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江湖无双 > 二一一章 我曾坠落万丈深渊

二一一章 我曾坠落万丈深渊


  每个人都曾坠落万丈深渊,在黑暗中绝望,在沉沦中迷茫。

  但不同的是,有人就此陷入困境,一蹶不振,从此不敢直面阳光。

  而有人披荆斩棘,以血肉铸就永不熄灭的信仰,渡己亦渡黑暗。

  万里长空一条白线的长安晨曦包容了黑暗,开启了一天的希望。

  在冉冉升起的暖阳之下,朝圣静静的聆听的白衣书生狂笑,直面揭穿一切的真相源头。

  “疯子”

  “另类”

  “他很好,只是不属于这片世界”

  “迟早要走的人,又何必留下怀念和不舍的记忆”

  “我是坐井观天的青蛙,你是高高在上的明月,你随意洒落的清晖便成就了我可望而不可及的梦,我又怎么敢奢求更多!”

  “朝圣,朝大道之北,莫求圣贤无悔”

  “…………”

  朝圣的脑海中渐渐浮现出只零片碎的记忆画面,耳畔回荡一句句似曾相识的话语。

  话语中夹杂着温暖,裹挟着疼痛,如同劈头盖脸的冰雹,砸的泛舟于过往岁月的记忆之船飘零无依。

  朝圣双眸微眯,试图镇压脑海中突然涌现的杂乱记忆,却又瞬间停下,任由其发展。

  而另其突然改变的源头,是记忆画面中出现的一个身着七彩琉璃裙,如天鹅般昂其脖颈的清秀少女。

  少女静默的站立在遍地残骸之中,脚下堆积的碎石在血色残阳映照之下,从缝隙中绽放出微末的光。

  仔细看去,透过歪扭横斜的缝隙,能够看得出碎石中绽放微弱光芒之物一角形状——沾染了尘土和暗红色鲜血的王冠。

  在残阳余晖之下,万物萧条,生机不显。

  偏偏清秀少女如同从锦绣江南走出的精灵,沉默不言,格格不入,在和即将到来的黑暗与断壁残垣做着眸中无形之中的对峙。

  这种对峙没有持续多久,伴随着最后一朵火烧云的退去,天空如同摇摇欲坠的老头被迅猛的夜色所击溃,失败而退。

  无边无际的黑暗笼罩着天空与大地,那是一种抑制不住的绝望,使人在沉默之中,忍耐之中,等待之中,渐渐消磨了勇气。

  清秀少女本应该绽放七彩光辉的绚丽衣裙在此刻连同灰姑娘的布衣裙都比不上,陷入了永久的沉寂。

  埋葬碎石堆中的染血王冠失去了微光映衬,也就隐瞒了骄傲和不甘。

  但就是在这种让人哑然无声的绝望之中,清秀少女挽了挽衣袖,嫩白如霜,白净胜雪的藕臂扒拉开七零八落的碎石,将王冠给拿了出来,连带着将骄傲一同捡起,随后轻描淡写的安放在满头青丝之上。

  回首凝视背后的黑暗,挥挥手就如同挥走流云一般,驱散阴霾,迎来阳光。

  白玉赤足踏足断壁残垣,寻着心中的方向,向着未来前行。

  在渐行渐远中,少女眸中光芒越来越盛,忘掉恐惧,忘掉彷徨。

  而在黑暗之中,隔着无穷时空仿佛有一双眼睛在注视着“跌爬滚打”不断前行的清秀少女,等待着少女的回眸一笑,等待着少女奔赴而来。

  王冠一次次掉落,少女的脚步越来越轻,仿佛下一刻就会倒下,而又在每一次预料之中的倒下之后,倔强的站起。

  黑暗中的眼睛紧紧的跟随着少女前行的脚步,其中充满了焦躁和不安。

  在仿佛过了恒古岁月之久,少女倒下以后再也没有起来。

  七彩琉璃裙被灰尘沾染,王冠掉落在清秀少女身侧,结局早就被安排好了。

  走了这么久,为什么呢?

  为什么不朝身后看看呢?一同堕入黑暗不好吗?

