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江湖无双 > 孤独的骄傲

  /

  飞鸟失去翅膀,也能倔强的迎风奔跑。

  尘小九看着手中那枚残缺鸟儿形象的令牌,思虑再三后,还是决定去妖刀堂试试水。

  毕竟名叫小柒的女孩身上有太多的疑点。

  红雨港口的偶遇,无意中透露出的信息。

  还有对妖族事物了解的太过深入了,根本不像是一个普通的导游。

  哪怕少女表示出足够的善意,尘小九内心依然无法去信任一个陌生人。

  尘小九笑了笑,要将令牌收入乾坤袋中,却惊讶的发现,无法收纳。

  尘小九神情凝重的探查着令牌内外,神魂包裹下,在令牌内部发现了不融于空间的一丝火焰。

  静静的燃烧在原地,可却给尘小九极其危险的感觉,仿佛下一刻就会有一只洪荒猛兽从中扑出。

  少女的形象在尘小九心中越发的扑朔迷离,一层层迷雾包裹其身份,令尘小九不思其解!

  试验了百种方法,却不能动摇令牌丝毫。

  尘小九有了丢掉这烫手山芋的打算,下一刻又想起了少女离去时的悲伤和落寞。

  只能取出一根细绳,围绕令牌来了个五花大绑,绑在了手腕之上。

  跟随着路标,尘小九走了半天终于看到了排着长队的妖刀阁。

  在其外围有一个巨大的擂台,呈碗状倒扣在平地。

  擂台高达数十丈,全由一种奇异的暗红色金属打造而成。

  台上有百来号挑战者在互相攻击,可是散发出的力量波动却被金属悄无声息的吸收,没能在其上留下一丝痕迹。

  这时擂台之上突然传来震人心魄的鸣叫,一只巨爪从虚空落下,拍晕一只大发神威的金毛狮子。

  空中黑色大鸟禽羽一扇,铺天的罡风席卷而来。

  擂台上的其他挑战者纷纷掉落而出,数只妖兽狰狞的臂骨外露,狂吐鲜血。

  数百人竟是连一招都没能扛下,引起围观者的一阵唏嘘。

  “凫徯胜出。”

  妖刀阁中走出一个健壮的虎头男子大声喊道。

  周围传来一阵阵的议论:

  “原来是凫徯,怪不得那么厉害。”

  “你也不看看那是洪荒异种,能和天妖血脉相提并论的存在。”

  “想不到连凫徯大人都亲自下场了。这一次五域大比有看头啊!”

  尘小九打量的台上的凫徯,空洞的眼眸中浮现出几分贪婪。

  从其动手的狠戾程度看,是个极为杀伐果断的狠茬子!

  随着凫徯被请入妖刀阁,在雄壮男子的招呼下,又有百人上了擂台。

  在尘小九的观察中,发现竟然有不少的人族修炼者。

  更甚者,有一个白衣青年直接取出一台机甲作战。

  而和他对战的一个白骨妖兽则是与之狠狠对撞。

  机甲金属与骨爪碰触产生的火花四溢,拳拳到肉,上演了极为少见的僵持场面。

  其余人和妖看着在擂台中心肆意破坏的两者,苦笑着退出了擂台。

  这一场比斗的胜利者就要从这两者之间诞生了。

  白衣青年驾驭的机甲一个托马斯回旋踢到了白骨妖兽的下颚,紧跟着来了一记星光炮。

  “轰”的一声,场地中心被轰出了一个大坑。

  白骨妖兽挣扎的躺在其中,眸中鬼火燃烧,很是不甘。

  白衣青年驾驭着机甲伸出金属臂膀,将白骨妖兽狠狠砸入坑中,一拳接着一拳,硬生生的打断了白骨妖兽的两条腿。

  发疯的白骨妖兽用仅存的两只骨手直直插入机甲正中间胸膛,撕裂挡板,将胸膛处的能源核心一把抓出。

  机甲顿时停下,白衣青年淡漠的从上方跳出,挥手一道刀芒轻描淡写的将苟延残喘的白骨妖兽头颅砍下。

  这场战斗到此结束。

  白衣青年冲着妖刀堂示意,反应过来的虎头大汉语气不满的说到:

  “你赢定了,何必下死手”

  白衣青年不屑的嘲讽道:“坏了我一台机甲,就用命来补。”

  虎头汉子闻言大怒,拳头一捏就要冲上去,被身后一个白发少年一衣袖挥到一旁。

  :“你赢了,进去吧。”

  白衣青年收起刀,冲虎头大汉挑了挑眉头,仰天大笑的进入了妖刀堂大门。

  虎头大汉郁闷的朝着前方的少年不满的质疑道:

  “大哥你为什么拦着我?看他那嚣张样,显然是不把咱们妖刀堂放在眼里!”

