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江湖无双 > 清风小城

  列车缓缓穿越高山,跨过低谷,穿梭森林,最终停在了一个黄沙飞漫天的小城镇之上。

  破旧的石墙上屹立着歪歪斜斜的光幕,光幕中一个妙龄少妇面无表情的重复播报着:

  “清风入怀,合适的关怀。矿业集团欢迎您!”

  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的是城门处的一台大型机甲。

  被操控着检查着来往的车辆。

  偶尔碰到几个衣裳华丽,满脸傲然的不配合者。

  黑色机甲不近人情的直接扣押货物,任凭其谩骂和威胁,连个话语都懒的回应。

  等到骂累了,或者是开始求饶找人的时候。黑色机甲放射出一张证书虚影。

  硕大的拘捕令三个大字下,一队城卫军从城头跳下,嘻嘻哈哈的举着枪将人和货物带走。

  “老祁,今晚喝酒啊!老地方等你”队列尾部叼着烟的小队长破锣似的声音响起。

  黑色机甲动了动巨大的手臂,示意明白。

  尘小九带着口罩,抵御着无孔不入的黄沙。

  仰头看着眼前的城池,石墙上仍有时光磨不掉的刀剑痕迹,经历着岁月轮回。

  缓慢走向大开的城门,在哨岗处简单登记了个名字,领了个临时身份牌。

  就在要踏入城门的一刻,一只机械手臂拦住的去路。

  在尘小九不解的眼神中,黑色机甲直直的战了起来。

  背后的星光炮管微微抬起,拔出了一端的长枪。

  直直的向前刺出,在距离尘小九鼻尖一寸处停下。

  巨大的机甲和小小的人影形成了巨大的反差,但在旁人看来,两者僵持的气势却有些不相上下。

  尘小九就像是没感受到眼前锐利的锋芒,轻轻冲枪尖一弹。

  长枪顿时偏离,尘小九指了指手中的临时身份牌,头也不回的踏入了城门。

  而黑色机甲则愣在了原地,片刻后收起长枪,但是目光依旧没有离开前方渐行渐远的背影。

  听到动静的城卫军纷纷围了过来,挠着头皮不解的看着眼前的机甲和远去的少年。

  :“老祁,有什么问题吗?”

  “怎么直接动枪了?”

  “要不要我们将那少年抓回来?不过那少年看起来没什么问题啊!”

  一众人叽叽喳喳的询问。

  机甲内一道沙哑粗暴的声音响起:

  “滚蛋,谁让你们过来的”

  “还没下班了,都给老子滚回去”

  面对骂骂咧咧的声音,众人没有惧怕,反而哄笑着不走。

  “这不是担心您老人家出什么事吗?”

  “再说了,老祁你问都不问直接动手,吓得我们还以为是碰到什么硬茬子了。”

  “不过那少年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值得你弄出这么大动静。”

  “柔弱?”机甲里面的人嗤之以鼻一笑。

  “你们估计一群人都不够人家折腾你们两下了。”

  “不是吧,那小身板能经得住我两拳?”人群中一个健壮青年不满的嚷嚷着。

  “在不回去,今晚你们就留下这儿加班了啊!”机甲威胁着趁着动静忙里偷闲的众人。

  “别呀。今晚还想着蹭老李头的酒呢!”众人一哄而散,一溜烟的跑回了各自的岗位。

  毕竟天大地大,喝酒最大。

  只有黑色机甲里的中年男子还在回想着刚才的那个少年。

  ………

  尘小九从街边摊位中买了一份当地的地图,按着上面的指示,走走停停,穿过无数大街小巷后,走到了一处富丽堂皇的建筑面前。

  与周围平矮小楼不同的是,眼前建筑以天河砂书写的“魏氏商行”闪耀着金钱的光芒。

  两个清秀的小童招呼着尘小九入内。

  一个绾着蝴蝶簪的少女热情的奉上的一杯热茶,没有因为衣着而低看尘小九。

  尘小九拿起热茶漱了漱口,总算是有个没有黄沙的地方了,

  少女眉如新月,捂着小嘴轻声细语的解释:“清风城位于界河,四季皆有狂沙,客人往来是辛苦了”

  尘小九看着平易近人的少女,问到:“去东荒需要怎么走?”

