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在古代的神豪生活 > 1351笔迹

  苏平安在离开金陵时,留下了黑甲铁骑,并吩咐武植,赵不柱,和二愣子,把酒楼,客栈,武馆都卖掉。

  现在经过一个多月,苏平安给他们三人吩咐的事情,三人依然办妥,在十名黑甲铁骑的保护下,赶到了真定郡。

  苏平安在真定郡花了五万两银子,在真定郡又开了一家酒楼和客栈,让武植打理客栈,二愣子打理酒楼。

  然后,又花了三万两银子买下一家当铺,让赵不柱来打理。

  ……

  次日,清晨,真定府发生了一件抢劫杀人案。

  这个案发地点是在真定府西城一处并不繁茂的地方,只有一个鹰鼻青年在路边卖饭。

  “……是太守大人来了,小民叩见大人。”

  这个鹰鼻青年一眼连忙下跪行礼。

  苏平安身着官服带着四五名衙役对这个卖饭的鹰鼻青年摆摆手,走到他身边,说道:“不用多礼了,起来吧。”

  “多谢大人!”

  鹰鼻青年起身称谢,可是他却不知道为何太守大人怎么会来这里,而他想起前不久才发生的劫杀案时,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有些不安起来。

  “你是何名?一直在这里卖饭为生吗?”苏平安目光微凝,看着眼前鹰鼻青年问道。

  鹰鼻青年不知大人此问是何意,大人不会是怀疑他了吧,如此想着,额头上黄豆般大的汗珠就顺着他粗糙的皮肤淌了下来。

  “回……回禀大人,小民名叫冀大护,在此处已经卖饭三年了,可是这几日因为家中母亲生病,所以并没有出来做买卖。”鹰鼻青年面色略微有些紧张,心中怦怦乱跳,踌躇了半晌,才开口回道。

  “你不用紧张,本太守只是有些话,需要让你随本太守到府衙询问一下。”苏平安一摆手,淡淡道。

  这个冀大护一听,苏太守有些话要问他,还是让他随苏太守一起到府衙,这让他赶紧跪在地上,大喘着气,哆哆嗦嗦的说道:“太守大人,小民真的并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啊,小民为了生活,才在这里卖饭的,大人不要抓小民去府衙啊。”

  “……你不用担心,本太守只是问你点事情,不会伤害你的,你就放心吧。”苏平安见这个冀大护如此紧张,微微一摇头,笑着说道。

  这个冀大护见苏太守好像真的不是要抓他的,便把快吊到嗓子眼的心给放下来了,随着苏平安一起回到府衙。

  “……大人,您有什么事就问吧……小民一定如实交代,绝不藏私。”

  到了府衙后堂,这个冀大护觉得很奇怪,怎么大人把他带到的不是府衙的公堂,而是后堂,还屏去了其他人,现在后堂只有他们两人,而且苏平安半靠在椅子上,一直都不说话,让他又有些不安了。

  看着这个站在眼前,老实巴交的冀大护,苏平安飒然一笑说道:“冀大护,本太守不会问你什么的,你只需在这里呆上两日便可,本太守会好酒好菜招待你的,你大可不必担心。”

  听到苏平安这话,冀大护就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心道:“不问他什么,为什么大人要把我带回府衙,还要好酒好菜招待我?……莫非是这好酒好菜里另有玄机……?”

  想到这里冀大护赶紧又趴伏地上,连连磕头求饶:“大人饶命啊,小民跟您没怨没仇,您为何要如此折磨小民啊……”

  说着,冀大护的眼泪就流了下来。

  苏平安看着这个冀大护这副好像马上要死的样子,一脑门黑线,心里直翻白眼,于是对冀大护安慰道:“冀大护,你不必忧虑,本太守两日后定然会放去回去的。”

  “大人,可是小民的母亲还在家中啊,小民苦日子过惯了,实在是享受不动好酒好菜,大鱼大肉啊……”冀大护想到家中刚病愈的母亲,又哭着磕头说道。

  “放心,本太守已经派了衙役到你家中了,而且衙役会带话给你的母亲,说你出门办事几天,你就不必多虑。”

  冀大护迷糊了,不过他现在也没有办法,只能听从苏平安的话,在这里等两日了。

  两日里,虽然冀大护每天都有大鱼大肉吃,可是吃着这些只有过年才会吃的大鱼大肉,冀大护还是开心不起来,总觉得有些不妥。

  两日后,苏平安果然把这个冀大护给带回了当日他卖饭的地方。

  另外,苏平安派遣了文武双全的圣手书生萧让带上草帽,穿上便服后,秘密在他附近不远处进行观察,并给圣手书生萧让说,如果有人来询问冀大护有关这个案子的事情,就让圣手书生萧让立马抓住他,千万不能让这个人逃跑。

  这个卖饭的冀大护上午被放回去,中午就开始摆摊卖饭了。

  当这个冀大护正在给客人盛饭时,一个神秘人就走了过来,小声对他问道:“太守大人带你回府衙是如何审问你的?”