  白发少年恨铁不成钢的又冲其踢了一脚,无奈的说

  :“规矩”

  “你今天要是动手了你看少主会不会扒了你的皮?”

  虎头大汉浑身一颤,想起了一些不好的回忆。

  郁闷的低下了头颅,愤恨的撇了一眼前方消失的白衣。

  随后白发少年和虎头大汉都留在了擂台旁。

  尘小九在继续观察了好几场比斗后,渐渐的明白了擂台赛的打法。

  不论手段,不限年龄。

  也没有什么规则可言,反正到最后依旧站在台上的最后一人,就有进入妖刀堂的权利。

  随着上一场的优胜者被请入妖刀堂内,擂台表面自主修复,又变得光洁如新。

  虎头大汉打着哈欠,无力的喊道:

  :“下一场打完就收工了,还有没上场的人赶快啊!”

  尘小九听言揉了揉手臂,决定了就在今天上场了。

  借力一跳,猛的窜上了擂台。

  惊到了围绕在一旁嘻戏的妖族小孩。

  人数越来越多,百人的名额即将填满。

  尘小九神识一扫,锁定了几个比较危险的人物。

  挥舞着长鞭的妖娆妇女。

  提着大锤的阴森老人。

  还有一个隐藏在黑袍之下的人影,只能看到一双诡异的眼睛。

  虎头大汉扫了一眼神情一震,有些兴奋的冲着一旁的白发少年絮叨:

  “大哥,最后还真出现了几个猛人。这一局有看头。”

  “血部的那个蛇美人”

  “玉蟾蜍部落的二长老”

  “最后那个人是个什么来头?神神秘秘的搞不清楚。”

  “还有人族的一个小孩,看起来就弱不禁风。别没两拳就倒了下去。”

  因为之前的白衣青年,虎头大汉现在看人族的都带有瞧不起的情绪。

  白发少年抽了抽嘴角,心里暗想,真是醉了,不知道少主当初是怎么收下这个脑残货的。

  而在擂台上的尘小九自然不知道有妖已经判断了他的下场。

  此时他感觉到了有三股气机锁定了他的身位,来者不善。

  随即有个猪妖忍不住第一个动手,场面顿时杂乱了起来。

  尘小九小心翼翼的游走于混乱的厮杀中,偶尔出手打晕几个急躁的小妖。

  突然一记长鞭甩过,尘小九侧身一闪。躲过了暗中的偷袭!

  看着左右前方封锁住去路的三个身影,尘小九眉目一皱,平静的说道:

  “三位不至于对我有这么大的偏见吧!”

  妖娆少妇扭动着纤细的腰肢,魅惑的声音响起:

  “人家就是看你这个小弟弟顺眼么!”

  “要是你能陪我今晚赏个景。姐姐我说不准就帮你对付其他人喽!”

  挥舞着大锤的老者鄙夷的说道:“蛇婆娘你别再这卖弄风骚了,我们联手将这人族清除出局。”

  “什么时候妖族的比试能让几个人族给陆续通过了?”

  蛇美人舔了舔血红的嘴唇,有些遗憾的戏说:

  “真是可惜了。”

  “还没能看到小弟弟口罩下的容貌呢!”

  话音刚落,凌厉的攻击就猛的袭来!

