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江湖无双 > 二一三章 丰年雪色一盏灯

二一三章 丰年雪色一盏灯


  月亮不曾坠落,曾经见证的只是水中一抹清晖。

  谁也没有遗忘过去,只是有人选择了告别青涩,走向成熟。

  可红尘渺渺,总有那么一些人在时代风暴中无动于衷,驻留原地,做着眉眼冷冽的倔强少年。

  变与不变在人,成与不成在心。

  就像书院的道理流传了千古,早已经成为了耳熟能详的箴言。

  可是道理终究没能够支撑行万里路,证不朽心。

  长安没变,斑驳阳光映照的城墙,藤蔓席卷的清幽小巷,有人撑着油纸伞从黑暗走向阳光,践行心中的信仰。

  书院变了,朗朗书声不再心怀天下,树荫笼罩的藏书阁窗口前,圣贤书翻页,翻起了灰尘,翻不回人心过往。

  面对近道者来人、粉衣青年的要求,长安城各大书院瞬间寂然。

  本想着用白玉京书院为诱饵钓大鱼,却不想鱼饵已经被另外的猎手给惦记上了,这让众多书院有些遗憾。

  但也仅仅只是遗憾而已,压根不带有一丝其他的感情色彩。

  因为长安书院五十家,家家户户朝儒冠。

  自从夫子创立长安书院以后,长安城黎民百姓对于曾经高高在上,不可想象的书院就带有一份朝圣之心。

  儒道兴盛,不只是口头上说说而已。

  君子一言定山河,一语判善恶,是无数儒生奋斗的目标,也是凡俗红尘的神灵,更是修行界能和剑修相提并论的存在。

  儒家兴盛,气运历经万年没有衰败的迹象,自然吸引了众多修士的向往。

  能够成为定鼎儒家气运的书院,同样也是诸多书院的向往。

  长安书院五十家,这只是有底蕴参与儒家气运分割的一部分。

  还有其余近百家书院只是作为“教书育人”的场地,远远未能达到“鼎立一方”的实力。

  但是白玉京书院在长安城莫名其妙的的崛起,无形中打破了固有的格局。

  长安书院高高在上,并不在意一个有的没的书院。

  四大守护书院风头正盛,也不会因为一个白玉京书院的崛起就被影响。

  风云书院等老牌书院底蕴深厚,自然也没觉得白玉京书院的出现有什么不好的地方。

  但是除了这十多家“傲然挺立”的书院之外,其余书院对于白玉京书院就没有太好的态度了。

  他们在意的并不是白玉京书院可能抢夺本属于他们的天才弟子,侵占属于他们的资源。

  他们在意的是白玉京书院打破了固有的格局,有可能引来的系列变化。

  他们在意的是白玉京书院背后势力或者说背后推手的意图。

  把话说开,其实这几十家书院就是在试探唐皇北白云的态度。

  因为白玉京书院的成立是唐皇一手推动了,连带着成立场地都是唐皇赐予的。

  这一切或许外人不得耳闻,但是作为扎根长安的书院,他们不可能不知晓。

  因此,众多书院因为唐皇在长安投下的“棋子”——白玉京书院,作出了一系列的推衍和判断,同时也做好了必要的应对。

  自从夫子创立长安书院一刻起,大唐官方对于书院的限制可以说是聊胜于无。

  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情,这是历代帝王对于书院的一个明确态度。

  但是在近几百年来,随着圣贤林内乱导致儒家分崩离析,各个洲域的书院就陷入了一种“激进”的气氛。

  所有书院都在试图改变儒家现状,但是当涉及到多方利益体时又不了了之。

  神洲书院作为原本秩序最大的利益既得者,虽说有不少远见的天才、妖孽在变革,在创新,但是上万年积累下来的“腐朽”风气又怎么可能一扫而空。

  所以对于各洲书院来说,变革是个缓慢趋近的过程,不得有一点马虎。

  稍有不慎,就有可能断送儒家万年积累的底蕴和气运。

  但是大部分人不知道的是,已经没时间让他们等下去了。

  天地将变,宇宙万族即将复苏,巅峰大世和最后的清算同一时刻到来,留给他们的时间所剩无几。

  所以说,书院不能等了,儒家不能等了。

