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我在大唐是传奇 > 唐第二十三章 大唐的娱乐产业

唐第二十三章 大唐的娱乐产业


  朱平苦着脸来侯府,那张脸都快成了裂开的苦瓜,一见到徐毅的面,就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好说歹说的,要徐毅给他指条活路!

  朝堂的加税风暴,终于开始在长安蔓延,而首当其冲的,便是像朱平这样,唯利是图的奸商了!

  朱平简直有些苦不堪言,原本还想着,能够趁着银行的便利,狠狠地再赚一大笔钱,结果,现在却是有些砸在手里了。

  整整上千张的地契,当初,从百姓手里买来时,每张地契,也不过花了百多贯钱,可现在朝廷的地税,却足足要百多贯钱!

  这次的加税,乃是按照地契的面积加的,在原本的地契面积上,每多出一分,就是多加十贯,而且,这个数目还会随着面积的增加,成倍的叠加。

  也就是说,现在除了朱平原本的地契外,剩下这上千张的地契,便都算是非法所得,朝廷可以不管你们的交易,但若想合法拥有,那就必须交够朝廷的税金!

  只是,这税金的额度,却是成倍的翻涨,上千张的地契算下来,那就是一笔天文的数字,早就远远超过,地契本的价值了!

  朱平的心里,简直是苦不堪言,他原本还做着发财的美梦,但现在,却不光连棺材本陪进去了,怕是就连祖坟也搭了进去吧!

  之前,他跟着侯府这边,倒是狠狠地赚了些钱,在长安又是置地,又是置房产的,还偷偷的在外面养了许多歌姬美妾。

  而现在,看这眼前的形势,只怕这些都快保不住了,最重要的是,那些地契他还不敢动弹分毫!

  上千张地契,那就是上千户百姓,朝廷现在就盯着这些百姓,一旦他这边让百姓腾地,只怕到时候,钱没了不要紧,脑袋都要跟着搬家了!

  朱平也不算个笨人,上次在徐毅这里,经过徐毅的提醒过后,立刻便有了主意,准备将手里的地契,都低价转让出去。

  那些人都在争着跟他收购地契,他要是低价转让,那些人肯定会十分乐意的,低价就低价,朱平也已经无所谓了,总是好过,要砸在手里强多了!

  然而,想法是好的,现实却相当残酷!

  那些人前几天,还为了一张地契,跟他争得头破血流的,结果,才过了几天的时间,突然就跟变了个人似的。

  等见到朱平时,没等朱平开口,他们倒是先拿出了地契,竟然比朱平还低的价格,一脸笑眯眯的,准备想让转让给朱平。

  这显然就是已经嗅到了,来自朝堂上的动静,朱平心里懊恼的要死,这条路,便算是彻底的堵死了!

  “活该!”看着面前痛哭流涕的朱平,徐毅的眼里,没半点的同情之色,这都是朱平自己做的孽,又能怪的了谁呢!

  “是是是,小人活该!”朱平现在是没半点的脾气,听到徐毅的这话,脑袋顿时跟小鸡啄米似的,冲着徐毅连连点头称是,又可怜巴巴的说道:“但侯爷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怎么救啊?”徐毅听到朱平的这话,顿时忍不住撇嘴笑笑,目光望着面前的朱平时,禁不住戏谑的道:“现在最好的法子,就是将那些地契都物归原主!”

  “这个恐怕是不行的吧!”听到徐毅的这话,朱平顿时讶然的张张嘴,目光迟疑的望着徐毅,道:“上百贯的钱呢,百姓会愿意吐出来吗?”

  “看来你是真掉钱眼里了!”徐毅方才的话,原本就是一句戏谑朱平的话,可等听到朱平的这回答后,徐毅当场都要被气笑了!

  这都到什么时候了,眼前的这货,竟然还想着钱的事,典型的舍命不舍财,徐毅都真想扒开这货的脑袋,看看里面究竟装的什么东西。

  “侯…侯爷,是小人错了!”徐毅脸上的神情,落在朱平眼里时,终于让朱平意识到,刚刚自己说错了话,当场便狠狠的抽了抽自己一嘴巴,冲着徐毅便忙不迭的说道。

  这话落下时,便不用徐毅再说什么,站起身来时,便准备转身离开!

  将手上所有的地契,都重新还回给百姓,虽然会让朱平,一下子损失十几万贯钱,但比起一家老小的性命,十几万贯钱,还是十分值得的!