  少女美目一撇,流露出一丝惊讶,答道:“清风城内有传送阵台,但是只能传送到界河边缘。”

  “而且就算客人您到了界河,也得在界河上乘坐九幽阁的船只,在界河上行驶月余,方能到达东荒边界。”

  尘小九有些愕然,显然是没有想到有这茬事。

  疑问的说:“为何不能直接传送到东荒?”

  少女面带歉意的回答:“清风城魏氏商行不具备超远距离传送的阵台。而界河边界是因为虚空不稳定,时常会出现传送偏差。没有人愿意冒险尝试!”

  “距离最近,具有传送能力的魏氏商行是离此地八千里的烟京”

  尘小九有些头疼,一分钱难倒英雄汉。

  不是他不想去,只是大型传送阵台所要支付的费用是他几百个身家都支付不起的。

  就连乘坐边荒军用列车的钱,都是靠莫遇的酒钱支撑

  掏空了他的家底,也只能支付起几次小型传送阵台。

  少女似乎是看出了眼前人的囧态,善意的解释着:“当然客人要是不赶时间的话,走界河也是很好的方式。”

  尘小九闻言有些举棋不定,突然想到了什么,郑重的发问:“你们魏氏商行是不是什么东西都敢收?”

  少女微微一笑,自信且骄傲的说:“魏氏商行只要你的东西有价值,不问来路。”

  尘小九在少女自信满满的神情中掏出了一个又一个乾坤袋。

  直到整个柜台都放不下,才停止。

  少女惊讶的盯着看了好一会,挥挥手招呼几个老人进来。

  开始鉴定。

  :“破损星辰铁五块”

  “9874型机甲核心一个。”

  “仿古纸伞二百把”

  “幽冥草一百株”

  “金蝉花十朵”

  “圣光集团机车一辆”

  “残损上古卷轴”

  “低级功法玉符八枚”

  随着一件件的物品被不断报出,少女看向尘小九的眼神越发奇怪。

  天南海北,无所不有。从小小的日常用品到被几大集团垄断的机甲部件。

  让人不禁怀疑尘小九是专门过来推销产品的游走商人。

  “女子冰蝉丝亵衣两件”。

  犹豫的声音在尘小九一旁响起,吓得其将刚刚喝进去的茶水喷出,差点波及到了前方静坐的少女。

  而少女则用幽怨的眼神盯着尘小九,脸色愈发不善。

  尘小九连连摆手,急忙解释。

  却被旁边两鬓斑白老者嘿嘿一笑,用理解调侃的语气戏说着:“少年郎,我懂,我懂!但是要节制。”

  尘小九顿时没法保持淡定了,这口锅他可不背。

  在几个老者的哄笑声中尘小九找出了那个装有不可描述物品的乾坤袋。

  看着没有明显标志的乾坤袋,尘小九冥思苦想,脑海中闪过一丝亮光。

  想到了这乾坤袋是谁的了。

  是在牡丹亭刺杀他的那俩个刺客的,没想到的是其中一人竟然有这癖好。

  真是生前刺了一剑不说,死后也要强行给自己抹黑。尘小九一脸黑线,鼻子都差点气歪了。

  同时神识快速扫过内部,生怕里边还有一些不该有的物品。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在内部一个角落里,竟然有一堆女子的小衣服,其中一些样式很是让人心动。

  还有一些看起来很是昂贵的饰品,装在一口暗金色箱子里,能看出来主人对其的珍视。

  尘小九一脸淡定的将这个乾坤袋收回,又惹来了老者莫名其妙的唏嘘。

  回到正轨,最后的几个乾坤袋中取出的几件物品让人心惊胆颤。

  “暗影密令两块”

  “入灵重刀一柄。”

  “上古神魔灼天弓仿制品一件”

  当一个鼻似弯钩,眼神犀利的老者看到带有沧桑神魔气息的长弓时。

  眼睛都瞪直了,小心翼翼将其放置在绸缎之上,像对待恋人一样着迷的轻抚弓体,连喘息都不敢大声。

  最终还是少女看不下去,轻咳一声,唤醒了入迷的老者。

  “你确定要出售这柄弓吗?”少女郑重的询问。

  尘小九无所谓的抬头一笑:“就那破弓也就能看看了,在拉一次估计就成碎片了。不卖还等啥”