  率先做出变革就是天地唯一的夫子,但是看看今日的局面,就知道夫子失败了。

  但是夫子不是败给了儒家各方的顽固和腐朽不堪的气氛,夫子是败给了未来迷茫的方向。

  夫子完全可以做到颠覆古来秩序,整顿儒家,但是夫子知道,即使他这样做了,也只不过是杯水车薪罢了。

  所以夫子一刻不停的踏上了寻找未来希望的道路,留给天域众生的只有一个背影。

  夫子走了,儒家又恢复了一潭死水的样子。

  但是墨雪出现了,那个出身妖域却选择了长安书院的叛逆少年扛起了夫子来不及做的事情。

  踏昆仑取剑,剑挑五洲三山,镇压四海八荒。

  孤身一人破神洲书院数十真言秘境,打破境界壁垒,成为新时代第一个踏足“异类”的生灵。

  不被世人认可的皆为妖、不受众生束缚的当为“异”。

  墨柒并未走上传统的修行之道,破妄、道境、禁忌放在他身上都显得格格不入。

  那个男子就好像一把不属于这个天地的剑,凭心行走天地,无人可挡。

  但是这样一个惊才绝艳的男子,最后却因为牵挂自己葬灭了自己。

  连带着葬灭了大唐接连两次变革的心。

  在墨雪逝去的二十年中,大唐书院百花齐放,一个个妖孽、天骄如同雨后春笋般成长显化,让大唐惊叹。

  但是那个由夫子创立、走出过墨雪的长安书院却如同消耗尽气运一般,再无惊动天地的英杰诞生。

  而大唐龙椅上那个不可推测的男子,也没有再做出什么让各方不安的事情。

  直到几个月前,唐皇从星域外回归,还带回了一个闻所未闻的少年,一切又仿佛回到了当年。

  白玉京书院就如同唐皇抛入大唐这潭水中的一只鲶鱼,在不断惊动着享受太平的众多势力。

  与此同时,大唐内诸多书院也反应过来了。

  龙椅上的那位沉寂了二十年,终于再一次出手了。

  但是这第一刀就准备开向书院,是许多人都不理解的。

  大唐若想夺取中神洲霸主的位置,绝对不可以产生一丁点内乱。

  书院扎根大唐千年,不是轻易能够撼动的存在。

  即使是龙椅上的那位想到压缩书院的权利,也不应该在这个风头浪尖上动不该有的心思。

  可是面对现实中随时有可能发生的变化,诸多书院决定抱团,化为一个利益共同体,让唐皇产生一些忌惮。

  集权与分权向来是帝王家的大术之一,这些书院并不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什么僭越。

  大唐是个开明的皇朝,也是个自由的国度。

  做多生灵就是因为向往这样的生长环境才不万里赶赴大唐,见证大唐的锦绣河山,看一看长安的柔情与豪放。

  书院是不可能成为皇权下的傀儡,否则那将不再是书院。

  为此,书院不会任由唐皇干涉书院内务,以至于此次书院大会大唐官方也只是派来了守城军方维持秩序。

  可是书院这些人恐怕忘了,自由的界限是规则,人生而自由,但无往不在枷锁之中。

  大唐并不是因为书院才繁盛。

  自由与规则的统一,此心安处是吾乡,大唐是千万里河山上热血狂歌的将士,大唐是江南不败的血色牡丹,大唐是黎民百姓的大唐,而不是书院的大唐。

  *

  粉衣青年立足原地等待着大唐诸多书院来人的回应,眸中没有任何担忧,胸有成竹,仿佛是判定了结局。

  白玉京书院众人也看向了接连不断出现的大唐众多书院,等待着一个回复。

  立足长安,有了书院之名,自然也要行书院之事。

  因此白玉京书院选择站在了浮空战场中心,应对各方不善的眼神和生死挑战。

  *

  随着时间的推移,长安城众多书院中突然响起一声轻笑:

  “白玉京书院?”

  “拿去便是,何必商讨”

  “长安城不需要一个只知道杀戮的地方,儒家也没有一群道貌岸然的教书先生”

  话落,众人询声望去,只见诸多书院来人中走出一滴唇色耀眼,眉心带痣的男子。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江湖无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