  老者和少妇交相攻击,一前一后锁住尘小九的身影。

  长鞭舞动,在擂台上甩出一道道深痕,双锤险而又险的从尘小九衣角砸下,轰出一个大坑。

  尘小九每一次都堪堪避过,着实令人心惊胆战。

  久攻不下,老者有些心急。双锤一扔,显化本体。

  一只庞大的墨绿蟾蜍屹立在百丈外,一双金色的眼眸静静的注视着下方渺小的身影。

  蟾蜍长舌一卷,掀起一阵狂风,朝前袭去。

  尘小九趁机扔出一沓符箓,恰好被舌头卷入口中。

  神识一动,捏了个法咒引爆符箓。

  只见蟾蜍痛苦的嘶叫声传入虚空,浑身满眼,皮肉乱绽。

  被激怒的蟾蜍张口一吐漫天毒液似千万弩箭遮蔽天空,冲击而下。

  擂台上顿时哀嚎一片,平台被腐蚀出一个个大坑,其余争斗的众人急忙争前恐后的跳出擂台。

  只有蛇美人和黑袍人还在犹有余力的支撑着。

  尘小九左手划动,勾勒符号。右手捏印向上一顶,天空浮现金色屏障护住了自身。

  符印化长枪,食指轻点,嗖的一声,引爆虚空。

  灿烂如烟火钉向墨绿蟾蜍。

  蟾蜍显然是没有想到反击来的如此之快,仓促之下,从体内吐出三滴精血化为三只蟾蜍抵挡恐怖的长枪。

  抵挡奏效,长枪在其纠缠下符印力量渐渐消逝。还未欣喜,长枪直接爆炸。

  惊天的波纹直接将蟾蜍层层嵌入了了擂台深处。

  墨绿色蟾蜍拼命挣扎脱困后慌张撕裂四周虚空,满身血迹残痕,头也不回的逃走了。

  蛇美人举棋不定的犹豫着,玉蟾蜍一族的二长老虽然只有灵虚级别。

  但是本命神通噬天毒液却让入道级别人物都防不胜防。

  眼前的少年却轻描淡写的接下了大部分攻击,还直接一个反击让其落荒而逃。

  蛇美人眸中明暗不定,三息后笑容如同玫瑰一样妖艳盛开。

  娉娉婷婷的迈着莲步踩着虚空远去,令人心动的嗓音从半空传来:

  “小弟弟我们来日再见。”

  “今天就先和弟弟分离了。”

  “弟弟可要小心那黑袍人啊!他身上的气息可是有虎牢山那边的味道哦!”

  尘小九闻言冲着黑袍人一撇,看着从战斗开始在一旁不动如钟的身影。

  黑袍人缓缓抬起手臂,剑意龙卷从体内呼啸而出。

  千百道剑影之上凝聚出饕鬄法身,大口一张,吞噬者方圆百里的灵气。

  临界点终值吞噬完毕以后,饕鬄仰天长啸,虚空好像窗柩薄纸般破碎。

  千万道剑偕同饕鬄一同出现在众人上空,万剑齐发,所形成的音爆声震耳欲聋,令人变色。

  尘小九在其中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

  神色一凛,凝聚巨大的法相拳印直砸向前。

  左手凝月,右手画阳。阴阳相抱,尘小九艰难的将手中太极推出。

  两者攻击相撞,引发的爆炸使周围虚空破碎。

  擂台轰的一声,裂痕四起,在铺天盖地的毁灭气息中炸裂而开。

  白发少年在爆炸声响起前满脸震惊的怒吼:“后退十里”

  有不信邪的妖直愣愣的站在原地,被余波一震,一口鲜血吐出,晕死在了原地。

  “半步入道的灵力,入道级的战力。两个妖孽!”

  白发少年凝重的自语。

  妖刀堂中有草木精灵接连跑出,治愈着受伤的妖怪。

  在爆炸中心,两道身影相对而立。

  一柄剑指在尘小九胸口前。

  而黑袍人脖子处有一淡淡的伤痕。

  黑袍人被炸裂的衣衫处洁白如玉的肌肤显露,一张倾国倾城的脸出现在半损的黑色面具之后。

  沙哑的男子声调响起,:

  “你赢了。”

  尘小九瞅着眼前顶着祸国殃民容颜的男子,抱拳谦虚的回应:

  “还没到分生死的地步。你留手了。”

  黑袍男子收起剑,转身就走。留下一句

  :“五域大比再见!到时候全力以赴。”

  尘小九颇为无语的看着远去的身影,心中想到:

  “你能在五域大比上见到我才怪呢。”

  这时白发少年赤着脚走到尘小九面前,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嘴里说:“恭喜。”

  “侥幸。”

  尘小九指了指破碎的擂台残片,抱歉的说:“不小心弄坏了。不用陪吧?”

  白发少年哈哈一笑,:

  “能弄坏它是你的本事。你参加比试也是为了去东荒参加五域大比吧!”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江湖无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