  冀大护从来就没见过这个神秘人,他微微一愣,不知该如何回答此人,正当他在这微微发愣的时候,只见突然从他身后窜出一人,一个箭步上前,狂风暴雨般突然一下子就把这个神秘人给摁在了地上。

  “放开我,你是什么人!”神秘人只觉被人从背后制服住了,一下也不能动,大惊失色,慌乱的喊道。

  圣手书生萧让一言不发,扛起这个人就往府衙走,引的路人一阵喧哗,奇怪的看着这两个人。

  “这个人怎么这样,难道没有王法了。”一个妇人看着眼前的情景,不解的低声对旁边的妇人说道。

  “唉,咱们别多管闲事,要是被这人给听到了,把你也给抓起来。”

  这个妇人一想到要是被这人给抓回去,吓的脸色一变,连连往后倒退。

  由于怕节外生枝,苏平安只把这件事给圣手书生萧让交代了,除了两人,并没有其他人知道。

  “噌……”的一声。

  只见这被圣手书生萧让扛着的神秘人,突然一侧身拔出了袖子内藏着的匕首,就要向圣手书生萧让的后腰刺去。

  圣手书生萧让听到了这极微小的声音,抓着这神秘人的双腿,就往地上猛摔了一下。

  摔的神秘人浑身疼痛,头晕脑胀,匕首的外壳掉落在了地上,可是这个神秘人还是紧紧的抓着匕首,猛的一翻身,想要就势逃跑。

  “哼,你这小贼敢偷袭我,要不是大人说要抓活的,早就把你给摔死了,还想跑……!”

  圣手书生萧让以为这个神秘人被他摔的已经不会动了,谁知道这个神秘人的身手还挺不错,圣手书生萧让一个箭步就把这个神秘人踢爬在了地上,然后就像踩蚂蚱一样,一脚踩住了这个神秘人。

  “……放开我,你为何要抓我,来人啊,有人大白天抢劫了。”神秘人嘴角流着丝丝的鲜血,不甘的大声呼救着。

  “咚……”圣手书生萧让气恼的在这个神秘人身上,又是一脚。

  “啊……”神秘人被圣手书生萧让这一脚踢的只觉骨架子都快散了,浑身一点力气也提不起来了。

  “混账东西,让你撒野。”

  圣手书生萧让愤愤说骂了一句,就把这个神秘人,抓起来朝府衙走去。

  “嗵……”

  到了公堂,圣手书生萧让一下子就把神秘人扔到了地上,摔的神秘人,疼的直咧嘴,狠狠的瞪着圣手书生萧让,然后又看了看已经来到公堂之上的大人。

  “大人,……这厮就是您让属下抓案犯,这小子半路还想刺杀属下,真是不知死活。”圣手书生萧让又踢了一脚这个神秘人,一脸不屑的说道。

  “案犯,报上姓名。”

  苏平安做到公堂之上,一拍惊堂木,对堂下跪着的神秘人大声喝问道。

  这个神秘人跪在地上,脸色微微发青,抬眼看了一下公堂之上的苏平安,语气略显不低沉的说道:“回禀大人,小人名叫越卫朗。”

  “案犯越卫朗,你老实交代吧,倒底为何要抢劫之后,还要杀人。”苏平安又是一拍惊堂木,对堂下的越卫朗审问道。

  “大人,您凭什么说我就是案犯凶手,你有什么证据?”越卫朗质疑的反问了苏平安一句,然后撇过头去,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呵呵,大胆贼人,你还敢问本太守有什么证据,本太守刚把卖饭的冀大护放回去,你就去问冀大护,本太守把他带到府衙询问了什么,你这不是做贼心虚,怕事情败露,又是什么?”

  苏平安冷冷一笑,眼中露出一丝讥讽之色,他当时把冀大护带回府衙时,是大张旗鼓的去的,当时是很多人都是知道的,而且苏平安是专门让人看到,苏平安相信那个劫财杀人的凶手,肯定会想是不是这个卖饭的听到了什么,被官府带回去,询问情况去了?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他就算是完了。可是如果不是他想的这样,那为何大人又会亲自带人把这个卖饭的请回去呢,这是真是让人想不通,越想越着急,于是当他知道这个卖饭的冀大护又出摊了,就急不可耐的上前去打听太守大人倒底问了他什么,这样也好做出相应的对策。

  “小人只是……”他想说他和这个卖饭的冀大护是朋友,可是他又怕苏平安会把卖饭的冀大护请到公堂之上对质,还是没有说出口,他现在的心里就像挑了十五桶水,七上八下的,额头冷汗不觉涔涔流了下来。

  “只是什么,呵呵,还想狡辩,萧才子,你去打听下这个叫越卫朗的在哪里住,然后搜查是否在他家中藏有赃物。”苏平安冷冷一笑,然后又对站在案犯身旁的圣手书生萧让吩咐道。

  圣手书生萧让接到命令,便带着衙役出去了。

  过了一个时辰,圣手书生萧让果然带着从案犯越卫朗家里搜出来的财物回来了,经过死者家人的辨别,这些财物的确是她相公的,当场就哭的晕倒了过去。

  “案犯越卫朗,你还想狡辩吗?”现在人赃俱获,苏平安看这个狡猾的越卫朗,还想要怎么狡辩。

  越卫朗见事已至此,无话可说,只能供认抢劫杀人的事实。

  原来这个越卫朗在夜里抢劫死者的财物,但是怕这个死者把事情泄漏出去,就动了杀心,直接拿匕首,把这个死者给杀死了。

  苏平安对这个案子破的这么巧妙,其实还是因为苏平安抓住了犯罪分子的心理,展开大网,让案犯自己跳进这张大网,毫不费力的就把本来一点线索都没有的案子给破了,让众人也是连连竖起了大拇指,对苏平安敬佩不已。

  ……

  次日,将军府,议事厅中。

  “大人,属下已经查明,这枚雕刻有钟离二字的玉佩,的确是钟离家所有之物,而且钟离家的三公子和契丹人来往密切,属下断定这次刺杀事件是钟离家所为。”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在古代的神豪生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