  很久以后,黑暗中有生灵走出,将掉落的王冠给少女戴上,随后背负着少女轻如鹅毛的身躯远去。

  渐行渐远的背影告别的过往云烟,将一切隐埋。

  如果不是白衣书生“你本不属于这个世界,自然不会拥抱这个世界”的话语,他也不会想起在若干年前,也有那么一个少女倔强的拦住他,清脆的声音落下,让天地见证其的誓言:

  “朝圣,你没有家,那我就给你一个家”

  “此心安处是吾乡,你不用前行,不用做任何事,站在那里就好,我永远会义无反顾奔赴你而来”

  而如今天清地明,那是曾经“夸下海口”要给他一个家的少女带着她的誓言告别了这方世界,连带着将朝圣对于这个世界最后一丝归属感所埋葬。

  他之所以会选择留在神洲书院,也是因为那个少女在阳光小径下突然回头,蹦蹦跳跳的扑入他怀中,羞红着脸颊说道: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我这个淑女留在这里,属于我的君子又在哪里了?”

  时隔多年,朝圣依旧会因为少女当时眼中的狡黠和手中的小动作会心一笑。

  忘不掉缱绻时光,回不去的似水流年。

  他在这十多年中尽可能的做一个少女口中的谦谦君子,尽可能的寻找自己对于这个世界的意义,或者是这个世界对于他的意义。

  但是他行过北海的鱼桥,喝过蛮荒的苦酒,望过星际边荒的星云,却再也没有遇到像她一样灿烂如阳的少女。

  那是他苏醒时刻看到的太阳,让他放弃了回归故地的机会。

  那是他彷徨无依时的肩膀,替他消磨掉了无尽时空中产生的焦躁。

  那是他毕生难忘的精灵,好逑一生的淑女。

  可是他没能够守好少女的微笑,也未能守护好少女的光。

  那个因为吃不到喜欢吃的东西就会哭哭啼啼的少女明明只需要朝身后凝视一眼,就能够看到他的存在。

  可是为了不让朝圣看到其眼中的绝望,硬生生的倔强走了又走,停了又停。

  直到死亡,少女都没有呼唤朝圣的名字。

  只是其灿若暖阳的双眸在生命最后一刻,都注视着前方,注视着未来。

  朝圣明白少女的心思,能够让少女狠心背弃曾经许下的承诺,只是因为朝圣曾经流露过“归去”的心思。

  为了不成为他的负担,少女拼尽全力追赶,却还是没能够追上朝圣的步伐。

  最后的最后,少女成为了朝圣心中永远的伤。

  这方世界,再也没有朝圣可以留恋的东西。

  但令人奇怪的是,曾经坚定不移说过自己不属于这方世界的朝圣,却留了又留,始终没能够走出自己心中的那个圈。

  也许失去才会觉醒,失去了心中所爱,才明白此心安处是吾乡的真正道理。

  但是,一切都已经迟了。

  曾经的少女如同一个逗号,引渡着朝圣未来的每一个彼岸。

  但是没人知道,少女是朝圣心中的此岸,是心中的“家乡”,让他放弃曾经辉煌,时代相传责任的“妖精”。

  所以,他的确不属于这方世界。

  但是,他是那个少女不顾一切奔赴而来的光明和未来。

  少女也成为了朝圣心中的“结”,成为了他和这方宇宙不解的“愿”。

  *

  白衣书生在狂怼朝圣之后,心中的郁闷发泄了不少。

  积压心中的苦闷和愧疚在不经意间爆发,震惊了众人,也惊了白衣书生自己。

  但是在一瞬间,白衣书生就释然了。

  说都说了,没有什么后悔的。

  因为墨雪那个家伙心心念念要守护到底的世界,他不允许任何人去诋毁。

  也正是因为想让这方世界变得更好,让天地众生有一个更光明的前途,大唐才会不顾一切的试图改变这个混沌不清的世界。

  念及于此,白衣书生看着圣贤林、近道者来人的目光就更加不善了。

  千百年来,近道者孤注一掷,脱离儒家自成道统。

  本以为会成为吹过混沌世界的一缕清风,拂去沉寂的雾霾。

  却不想近道者彻底疯魔,不仅想彻底葬灭这片世界,还想着以儒家为踏板,如同至圣先师一般创立一个不朽的传承。

  而圣贤林就更为不堪了,青黄不接,堕了礼圣的威名,也背弃了夫子一手创建的信仰之光。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江湖无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