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荣宁 > 第二百九十二章 唯太阳和人心不能直视

第二百九十二章 唯太阳和人心不能直视


  “宁妹妹,我的意思是,倘若真要请大夫,咱们私下的,偷偷的请。”

  谨嫂子小声建议道。

  谢若宁一听,糊涂了,这生病还要讳疾忌医的?

  不过,清流和贵族之家,很多弯弯绕绕的她也不懂。

  之前呢,谢老太爷已经给了她一张图谱,让她记熟,好方便将来好运作。

  但谢老太爷给的,只是外宅,男方的那些。

  谢若宁是想着,等以后和纪一帆成亲了,倘若纪一帆去边关,那么,自己坐镇京城,这种图谱还真的需要的。

  虽说应酬方面自己不懂,但搞清楚人家那些脉络,不送错礼物诸如此类的,自己还是必须的。

  内宅女子的那些,还要靠二伯母和堂嫂柳氏提点了。

  她们虽然说了些,但也表示,她们知道的,也是片面的。

  谢若宁呢,也知道,毕竟每个人知道得有限,并不是人家不说。

  像现在这样谨嫂子这样的,或许会有不一样的观点和见解呢?

  因此便道,“嫂子,你也知道,我有些事儿,不懂,要不,您和我说说?”

  “她的病情不能被传出去,要不然,将来影响不好。

  无论是对你,还是对谢家的姑娘们。

  不是听说你认识那个神医么,医术特别高超。

  能不能把他请来给诊治一下。

  咱们能先找个借口,就说让他来帮你调理身体的。

  我让相公也和妹夫说下,把曦妹妹接过来住几日。

  到时候,再让神医上门,你看如何?”

  谨嫂子出主意道。

  “这……我恐怕请不动那位神医吧。”

  谨嫂子的解释,谢若宁有些懂,有些不懂。

  她不明白,为啥不能请御医,而要请外面的?

  但是又想请那位神医?

  虽然叫他神医,但也真的不是啥病都能治的。

  他神医的名号,有一半是虚的。

  虽然医术功底呢是扎实的。

  但也并不是无所不能的。

  更何况,这神医那是皇太孙的人……

  只不过,这点是不能和谨嫂子谈的。

  谨嫂子见谢若宁是真的不懂,便开始说起她的理由来。

  在谨嫂子看来,谢若曦有可能是疯了,或者是魔障了。

  这种病呢危险性不大,但伤害性比较大。

  特别是对同姓的族人。

  一般有这种事儿,都会瞒着,然后把病人偷偷的送到乡下去医治。

  能医好,最好。

  不能医好,也不能叫外人瞧了去。

  要不然,整族人,整个姓氏的,都会拖累的。

  像现在别看宫里是认可了纪一帆和谢若宁的婚事。

  可万一呢?

  倘若谢若曦的事暴了出去。

  到时候,肯定会有人散播谣言。

  国公的正室嫡妻啊!!

  多少人想嫁的!!

  四五十岁的老国公,都有十四五的青春少艾愿意嫁。

  更何况是纪一帆这样青春年少,和皇太孙有过命交情的人了。

  这么一来,首当其冲影响的是谢若宁的婚事,接下去,谢家别的姑娘的行情,又会掉到水平线以下了。

  本来谢若宁嫁给了纪一帆,哪怕谢家的姑娘们未必能捞到明面上的好处。

  但实际上的,暗地里的,却也有不少。

  首先便是谢家子弟的婚嫁方面,就能提高一个档次都不止。

  世人都势利。

  做媒的时候,媒人说这姑娘(公子)的堂姐是定国公夫人,立即能甩一般人八条街都不止。

  但是,倘若爆出谢若曦发疯,精神有问题的消息。

  那么别说谢若宁了,哪怕是谢家别的子弟的婚嫁方面,也会受影响。

  “要么我们找找口风紧的外人?

  那位神医肯定是不行的,一来是请不动。

  二来,他一过来,世子妃肯定知道。

  你也知道养生馆哪里离得了他。

  像秋霜出来,还有替代的。

  谁能替代得了他啊。

  先别说神医这方面的病不会治。

  哪怕能治,也不能叫他不是?

  牵一发动全身啊。

  嫂子,你想想,是不是这个理?”

  谢若宁一提,谨嫂子立即点了点头道,“幸好六妹妹提醒,是我鲁莽了。

  那可如何是好?

  曦儿的病也不能拖。”

  “要不和姐夫去说下,让他陪着曦姐姐回娘家来住些日子?

  到时候多陪陪曦姐姐,这个病,有亲人在身边陪伴着,总会没有人陪着强吧?”

  谢若宁虽然不了解她到底是哪方面的。

  但感觉应该是抑郁症吧?

  毕竟,庄子上的时候,就有些苗头了。

  自己有听人说过,这个病,必须得有亲人陪着。

  那么娘家人再加上她的丈夫,应该是可以的吧?

  “哎,我们现在的情况,哪里能让他们回来住的?

  闭门谢客不是?”

  谨嫂子反对道。

  谢若宁有些无奈了,那自己提出的这个反对,那个也反对。

  那么,你想怎么做呢?

  真当自己有她这么闲吗?

  谨嫂子见谢若宁的脸色沉了下来便道,“宁妹妹,她现在是真不方便回来。

  万一出个啥事,到时候,钟家把责任全部推我们身上。

  到时候,要我们谢家赔个媳妇怎么办?”

  谢若宁听了,翻了个白眼,很是无语,“没这么无耻吧?

  赔媳妇?怎么赔?

  给银子?还是保媒拉线啊?

  脸呢?”

  谨嫂子叹了口气道,“六妹妹,人心险恶啊。

  你想,倘若曦儿回来,出了事,到时候,总得想办法解决吧?”

  见谢若宁点了点头,谨嫂子继续道,“人家来要说法了。

  无论怎么在理,人是在我们这儿出事的,我们肯定得给个说法。

  你想想之前的婉妹妹的事。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荣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