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江湖无双 > 二一六章 一叶飘零不是秋

二一六章 一叶飘零不是秋


  风等不来云的挽留,夏蝉吟不到冬雪之唯美。

  长亭之外,芳草依旧,长亭之内,孤影待人归。

  一登大道,仙凡两隔,一入江湖,匹马单枪浪荡儿。

  神洲书院院长一声“道友”不可谓不重,圣道绝巅,三三两两的萤火绽放在这条望不到尽头的大道,凡能够踏足这条道路的哪一个不是睥睨天下,希冀长生大道、仙道果位之辈。

  而神洲书院院长两个字就将尘小九抬高到了与其同等的地位,让围观众人瞬间错愕,眼珠子都快要掉了。

  可是尘小九的反应就显得有些冷淡了,对于“道友”二字更是嗤之以鼻。

  狗屁不是的称呼,道不同不相为谋,非要贴着脸往上凑,带来的只有难受。

  渺渺人间,能够让眼前这位神洲书院院长真心实意喊一声“道友”的生灵,恐怕还没有出现呢。

  而当下一瞬间,神洲书院院长看着世界树提及九天之仙庭时候,尘小九眉头紧锁,眸间闪过一丝疲倦。

  纵使机缘巧合之下道种重铸,精气神拔升到了最高点,也抹消不了这股强烈的倦意。

  接连的大战将他的身躯一再撕裂,眼下只有靠神灵法则来镇压体内肆掠的诸多法则余力。

  愈发浓厚的死亡气息已经笼罩了他半个身躯,继续这样下去,此地下一个堕落地狱的生灵恐怕就是他。

  但是尘小九别无选择,只有手持黑铁玄棍一次次应战。

  路是自己选的,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

  更何况尘小九在一场场巅峰对决之中,隐隐约约探寻出一条适合自己的路途。

  破妄、灵虚、道境、禁忌,循规蹈矩的修行了十七年,尘小九知道,眼下的境界恐怕就是他这个年纪能够达到的巅峰了。

  他不是什么能够自主清澈灵力、化腐朽为神奇的琉璃宝体,也不是什么天生异象,海上明月共潮生,一轮赤日挂西京的道体神体。

  他尘小九只是一个根骨一般、天赋一般、底蕴一般的“三般”弟子。

  凭借一腔孤勇勉勉强强破开道境的门槛,见识到了更高处的风景,却失去了再进一步的底气。

  天地是公平的,以时间为准,换取想要的一切。

  靠近死亡,也是在渐渐靠近希望。

  用一句俗语来说: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尘小九自嘲的笑了笑,随后想到了什么,将黑铁玄棍转了转,侧头盯着神洲书院院长:

  “书院大会已经开始了吧!”

  “能让您抛下万世基业,不远万里赶赴镜山的源头该不会是我吧!”

  尘小九戏谑的表情落在众人眼中,只有两个字:

  猖狂!

  与此同时,神洲书院院长将目光从世界树上收回,眯着眼睛似有所思的回复:

  “是你,也可以是别人”

  “镜山是上古埋下的一枚棋子,而你是此世的执棋手”

  “执棋手可以有很多,当然也死了很多”

  “但是你是最为特殊的一个,明明牵扯到了八方因果,却好像不属于这个时代,不受万物所累,不受天地禁锢”

  “换句话来说,如果能够等到清算时刻,你或许是最容易挣脱这方天地束缚的“异类””

  神洲书院院长神神叨叨的话语落下尘小九耳中,没有一句是能够听懂的。

  尘小九抠了抠耳朵,索性就左耳进右耳出,压根不把其话当回事。

  但是就在这一刻,身形恍惚不定,仿佛会随时化道天地的九歌皇朝绝代圣贤却摇了摇头,否定了神洲书院院长的断言:

  “他不是棋手,也不属于这一方棋盘,因为能够随时掀翻场子的生灵又怎么可能被一个小小的“试验”所禁锢”

  九歌皇朝绝代圣贤就像是疯魔一般,看着尘小九的目光由恐惧到疑惑,由不甘到释怀,最后化为了一声轻轻的叹息:

  “他是天地唯一的异类,因为他要走的路是历代传奇为能够走完的路”

  “从道祖到佛陀、从至圣先师到漫天神灵,从天庭之主到地府阎罗,已经有无数生灵试图接近最终的答案,甚至已经有生灵跳脱既定饿结果,追寻新的希望”