  然而,身后的徐毅,却像是早就看穿了朱平似的,看到朱平转身准备离开,竟然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丝毫也没有要阻拦的意思。

  已经半条腿跨出门槛的朱平,没听到身后徐毅的声音,果然,便迟疑着慢慢转过身来,目光望着身后,一副稳坐钓鱼台的徐毅,哭丧着脸道:“侯…侯爷,那可是十几万贯钱啊,真就这样不要了?”

  说完了这话,便又垂头丧气的进来,就跟个泄了气的皮球似的,一屁股重重坐在椅子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失魂落魄的道:“小人也并非舍不得,可…可就是觉得心有不甘啊!”

  “又什么不甘心的?”徐毅对于朱平的反应,早就已经猜到了,看到朱平失魂落魄的坐在那里时,便不由叹气说道:“要是跟你家小比起来,别说是十几万贯了,便是几百万贯也是值得的!”

  听到徐毅的这话,朱平便顿时重重的叹口气,目光直直的望着徐毅,似乎想从徐毅的表情中,看出点别的什么东西来。

  然而,片刻之后,朱平便显得有些失望的站起身,默默的冲着徐毅一躬身,转身便再次向着门外走去。

  这一次,步伐沉重,显然并非只是做做样子,只不过,等他的一只脚,刚刚才跨出门槛时,身后却忽然传来了徐毅的声音:“这是准备去哪?”

  “侯爷不是叫小人,将地契都物归原主吗?”听到身后徐毅的声音,朱平顿时回过头来,一脸苦笑的望着徐毅,道:“小人已经想通了,这次便当是花钱买个教训吧!”

  “物归原主,也不急于一时嘛!”听到朱平的这话,徐毅的脸上,反而是露出一丝微笑,目光望着一脸苦笑的朱平时,话里有话的说道:“十几贯钱呢,就算是数也得数半天吧!”

  “小人就知道侯爷有办法!”朱平跟了徐毅多年,此时,听着徐毅的这话,再看看徐毅的神情,那还有不明白的,当即,那张苦瓜似的脸,就变成了钝向日葵。

  “先别高兴的太早!”看到朱平瞬间堆满笑意的脸,徐毅的心里,便顿时有些后悔,应该是让这厮,再吃点苦头才对的。

  “不早不早!”听到徐毅的这话,朱平整个人,就像是突然活过来了似的,嘴里不停的嚷嚷着,兴冲冲的坐到了徐毅对面,冲着徐毅便龇牙咧嘴的笑道:“小人现在就听侯爷的,侯爷说啥就是啥!”

  典型的一副贱人模样,徐毅看的都有些无语了,但还是耐着性子,冲着朱平说道:“方才本侯说过,要将地契都物归原主,这点你没意见吧?”

  “啊?”听到徐毅的这话,朱平当即便惊讶的张大嘴,刚刚听到徐毅的话,他以为徐毅有了别的方法,都不用再将地契交出去了,可现在一听,似乎并没什么改变。

  “你不乐意?”看到朱平的反应,徐毅的双眉,当即便微微皱了起来,目光望着朱平时,明显有些不悦的问道。

  “乐意乐意!”听到徐毅这明显不悦的话,朱平那里还敢不悦,当即便使劲的点头,冲着徐毅忙不迭的说道:“小人现在全听侯爷的就是了!”

  “那就好!”徐毅听到朱平的这话,顿时便满意的点点头,这才冲着朱平,接着又说道:“虽然是将地契物归原主,不过,却也不能让你吃亏了!”

  说到这里时,嘴角便顿时微微扬起,冲着面前的朱平,开玩笑的道:“好歹,你也是跟了本侯许多年的人了!”

  徐毅的这句话,简直都将朱平给感动坏了,原本坐在椅子上的人,慌忙间站起身来,冲着徐毅便深深的一躬,说道:“侯爷能记着这些,小人当真是感激涕零!”

  “少来!”看着朱平如此动作,徐毅顿时冲着朱平摆摆手,笑骂道:“你这厮感激的可不是本侯,而是本侯带来的钱财吧?”

  朱平的脸上,便顿时露出尴尬的神色,使劲的挠挠头,重新坐到徐毅的对面后,这才一脸财迷似的表情,冲着徐毅问道:“侯爷刚刚说,也不让小人吃亏了,那是什么意思?”

  按照先前徐毅的意思,地契都要物归原主,而既然是物归原主,自然是休想从百姓手里,退出来一分一毫。

  因而,此时听到徐毅又说,还不让朱平吃亏时,朱平便有点想不通了,难不成,徐毅还有法子,让百姓退钱给他?

