是突然提起了利剑,淡淡说道:“不用了。”

  话音一落,他突然猛然间将手中利剑,陡然向前用力飞射而出。

  秦祖来的力量毋庸置疑,那可是传承华夏几千年来第一武力李存孝的力量,随便一出手,就已经是十分恐怖了。

  此时全力扔出利剑,简直就是如同闪电一般,电光火石般就飞了出去。

  只是出乎卢十三等人意料之外的是,秦祖来飞剑的方向,根本就不是那个男子逃跑的方向。

  反而是……刚刚那个男子所停留的方向!

  反而是,那个男子身后的墙壁!

  他们一脸不解,完全不明白少卿大人这是什么意思。

  而就在他们不解的注视之下,下一刻,利剑刹那之间刺入了墙壁上。

  噗呲一声。

  一道出乎他们所有人意料的声音,陡然间传了出来。

  卢十三等人双眼猛然一动。

  因为这声音,怎么听着……

  根本就不像是刺进墙壁的声音呢,反而是……刺进了血肉的声音!

  他们心中一惊,连忙看去。

  此时烟尘已经四散而开了,而被那一剑刺中的墙壁。突然之间有鲜血流出。

  鲜血从利剑上不断流出。

  看起来,就仿佛是墙壁在流血一样。

  这一幕,让卢十三等人头皮发麻,手脚冰凉,。

  “墙,墙壁成精了!”

  卢十三不由得惊呼了一声。

  可是他话音刚落,便看见那墙壁陡然间向前面倾倒了过去。

  这时,卢十三等人才发现,原来那根本就不是什么墙壁,而是有人用了障眼法,伪装了那里有个墙壁。

  因为那里处于阴影中,视线极差,再加上那障眼法可以和破晓的幻神有的一拼了。

  所以卢十三等人,竟然是一直都没有发现。

  此刻,障眼法破除,一个心口被刺进了利剑的人影,才出现在了他们的视线之中。

  只见这是一个二十余岁的男子,身上穿着一半黑一半白的古怪服饰。

  他的眼角有一个星星形状的胎记,看起来有些古怪。

  可此时,这个古怪的男子却是一手捂着伤口,一边双眼不敢置信的看向秦祖来。

  他整个人表情都是无比的震惊。

  仿佛根本就没有想到过,秦祖来会突然出手会对他出手一样。

  “为……为什么。”

  他吐出了一口血,问道。

  卢十三等人,此时也都连忙看向了秦祖来。

  对啊,为什么少卿大人放着那个阴阳家的传人不去追,反而是对墙壁出手了呢?

  那墙壁里面,又恰巧有一个更加诡异的人。

  秦祖来抬起手,指了一下巷子里。

  卢十三等人连忙看去,旋即他们突然一惊。

  “这……”

  卢十三说道:“他,他怎么突然倒了?”

  没错,刚刚那个逃跑得极快的人,突然倒地就不起了。

  秦祖来淡淡说道:“还不明白吗?”

  “真正的阴阳家传人要死了,术法自然破除,那个被控制的傀儡,自然也就失去了行动的理由,瘫倒了。”

  “什么?!”

  卢十三一愣,他瞪大眼睛说道:“可是少卿大人,你刚刚不是在说,那个才是阴阳家的传人吗?”

  其他人也都同意,满脸问号的看向秦祖来。

  秦祖来轻笑一声,“骗他的鬼话罢了,你也信吗?”

  他看向卢十三,意味深长道:“你该不会真的,相信本官刚刚编的胡话了吧?”

  “若是这样的话,卢十三,你被社会毒打的太轻了,怎么什么都那么轻易相信。”

  卢十三:……

  对不起,我信了。

  不仅我信了,我觉得所有人都信了。

  抱歉,我们都是弱智啊!

  卢十三彻底蒙圈了。

  一阵夜风吹来,卢十三突然觉得好心酸。

  他被少卿大人给鄙视了。

  可真的是不能够怪他啊!

  问问现场的任何一个人,谁特么能够知道,少卿大人刚刚那满脸自信的话,都是骗人的鬼话啊。

  不对,卢十三压根就不知道哪些话是骗人的。

  压跟就不知道究竟从什么时候开始,少卿大人就已经开始骗人的。

  他忍不住问道:“少卿大人,你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骗他的啊?”

  阴阳家的星辰,此时也是一脸不解地看向荣耀榜。

  他也很不理解,究竟是什么时候,自己中招的?

  秦祖来究竟是怎么找到自己的?

  秦祖来轻轻一笑,淡淡道:“从本官说刚刚那人就是阴阳家的传人时。”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开局选择在大唐种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