  眼神犀利的老者闻言不满的怼道:“这是一件相当完美的仿制品,说不准能从中推断出上古神魔的秘密。”

  尘小九一脸懵逼,就这在囚仙古域捡到的一件破弓,能有神魔的秘密?打死他都不信。

  对于不屑一顾的尘小九老者表示朽木不可雕也,如同朝圣一样端起古色古香的木盒,将长弓放入其中。

  还打上了几道繁琐的禁制,让尘小九颇感无语。

  而少女则是玩弄着手上的两枚密令,有些好奇的打量着尘小九。

  暗影的密令,等级还不低。

  还有这入灵的重刀,没看错的话是曾经天妖门的镇派法宝,不过被不知名的势力给灭门后就悄无声息的失踪了。

  没想到倒是出现在一个平平无奇的少年手上,而且还被少年不当回事的准备卖了。

  尘小九看着少女眼热的神情,提醒道:“别光看,记得给个好价钱”

  惹得少女妩媚一笑,长长的黑色卷发铺在胸前,遮住了起伏不定的汹涌。

  少女打开身前最后一个金丝玉线包裹的乾坤袋,在一堆杂物中翻出了一块质朴无华的玉佩。

  少女看着玉佩呆呆的愣在了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尘小九重敲柜台都没能唤醒走神的少女,只得推了一把少女的胳膊。

  少女随后快速反应了过来,收敛了无措的表情。

  平静的解释:“不好意思,想到点事。”

  尘小九表示无碍,示意少女结算清单。

  通过几人合力估价,最终把价钱定在了百万灵源。

  尘小九则是一副迟疑的表情,没想到那些杂七杂八的东西竟然这么值钱。

  少女心中一怔,以为尘小九要反悔,咬牙又加了十万。

  当尘小九拿着附赠的高级乾坤袋走出商行的时候,面露笑意。

  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向了城中最大的美食城,有钱了就要任性,一连几天的能量棒啃下来,嘴里都淡出个毛来了。

  而魏氏商行内的少女焦急的拿着玉佩走上了阁楼顶层,手中玉佩在一团独特灵气包裹下,渐渐显露出一个“魏”字。

  ………

  尘小九通过路人找到了一家隐藏在小巷里的小菜馆。

  沉香木刻画的牌匾宣示着小店的格调,尘小九在热火朝天的店里挑了一处角落坐下。

  拿过菜单,发现价钱倒是挺实惠的。

  随意点了几个菜品后取出一坛酒独自畅饮。

  随着天色暗淡,黑压压的一群人涌进了小店,呼喊着老板抬出几张大桌拼在一起。

  没过多久,随着几个小菜的上桌。

  一群穿着城卫军衣服的汉子踩在椅子上划着酒令。

  大声嚷嚷着:“快喝,快喝,小子你不行啊!”

  “今晚还打算留着力气回家滚床单呢?”

  哄笑声传遍了酒馆,其余人也随着笑的开怀。

  一声沙哑的语气对话内容引起了尘小九的注意:

  “老祁,你他娘的不厚道,请了几个月的假想干啥?出门找媳妇?”

  “滚,一整天就知道胡说八道。”

  “那你跑万里路到妖三山干嘛?难倒不是为了娶回来一个妖精吗!”

  青年的调侃引来了旁人的大笑,被取笑的黑脸大汉也不恼怒。

  只是大口大口的喝着酒,随后轻轻一脚就取了巧劲让上蹦下跳的青年来了个大马趴。

  “老大,不待你这样玩阴的。”青年趴在地上不满的叫嚣。

  “要不陪你到外边练练手?”

  青年一个驴打滚快速逃离,喊叫:

  “鬼才要和你动手。那不是自找苦吃吗!”

  这时小店的老板坐在了黑脸汉子身旁,和善的微笑,:

  “老祁,五域大比你确定要去吗?一把老骨头了,还不安分”

  “正是快要老了,才准备去看一看,顺带让我那小徒弟长长见识。”

  “免得他每天嚷嚷着师傅不成器,只能开着淘汰货色在这个屁地方耀武扬威!”

  老板看着豪迈的汉子,明白劝不住。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江湖无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