  “你认为东市如何?”听到朱平的这话,徐毅的脸上,却是忽然露出一丝奇怪的微笑,目光望着朱平时,有些答非所问道。

  “东市?”听到徐毅的这话,朱平的双眉,便不由的微微的皱起,目光疑惑的望着徐毅,虽然没明白,徐毅突然问起这话的意思,但还是一五一十的说道:“东市乃长安的繁华所在,客商云集,侯爷问这个作甚?”

  徐毅没回答朱平的问题,目光却依旧盯着朱平,继续笑眯眯的问道:“你这些年在东市,难道就没发现,东市里面有很大的问题吗?”

  “问题?”听到徐毅的这话,朱平的脸上的神情,便显得越加的困惑起来,微微的皱着眉头,认真的思考了半天,最终,却也是冲着徐毅摇了摇头。

  长安分东西两市,但相比于西市,东市要更显得繁华热闹许多,客商云集,商品琳琅满目,基本上大唐能有的东西,都能在东市里面找到。

  朱平这些年在东市,也曾开了几家店铺,里面都是侯府作坊的东西,但这些年下来,他也没发现,东市有什么问题所在啊!

  “乱,很乱!”看到朱平一脸困惑的表情,徐毅也不打算跟他卖关子了,将目光收回来,微微叹口气道:“繁华是繁华,热闹也热闹,可就是太乱了!”

  这话落下时,看到朱平依旧一脸困惑的表情,徐毅便又接着说道:“好多的商铺,都是随意的开设,完全就没任何的章法可言!”

  “那又什么问题吗?”听到徐毅的这话,朱平便显得越发的困惑,商铺开设,无非就是市口的问题,这本来无可厚非,难道还要规整起来不成?

  “货比三家啊!”听到朱平的这话,徐毅便顿时微微一笑,目光冲着认真的望着朱平,说道:“客人需要一件商品,总要货比三家,物美价廉者得,对的吧?”

  “没…没错!”朱平没明白,徐毅到底要说什么,听到徐毅的这话后,还是出于本能,冲着徐毅微微的点点头,迟疑着附和道。

  “可东市呢?”徐毅看到朱平点头附和,便又接着说道:“如今的东市里面,商铺都是随意开设,往往客人去了商铺,都没有什么选择权,来来去去,也就那么几家而已!”

  “这本来就无可厚非啊!”听到徐毅的这话,朱平便不解的使劲挠挠头,目光不解的望着徐毅问道:“那若是按照侯爷的意思呢?”

  “集体整合起来!”听到朱平的这话,徐毅的脸上,便顿时露出一抹神秘的微笑,冲着面前的朱平道:“将所有的商铺,都集中到一起,然后再来个分门别类!”

  “那…那怎么可能!”听到徐毅的这话,朱平的嘴巴,便当即惊的微微张大,脑海中想着徐毅说的那种可能,片刻后,便难以置信的摇摇头,冲着徐毅说道。

  “怎么就不可能了!”听到朱平的这话,徐毅的双眉,顿时便微微的皱起,目光望着朱平时,显得无比自信的说道:“我告诉你,一旦这样整合起来,那赚的钱,会是现在店铺的几成!”

  徐毅作为一名后世人,心里可太了解这种超市的魅力了,明面上虽然是打着物美价廉的旗号,实际上,却就是一个巨大的消费陷进!

  而这个消费陷进,就是超出消费计划的东西!

  比如说,你原本想购买一样东西,若是专门去了这件东西的地方,最后也就这件东西,可若是去了超市,出来的时候,你就会惊奇的发现,手上居然多了很多计划外的东西。

  朱平商人出身,脑子里全是经商的东西,有些个事情,只要稍稍一点拨,立刻就会心领神会,耐心的听着徐毅的这些话时,目光中,便渐渐亮了起来。

  “那侯爷的意思是?”强行压下心里的激动,朱平的目光,便认真的望着徐毅,语气稍显激动的问道。

  “难道你不想搞一处这样的地方吗?”看着朱平亮起的双眸,徐毅便已经知道,朱平这厮动了念头,因而,便笑眯眯的望着朱平,开口问道。

  朱平的手上,现在有足足上千张地契,徐毅先前也已经看过了,有些地契的位置,就处在朱雀大街的相邻,位置再是绝佳不过了。

  最重要的是,建一座这样的地方,也不需要太大的地皮,按照徐毅的计划,只需要建几座三层的阁楼,就完全可以了!