  “这方宇宙看起来是完整的,是无缺的,但是相对于游离于六道,譬如:神道那群疯子来说,这方宇宙不过是旧土,是被人遗弃的黑暗之土,是实验地,是时代的悲哀。”

  “而我们这些人作为生于这方宇宙的生灵,就是罪民,是被遗弃者”

  “黑暗不可怕,怕的是身边人亲手将自己推入了深渊”

  “清算的结果是再一次的背叛还是新的希望,我看不到”

  “但是我能够看到的,只有无尽的绝望”

  “熙熙攘攘的天域,英杰汇聚的中心星域,古昆仑主脉,瑶池遗址,所有的辉煌都葬灭了”

  “宇宙成葬土,真正的葬土,等不到希望的葬土”

  “而你尘小九,就是此方宇宙的终结者,亦是这方天地的守墓人”

  九歌皇朝绝代圣贤疯疯癫癫的话语回荡在万里天穹,充斥着悲伤和绝望,闻者皆心神一颤,说不清的悲凉感从心头涌出,压抑!

  谁也不知道这位冠绝古今,驰骋疆场的绝代圣贤到底看到了什么。

  未来一角画面中又有什么事情能够让一位坚不可摧的皇朝帝者流露悲恸。

  在万里之外,九歌皇朝绝大多数来人看着陷入疯癫的绝代皇者陷入了恸哭:

  “老祖”

  “您到底看到了什么?”

  “九歌已经足够强大,不用您一次次扛起责任,有什么事情请您给我们这些小辈传达下来”

  “纵使刀山火海,九歌不惧,纵使天翻地覆,九歌无悔……”

  一道道声音隔着万里混沌虚空试图唤醒陷入疯癫的九歌皇朝绝代圣贤,但是因为肆虐的圣贤法则和无情无尽的虚空风暴尚未传出太远就此沉寂。

  就在这时,九歌皇朝来人身旁,一直沉默不语的青年冲着虚空传音道:

  “准备动手吧,九歌皇朝帝者不可辱,这是老祖传下的祖训,他老人家想替后辈扛下一切,清除未来的风险,甚至不惜搭上自己的声名。可是我们这些后辈不能够坦然接受”

  “让花是花,让树是树,皇者之心不朽,帝王威严不灭”

  “即使未来有百般劫难等着我等,那也是未来之事,我等后辈之事”

  “苟利国家生死以,祸福应由少年背”

  “……”

  青年平静淡然的声音落下,侧方位虚空中沉寂良久后,青年识海中回荡着一声叹息:

  “世人皆知最是无情帝王家,可帝江深处痴情种又有谁人怜”

  “小殿下你可要想好了,一旦出手,你将来要面临的不只有九歌皇朝内部的斥责和清算,还将被此地多数势力视为出头鸟,甚至于面临抹杀困境,因为九歌皇朝有一个真龙血脉就足够了,要是再出一个,势必会打破平衡”

  “更何况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你隐藏了这么多年才建立起的局面,一旦暴露,没有人能够帮你,我也只能在暗中保护你,做不到明面上的掌控”

  “丘山不入皇朝是铁律……”

  青年识海中回荡着来自虚空某处喋喋不休的声音,脸上没有一点不耐烦,等到暗中某人歇一口气时,传声解释道:

  “八岁那年我就表明了态度,那个最高处的座椅不是我想要的”

  “纵使是无情帝王家,终究还会残存一丝温暖”

  “只要大哥不出皇城,我那其他几位“兄弟”翻不起什么大浪,更别提那些飘摇不定的墙头草”

  “最重要的是,我相信大哥不会对我出手”

  听到小殿下信誓旦旦的保证,暗中那人气势汹汹的质问:

  “你怎么就能保证大殿下不出皇城?还是说你手中有确保大殿下不会对你出手的筹码?”

  “那位居于第一传承人位置,你觉得他心中会有仁慈善良这种东西?”

  “我觉得你这些年是越活越回去了,要是早知道你是这么个样子,我就不应该劝师傅放你回皇城,参与到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上来……”

  九歌皇朝小殿下闻言微微一笑,一个一个问题的回答:

  “二十年不出皇城,这是大哥对于一个人的承诺,反过来也成为禁锢大哥的囚牢”

  暗中生灵瞬间愕然,他身为丘山传人,是守护九歌皇朝的第一道屏障,知晓皇朝内外千百秘密,却也没听说过那位毁誉参半的大殿下对谁有过这么一个承诺。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江湖无双》的书友还喜欢