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演武令 > 第三十七章 芸娘没有杀夫

第三十七章 芸娘没有杀夫


  每次来到演武令幻境,杨林总是有些分不清,这里是真的还是假的世界。

  受伤了会痛。

  被捅了会死。

  每一个遇见的人,全都有血有肉,有悲有喜……

  就像是在另一个时空,曾经发生的种种旧事。

  他只是无垠星空,无穷世界之中的众生之一,见证着曾经的过往,并不能改变什么。

  无论怎么努力,他都仿佛是一个旁观众。

  看到了,感动了,仇恨过,愤怒过,终归只是匆匆过客。

  就如自己现在扮演的这位叫周宏义的半大小子,仍然饥肠辘辘的忍着难受,卖力的干着活,只为了不被饿死。

  ……

  沿着泉州城西南一处破旧街,杨林拐了两个弯,走进一家门可罗雀的小饭店中。

  在店门前犹豫了一会,咬了咬牙走进去。

  “芸嫂,这是今天的柴火,您看能不能……”

  杨林担着湿淋淋的木柴,重重的喘着粗气,不好意思的看向屋内的妇人。

  妇人手帕包头,正在和着面粉。

  脸上也沾满了白色,东一块西一块的,看不太出长得怎么样。

  但是,一双眼睛却是柔和温润,像是要滴出水来。

  “义哥儿,下雨天你还去砍柴?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你好了……来来,你烧火给我看看。”

  看了一眼少年那兀自滴着水的衫裤,芸娘嗔怪的接过柴火,放到屋角,噗的一声笑了,又道:“挣钱,是要靠脑子的,不要一根筋好不好,快吃吧。”

  她打开柜门,从里面取出了一屉还冒着热气的包子,放在桌上,温声道:“以后,不要天不亮的就进山,很危险的。而且,饿坏了身子不值当。”

  “可是。”

  少年有些局促。

  咽喉耸动着,却是在狂咽口水。

  “吃吧,我这店里因为没有什么特色,地处偏僻,也没多少人来吃饭,每天卖不完的东西,也是浪费掉了。”

  “你也不用担心白吃了我的东西,你对清源山熟悉,我还指着你时不时的打些野味回来,送到我这店里,让客流大增,店子兴旺起来呢。”

  理是这个理。

  杨林却发现,自己其实吃得格外辛酸。

  细面揉成的包子格外松软,似乎一入口就可以融化,肉馅虽然不多,但是,和着一些蔬菜做馅,吃起来清甜醇香……

  并不是卖不完。

  这包子是给自己留着的,他知道。

  里屋传来细闷的咳嗽声。

  这已是这家小店的特色了。

  杨林还知道,咳嗽的是芸娘的丈夫,是一个姓曾的书生。

  因为科举未中,年近三十,就已积郁成疾,长年躺在床上,靠药汤吊着命。

  这般过去,一年又一年。

  全靠着芸娘一个人维持着家里的生计。

  说真的,这家饭店其实真没多少客人。

  一般平民,也没谁会出来吃饭。

  就算来了,也花不了几个大子儿。

  有钱人,更不会来到这里,因为芸娘收不到什么好的食材……

  隔壁的张屠夫卖她家的肉,也卖得格外贵一些。

  她的店子一天开到晚,收入并不算高。

  到了晚上,店铺打烊之后,芸娘还会去东头新办的缝衣小作坊做工,多少算是贴补一点家用。

  以及,买来一些药材……

  这年头,每个人都在拼着命活下去,谁也不容易。

  但是,自己每次只要走进这家店,不说别的,一顿饱的总是少不了。

  连日下雨,渔船不能出海,少年也没有活干,这些天饿着肚子,头晕眼花的。

  他实在有些受不住了。

  其实,他知道。

  就算不砍柴,芸娘也肯定会给他留着饭。

  ……

  “梅花呢?”

  “拳呢?”

