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晋中镜 > 第十五节 夏夜雷雨 利剑藏鞘(一)

第十五节 夏夜雷雨 利剑藏鞘(一)


  突然轰隆隆的雷声再次响起来,如豆的雨点密击而下,中年男子赶忙撑起油纸伞,口里嘟囔着,“这雨刚停一会又开始下了,真是鬼天气。”说着快步走开了。

  那伙计撇撇嘴,站在店门口,使劲甩了两下擦桌布,骂道:“装什么阔气,穷讲究挺多,要是真有钱,就别来我们这样的小店用饭,沽点酒还要讨价还价的,吃什么鲜鱼,我看你就是不想付饭钱,呸,什么东西!”

  “杵在门口叽叽歪歪什么,还不给我进来收拾东西。”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蒲掌柜此时有些烦心,头也没抬的嗔怪伙计两句,仍旧噼里啪啦地拨着算盘珠子,又翻看了两页账本,才停了手,抬眼瞧了瞧那边围桌而坐的三个人。

  背对门口的那人是位老者,花白的胡须,满脸沟壑,浑浊的眼睛里透着精光,精神矍铄,身穿粗布短褐,摇晃着手里的酒葫芦。

  那伙计赶忙走上前,接过那酒葫芦,堆笑问道:“连大叔,你看那几盆花要不要搬进来?”

  这位老者叫连江,正是在夕照街摆摊卖花的老翁,他呵呵一笑,摆手道:“先不忙着搬,让那些花多沾沾雨露是好的,你去帮我盛酒吧。”

  伙计答应着就走开了,坐在连江旁边的是一位刚及弱冠的年轻男子,穿着水青色衣裳,从他的衣着打扮上来看,很像是大户人家的小厮。

  只见他皮肤白皙如玉,眼角微微上翘,有种似笑非笑的感觉,一头青丝用一根雕花木簪挽起,长相柔美,若是换上贵族服饰,可与卫玠媲美了。

  此人正是柳宗明身边的毓童,在他右手边端坐着的却是一位儒生打扮的男子,头戴缣巾,薄如蝉翼的蓝纱外衫,散发着淡淡的熏香味道,他双眼细长温和,鼻梁挺秀,用手帕擦了擦手,斜睨毓童一眼,神色依旧平静。

  “这场闹剧也收场了,我也该回去了。”

  他声音很轻,但是蹙起的眉头还是引起了毓童的注意,毓童给他斟了一杯酒,含笑道:“此事还多亏了闻家郎君的相助,张清那小子就是个拎不清的,仗着自己是吴郡张氏子弟,就敢跑来洛阳闹事,闻家郎君全都是为了给他排忧解难,这才被迫离京的,当然张清也没赚着什么便宜,还连累了他的堂兄张珲,我看张清返回吴郡后一定会被家法伺候的。”

  这名儒生正是就读太学的闻骅,也是在金麒麟酒楼斗殴的主要参与者,更是谋划者。

  因为张清是个极好面子的人,被北方士族子弟奚落嘲讽是事实,但是闻骅的添油加醋和煽风点火,却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尤其郭晟讥讽张清是庶子,与张珲有着天壤之别,不过是靠关系才能勉强进入国子学,就连国子助教陈戴都很是轻视他,张清听后大为恼怒,闻骅就趁机献计,说出教训那些目中无人的国子学生和国子助教的想法,更是鼓动那帮太学生去金麒麟酒楼闹事。

  恐怕张清到现在还被蒙在鼓里,因为那些话全是闻骅编造出来故意激怒他的,就是为了挑起事端,张清只不过是个导火索,他们的目标其实是张季鹰父子。

  “张清就只会窝里横,说狠话,真要他做决定,他又把头缩回去不敢吭声了,费了我好些口舌,才把他说动,当然他还算听话,没有把这件事告诉给他的堂兄张珲,否则这场好戏就没法上演了。”闻骅冷冷地道。

  毓童随之笑道:“你戳中了他这个庶子的要害,嫡庶有别,况且论姿容、品行和才华,他都没法跟张珲比,他骨子里是极度自卑的,可表面上他又要保持世家风度,越是这样矛盾的人,越容易做出偏激和疯狂的事情来,他和卢琦在某些遭遇上很像,不过头脑就差得远了。”

  “我也是为他人做嫁衣,只希望我的一番辛苦不会白费。”闻骅又是一声冷笑,将杯中酒一饮而下。

  闻骅并不像张清那样出身名门望族,只是广陵郡的次等士族,因他们闻家和同郡戴家有姻亲关系,闻骅才来洛阳太学就读,不过想要在洛阳谋职,却是机会渺茫,顶多被外放到偏远之地做个县令罢了。

  他心有不甘,在广陵郡之时,他与柳宗明常有来往,柳宗明还向东海王举荐了他,所以说他此番离开洛阳,就是要赶赴东海郡,效力东海王司马越,他这次也算是顺利完成了柳宗明交待给他的事,而毓童此番赶来洛阳是为了个人私事,不过却有意外的收获。

  “连江,你卖花卖傻了吗?”

  毓童转而瞪视着一门心思正在吃鸡的老者,一掌拍在桌子上,酒杯一齐跳了起来,嗔问道:“那个采矿场开了多久了,你竟然浑然不知,若不是残剑趁夜潜入场内,我还不知道在洛阳城郊有个采矿场,你可是柳家的老仆了,宗明郎君派你来洛阳,难道就是为了让你摆摊卖花吗?要不要把你做成花肥啊?”

  连江心惊,手里的鸡翅滑落在桌上,脸色苍白地转向走来的蒲掌柜,说道:“蒲喈,那里......那里真的是采矿场,谁那么大胆,竟敢在洛阳附近开采铁矿,难道是赵——”

  “到现在还问这么愚蠢的问题,我看你真的成了彻彻底底的花农了,活到这把岁数还是人头猪脑的,就只会打打小算盘,摆摊骗骗小姑娘。”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晋中镜》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