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重生之狂莽年代 > 第三章:彪哥,要搞钱不要

第三章:彪哥,要搞钱不要


  桌上都是一些农村家常菜,陈有彪父子还整了两瓶啤酒。

  陈有辉起身客气接过陈婶递来的饭,和陈叔倒的一杯啤酒,连连道谢。

  先狠狠地吃了几口,陈有辉才拿起杯子跟陈有彪碰了一杯。

  陈有辉一口闷了啤酒,问道:“彪哥最近怎么样了?还在一网情深和动感地带干着?”

  一网情深是镇上的一家大网吧,动感地带则是一家集游戏机老虎机桌球麻将等的大型游乐厅。

  陈有辉中学时光没少去里面玩耍,而陈有彪就是在里面看场子。

  陈有彪是镇上有名的混子,因为两人同辈沾些关系,中学读书时老实巴交的陈有辉没少受陈有彪的照拂。

  “昂”

  陈有彪更纳闷了,这本家书呆子今天怎么找自己聊这个,太阳打西边出来呀。

  “这两家的生意还是很火爆吧,彪哥怎么不自己开一家赚赚?”陈有辉意味深长地说道。

  陈有彪嗤笑起来,说:“老弟,说什么胡话呢,开这东西得要有本钱,老哥除了敢打敢拼几两肉,几个小弟,就是个穷光蛋,别人眼中的地痞流氓,拿手指头去开呀。”

  陈有辉自管自地说道:“我感觉彪哥要开的话,不能像镇上那几家破破烂烂的,得学习外面,弄得亮堂高大上一点。”

  “整个独立四五层,一层游戏厅,二层网吧,三层KTV,我们镇上还没KTV吧,开了的话肯定很火爆,四层就......”

  “到时一开张,全镇的生意都吸引过来了,肯定日进斗金,那彪哥可就是镇上的大款了......”

  陈有辉越说越有劲,把后世一些常见的娱乐火爆模式往上套。

  而不知觉中陈有彪听着似乎十分意动,这些想法恰到好处地挠到他心坎,痒痒的,很是舒服惬意。

  殊不知这些都是后面12年左右他自己在镇上走的路子,从那开始陈有彪在白银镇算是一号人物了。

  现在的陈有彪就算了,现在的他,穷得发馊。

  陈有辉讲了半天,见火候差不多,话题一转,说道:“彪哥,你现在下面有一堆兄弟跟着吧,好像都是你的发小堂兄弟之类的,应该兜里都没几个钱吧。”

  “彪哥,我有路子,想要搞钱吗?”

  陈有彪从美梦中醒来,惊异地望着陈有辉。

  他回过神来说道:“辉辉,我知道一些你家的事,你也不要来诓哥,哥是没钱,也不搞杀人放火敲诈勒索违法的事,哥还有老爹老娘要养呢。”

  陈有辉已经酒足饭饱,他不客气地把放桌上的烟拿过,熟练拿出一支烟弹到嘴上,用打火机点着。

  陶醉地吸了一口,这身子好像还没学会吸烟,有些辣嗓子辣肺,但他还是浑身喜悦地颤栗起来。

  仿佛回到那个熬三天三夜上项目的时光,他完全是靠烟来续命,为得就是及时上线的几万块奖金。

  陈有彪又诧异地张了张嘴,这学生仔啥时候吸烟这么老练了,比港片里面吸烟还帅还炸,大学生活都这么刺激的嘛。

  陈有辉掸了掸烟灰,说道:“彪哥,现在外面红砖多少钱一块?”

  “三毛左右。”

  “你知道我家有家红砖厂的,我出红砖给你,你帮我卖怎么样?”陈有辉突然扔出一个炸|弹。

  陈有彪脑思路跟不上了,“我又不是泥工又不做房子,我要什么红砖...”

  陈有辉打断,斩钉截铁地说道:“两毛七,我给你这个价格,接下来我不管你卖给谁卖多高价,都与我无关,我只负责出货。”

  陈有彪咽了咽口水,他本来想好不管说什么都拒绝的。

  但尼玛,这实在太香了。

  “辉辉,你能做主吗?”没办法,学生始终都是未成年的感觉,在家都没有什么话事权的。

  两毛七进货,卖出去三毛起步,中间每块砖三分差价,一个房屋建造零零散散加起来至少得十万砖,搞定一家就可以进账三千多。

  随便随便找几个大村大镇就可以卖上几万,乃至十几万,有搞头。

  陈有辉点了点头,“放宽心,我可以做主的,彪哥,给句明确话,接不接?不接的话我再找其他人。”

  陈有彪舔了舔嘴唇,很是干渴的样子,端起酒杯一口干了,说道:“你家的砖现在都传有问题,而且这做房子的周围也没多少,不好找,我还得找车找人…...”

  陈有辉白了一眼,说道:“我家的砖什么质量你心里有数吧,有啥直说。”

  陈有彪搓了搓手,笑道:“那个,得加钱。”

  “彪哥,厂子的人工加材料加设备损耗,出厂成本就得有两毛三,给你出货两毛七,再让你赚得比我家还多了。”陈有辉一脸为难说道。

  其实陈有辉家厂子背靠一座大山,盛产优质土源,这处土质偏软,烧制红砖时候不太吃火力,可以节省很多燃料,出砖成本预计也就两毛一左右。

  “不过我家现在也遇到些困难,也不是不能让。”

  陈有辉眼睛眯了眯,似乎两杯啤酒就有些醉了,“彪哥,我给你让利到两毛六,但有前提条件,我家厂子只出货到厂子门口……”

  “出了门口后面的事你全得负责,联系车子来拉砖,后续所有运输找买家都是你的问题。”

  “行行行,两毛六可以了可以了。”陈有彪眼睛也快笑得眯成一条缝,好像又可以多赚些了,那刚描述的娱乐城也不是不能搞。

  开心!

  陈有辉提醒道:“运砖的车子进出都会经过陈家咀和熊风村,我家遭遇你也知道,到时会有许多人不乐意的。”

  熊风村是个沿山脉而建的村落,只有一条古老青石路,红砖厂又在建在盛产红泥的山里面,运输红砖进出都会经常过村子。

  陈有彪撇了撇嘴,扬了扬赤膊上的纹身,傲然道:“明天老子带十几个兄弟亲自跟车运输,谁家逼逼赖赖,老子上门问候他们。”

  好一个不干敲诈勒索违法的事。

  陈有辉举起酒杯,哈哈大笑道:“痛快!”

  “干!”

  上辈子陈家红砖厂刚脱手,接手的人就陈有彪看场子的老板。

  这人后面就叫来陈有彪跟运砖车,熊风村的人屁都不敢放一个,这真是恶人得让恶人磨。

  连饮几杯期间,陈有辉又开始描绘着合作的前景,工作十几年的他可是很会画大饼的,面包会有的,美女都会有的...

  把只在小镇厮混过的陈有彪讲得一愣一愣。

  金钱加持下,庭院盛夏,芭蕉树下把酒言欢,感觉相见恨晚呀。

  陈有彪直言道:“辉辉呀,真没想到哇,就一年不见,你读了个大学,感觉大变样,比我老板杨秃子还会侃,你以后肯定够大本事。”

  “没办法,大学生活好,教得多。”

  “是嘛,可惜我不是读书的料。”

  陈有彪摸着胡渣说道,“辉辉,说实话,你找上我,我真蛮惊讶的,你以前见到我都尽量避开的,我知道,我在你们眼里就是个地痞流氓,不受待见。”

  “彪哥,你说,有人欺负你爸妈你会怎样?”陈有辉牛头不对马嘴的问道。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重生之狂莽年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