  到时候,再给几座阁楼分类,好好的装饰一番,那就是大唐的购物天堂了!

  到时候一旦营业,别的人徐毅不敢保证,但大唐的勋贵夫人小姐们,肯定是要踏破门槛的,估摸着,李兮若图兰朵两人,都将会是那里的常客!

  朱平浑身激动的乱颤,回想着徐毅给他描述的场景,那刚刚失魂落魄的脸上,便只剩下的财迷的痴样,好像已经看到,大把大把的钞票,像雪山一样向他飞来了似的。

  “可…可地契呢?”梦想总是美好的,现实却异常的冷酷,等到激动的心情,稍稍的平复下来后,朱平顿时又苦着脸,望着徐毅问道。

  他身上的家当,基本现在全压在了地契上面,现在地契还要物归原主,即便徐毅勾画的场景很美好,但奈何他朱平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地契可以交由银行啊!”听到朱平的这话,徐毅顿时便咧嘴笑了起来,目光望着朱平道:“反正银行现在在搞房产,以后的日子还长,不多你那几张地契的!”

  “银行不用交税?”听到徐毅的这话,朱平先是禁不住一喜,但随即,眉头便微微皱起,目光不解的望着徐毅问道。

  “银行又不占用那些地契!”知道朱平这话的意思,徐毅便顿时笑了起来,望着朱平笑道:“地契还是百姓的,只不过,给百姓换了个地方而已!”

  果然,银行才是最大的奸商!

  徐毅的这话,使得朱平的嘴巴,禁不住微微的张大,这算来算去的,最后他这才发现,银行才是最大的收益者。

  可以想象到的是,他这边将地契,全部交由银行之后,剩下的那些人,最后也会选择,将地契转让给银行。

  而最让人感到气愤的是,他们转让给银行的地契,定然就会被银行压到最低,这还得给银行说尽好话,最后才会被勉强答应的。

  但这能有什么办法,朱平心里已经有些侥幸了,得亏他是侯府的人,到了这种时候,别的人就等着吃亏,而他朱平却还能有个转圜的余地!

  想到这里时,朱平的心里,便稍稍得到了些安慰,等到一切说停当后,便告别了徐毅,急急忙忙的拿着地契,直奔银行去了。

  趁着现在,别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将地契赶紧转让给银行,要不然,等到别人也反应过来了,那就真的于事无补了!

  送走了朱平,徐毅顿时满意的坐在书房里,轻声的哼起了歌,其实,在徐毅的心里,不光要建一座大唐的购物天堂,还要建一座大唐的剧院!

  如今的大唐,娱乐业实在太过匮乏了,尤其是,对于大唐的女人们而言,一辈子的娱乐业,就只是待在府邸深处。

  整天的家长里短,面对着府上千年不变的场景,这怎么能行呢!

  徐毅就觉得,该是时候建一座剧院,到时候,再排练一些节目,比如许仙白娘子,还有桃园三结义啥的。

  要让女人有话题,没事的时候,就该骂一骂法海,惊叹一下大耳贼的无耻,这样的日子,才是有盼头的日子嘛!

  “夫君说的可是真的?”书房里,李兮若听着徐毅描绘的蓝图,眼睛里,都开始闪烁起亮光,许仙白娘子的故事,她可是很早就听过了,却不知道,要是被人演出来,会是什么样子。

  “夫君几时骗过你?”听到李兮若的这话,徐毅的脸上,顿时露出义正言辞的神色,冲着李兮若便道:“等回头跟太子他们商量过后,就准备动工了?”

  这话落下时,目光便扫了一眼,李兮若放在他腰间的手指,轻轻抽了抽鼻子,说道:“那现在,总可以放开夫君了吧?”

  李兮若的鼻子里,便顿时发出一声轻哼,目光带着警告意味的瞪了徐毅一眼,转身便向着门外走去!

  看着李兮若总算离开,徐毅便顿时龇牙咧嘴的揉揉腰间,他感觉那里都被掐红了,这女人下手真是越来越没轻重。

  就因为昨晚,他厚着脸皮,跟图兰朵洗了个双人澡,今天一整天,李兮若都对他横眉冷对的,当真是无法无天了!

  “师傅,啥是许仙白娘子啊?”李兮若刚刚才离开书房,一个身影就溜进了书房,压低了身影,一脸好奇的模样问道。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我在大唐是传奇》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