  杨林满心疑惑,他知道这一次是来练拳的,可是,却只看到一个没多少见识的渔村少年,在艰难辛苦的挣命。

  完全看不出练拳的迹像。

  开玩笑了。

  饭都吃不饱,还练啥拳啊,再说,也没有师父。

  疑惑刚刚升起不算久。

  很快,这位叫周宏义的好名字少年,就给他上了一课。

  “芸嫂,我一定会打来野味的,让你店子的生意好起来。”

  于是,少年上了山。

  他是真的对山林十分熟悉。

  看起来不太像个渔民,而像是个猎户。

  拿着一把破柴刀,就去打猎。

  兔子不好追,野鸡也捉不到。

  大一点的野物更是跑得飞快,警醒得很。

  少年隔三差五的能捡一点野兔野鸡的,那是蠢死撞在他面前的小东西,他也舍不得吃,送回芸娘店里……

  他喜欢看到那个脸上总是疲惫的妇人开心的笑容。

  别说,杨林发现,芸娘洗了脸之后,俏脸莹白泛光,吹弹可破,尤其是一双乌黑的大眼睛,看人的时候仿佛一直在笑,让人看着就心生欢喜。

  真的很好看的。

  他这样想着。

  ……

  应该是觉得这样收获不大。

  少年也开始动脑瓜子。

  他觉得,自己追不到猎物,是因为跑得不够快,也跑得不够稳。

  于是,就来到了一座小山丘之上。

  这里全是被砍断的柚树。

  山下的渔民,砍断树木用来做船。

  因为树木资源丰足,他们也不会珍惜,并不会齐根斩断。

  砍树的时候,就选最好下手的地方动斧子。

  结果,就砍成了长长短短,宛如犬齿般的树桩留了下来。

  或长或短密密麻麻的树桩,从山上到山下一直铺满。

  就像一个光头长了无数的癞痢,十分难看。

  一般人都不愿意走进这里,因为难走,绕着走费时费力,还容易磕着碰着。

  踩在桩上跳着走,一不小心就会跌倒,摔得皮青脸肿还算小事。

  有可能摔断全身骨头。

  别人害怕这山,觉得不好走。

  少年周宏义,却是看中了这里不好走。

  他觉得,山上乱石长草太多,跑起来不够灵便,是因为自己脚下不够利索。

  而且,自己的反应能力,也不太够。

  眼睛看到有障碍物了,就已经摔倒了,完全顾及不过来。

  那几只獐子本来逃不掉的,只要他能快一点,更快一点……

  想要提升在山上跑步的速度。

  让脚步灵活起来,让反应更快。

  还有什么地方,比这布满木桩的地方,更能让腿脚灵便呢?

  于是,山林一侧,每天就能见到一个少年。

  从上桩之时的生疏与笨拙,走几步摔一下。

  渐渐的,就能够大步行走。

  直至奔走如飞。

  这个过程,足足花了一年半。

  很快,芸娘那座转角小店的生意也好了起来。

  因为,少年大多数时间,都能捉到野物,送到店里。

  他也不愁吃食了。

  相比起不饿肚子这事。

  他更想看到的,其实还是芸娘的笑容。

  可惜的是,里屋曾书生的病更重了,咳嗽的声音也越来越大,买药的钱也需要得更多一些。

  所以,芸娘仍然每天忙忙碌碌的,晚上还是要出去缝衣服。

  生活似乎并没有太多改变。

  但是,少年活得很安心。

  他此时已经习惯了一边飞奔一边出拳踢腿,甚至还能在奔跑失去平衡时,挥刀疾斩……

  见着花鹿和獐子了,基本上不会空手而归。

  这一天。

  时已近午。

  他背着一头香獐,在众人奇异的眼光里,走到芸娘的店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吼声。

  推门进去,更是见到了几个捕快。

  大吼的是隔壁的张屠户,他粗着嗓子面色沉重,只是劝道:“芸娘,现在都认为你是不忿痨病鬼曾书生殴打于你,所以就药死了他……

  我是不相信的,不过,单只是我一个不相信,也是没用,还得县太爷相信才行。”

  “放心,我老张这些年还存了不少银子,上下打点着,再请个厉害点的状师,总能帮你脱罪。当然,也不能白帮你……”

  在四周众人或者起哄,或者怜悯,或者痛骂的情况下。

  芸娘稀里糊涂的,就成了张屠户的第三房小妾。

  那家小店,自然也成了张家的。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演武令》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